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贷鼻祖,开始在直播间卖菜

来源: 2022-06-17 00:20:32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 罗敏是个亡命徒,这是他的优点,但也是他的缺点 "。曾经有趣店的前员工这样评价昔日的老板,从过往的经历来看,罗敏确实也更像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但是在踩中了消费金融的风口之后,罗敏的运气似乎就一直不太好。

作者丨牧歌

编辑丨坚果

在新东方直播间的火爆光环下,另一家上市公司趣店的直播带货显得并不出众,但这并不影响 CEO 罗敏的出场,6 月 15 日," 趣店罗老板 " 的直播间里打出了 " 上市公司 CEO 正在直播 " 的标语,主打的销售单品则是自家的预制菜。

从场观数据来看,趣店的直播带货,高峰时期的观看人数也稳定在 2w 人左右,甚至在凌晨时段,趣店的直播间还冲上了带货榜的前 5 名。

从最早以校园贷业务起家,到如今入局预制菜市场,趣店近些年来在多个领域频频出击,涉足了汽车、家政、交友、奢侈品电商等多个项目,但都未能取得长久的成功。

在电商直播间里卖预制菜,成为了罗敏和趣店新的战场,但无论是这条商业赛道的内容和形式,都挤满了雄心勃勃的竞争者,趣店的这次拓新,依然还要面临更多挑战。

1

从 " 趣分期 " 到 " 趣店 "

比起 " 趣店 "," 趣分期 " 这个名字可能会唤起更多人的记忆。

2014 年 3 月,罗敏在北京创立了趣店的前身 " 趣分期 ",并通过地推迅速将趣分期的业务拓展至全国,截止到当年的 9 月,趣分期已经覆盖了全国 180 个城市。

而趣分期所做的主要业务,正是后来被无限诟病的 " 校园贷 ",通过为大学生提供分期购物和现金消费等服务,趣分期从中收取 " 手续费 " 来获得盈利。

创立仅仅两年多的时间,趣分期便坐拥 1000 万用户,迅猛的增长势头也催熟了趣分期的资本化之路,2017 年 10 月,已经改名为趣店的趣分期赴美上市,成为国内分期信贷第一股,市值一度达到 110 亿美元。

但伴随着趣店登陆资本市场的同时,国内对于校园金融的整治也在不断深化。

2017 年 5 月,银监会发文表示,要求网贷平台一律暂停校园贷。

在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的同时,趣店也开始从 2017 年转型成人现金消费贷,并依托支付宝的入口为自身带来巨大流量和收益。

尽管对外声称已退出校园贷市场,但关于趣店的争议却并未停止。

2017 年 10 月,创始人罗敏在自媒体上发表了那篇著名的《趣店罗敏回应一切》,在文中,罗敏声称" 趣店坏账一律不催收 "、" 不还钱就当作福利送 ",但这些言论不仅未平息大众的争议,反而更加激起外界对于趣店现金贷原罪及盈利模式的质疑。

尽管一直伴随着不利的舆论环境,但趣店在上市后却继续保持着超高的赚钱能力,2017 年至 2019 年,趣店营收分别为 47.75 亿元、76.92 亿元和 88.4 亿元,净利润达到了惊人的 21.64 亿元、24.91 亿元和 32.64 亿元。

但伴随着国内消费金融市场的整治力度加大,趣店的信贷业务变得难以为继,而 " 流量靠山 " 蚂蚁金服的离去,更使得趣店迅速跌入谷底。

蚂蚁金服早在 2015 年便入股趣店,趣店的 " 来分期 " 产品也得以入驻支付宝应用,支付宝不仅成为了趣店稳定的流量入口,也为其提供了芝麻信用风控体系。

但在 2018 年 8 月,趣店与蚂蚁金服合作到期,支付宝停止为趣店提供流量入口,随后蚂蚁金融战略投资部董事朱超也辞去了趣店董事职务。

2019 年 5 月 1 日,趣店集团向美国 SEC 递交的文件显示,蚂蚁金服已经不持有趣店股份,而在此前,蚂蚁金服曾是趣店的第四大股东,持股 12.8%。

2020 年 10 月,蚂蚁金服退出了趣店旗下趣校园公司,两者之间再无关系。

2

艰难转型路

在失去了蚂蚁金服这棵大树之后,趣店的消费金融业务一落千丈,2019 年第四季度,趣店净利润仅为 1.57 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 85.2%。

与此同时,罗敏和他的趣店也开始四处出击,频频涉足新业务,希望能够找到下一条增长曲线。

大白汽车曾经是趣店声势最为浩大的创新项目,早在 2017 年,趣店便已推出大白汽车项目,定位于汽车金融领域,并豪斥 1 亿元赞助了当时颇为火热的直播答题节目 " 芝士超人 "。

在趣店公司 2018 年的年会上,罗敏曾放言:" 到今年年底,大白汽车就将跃居全国汽车零售的 TOP5;再过几年,大白汽车的年销量将达到 200 万辆,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商。"

但到了第二年,大白汽车并没有取得预期中的成绩,反而已经走到了关停的边缘。在 2019 年 Q1 季度的财报会上,罗敏表示,趣店将专注于消费信贷服务,并已停止在消费信贷机会之外的努力,包括从 2019 年 Q2 开始逐步减少大白汽车业务。

除了大白汽车之外,趣店还尝试了不少金融之外的业务,但也几乎是全军覆没,比如儿童教育项目 " 趣学习 "、校园社交项目 " 相同 "、高端家政项目 " 唯谱家 ",均未能在市场站稳脚跟。

2020 年 3 月推出的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 " 万里目 ",算得上是罗敏和趣店在近年来声势比较大的一个项目,罗敏甚至将其称为自己人生中的第九次创业(第八次是趣店)。

为了能够吸引消费者,里目打出了电商平台盛行的 " 百亿补贴 " 口号,但这样的营销套路显然经不起推敲,因为彼时的趣店,甚至连市值都没有 100 亿。

2021 年 6 月,有媒体爆料称万里目已经在趣店内部是停摆状态,外部的小程序和店铺也已经不再更新货品,罗老板大张旗鼓的第九次创业,又这样草草结束。

在万里目电商折戟沉沙之后,趣店内部还曾顺势推出过 " 万里目少儿 ",定位做少儿线下素质教育,但受限于近两年特殊的外部环境,项目一开始运作便频频受挫。

今年 3 月,罗敏在朋友圈发文称:" 是时候说告别了,让小朋友快乐健康成长的初心仍在,但疫情不允许,太多太多的不允许 ……" 配图则引用的是万里目少儿的宣传海报。趣店的转型之路,又多了一次失败的尝试。

3

又一次追赶风口

无论是预制菜还是直播电商,都称得上是近两年较为火热的创业赛道,前者在去年的市场规模已达 3000 亿元,而后者更是已经跑出了诸多成功案例。

在这两条赛道上,也都不乏希望借此转型的企业和个人,直播电商已经无需多言,罗永浩和新东方都是近在眼前的范本。

预制菜领域在今年也格外引人关注,瑞幸前董事长陆正耀于今年 1 月启动制菜零售项目 " 舌尖英雄 ",仅仅过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就收获了 6000 家意向签约门店和 16 亿元的融资。

但和舌尖英雄不同的是,罗敏和趣店入局预制菜,似乎并没有打算做 B 端的加盟生意,而是通过电商直播间,直接面向消费者进行销售。

从近两日 " 趣店罗老板 " 的直播间数据来看,其主要售卖的菜品包括鲍鱼花胶鸡、香菇滑鸡、水煮牛肉等菜品,单品券后价在 9.9 元至 39.9 元不等。

在产品的详情页,对于趣店预制菜的介绍并不算多,仅写明了 "趣店预制菜为纽交所上市公司趣店集团旗下预制菜品牌 "、" 提供超十种菜系,逾百种优质品质,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家乡的味道。"

相比较直播间的各类菜品,罗敏的亲自下场直播可能会引起更多的关注,直播间内也一直在刻意打造 " 上市公司 CEO 正在直播 " 的品牌标签,在直播内容上,罗敏也似乎在向近段时间爆火的东方甄选学习,除了介绍菜品的品质和口味之外,也会讲述一些与之相关的文化知识内容。

从罗敏过去的创业经历及趣店的转型历程来看,这一次杀入预制菜领域,似乎也符合罗敏的一贯作风,即快速启动,快速试错,快速结束。

但近两年多次失败的转型经历,其实也耗费了趣店不少的资源和精力,尤其之前大手笔补贴奢侈品电商业务,更使得趣店元气大伤。

据财报数据显示,2022 年第一季度,趣店营收仅为 2.02 亿元,多数来自于融资收入,营收同比下滑 60.9%,净亏损则为 1.43 亿元。

" 罗敏是个亡命徒,这是他的优点,但也是他的缺点 "。曾经有趣店的前员工这样评价昔日的老板,从过往的经历来看,罗敏确实也更像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但是在踩中了消费金融的风口之后,罗敏的运气似乎就一直不太好。

这一次的预制菜,会成为罗敏和趣店成功转型的支点吗,从目前来看,一切结论都为时尚早。但相信也能很快看出风向,毕竟在趣店上市之后,还从未有过能长期坚持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