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战场上冰雕连的真相zt

来源: 2019-12-06 13:29:1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570 bytes)
长津湖战场上冰雕连的真相

提起长津湖战役,人们最耳熟能详的恐怕就是志愿军冰雕连的故事。如果以“长津湖战役+冰雕连”为关键字进行搜索,一大堆文章都是谈论这个话题的。不过,若点开几篇看看立即就会发现,这些文章基本是互相抄来抄去。如果你再仔细点儿还会发现,这些文章甚至没有指明这几个冰雕连究竟是哪天在哪场战斗中成建制冻死的,更不用提这些文章从未给出任何引用文献了。那么长津湖战场上志愿军到底有没有成建制地冻死成冰雕连?

这些文章中提到,长津湖战场上志愿军曾有三个连队被成建制地冻死,他们是60师180团1营2连、59师177团2营6连、80师242团2营5连。其实熟悉长津湖之战的朋友立即就能看出问题,242团是81师的,根本就不属于80师。不过也许是笔误呢,咱们还是来一个一个的来看看。

先来说说60师180团2连。陆战队开始撤出下竭隅里时,180团部署在黄草岭以南公路两侧的1081高地、门岘和堡后庄一线,负责阻击真兴里的陆战1团1营向北增援,同时控制美军撤退必经之路上的水门桥,其中180团2连守在1081高地的主峰。其实该部成建制冻死的说法恐怕是唯一一个在公开出版物中曾被提及的。1999年出版的《百旅之杰:20军史话》是这样记载的【1】: 
 

按《百旅之杰》的说法,志愿军“在第二天打扫战场时”,发现180团2连全部冻死在阵地上。不过,这个说法是无法成立的,因为“第二天”志愿军根本无法去打扫战场。无论是中方资料【2】还是美方资料【3】,都记载美军于12月8日上午开始进攻1081高地,其A连于12月9日下午3时攻占180团2连把守的1081高地主峰。水门桥也是12月9日下午才修好,美军的撤退行动一直持续到12月11凌晨。攻占了1081高地的陆1团1营一直到12月11日上午才从1081高地上撤下来,那么志愿军如何在战斗结束后的第二天(12月10日)去打扫战场呢?其实20军军史对180团2连的记载并非是全员成建制冻死,也并没有说第二天去打扫战场,更没有冰雕连的说法:
 

20军军史的记载是“全员阵亡或冻死在阵地上”,也就是说能够确定的是2连全员牺牲,但是战死还是冻死无法确定。其实,2连确实打的非常英勇。陆战队战史和美军参战将士回忆录记载,2连在承受了美军空中火力、榴弹炮和迫击炮的轮番轰炸后,依然坚守阵地。当A连从两个方向向1081高地主峰发起最后的冲锋时,2连幸存人员竟然发起反冲锋,做最后的抵抗。最终2连全部阵亡,无一人投降【4】。其实,12月8日有暴风雪,当天夜里极度寒冷,美军都有几十名冻伤减员,可以想象没有棉鞋和手套的志愿军冻伤减员只会更大,有战士被冻僵或冻死也不足为奇。但宣传口的人真是脑门被夹了,瞎说2连全建制冻死,硬是造出个冰雕连出来。英雄奋战至最后一人的2连战士若在天有灵,不得被他们气死。

再来看看59师177团2营6连。长津湖战役中,整个59师负责切断柳潭里和下竭隅里的联系,其中177团负责攻占德洞山口(死鹰岭),2营在死鹰岭以东的西兴里阵地,负责阻击从下竭隅里增援柳潭里的美军【2】。177团此役打了个大败仗,自始至终未能拿下美军负责防守德洞山口的的1个连。但2营在西兴里的阻击打得不错(特别是副营长周文江亲自指挥的5连),守了7天7夜阵地没有丢,战后20军副军长廖政国在总结大会上点名表扬周文江和5连。不过20军军史和《百旅之杰》自始至终没提到过177团6连,想必是打的一般,没有什么英雄事迹值得宣扬,更没有提过6连被全建制冻死这回事儿。周文江从朝鲜战场上幸存,后来也接受了很多采访,但也没听他提过跟他一起战斗的6连被全员冻死的事情。59师在死鹰岭上确实有战士被冻僵的记载,但那是守在死鹰岭主峰上177团仅剩的60余名战士,他们被冻僵了,从阵地上下不来,最后被人背下来了【1】。

最后来看看所谓的80师242团2营5连。前文说了,242团是81师建制,新兴里战场上的前三天附属给了80师指挥,参加了新兴里战斗,于11月30日归建81师。我们姑且认为是242团5连吧。242团在新兴里战场上自始至终的任务基本就是负责断路,切断新兴里美军退路,阻击美军增援。11月27日晚,242团3营占领了公路西侧的1221高地,1营占领了东侧的高峰,当晚2营是预备队。11月28日凌晨,2营从1221高地前出,进攻志愿军所称的新岱里,也就是新兴里西南侧、美军57炮兵营营部所在的山沟。志愿军材料正好记载了2营5连在进攻过程中遭受了重大伤亡,何来242团5连全建制冻死的冰雕连之说?27军军史也从来没有过所谓冰雕连的记载。


关于242团5连这个所谓的冰雕连,有的文章中这样说:“242团5连除一名掉队战士和一名通信员,成建制被冻死”。这个说法应该来自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将军“对东线作战的检讨”(长岛风网友曾贴出该检讨全文),相关内容见下文截图。实际上出版时宋时轮检讨中提到的连队被打了马赛克,不过即使这个连队真的是242团5连的话,宋时轮也并没有说全员(除一个掉队与一个通信员外)冻死,而是说“大半尸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换言之,该连可能大半被冻死(恐怕主要是因为极度饥饿才冻毙)。 

其实长津湖战场上,天气极度严寒,志愿军后勤保障不足。据美军的记载,九兵团战士仅穿单鞋,且没有手套。棉衣是有的,不过是薄棉衣【3】。而很多中文资料也都提到,志愿军除了衣服鞋子不足以保暖外,更重要的是经常断粮,一天只吃一两个煮土豆,有的部队更是断粮两三天甚至更久。如此一来,严寒之下肯定会有战士因冻饿而死。事实上志愿军不少材料,包括宋时轮的检讨,都提到了战士们因冻饿而亡的情况,并未隐瞒这一现象。不管是后勤部门失职也好,还是作战部队不重视后勤也罢,它的确反映了志愿军后勤方面的严重不足。但奇怪的是,宣传部门竟然炮制出成建制冻死的冰雕连的传说,目的何在?部队被成建制的冻死难道不是奇耻大辱吗?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逻辑,但网上又有众多的文章互相抄来抄去宣扬这件事儿,似乎它于志愿军而言竟然也许是正面的?
也许只有秉持“多难兴邦”逻辑的人才会有如此清奇的脑回路吧。

【1】百旅之杰:二十军史话 1999 【2】陆军第二十集团军军史 1996 【3】Lynn Montross, U. S. Marine Operations in Korea Vol lll, 1957 【4】William Hopkins, One Bugle, No Drums: The Marines at Chosin Reservoir, 1986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