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庆龄两封密函揭示潘汉年悲惨命运

来源: 2017-11-19 12:55:2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4898 bytes)

廖仲恺之女廖梦醒曾与宋庆龄一同工作,她的女儿李湄通过对宋庆龄与王明之间的密函以及宋庆龄与其母廖梦醒的密函进行对比,以试图寻找1955年潘汉年突然以反革命罪被逮捕的内情。

宋庆龄写给我妈妈的信中,有一封写于1969年3月17日。对这封信,以前我只注意到它谈及潘汉年的部分。潘汉年和妈妈很熟,1955年他突然以反革命罪被逮捕,其内情很长时间外界都不得而知。我一直不解,为什么毛泽东过去对潘汉年如此信任(毛泽东早年一本传记就是潘汉年题的书名!),后来却对他如此严酷。从这封信里,我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过去我们对党史的许多事毫不知情。近几年,共产国际解密档案中某些与中共有关的部分逐渐公开。当我看到宋庆龄1937年1月写给王明的那封信时,发觉将它与宋写给我妈妈的这封信对照着看,可以就某些费解的事找到答案。

下面是宋庆龄致王明的信中引起人们注意的两段话(摘自2008年6月3日《作家文摘》邵雍、刘雪芹《解读宋庆龄致王明的密函》),当时宋庆龄已加入共产国际,王明是她的上级:

“一段时间以前,作为对毛泽东同志请求帮助提供资金的来信的答复,我在三个月前给他寄去了一笔款项,此事在这里只有一个人知道,他起了联络人作用,通过他,我收到了来信和转寄了钱款。(在同一篇文章里提到毛泽东在1936年通过潘汉年交了一封信给宋庆龄,宋庆龄收信后一个月请潘汉年转寄了那笔款。)”

“几周前,宋子文得到释放蒋介石的保证从西安回来后,想与我见面……当时宋子文问我:‘要是我告诉你,周恩来曾告诉我,不久前你给他们寄去了五万美元,你还会否认你的同志出卖了你吗?’”

这两段话使人产生两个疑问:一、周恩来为什么要把宋庆龄寄钱给中国共产党的事告诉宋子文?二、宋庆龄给毛泽东寄去的款项是她私人拿出来的吗?这两个问题,正好在宋庆龄1969年3月17日寄给我妈妈的信里都有提及:

“潘汉年在被捕前半年把那笔款拿来给我,我以为他想利用我,便让隋同志(宋庆龄的警卫秘书隋学芳)把钱交去给____,(妈妈在“____”上面填了“许建国”三字。)此人在黄敬当天津市市长时我在天津见过,不过已忘记他的名字了。他是军人,在潘汉年之后柯庆施从南京调来上海之前掌管上海。对了,他的妻子是广东人。隋送钱去时他正在开会。隋告诉他,这笔款是潘汉年送来给我的,说是毛主席‘还的钱’。此人立刻把潘汉年从会场叫出来。潘汉年当着隋的面解释了这笔钱的来由。它不是还董‘为党需要’借去的钱,是还毛主席请我向宋子文借的钱(他不知道,自从1927年我去莫斯科后宋子文跟我就分道扬镳了)。不久,这笔以前我赖以为生的钱又再次送回给我。我写这些是为了告诉你,‘董牧师’从我这里拿走的并不是这笔特别款项……

“是王明从莫斯科发报来叫我不要再见董牧师了,而电报是董的女儿露西送来的!”

宋庆龄在以上这段话里谈了三点:一、那笔钱是毛泽东请她向宋子文借的;二、由于她那时已与宋子文分道扬镳,不便向他借钱,因此那笔钱是她自己拿出来的,那是她以前赖以为生的钱;三、另外“董牧师”又从她那里拿走过一些钱,后来王明叫她不要再见“董牧师”了。

这里的第一点与1937年宋庆龄致王明的信引起的第一个疑问有关。周恩来为什么把宋庆龄寄钱去的事对宋子文说呢?因为周恩来知道毛泽东曾请宋庆龄向宋子文借钱。向提供借款的人谈起借款不是很自然的吗?无非就是告诉借出款的人“钱已收到”而已。宋子文曾是国民党政府的财政部长,1936年虽然已辞去财政部长之职,但仍然“被认为”是中国最有钱的人之一。通过他姐姐向他借钱,应该是行得通的。那时共产党经过长征抵达延安不久,经济十分困难,才会想出此策。周恩来不会想到那笔款根本与宋子文无关。事实上,不仅周恩来,就连毛泽东大概也一直以为那笔钱是宋子文提供的。直到建国后的1954年潘汉年还钱给宋庆龄的时候仍称是偿还“毛主席请宋庆龄向宋子文借的钱”!宋庆龄没有意识到,引起这场误会的其实就是她自己。如果当年她直接告诉中共:款项不是宋子文提供的,这场误会就不会发生,也不会让宋子文有机会利用此事劝她和中国共产党脱离关系了。

宋子文的话对宋庆龄是起了副作用的。1954年潘汉年给她送去“毛主席还的钱”时,她以为潘汉年又想“利用”她,故而让隋秘书退还这笔钱——不是直接退给潘汉年,而是交给当时分管公安的另一位上海市副市长许建国。在许建国的追问下,潘汉年不得不当着许建国和隋秘书的面道出:“这是毛主席请宋庆龄向宋子文借的钱”。这个党内机密就这样泄露出来了,这自然不是毛泽东愿意看到的。半年后,潘汉年被捕入狱,导火线并不是这件事,但这件事是否也是他遭受厄运的一个促因呢?

宋庆龄给我妈妈的信里一再谈到的“董牧师”又是另一个误会。董是潘汉年的手下,一个以牧师身份作掩护的地下工作者,1933年潘汉年介绍他认识宋庆龄。之后延安方面告知董:需要用钱就向宋庆龄借。董数次到莫里哀路找宋庆龄,说需要经费维持几部电台。每次宋庆龄都尽可能满足他的要求,当然,用的是她私人的钱。“董牧师”一再要求资助引起宋庆龄不满。后来王明从莫斯科发电报给宋庆龄,叫她不要再见董了。也就是说,不要再给他资助了。董借去的钱一直没有还给宋庆龄。

其实“董牧师”要维持的不仅是几部电台。(宋庆龄与莫斯科的联络也是通过这几部电台,传送电报的人就是董的女儿露西。)董还要维持一个“大同幼儿园”,那里收容着一些革命后代,包括毛岸英、毛岸青等。后来幼儿园遭到解散,原因是国民政府干预还是经费不足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谈到潘汉年经手的那笔巨款,它是不是宋庆龄私人的钱呢?“文革”结束后,妈妈单位把她在“文革”中写的交代材料全部发还给她。我无意中在妈妈写的材料里发现几行字:

“解放后潘汉年还给宋先生一笔款,据说这原是‘主席请她向她兄弟借的’。

但因为宋先生向来不向她的兄弟借贷,无以应命,只好将她在上海莫里爱(哀)路的房子典押出去,以应‘主席之命’云。”

这份材料写于1969年3月18日。交代内容当然不限于以上这件事。当时妈妈每天要在单位写交代材料,有些事因时间久远记不清楚,便需了解清楚再写。3月18日这天她写的材料,一开始便是:“写完上面的材料后(即前一天的交代),因丁同志嘱要‘具体时间、具体人物’,我又收到宋庆龄先生的回信。故云:……”妈妈一面写交代材料,一面还要向宋庆龄核实。因为1949年前妈妈跟随宋庆龄工作,许多事情都与她有关。这次交代便是由于涉及1941年在香港妈妈陪宋去码头取回一鞋盒美钞的事而写信给宋庆龄核实的。在这种情况下写下的文字,应该是不会有虚假。

除此之外,宋庆龄1969年写给我妈妈的信中也说那是她“以前赖以为生的钱”。据一度充当潘汉年与宋庆龄之间联络员的李云在《随宋庆龄走过最后三十年》一文中所述,宋庆龄1949年前“只靠孙中山先生逝世后的抚恤金的利息过生活”。抚恤金总额是多少?1974年4月25日,宋庆龄写信告诉我妈妈:

“你的父亲被反对派暗杀时,我曾从上海去信广东,说他的家人应得到与我同样的待遇。我弟弟(即宋子文)写信告诉我,国民党下令给她(指外婆何香凝)五万广东省币抚恤金,与我得到的数目相同。”

也就是说,孙中山逝世后,广东省国民党政府给宋庆龄的抚恤金是五万广东省币。那时,广东用省币,1935年才统一改用法币。五万广东省币是个什么概念?仅举一例:我的当工程师的姑父1932年在广州自己设计建造了一幢三层小洋房,面积约一百七十平米,费用是一万多省币。姑父当年月薪不低,是二百省币。五万省币相当于他二十年工资。可见,五万省币不是个小数目。孙中山逝世后宋庆龄靠五万广东省币的利息过日子是完全可能的。这就是她信中说的“以前赖以为生”的原因。

然而,即便宋庆龄把抚恤金全部拿出来,与五万美元仍有很大差距。在1936年,美元与法币的汇率是一比三点七七,即一美元可换三点七七元法币,五万美元约等于十九万法币。广东省币的币值比法币更低一点儿。因此她才需要把上海莫里哀路的房子典押出去。从以上两份材料来看,宋庆龄拿出的巨款是她私人的钱。

鉴于宋庆龄在毛泽东提出要求资助的一个月之内就拿出了这笔款项,有人认为这笔钱可能来自共产国际。不错,宋庆龄曾经为共产国际转交过钱给中国共产党。可是,如果这笔款项是共产国际提供的,潘汉年为什么要把钱还给宋庆龄呢,还说是“毛主席请她向宋子文借的钱”?共产国际在历史的各个时期都给过中国共产党经济上的资助,向来不存在“还钱”的问题。这笔钱在宋庆龄退还之后,不久又送回给她了。这也从另一个角度上说明,钱是宋庆龄私人拿出来的。

所有跟帖: 

潘汉年知道的事太多,而且都是台面下面的事,怎么着都不落好。 -zyt- 给 zyt 发送悄悄话 zyt 的个人群组 (188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3:34:43

据信潘是毛主席这条线上的特工。被人明里暗里的逼着把些台面上很难说清的事不得不吐露出来,就是搞你了。 -拉兄弟一把- 给 拉兄弟一把 发送悄悄话 拉兄弟一把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3:50:48

Timing 也是一大原因。有些事情抖露的时机不对, 政治上会牵连别人。这些都是刻意所为, 潘就只能牺牲自己了。 -多哥- 给 多哥 发送悄悄话 多哥 的博客首页 多哥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4:04:19

政治家的信任不是好事,那就是当时制不住他,还要用他,就用信任拉拢, -zyt- 给 zyt 发送悄悄话 zyt 的个人群组 (476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4:17:23

阳谋玩不过阴谋。搞阴谋的不择手段但也成不了大气候。 -多哥- 给 多哥 发送悄悄话 多哥 的博客首页 多哥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4:24:10

应该都是归顺了老毛。李克农陈赓还有贺龙,都是典型。 -拉兄弟一把- 给 拉兄弟一把 发送悄悄话 拉兄弟一把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7:11:00

扬帆受潘案牵连,杨帆起用留用人员的做法是报请上级批准了的 -闲看花开花落- 给 闲看花开花落 发送悄悄话 闲看花开花落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5:15:18

上级指示,下级也有不同执行法。上级如何事事都经手调查看看指示是如何地被落实?你这话能说明什么,等于白说。 -多哥- 给 多哥 发送悄悄话 多哥 的博客首页 多哥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6:13:27

潘不是知道的太多,而是他自己耍小聪明,游走于国共汪之间,如鱼得水,自以为得意 -speedingticket- 给 speedingticket 发送悄悄话 speedingticket 的博客首页 speedingticket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6:16:18

如果国共汪共存,他仍然会如鱼得水,但是任何一方坐大,都不会容忍他的存在。 -speedingticket- 给 speedingticket 发送悄悄话 speedingticket 的博客首页 speedingticket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6:18:01

他所知道的所有东西对毛,共都没有任何威胁 -speedingticket- 给 speedingticket 发送悄悄话 speedingticket 的博客首页 speedingticket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6:19:39

见汪是个原则性的大问题,事前不请示可以理解,事后不汇报可是绝对不允许,不能容忍的。 -speedingticket- 给 speedingticket 发送悄悄话 speedingticket 的博客首页 speedingticket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6:30:00

从信的内容看,宋对潘不感兴趣。另外还钱的事情肯定大有文章,为什么潘这个时候还钱? -speedingticket- 给 speedingticket 发送悄悄话 speedingticket 的博客首页 speedingticket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6:26:03

政治上,潘是个小人物;整他,是要搞他的支持者或犹如楼上说的,搞他的背书者。 -多哥- 给 多哥 发送悄悄话 多哥 的博客首页 多哥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6:26:11

这是他的工作,不是耍小聪明。以后的事情,潘就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了。 -多哥- 给 多哥 发送悄悄话 多哥 的博客首页 多哥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6:29:22

sad -hz82000- 给 hz82000 发送悄悄话 hz82000 的博客首页 hz8200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3:54:41

好文,道出了很多信息。个人认为潘汉年完全是个冤案,为之扼腕。李克龙也证明过。 -闲看花开花落- 给 闲看花开花落 发送悄悄话 闲看花开花落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5:13:10

+1 -hz82000- 给 hz82000 发送悄悄话 hz82000 的博客首页 hz8200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5:19:44

一次和妈妈谈起潘案 -闲看花开花落- 给 闲看花开花落 发送悄悄话 闲看花开花落 的个人群组 (50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5:30:41

李克龙 = 李克农 ? -欲千北- 给 欲千北 发送悄悄话 欲千北 的博客首页 欲千北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6:15:40

想整他就没办法了。过去很多都是单线的,那里有什么证明人,不也这样过来了。 -laha- 给 laha 发送悄悄话 laha 的博客首页 lah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7:57:56

史料确凿,毛刘康1再为潘背书,如何是想整潘?为您呼唤成年人的判断力。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22:00:21

问题是,1)毛并不知道潘见汪。2)而陈毅无意之中获此情,陈毅必须在第1时间直接报告最高当局,不然,陈毅该当何罪?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22:05:14

潘必须为自己的有意疏忽付出代价。趴踢精英人士的忠诚就是生命。必须竭尽忠诚,不惜付出生命,不然必付出代价,遭遇文革风暴是轻的。红1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22:14:53

按另一版本: 毛委员急需用钱办湘江报。潘立即送去两百大洋。49年后,潘向陈毅汇报,钱是宋子文借出的。可怜。。。 -HappyNow?!- 给 HappyNow?! 发送悄悄话 HappyNow?! 的博客首页 HappyNow?! 的个人群组 (119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5:37:13

想知道宋庆龄,董牧师,大同幼稚园的事,我是上海浦东人。可否给我私信?谢谢 -纯梅- 给 纯梅 发送悄悄话 纯梅 的博客首页 纯梅 的个人群组 (9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6:18:40

1 -HappyNow?!- 给 HappyNow?! 发送悄悄话 HappyNow?! 的博客首页 HappyNow?! 的个人群组 (962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6:27:03

是你想获得有关信息,还是你有这方面资料可提供给大家学习?前者? -老商- 给 老商 发送悄悄话 老商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20:02:45

最主要的罪状应该是两个:秘见汪不汇报,带着中共急等着用的共产国际的密码却迟迟不去延安。 -桂雨1- 给 桂雨1 发送悄悄话 桂雨1 的个人群组 (56 bytes) () 11/19/2017 postreply 16:48:12

这事,与拿下潘不相干。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0/2017 postreply 07:53:58

潘应该是带着使命见汪。当时国民党都把这事捅给了媒体。潘见汪这事大家都知道。从来都不是什么秘密。 -microsoft- 给 microsoft 发送悄悄话 microsoft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0/2017 postreply 14:20:19

就因他是博古、王明的人! -Kaile- 给 Kaile 发送悄悄话 Kaile 的博客首页 Kaile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0/2017 postreply 19:25:20

搞情报工作,最忌讳就是失去了上层的信任。见汪不汇报是导火索。 -百家争鸣2012- 给 百家争鸣2012 发送悄悄话 百家争鸣2012 的博客首页 百家争鸣2012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1/2017 postreply 01:23:20

中共的特务,怎么死都是活该,文学城里的狗腿子一样,不会有好下场 -vawong- 给 vawong 发送悄悄话 vawong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1/2017 postreply 07:21:19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