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来源: 2019-12-14 06:42:3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249 bytes)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老哥们Z有如下对话——
Z:毕汝谐,你这个人品德不好。
我狞笑道:我要好品德干什么?我要的是及时行乐!当整个地平线都倾斜的时候,你一个人站得笔直,又有什么意义?
我和Z都无法说服对方,只得各行其是。
Z严守传统道德,循规蹈矩,坚拒与我等同流合污;几年后,Z不堪精神压力,发疯了,住进安定医院。
 
那时候,我痛苦地用隐语在日记里写道:毛泽东时代的最后阶段,怎么如此漫长?! 
毛泽东老了,毛泽东病了,毛泽东接见布托总理时站不起来了;阿弥陀佛,毛泽东终于死了。
全须全尾的毕汝谐时来运转了, 但是传统道德标兵Z的人生命运却再也无法逆转了。
打倒四人帮后,Z父随苏振华赴沪组建新上海市委,苏振华是第一书记,Z父是市委书记;然而,Z的病情太过严重,无法治愈了。
上海女人极其势利眼,像Z这样一个市委书记家的疯少爷,竟然也是上海美女追求的大热门!
假如人生能够重来,我就是绑也要让Z跟我走,彻底放弃陈腐又陈腐的传统道德,跟我去干打群架拍婆子吃喝玩乐那些拆烂污的事情!
不怕文化革命压力山大,打群架拍婆子吃喝玩乐就是减缓压力的神器!
那年月,北京干部子弟圈身心正常的男孩都干这些事,包括习帝近平。
世上难道有适用于所有时代的道德标准吗?
文革前的道德标准,根本不适用于文革浩劫。
许多年后,毕汝谐在“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写道——
那时节,正值青年反叛期的男孩子都喜欢干一些坏事,蔚为一时风尚
我曾与许多人争辩过这种生活方式的合理性。我的观点是:既然文革是长达十年之久的海难,那么每个人赖以逃生的方式都无可厚非;许你们是驾驶快艇逃生的,而我却是抱持粪桶才得以活命的,奈何?哲学的玄想、诗意的升华、宗教的信仰……乃至于“流氓加文盲”的下作,无非是泅渡苦海的一只只救生圈,溺水者爱用哪只便用哪只,悉听尊便。
 
是的,毕汝谐是抱持粪桶才得以活命的。 

所有跟帖: 

被判刑的也不少 -heka- 给 heka 发送悄悄话 heka 的博客首页 hek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2/18/2019 postreply 00:36:29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