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赓大将 是有情有义的黄埔同学 学长】

来源: 2019-08-24 17:12:3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371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弓尒 ] 在 2019-08-25 22:01:18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可能是唯一的一个最高级官员将领 进去功德林看望黄埔一期的老同学,杜聿明,黄维,宋希濂等,把一个月的津贴12块钱,全部买了两麻袋苹果,抬进功德林,送给老同学等。

其他高级官员似乎没谁进过功德林探监。

张治中 奉毛周之命,去过功德林。

陈长捷在功德林时要见傅作义讨公道,(我知道守不住,傅作义非命令我死守),自然没批准。

据说傅作义去功德林 看望过 陈长捷(日期不详,是与张治中,程潜,郑洞国一起去的)。

陈长捷当时的职务是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隶属华北“剿总”司令指挥。在功德林改造时期,当着众人的面,他不止一次地骂过傅作义:“要我死守天津,战至一兵一卒,他却贪生怕死,在北平搞和平起义,我算是把他看穿了,一个不仁不义的家伙,一个不知羞耻的东西!”每次骂到这里,站在侧旁的原国民党十二兵团司令黄维总会添上一句:“你不在天津硬打,他在北平的谈判桌上就没有筹码,所以,他还是一个玩弄权术的政客,一个损人利己的小人!”

周恩来接见获赦人员的第二天,他就在西单鸿宾楼单独宴请了陈长捷。那天中午,傅作义早早恭候,陈长捷姗姗来迟。见面之际,陈长捷甩出冷冷一句:“按照我过去的脾气,今天是不会来的。可是在共产党监狱改造十年,脱胎换骨,把脾气也弄不见了。”傅作义哈哈大笑道:“你我是保定军校六期的同班同学,你的火爆脾气,我还有不知道的么?好在你通情达理,大人大量,所以我必须告诉你一句话,这是埋藏在我心里长达十年的秘密。”陈长捷依旧沉着脸:“有屁就放,有话就讲。”傅作义的神色凝重起来:“天津战事,我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因为,平津全局动向,已趋和平之势,结果由于我的犹豫,造成一战一和,既给天津人民带来灾难,也给同窗挚友带来不幸……”听到这里,陈长捷的眼眶湿了,他主动伸出手来,与傅作义握手言欢,尽弃前嫌。

花甲之年的陈长捷终于一扫双目阴霾满面憔悴,容光焕发地回到上海。在中南海西花厅,周恩来希望首批获赦人员都能够留在北京,用他的话说,“这样我们可以经常见面。等到春暖花开的季节,我还可以陪大家去北海划船”。但是,出于需要照顾家庭或者需要家庭照顾的原因,曾扩情去了沈阳,卢濬泉去了昆明,邱行湘去了南京陈长捷之所以要去上海,是因为他的儿子在那边的一家企业担任工程师。

 

有的人的人品,就是高,值得钦佩!

特赦战犯(部分名单) 

1959年8月24日,毛泽东在杭州致信刘少奇:“我想到,今年国庆十年纪念,是否可以赦免一批确实改恶从善的战犯及一般正在服刑的刑事罪犯。”

1975年被特赦的人员动身前往北京

 

 

毛泽东,董必武,溥仪

 

1980年5月29日,溥仪去世13年之后,党和政府为溥仪、王耀武、廖耀湘三位政协委员举行了追悼会。追悼会结束后,由溥杰捧着溥仪的遗像,李淑贤端着溥仪的骨灰盒,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第一室副舍中。

据说,1995年,清西陵的工作人员找到李淑贤,并说服她将溥仪的墓葬迁到了清西陵。

 

 

所有跟帖: 

陈赓33年被俘时,宋希镰、黄维、胡宗南等去看望劝说。 -quest- 给 quest 发送悄悄话 quest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24/2019 postreply 18:26:13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