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时期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转载)

来源: 2011-12-20 07:31:0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766 bytes)



第二方面军所属系统:

总指挥部总指挥:张发奎 (陆军总司令。1980年3日10日病逝于香港)

顾问:特罗(苏联籍)

参谋长:谢婴白 (1964年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病故)

秘书长:高语罕 (29年11月因同情陈独秀被开除中共党籍,48年春在南京病故)

政治部主任:郭沫若 (1978年6月12日,郭沫若在北京病故)

军官教导团团长: 谢婴白

(国民政府)警卫团团长:卢德铭 (1927年9月遭国军伏击亡故)

炮兵营:第一营营长:罗X X
        第二营营长:王X X

宪兵营:第一营营长:李X X
        第二营营长:廖XX

第四军军长:黄琪翔 (57年批评苏联,被划为右派。1970年病故)

副军长:陈可钰(广东省军事厅厅长,44年10月14日病逝于清远)

政治部主任:廖乾吾 (1930年9月3日被杀于长沙,时任中共湖南省委军委书记)

第十二师师长:缪培南 (广东绥靖公署副主任,74年病逝于香港)

副师长:吴奇伟(第九集团军总司令,53年7月10日病逝于北京)

第二十一师师长:富双英(奉军改编,汪伪政府参军处参军长。1952年以汉奸罪处死)

第二十五师师长:李汉魂 (行政院内政部部长,87年6月30日病逝于纽约)

(七十三团团长周士第,七连连长林彪)

教导一师师长:邓龙光(总统府战略顾问,79年2月3日在台北病故)

第十一军军长:朱晖日 (广州市警察局长,68年7月28日病逝于台北)

政治部主任:徐铭鸿

第十师师长:蔡廷锴 (国家体委副主任,68年4月25日病故于北京)

第二十四师师长:叶挺 (新四军军长,46年4月8日空难)

第二十六师师长:许志锐 (28年1月15日阵亡于五华)

第二十军军长:贺龙

政治部主任:周逸群 (31年5月岳阳贾家凉亭遭国军伏击阵亡)

第一师师长:贺锦斋 (28年9月8日石门泥沙镇为掩护贺龙阵亡)

第二师师长:秦光远 (湘西第一旅少将旅长,40年病故)

第三师师长:周逸群(原来教导团改编)

关于二十五师——周士第(上将,防空军司令1979年病故于北京)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早上,我接到李汉魂(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二十五师师长)从师部(九江以南黄老门车站西端黄老门村)打来电话,要我去商量要事(那时我任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团长,这个团是叶挺独立团改编的)。在这以前,就听说张发奎在庐山召集反共会议,李汉魂刚从庐山回来。接到电话以后,我心里非常着急,因为我们部队究应如何行动,尚未得到党的指示。

我们立即召集党的会议,讨论去不去的问题。到会同志都怕我去师部后被扣,为我担心。于是,第一营营长符克振同志愿代我去。经过反复研究、考虑,我估计李汉魂不敢扣留我,为了解他们的意图,还是以去为宜。最后,大家同意了我去见李汉魂。

我带了一个骑兵通讯员,从团部驻地马回岭(黄老门车站以南十二里)乘马出发。到了师部,便先去找参谋长张云逸同志。他见了我就说:“今天要注意……”话还没有说完,李汉魂就走了进来。

寒暄以后,李汉魂就压低声音对我说:“总指挥(指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很称赞你,要重用你,希望你跟他走,不要跟共产党走。”他们就是这样无耻地企图以地位引诱共产党员上钩,多么愚蠢啊!我严正地回答他:“第四军在北伐中能打胜仗,张发奎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是由于有共产党的帮助、共产党员的英勇牺牲。你们今天跟着汪精卫反共、分共、就是死路!”

正在谈话中,听到外面有一列火车由南边开到了,我就走出去探听南昌方面的消息。在车上碰到许继慎同志,他见到我,吃了一惊,暗暗地对我说:“南昌起义了,你快回去!”

得到这个消息后,我立即下车,很快地从骑兵通讯员手中拉过马来,快马加鞭,奔回团部。这时,党已派聂荣臻同志来七十三团团部主持起义。根据党的决定,我们商定了具体的起义计划:立即举行起义。参加起义的部队有驻马回岭的七十三团全部。驻黄老门西南的七十五团三个营,驻马回岭以南的七十四团重机枪连。起义的部署是:部队利用下午一时睡午觉的时间开始行动,以打野外为名将队伍拉出各部驻地。七十五团三个营先走,七十四团重机枪连接七十五团,七十三团最后,下午六时以前须全部到达德安车站附近集中;如遇阻挠破坏起义者坚决镇压,如遇追赶拦阻之敌坚决消灭。又派团部军需周廷恩同志到师部军需处去领取八月份的经费,限他下午一点钟以前一定赶回团部。他按时领回来了。

下午一时,起义各部队按计划向德安行进,由七十三团第一营担任后卫。他们的任务是:如遇敌人追击时,坚决抵抗,掩护主力展开。当七十三团走到德安车站以北时,张发奎、李汉魂等带着卫队营乘火车追来,当即遭到第一营的猛烈射击。张发奎、李汉魂等仓皇跳车,狼狈而逃。我们听到枪声,判断可能是敌人追来,我即率七十三团二、三两营,占领德安车站西北端高地,准备迎击。

张发奎、李汉魂等跳车以后,列车仍向前开进,到达德安车站,被我起义部队七十五团包围。车上的张发奎卫队营有五、六百人,全是手提机关枪。七十五团要他们缴枪,他们说是总指挥部的,不肯缴。聂荣臻同志指示我:“要赶快解决这般敌人,你下命令要他们立刻缴枪。”我派一个参谋去向敌军营长下令,敌人遂全部缴了枪。后来,经过我们宣传,大部分士兵和一部分下级军官都参加了我军。我们起义后,传说张发奎责备李汉魂:“你的部队呢?”李又反问张:“你的部队呢?”他们非常懊丧的互相埋怨。

第二天,起义部队全部到达南昌。由于党和周恩来同志的坚强领导和群众革命情绪高涨,起义计划全部实现了。

党决定这部分起义部队重新编为第二十五师,归十一军建制,命令我任师长,李硕勋同志任党代表。原七十三团仍编为七十三团;原七十五团三个营编为七十五团;党把在南昌由七、八百名青年组织起来的一支队伍拨给二十五师,与原七十四团重机枪连合编为七十四团。

1927年7月下旬,中央授权周恩来组织前敌委员会,全权指挥南昌暴动。

当时,贺龙的二十军、第四军第二十五师和蔡廷锴的第十师已经分头往南昌城集结,留在九江一带的还有十二师和二十四师。

聂荣臻的二十五师驻扎在马回岭,是预定参加南昌起义的主力之一。周恩来指示聂荣臻设法把二十五师拉到南昌,并负责接应随后赶到九江的部队和零星人员。他们约定,南昌一发难,立刻开出一列火车到马回岭,火车一到,立即把辎重物资和部队运往南昌。在马回岭,聂荣臻在党员军官中逐层传达了党中央关于起义的通知和决定,并具体拟定了各项行动计划。林彪所在的二十五师由七十三、七十四、七十五三个团组成。

1日下午,在聂荣臻的率领下,二十五师的大部分官兵开进了起义胜利后的南昌。进抵南昌后,七十三团和七十四团一部经过补充,整编为二十五师,周士弟担任师长,陈毅担任了七十三团政治指导员,林彪仍任七连连长。

9月24日,起义军占领了广东潮汕,随即错误地作出了分兵的决定,由第九军副军长朱德指挥周士弟的二十五师留守三河坝,钳制敌人,其他部队继续前进。

在朱德的统一指挥下,第九军及第二十五师与敌军激战数昼夜,伤亡惨重,被迫撤退,留陈赓率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一营担任阻击掩护。

陈赓扫视战场,发现七连正在徐徐后移。七连战斗位置正处于阵地中央,如果中央被敌楔入,后果不堪设想。他大声招呼“林连长”!

林彪走过来,刚喊一声“陈营长”,就有一颗手榴弹在附近爆炸,立即腾起一股烟雾,把两人都罩住。

“七连是怎么回事?”

“我们连牺牲太大,有生力量仅存三分之一,撤吧?”

“不行”,陈赓厉声命令他,“没有总部的命令不许撤退,你给我往上冲,填补阵地缺口。”

“陈营长,不行,我们的人太少!”林彪不肯轻易放弃自己的建议。

“你再说我枪毙你!”陈赓急了,粗红的脖子青筋直爆。按战场纪律,对于不服从命令的下属,上级长官有权就地正法,林彪看了看周围的人,明白这不是闹着玩的,横下心,操起枪,拉起喉咙吼了一声,“冲啊!”又率七连投入了战斗最激烈的中央阵地。



请阅读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 每天学点心计学全集(转载)
  • 八宝山里到底有哪八件宝?(转载)
  • 网络搞笑经典语句 我可以选择放弃,但不能放弃选择 (转载)
  • 人总是这样矛盾、明白、糊涂地活着(转载)
  • 有中国特色的笑话(转载)
  •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