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小岛马约卡 - 我和三毛来一场隔空的旅行

来源: 2016-10-17 14:52:5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4106 bytes)

“旅行真正的快乐不在于目的地,而在于它的过程。” - 三毛,《雨季不再来》

 

 

伦敦没有雨季,因为每一天都有可能下雨。

伦敦没有旱季,因为每一天都有可能下雨。

 

于是穿过那可厚可薄时灰时白或滞或动却永远留恋不列颠岛的云层,我们飞往阳光普照的地中海,目的地是海岛Mallorca (英文为Majorca,中文为马约卡),为它的温暖气候和充沛阳光。当我身在其中之后,不得不再加一句,还有那一千万种据说人类肉眼可以识别的色彩,在这个岛上四处呈现。

 

地中海里的岛屿太多了,从东至西,从北到南,大大小小不下几百个。为什么选中马约卡呢?因为三毛。对,就是那个三毛。

 

在我还是少女的时候,她在书里说:“一遍遍告诉自己,雨季过了,雨季将不再来。”在每一个下雨的日子里,我也这样对自己说。作了久住伦敦的少妇以后,依旧自欺欺人。

 

三毛曾经在马约卡岛上做过导游,那时她在西班牙游学,但并没有留下太多关于马约卡的文字。她和荷西在离开西属撒哈拉之后就定居在西属的加纳利群岛(Canary Islands), 位于非洲西北部西撒哈拉外约100公里处的大西洋里。

 

马约卡岛离加纳利群岛其实一点不近,中间隔了摩洛哥和直布罗陀海峡,外加混成一片汪洋的大西洋和地中海。当年迷恋三毛作品的时候,我无数次的想象过加纳利群岛的美景。她在《逍遥七岛游》里描述了美丽的小岛周围是碧海无波的海水。在美景只在挂历上出现的年代,大海里的岛,在我的脑海里是一个抽象无比的景致,但是波涛拍沙的声音绝对是杜比全景声,声声入耳,丝丝浸心。所以,我对海岛一直有一种说不清的迷恋。

 

但是这一次我没有选择加纳利群岛,一来我更偏爱地中海,二是因为荷西在那里潜水丧生,那里是三毛的失魂之地。

 

“许多个夜晚,许多次午夜梦回的时候,我躲在黑暗里,思念荷西几成疯狂,相思,像虫一样的慢慢啃着我的身体,直到我成为一个空空茫茫的大洞。夜是那样的长,那么的黑,窗外的雨,是我心里的泪,永远没有滴完的一天。” - 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

 

我们选择欢愉,飞往马约卡岛首都,Palma,帕玛。既然是首府,就难免繁忙喧杂。作为观光胜地的港口城市,帕玛外围有着水泥建筑的堆砌,差强人意的规划,一如三毛对大加纳利岛的描述。

 

“这本来是一个安静而人迹稀少的岛屿,十年前欧洲渴求陽光的游客,给它带来了不尽的繁荣,终年泊满了船只的优良大港口,又增加了它的重要性。西班牙政府将这儿开放为自由港之后,电器、摄影,手表,这些赋重税的商店又挤满在大街小巷,一个乱糟糟的大城,我总觉得它有着像香港一式一样的气氛,满街无头蜂似的游客,使人走在它里面就心烦意乱。” - 三毛,《哭泣的骆驼》

 

但是进入帕玛的古城后,一切就不由自主的优雅起来了。虽然表面是千篇一律的蜜糖色砖墙,但设计雕琢的大气又细腻,霸气与秀气相称,值得细细观赏。

从帕玛出发,向任何一个方向行进,都有美景。南面有细沙长滩,热辣女郎和各色鲜肉尽情显示肉体的美好。北部和西部有临海悬崖和葱郁的山谷村庄,东部沿海连及中部是大片的原野田园和果林,以杏子和橄榄为主。环绕岛屿一圈,有诸多潜水宝地。马约卡岛,是一个真正的五脏俱全的度假岛。

 

西面的海是这样的,平缓,瓦蓝,一望无际。儿子在车里向外张望,自言自语道:“我更喜欢这里的海。那就把在迪拜的房子卖了,换到这里来住吧。” 我和老邓相视一笑,孩子的梦总是这么豪迈!女儿却一针见血,“你储钱罐里的钱连一辆法拉利都买不起呢。”

 

 

西海岸上最著名的地方有两个,一是Soller,一是Deia。 Soller算是观光胜地了,我们开车经过的时候看到城外有个大停车场,停满了观光大巴。大教堂和古镇是主要景点,据说非常壮观。从帕玛到这里还有古朴的小火车可坐一个来回,秋天来应该非常惬意。但是我们决定错过,对教堂的爱只能点到为止,孩子更向往大海,我们也是。

 

驱车穿过连绵不绝的山谷还有曲曲弯弯的山路终于到了Deia。用世外桃源来形容这个山坡上的小村庄,可好?

橘香柠淡橄榄正旺,碧桃绚烂街巷安谧,没有一丝喧嚣。

买了一袋子的蜜桃面包和火腿,沿着Deia外围的山路下海看潮。

果然是大潮,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只能看看美女,和小店老板聊聊。他说要游泳估计还要等两天,这浪一时半时不会消停,要不还可以试一试北面的海滩。

 

于是一路向北。北部小城Pollencia是马约卡岛上我最爱的地方,随处走走,都是生活。游客的,当地人的,交融的也好。没那么多观光,也没那么多作秀,就是生活本该有的味道。

 

 

Pollencia保留了很多原始的手工作坊,草编,蜡染,皮革制品都设计古朴做工精美,没有花里胡哨的感觉,价格也很合理。城里有一条登山的台阶路,一共365级。孩子们说说笑笑就登上去了,下来也是虎虎生风,反倒是我和老邓拉了全家人的后腿,一步一哀嚎,一脚一吸气。

 

 

“总有一日,我要在一个充满阳光的早晨醒来,那时我要躺在床上,静静地听听窗外如洗的鸟声,那是多么安适而又快乐的一种苏醒。”- 三毛,《雨季不再来》

 

的确是这样醒来的。没有诗,远方此时也不是远方,而是脚下。顾不得想太多了,健康又美味的早餐虽然是苟且的一部分,但还是勇敢的把它消化吧!

 

 

在Pollencia 的酒店是个老宅,以前是个农场,所以少不了晒谷子的平台,茂密的葡萄园,笨重巨大的磨盘,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农用家伙事儿。老一点也不可怕,怕的是没了爱,没了想法。好在这栋400岁的房子不缺这些,被保存看护的很好,只增不减,增的又恰到好处。

 

我们通过酒店租了船,在北部和东北部的海域里航行了一天。因为带着孩子,所以没有去潜水,但只是浮潜便已经被美的惊掉了下巴。

 

 

“三毛,水底有一个地道,一直通到深海,进了地道里,只见陽光穿过飘浮的海藻,化成千红万紫亮如宝石的色彩,那个美如仙境的地方,可惜你不能去同享,我再去一次好吗?” - 荷西,《哭泣的骆驼》

 

荷西是海底工程师,最终丧生于海底,他所向往的梦境之地。也许对他来说,他找到了归宿?而对于三毛,这一切太残忍。

 

一路向北和船老大在东北部港口Alcudia 汇合。路上特意绕道去看了一眼马约卡岛的天涯海角。英格兰的天涯海角在西南角,苏格兰的天涯海角在东北角,中国的天涯海角在海南岛,这里的在岛的最北端。世上有那么多的天涯和海角,和分别与相聚一样多。

 

船长是地道的当地人,古铜色的皮肤,瓦蓝的眼睛,连胡须都透着海潮的味道,似乎能挂住盐。他说他向往伦敦,想去看大本钟和白金汉宫,但是夏天太忙要赚钱,而冬天到了又怕伦敦太冷,于是离开海岛去往别的地方就是一个梦想。

 

“遇见不同的人,遭遇到奇奇怪怪的事,克服种种的困难,听听不同的语言,在我都是很大的快乐。虽说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更何况世界不止是一沙一花,世界是多少多少奇妙的现象累积起来的。我看,我听,我的阅历就更丰富了。” -三毛,《雨季不再来》

 

船长带我们去他最爱的海湾,没有沙滩,没有公路,只有山上的小径,或者从海而入。山上的人看我们是弱者,我们看山上的人是勇者,但不羡慕。四个人把白条条的双腿就这样贡献给太阳公公,任他随意上色,也算是我们给大自然的礼物。

三毛笔下无浪的碧海,荷西眼里美如仙境的海底,就在这里。世上像这样的地方一定很多,但此时我只想,在这有限的时空里,享受无限广大的自由,还有家人的陪伴。

 

在艇上看日头从正午的傲娇转变到黄昏的让步,感觉很奇妙。前一刻似乎还在烤着我们,下一秒就已经到了山头上。刚才还在和他热恋的海,转瞬间就开始变得冷漠。风和浪一起卷来,我们都蜷到一起,藏在毯子下面看太阳和白昼的诀别。

 

 

每想你一次,天上就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滴水,于是形成了太平洋。

-三毛,《撒哈拉的故事》

 

更多图片还有当地介绍,请关注公众号“三城荟”里的游记文章。

所有跟帖: 

赞,马约卡真漂亮 -慢漫游- 给 慢漫游 发送悄悄话 慢漫游 的个人群组 (133 bytes) () 10/17/2016 postreply 18:03:01

的确很原生态。我比较喜欢北部,南部就有点过度开发的感觉。 -我爱纪录片- 给 我爱纪录片 发送悄悄话 我爱纪录片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8/2016 postreply 14:17:51

德国游客都哪去了:-) -绿野蚂蚁- 给 绿野蚂蚁 发送悄悄话 绿野蚂蚁 的博客首页 绿野蚂蚁 的个人群组 (210 bytes) () 10/18/2016 postreply 14:54:25

的确是。我们住的酒店有一半是德国人,一半英国人。???? -我爱纪录片- 给 我爱纪录片 发送悄悄话 我爱纪录片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9/2016 postreply 02:43:29

我们住的酒店一半是德国人一半是英国人。???? -我爱纪录片- 给 我爱纪录片 发送悄悄话 我爱纪录片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9/2016 postreply 02:44:00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