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优秀党员陈寅恪和蒋介石关系考》

来源: 2019-08-02 12:50:1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9163 bytes)
国民党优秀党员陈寅恪和蒋介石关系考》

 

6park.com

 

《国民党优秀党员陈寅恪和蒋介石关系考》

 

柳不如是

 

归根结底一句话:国民党优秀党员陈寅恪和蒋介石无半毛钱关系!所有鼓吹蒋介石派专机接陈寅恪之说,皆弄虚作假不实之词!

 

在如今各类有关陈寅恪的文章和著作中,一旦涉及到陈寅恪和蒋介石的关系,就会立刻冒出来几个神迹:

 

神迹一:北京解放前,蒋介石派专机接陈寅恪来台湾。

神迹二:蒋介石宴请过陈寅恪。

神迹三:蒋介石和陈三立私交甚密。

神迹四:陈寅恪请蒋介石报销赴英治疗眼疾费用。

 

最可笑的就是岳南编造的谎言,声称“蒋介石和陈三立私交甚密”,居然还敢把如下天大的谎言写入掩盖在“纪实文学”名义下的文学作品中!而实际上,在蒋介石保存至今的全部档案文献、全部日记和全部书信中,在蒋介石各个历史时期的全部秘书的记录文献中,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蒋介石见过陈三立!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蒋介石和陈三立有私交!所有主张“蒋介石和陈三立私交甚密”之说,其本质只是不要脸的弄虚作假的文学创作者岳南个人的主观构想和创作活动而已。

——这就如同大家相信本文作者的我,“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蒋介石见过我!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蒋介石和我有私交”一样。我相信:当陈粉们看到此文的题目时,他们一定先激动得快要跳起来了!

然而,制造陈寅恪神话的人,已经把毛泽东、斯大林和陈寅恪牵扯一起了,现在,如果再不把他和蒋介石牵扯一切,实在就对不起他们的那个据说“三百年才一遇的陈大师”了!请看:

比如:见https://news.artron.net/20170420/n925478_2.html

《如若真有文化贵族,那一定是陈寅恪》:当时的史学界,陈寅恪的学问可以说是最高峰,会十几种语言,研究贯穿文史,每有见解必不凡俗。他在学界的地位,蒋介石自然心知肚明。1948 年底,国民政府败退前拟定了一个‘抢救学人计划’,陈寅恪赫然在前。解放军包围北平,蒋介石从南京派飞机冒险飞临接走了胡适和陈寅恪。蒋介石亲自登门抚慰,相劝陈寅恪到台湾去。陈寅恪婉言拒绝。”

再比如:见https://new.qq.com/omn/20171228/20171228A0ER5P.html

《陈寅恪:四海无人对夕阳》:蒋介石对陈寅恪也颇为看重,当年蒋介石自比唐太宗,曾托人以重金请生活正艰辛的陈寅恪写太宗传,但被其拒绝。1948年12月,国民党在败退前开始了‘抢救学人’的活动。当时,尽管北平已被解放军重兵包围,南京教育部的一架专机还是冒险飞临,有资格坐上这架飞机的,只有北大校长胡适和陈寅恪。到南京后,蒋介石亲自登门劝陈一起去台湾,但他坚辞不就。离开大陆后,蒋还曾多次派专机到南京接陈,皆失望而归。没能把‘国宝’抢救出来,蒋介石一直引为憾事。”

如此等等,只要神化运动不停止,也许还会在诞生若干……

首先,让我们还原一个历史事实!那就是作为国民党优秀党员的陈寅恪是如何诞生的?

这是现代所有各类有关陈寅恪的文章和著作中从不敢触及的重大问题!或者说,不是不敢触及,而是根本没想到!大家总以为他是个学术清流、晚清遗少和纯粹的知识分子、无党派人士、学术清流。事实上,与此正相反!

1928年10月22日,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在广州正式宣告成立。

1929年6月5日,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正式迁入北京北海静心斋。当时任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的陈寅恪,被委任为第一组主任。1929年10月,在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傅斯年的斡旋下,陈寅恪正式成为国民党党员。而后,陈寅恪积极参与了中央研究院定期举行国民党在中央研究院的党部活动。陈寅恪留德时期的同学朱家骅,1931年和1944年两次出任民国教育部长、1936年和1940年分别出任中央研究院总干事、院长。这期间是陈和傅、朱二人关系最为密切、见面机会最多的时期,也是陈寅恪积极参与国民党各项组织活动的高峰时期。到了邻近取得抗日战争胜利的1945年5月5日,国民党决定召开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特别表彰在抗日战争时期的优秀国民党员,陈寅恪作为民国教育界的代表之一当选为“最优秀国民党员”。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与会代表签到名册中有他的名字。根据当时他已经患眼病之事实,到场签字应该是他人代签。但是,出席则是肯定的。“最优秀国民党员”原始档案见如下:

 

 

如此清晰的一件历史事实,却被陈寅恪的粉丝们修改为“民国教授的三大荣誉”、一种比院士还高的特殊教授称号、陈寅恪并不愿意当选等等。见如下:《民国教授的三大荣誉——部聘教授、最优秀教授党员、院士》,见沈卫威《民国研究》2014年春季号。该文声称:“再说陈寅恪,他曾为王国维之死写下学者的坚守之道: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不自由毋宁死;又专程到重庆,就为投胡适一票,推举胡适为中央研究院院长,说是因有胡适才可以保持学术自由;在1949年以后极端的政治高压下仍公开表示不宗奉什么主义,不写颂诗,此时成了国民党‘最优秀教授党员,自然也是被最优秀的了。因患严重眼疾,两次手术失败,视力低下,写字都困难的陈寅恪能自己填写入党申请书吗?是谁替他办理了入党手续?被最优秀时,陈寅恪是否知情呢?在有的教授看来,最优秀教授党员是项至高的荣誉,可竺可桢、陈寅恪对此却未必视为荣誉。陈寅恪早在1936年致傅斯年的信中就明说‘弟好利而不好名”可见,该文作者根本没有搞清楚陈寅恪加入国民党的具体时间,却就大言不惭地站出来为陈寅恪洗地、并说他不愿意当选云云。他怀疑当时一个写字都困难的陈寅恪能自己填写入党申请书吗?是谁替他办理了入党手续?”可是他根本没有想到1929年10月傅斯年就已经介绍陈寅恪加入了国民党。陈寅恪自称是“弟好利而不好名”,而院士称号和最优秀教授党员称号,不只是“名”,更是“利”的基础——他的工资待遇多少是与此称号是息息相关的!

接下来,我们再看考证是否存在“北京解放前,蒋介石派专机接陈寅恪来台湾”或者“蒋介石宴请过陈寅恪”这样的牛逼事实。

    查三批平津学术教育知名人士抢救计划”名单中,根本就没有“陈寅恪”的名字!

龙文《蒋介石“抢救大陆学人计划”破产记》,见《人民文摘》2008年第5期:

    1948年1月底,平津形势趋紧。南京方面的朱家骅、傅斯年、蒋经国等人,在蒋介石授意           

下,开始磋商、谋划“抢救”平津学术教育界知名人士的细节办法。13日,蒋介石专门派大员飞抵北平劝胡适南下,但胡适以正忙着筹备北大50周年校庆为由不肯南下。第二天,蒋介石闻讯后两次亲自发电报催促胡适飞南京,说时间紧迫不容再拖延,并于14日再次派出专机飞北平,实施紧急“抢救计划”。“抢救”对象首先便是胡适、梅贻琦(清华大学校长),其次是平津的知名教授陈寅恪、陈垣、毛子水、钱思亮等。事已至此,胡适这才下了走的决心。12月15日,陈寅恪、毛子水、钱思亮、英千里等人分乘两架飞机抵南京明故宫机场,王世杰、蒋经国、朱家骅、傅斯年、杭立武等在机场迎接。转天中午,蒋介石便在官邸设午宴为胡适一行接风。  

所谓“1948年12月12日,南京来电,要派专机来北平接胡适、陈寅恪及家属。”

——特别说明:1948年12月12日,南京来电要派专机来北平接的是“胡适”,查无“陈寅恪及家属”之名。

所谓“12月14日,蒋介石两次打电报催胡适飞赴南京,并于12月14日再次派专机飞北平,要将胡适、梅贻琦陈寅恪陈垣毛子水钱思亮等人接到南京”

——特别说明:1948年12月14日,南京来电中要接的依然还是“胡适”,并无“陈寅恪”之名。

1948年12月15日,当胡适等人等教授分乘两架飞机抵达南京明故宫机场时,王世杰朱家骅傅斯年杭立武蒋经国等前往机场迎接的是胡适,根本没有“陈寅恪及家眷”等人。《申报》报道称:

 

《胡适夫妇抵京》

[本报南京15电]北大校长胡适及夫人,十五日下午六时三刻自平乘空运大队专机飞抵首都,同行者有名史学家陈寅恪教授阖家,前平市副市长张伯谨夫妇及北平英文时事日报社长王云槐等。按总统日前曾遣专机于十四日赴平迎胡氏南来,然以故都局势陡紧,机场不能使用,致专机未克降落,乃延至十五日始完成是项使命。胡氏下机后,与莅临机场欢迎之王世杰、朱家骅、蒋经国、傅斯年、杭立武等握手寒暄。据云:平市军情十五日已趋松弛,人心颇为安定,旋即偕夫人赴总统府方面预为准备之寓邸休息,入晚除朱家骅等往访,谈平市教育界情况外,甚少宾客,且因旅途疲劳,就寝颇早,亦未外出。

 

1948年12月16日,快函发出,傅斯年、陈雪屏联名向石樹德又发一急电中也没有“陈寅恪”

 

平津路局石局长树德兄,请译转梅校长、袁校长、郑秘书长,筱晨,

有一机到,如顺利当续有机到,名单包括四类:

(一)各院校馆所行政负责人,如、李、、胡、、贺、霍、褚、沈、、冯、舲、饶等。

(二)因政治关系必离者,如朱、雷、刘、毛、梅、齐等。

(三)中央研究院院士,如景钺通夫大绂宗恩等。

(四)在学术上有贡献并自愿南来者,如今甫莘田廉澄思亮、祖圣、三强济慈政烺从文、廷祥、循正等,请会同分配列为数批,连眷属,约三百人,分次乘机,务须与剿总实斋兄,路局志仁兄切实联系,机到即走,不能观望稍有迟疑不决。

 

查三批抢救学者名单中,根本就没有“陈寅恪”,那么陈寅恪一家得以拿到南逃的飞机票显然只能出自傅斯年的个人名义而已——傅斯年以他个人名义和权力,可以让陈寅恪一家得以拿到南逃到广州的飞机票,而不是直飞到台湾的飞机票!这才是陈寅恪一家只是南下广州而无法直飞台湾的根本原因!至今,有很多陈粉和文学艺术者们,煞费苦心编造了各种各样的蒋介石派专机接陈寅恪一家来台湾的谎言,他们根本不知道学者直飞台湾的机票,是由蒋介石和陈立夫联合统筹的。傅斯年也没有这个权利。傅斯年的权利只限于将北京市内的著名学者抢救到南京、广州、香港、澳门等地而已。

最后,我们检查了保存在台湾的全部蒋介石档案文献和日记、书信等,只在记载抢救胡适南下南京之时,蒋问了胡,和谁同行?胡回答:陈寅恪一家与他同行。蒋介石当天日记对于陈寅恪记载只是:“历史学者陈寅恪与胡同行”。仅此一处!我们再看看陈粉和文学艺术者们,煞费苦心编造谎言的:

 

南京后,蒋介石亲自登门劝陈一起去台湾,但他坚辞不就。离开大陆后,蒋还曾多次派专机到南京接陈,皆失望而归。没能把‘国宝’抢救出来,蒋介石一直引为憾事。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