‘血鸽子“劳荣枝曾改变了行规

来源: 2019-12-05 06:18:0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901 bytes)

这几天,新闻里突然冒出很多关于一个逃犯劳荣枝的事,开始时没怎么在意。坐地铁闲来无事,在手机上将她的犯罪故事读了一遍,“哇,原来是这件事啊!”

20多年前,我在中国经商,常常不回家,那时有首歌谣,“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三等男人,晚上回家,老婆不在家”。有次偶然回家,老婆拖住我,一定要让我看一部教育片。这还是她特意录下来的电视法制节目,不看则已,一看,其情节把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记得节目开始就是真实枪战场面。案件概况是,有个富男人在夜店结识了一位漂亮小姐,留了呼机号。第二天,小姐呼男主去她那儿约会,到了那儿,小姐的男同伙就将这嫖客控制起来,关在预先装备好的铁笼子里,逼他拿钱来换命。这男主也不是个等闲人,根本不吃他们这一套,男犯就以作木匠活为名,唤来一个民工,当男主面把那民工杀了,极为血腥的方式。男主被吓住了,亲笔写了信给了地址,让他们去自己家拿钱。

那时手机电话不普遍,绑架案的通常做法是上门拿钱。男犯和女犯约好,中午12点如不回来就撕票,然后就出发到被绑男主家。偏偏那家女主人和丈夫关系并不好,也是个很有经验的主,借口去拿钱,就去报了警。警察来时,男犯突然开枪,这下案件陡然升级。大队武装警察赶到,把屋子围得水泄不通。罪犯还很顽强,经过20几发枪战,警察用催泪弹将罪犯逼出,再用枪打断了他的腿,才将其生擒。

女犯在约定时间等不到男犯回来,就杀死了被绑男子,亡命天涯。男犯被捕后,死不供出女犯所在。多日后,有人投诉有房间恶臭,房东去查看,才发现两具腐烂的尸体。

当时此案让社会震惊,尤其严重打击了涉情行业。以前的行业惯例,客服双方通常在歌舞厅结识谈好价钱,然后到小姐的地方完成交易(开房容易被警察查)。这以后,客人再也不敢跟小姐去了,像东莞式的能保障双方安全的一条龙服务形式逐渐在行业兴起,而有安全保障的客店(警察关系搞通了的)也成了交易的主要场所。现在知道男女犯的名字分别是法子英,劳荣枝,都是罕见姓。血鸽子劳荣枝在当时还是让许多家庭主妇暗中感谢,成了难得的教材,让无数浪子惊回头。现在她又出名了,逍遥法外20余年,这些年过的好像也不窘迫,看上去还是风姿招展的。

从透露出来的信息看,这对鸳鸯的故事也可以写成小说。29岁的法子英结识17岁的劳荣枝时,有妻有子,无业无钱,但已经是黑道上有名的“法老七”。黑道人物对少女有吸引力,Bad guy get girl, 这已经是爱情的牛顿定律了。劳从此就开始主动或被动地成了法老七的鱼钩子。在前面那件涉及两条命的案件之外,据已查明的他们已欠下5条人命了。比较出彩的,是在1996年7月29日,化名陈佳的劳荣枝把富商熊启义骗到租屋内绑架,熊启义欲报警时被法子英杀害并肢解。然后一对人到熊家取钱,熊的妻女也没逃过死劫,家中钱财则被尽数洗劫。令人心惊的是,法子英运送尸体时,劳荣枝在熊启义的床上睡觉,身边是死去的女主人,枉死的3岁女孩被泡在了浴缸里。


此案还有骇人的细节:熊启义在抓起电话的一瞬间企图报警时,被法子英一刀杀死。两人搜出死者身上的钥匙,再把他肢解开来,一半留在出租屋,一半装进一个黑色的大旅行袋。法子英拎着这个旅行袋来到死者家楼下,神色自如地向人打听熊启义住在几楼。法子英站在601室门外,掏出钥匙,从容打开房门。


这是晚上8点多,熊启义的妻子和他们两三岁的女儿都在家。法子英进去后,将旅行袋倒提起来,把包括头颅在内的她丈夫的碎尸块抖在熊妻的面前,让她拿钱。女人当时就吓傻了,将家里的20多万现金全都拿出来。孩子吓得直哭,法子英就先杀死母亲,再杀死小孩,然后将劳力士表、手机等洗劫一空。案发后,南昌警方投入了大量的警力,走访了全市的坐台小姐,仅获得了劳荣枝使用的名叫“陈佳”的假身份证。


1997年10月初的一天,法子英、劳荣枝又窜至浙江省温州市,法子英在与被害人梁晓春(女,22岁)商谈转租住房事宜过程中发现梁晓春有钱,遂与劳荣枝预谋抢劫。


10月10日,法子英携带一把尖刀与劳荣枝来到梁的住处,法子英手持尖刀逼住梁晓春,用绳子、电线将梁的手脚捆绑后逼其交出钱财。在从梁住处搜得现金、存折等财物后,法子英又逼迫梁骗一有钱人来梁住处供其抢劫,梁晓春被迫打电话将刘素清(女,29岁)骗来。法子英在逼迫刘素清交出现金千余元、2.5万元存折后,也用电线将刘的手脚捆绑。法子英让劳荣枝携带抢得的手机及2.5万元存折到银行提取现金。在接到劳荣枝得手的电话通知后,法子英用皮带、电线将梁晓春、刘素清勒死,并从二人身上抢走欧米茄手表、雷达牌手表、手机、传呼机等。

这次让劳荣枝落网的,是AI面部识别技术。以前依靠指纹,DNA虽然使破案效率大增,但毕竟留下这些信息的人还是有限。但每个人都有个脸,中国警方拥有的监视器都快达到中国人均一人一个了,以后还要达到人均几个。利用面部识别破案的效率理论上肯定更高,而劳荣枝案,由于其社会影响力大,成了这项技术进步的标志性成果。

但在为警方欢呼之余,是否也要想想,这么强大的监控能力,且不算花了纳税人无数的钱,对广大纳税人,除了增加了破案机率,有没有什么坏处?比如说你在国外偶然出现在一场反共集会上,那你回国后,警方可以分分钟把你找出来;比如你那天以身体不好为名休息,其实是去看望被关在监狱的儿子,但只要政府愿意,就可以告诉你的单位,你在说谎!.....像劳荣枝这样难抓的罪犯总是少数,这么强大的监控能力针对的,更多是黎民百姓,不是吗?

 

所有跟帖: 

按楼主的逻辑,就不必要设立强大的警察部队,应为随时会用来对付黎民百姓。你不做贼见到警察怕什么? -topgun5- 给 topgun5 发送悄悄话 topgun5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2/07/2019 postreply 02:15:00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