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登辉:一颗希望之星的惨死(ZT)

来源: 2018-06-24 09:08:3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892 bytes)

 

胡登辉:一颗希望之星的惨死

  像一颗飞驰而过的流星,他只在中国足坛的夜空闪烁了短暂的一瞬;像一只弱小的流萤,他才刚刚展开双翅,就被黑幕吞没了。

  “胡登辉”这个名字,现在恐怕只有那些50多岁以上、有30多年“球迷史”的中、老年人才会记得当年的中国足球队的主力中锋,他经常被报界赞扬的。前国家队队长、现云南红塔队主教练戚务生和名将王积连、杨礼敏等都说过:如果他活着,60年代中、后期、70年代初期,在中国足球队的正选中锋位置上,一定会留下他的功绩。

  然而,他过早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去世时才23岁。

  胡登辉曾就学于北京体育师范大学,因为身高仅1.74米,绝对速度也不快,所以当时并不引人注目。北京队倒是考虑过几次,终于还是投了否决票。不期很快被八一队“相中”,原因是他“强烈的足球意识”,能反复不停的穿插跑动,十分巧妙机警地从对方防守缝隙中寻找空档,停、带、传、射技术简洁实用,前冲力极强,且有“硬脚头”。进入八一队,他如鱼得水,很快进入主力阵容。不多久,年维泗在重新组建中国队时,也把他视为“最有潜质和前途的年轻队员”。

  他于1965年进入国家队,不仅顶下了当年年底在南方的大运动量训练,而且很快与陈家根一道,同为国家队内锋线上“两把尖刀”。3月下旬至5月上旬随队出访非、欧三国,国家队取得对几内亚1胜1平1负、对马里2胜1负、对阿尔巴尼亚2平2负的不俗战绩,他的才华得以充分施展,进入运动员渴求的“上升期”。

  1966年11月,佩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他参加了在柬埔寨举行的第一届亚洲新兴力量运动会。当时,西亚足球还没有崛起,我国足球正处于一次跃进的始端,新组建的国家队平均年龄才21岁。大家充满信心地奔向金边赛场。

  果然连连告捷:6比0胜也门队、7比0胜巴勒斯坦队、4比0胜柬埔寨队。胡登辉发挥淋漓尽致,骁勇异常。

  在与越南队比赛时,因与对方后卫相撞,胳膊脱臼,疼痛难熬,躺在地上,苍白的脸上豆大汗珠直淌。

  “可以坚持吗?”战友围上来,着急地问。因为这是关键之战,胜了才可能参加冠亚军决战。

  “豁出去了!”他发狠地咬咬牙,在大夫用绷带缠上夹板为他固定后,又投入了战斗。中国队终以2比1获胜。

  最后决赛,对手是朝鲜队。当时正是该队鼎盛时期,半年前才在英国举行的第八届世界杯足球赛上以1比0挫败意大利队、以1比1逼平智利队而闯入了八强。这时,他们以一副夺冠者非我莫属的姿态挺进金边。中国队也不含糊,高丰文戚务生桑廷良、金正民、刘庆泉、伊秋文等一批新军也正值20来岁,风华正茂,敢打敢拼,负伤上阵的胡登辉更是活跃异常。半场下来,不相上下,甚至行家们还发现中国队攻势稍多于对手。下半时中国队占据更多优势,但因经验较差,一次回传被断,一次进攻不成遭受反击,以1比2受挫,屈居亚军。赛后朝鲜队教练评价“中国队很有潜力”。年维泗教练也信心十足对大家说:“回去好好练,明年再见!”这时的胡登辉也和大家一样,不但没有因失败而沮丧,反而产生出一种信念,再加一把劲,就可以摆脱足球落后的帽子。

  没想到1966年岁末的北京,以满街的大字报、游行队伍和震耳欲聋的口号声欢迎他们的归来。国家运动集训队的大楼也贴满了大字报:“年维泗教练不教人的资反路线必须批判”、“足球队的同志们猛醒,投入大批判行列”,阴风四起,一些新老“国脚”被列入“另册”,张宏根被列入“白专道路”典型,史万春等被视为旧社会残渣余孽,关进牛棚,“球王”孙锦顺以莫须有的“特嫌”被专政,八一队的陈福赉、朱一先等老教练也被划进劳改队,而23岁的胡登辉则以“反革命孝子贤孙”被另眼相待,成为接受批判的对象。

  他的父亲曾因历史问题入狱,后因病死在狱中。他在自己的日记中曾记下“如不是在监狱里,父亲的病可能被治好,不致死去”的话。还有一些个人思想的流露,如说过,现在对什么人都不可全信,对什么样的人要讲什么样的话,对组织,对朋友都要有不同,等等。这些话当然不一定正确,在那样的政治气候下,像他这样出身的人产生一些消极的情绪本是可以理解的。后来这些日记里的话都成了他被批判的材料,成了与组织离心离德、不认真改造的“黑话”。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