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纪实】10天跟团游(2016)—(6)孟农(Memnon)、哈西帕苏(Hatshepsut)、卡纳克(Karnak)

来源: 2016-06-18 13:27:5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7584 bytes)
【埃及纪实】10天跟团游(2016)—(1)起程
【埃及纪实】10天跟团游(2016)—(2)埃及博物馆、吉萨(Giza)大金字塔群
【埃及纪实】10天跟团游(2016)—(3)开罗的教堂
【埃及纪实】10天跟团游(2016)—(4)阿布辛贝尔(Abu Simbel)、科翁坡(Kom Ombo)
【埃及纪实】10天跟团游(2016)—(5)埃德芙(Edfu)、卢克索(Luxor)
 

【埃及纪实】10天跟团游(2016)—(6)孟农(Memnon)、哈西帕苏(Hatshepsut)、卡纳克(Karnak)

(03/16/2016 – 03/25/2016)


【第6天(03/21)】
早晨7:30am结束了三天的游轮生活,退房下了船。来到孟农(Memnon)巨像。
(一)孟农巨像(Colossi of Memnon)
孟农巨像是矗立在尼罗河西岸和帝王谷之间平原上的两座岩石巨像,据记载,孟农巨像是由第十八王朝的第九位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Amenhotep III)建造的。(在第2集游记中已经介绍过阿蒙霍特普三世和泰伊(Tiy)皇后)。

坐像身后,原是阿蒙霍特普三世的葬祭殿,但被后来的法老拆除,到了托勒密(Ptolemy)王朝时代,葬祭殿的建筑物完全被毁坏殆尽,只剩下这两尊风化严重的巨像伫立在沙土中,诉说着埃及不老的谚语:“底比斯,你将变成沙尘,只有石头会为你说话。”

#1)纵使这里没有其它神庙的恢宏,纵使它已面目全非,但在滚滚荒漠的寂寥中,它依然守护着身后早已消失的阿蒙霍特普三世的葬祭殿。
6_1_DSC01939



#2)因坐像身后的神殿已全部被毁,人们无法考究神像的真正含意,就以希腊神话中悲情的孟农命名了。孟农是希腊神话里的一个国王,他获得了特洛伊(Troy)战争的胜利,后被王后及其情夫杀害。
6_2_DSC08040



#3)石像高20米,两个雕像的左腿边是法老的母亲,右腿边是泰伊(Tiy)皇后,两个膝盖间本来也有一个雕像,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6_3_DSC08041



#4)由于风化严重,面部已不可辨识。据史料载,罗马统治时期,一场地震让石像出现了裂缝,于是在每天清晨起风的时候,石像就会发出凄惨的哭声,当眼窝中的晨露流下来时,仿佛是泪水流出。因此被称为“哭泣的孟农”。遗憾的是,公元200年,一位好心的罗马皇帝下令修补了已经破败不堪的石像,从此以后,哭泣的孟农神像便再也不哭泣了。
6_4_mengnon



9am来到慕名已久的女法老哈西帕苏(Hatshepsut)祭庙。大洋戏称女法老的名字为:“爱吃不死”,容易记住。
(二)女王哈西帕苏祭庙(Mortuary Temple of Hatshepsut)/ 戴尔巴哈里(Dayr al-Bahri)
先介绍两个重量级人物。
【哈西帕苏(Hatshepsut)】
哈西帕苏(Hatshepsut)是古埃及历史上第一个女法老。公元前1478年-1458年执政,她是埃及的武则天。她是最辉煌的十八王朝图特摩斯一世(Thutmose I)法老的嫡长女。一世死后图特摩斯二世(Thutmose II)登基。因为二世是庶出,按照古埃及的皇家惯例,他必须娶他父亲的长女为妻,于是哈西帕苏嫁给了她同父异母的哥哥而成为了皇后。婚后只生了公主纳菲尔鲁蕾(Neferure)。图特摩斯二世在位仅三、四年就去世了,留下同另一皇后所生的年幼儿子图特摩斯三世(Thutmose III)。

当时图特摩斯三世只是个不到10岁的男孩,哈西帕苏让自己的女儿纳菲尔鲁蕾嫁给三世,这样哈西帕苏则以摄政王的身份辅助有着三重身份(继子、侄子、女婿)的图特摩斯三世。

然而三年后她就废黜了三世,并把他赶到卡尔纳克(Karnak)神庙里当了一名普通祭司,自己则加冕登基。同时为了应天顺人,她宣称自己就是尊贵的阿蒙(Amun)神的女儿和儿子,可以统治一切。这也影响到她至今所保留下来的雕刻都是以男性的形象出现。

哈西帕苏是一个能干的、非常聪明的女法老。她停止了对外战争,积极开展对外贸易,致力于国家建设。她在位的21年中埃及经济繁荣,国富民安。

哈西帕苏去世后,叙利亚及和巴勒斯坦便宣布独立(之后由图特摩斯三世出征且收复)。同时图特摩斯三世开始独立治国,出于对哈西帕苏的怨恨及妒忌,为了消灭哈西帕苏治国的痕迹,他下令将许多刻有她的名字和形象的雕刻毁去。所以我们今天能看见的女法老完整的雕像很少。

女王在她统治的第21年突然从历史上消失,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美丽的背影和永远的未解之谜。过去数千年都传说女王是被谋杀而死的,但后来证实她是病死的。考古学家在帝王谷(Valley of the Kings)的KV60号墓发现了疑似哈西帕苏女法老的木乃伊,经过研究,证实确是女法老本人。现在女法老的木乃伊保存在埃及博物馆二楼的木乃伊馆里供后人参观。


【塞尼姆特(Senenmut)】
塞尼姆特(Senenmut)出生在古埃及一个偏远省城的小康之家,父亲是一位石匠或者一个农夫。塞尼姆特从学校毕业后,加入王家卫队,参与了埃及对努比亚(Nubia)的战争,立下汗马功劳,成为了一名中央书记官。后来凭借他过人的能力,和经历过生死的气质吸引了哈西帕苏女王,将他纳入心腹,让他担任公主纳菲尔鲁蕾(Neferure)的老师,也正因为此,现在发现的大部分关于塞尼姆特的雕像,他手里都抱着一个孩子。

从此,塞尼姆特身上的头衔越来越多,除了没有宰相维吉尔(Vizier)的头衔,最终获得了八十多个头衔,正式步入了埃及的统治核心,他作为埃及皇家总管兼建筑师,亲自设计监制了这座伟大的祭庙,成为他的杰作。哈西帕苏还将法老的石棺赠给他,破例让他在帝王谷附近修建自己的陵墓。

塞尼姆特一辈子未婚,据信他就是哈西帕苏女法老的情人,他也没有孩子,原本应该由他儿子举办的葬礼只能由他的兄弟代劳。他的木乃伊也在埃及博物馆二楼的木乃伊馆里,天长地久地陪伴着他的情人。

1)戴尔巴哈里(Dayr al-Bahri)陵墓群
戴尔巴哈里(Dayr al-Bahri)是位于尼罗河西岸的葬祭庙和陵墓群,属于底比斯墓地(Theban Necropolis)的一部分。墓群背靠底比斯山脉的断崖,断崖后面,就是埋葬其他法老的帝王谷。墓群建在平坦开阔的山谷,面朝太阳升起的东方,前方一览无遗,让法老们朝朝暮暮注视着日出日落,岁岁年年伴随着尼罗河的水涨水落。估计这个地方就是所谓的“龙穴”吧。

#5)网上找的手绘戴尔巴哈里(Dayr al-Bahri)墓群全景图。
6_5_deir-el-bahari-carte


这里曾修建了三个祭庙:
(1)孟图霍特普二世(Mentuhotep II)祭庙 -- 4500多年前修建,古埃及第十一王朝法老(BC 2040年)。他在中王国时期再次统一了埃及,一直是半神半人的领袖。

(2)哈西帕苏(Hatshepsut)祭庙 -- 3500多年前修建,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女法老(BC 1478年-1458年)。

(3)图特摩斯三世(Thutmose III)祭庙 --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法老(BC 1481年-1425年)。他是以尚武著称的法老。后来因山坡塌方,祭庙废弃,图特摩斯三世又另辟栖地建造祭庙。这里变成其它神庙建筑取材之地。

#6)其中,孟图霍特普二世祭庙和图特摩斯三世祭庙都已不复存在,成为一片废墟。现在来这里只能参观哈西帕苏祭庙。
6_6_GD-EG-Deir_el_Bahari-map


塞尼姆特修建哈西帕苏祭庙用了大约15年,祭庙雄踞在大约五十个足球场大的山谷里,期间经历多次大的修改,祭庙建成后不久,在图特摩斯三世(Thutmose III)重新掌权时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幸亏留下了主体建筑。我们现在看到的神庙是经过波兰和英国的考察队重建的结果。

#7)哈西帕苏祭庙是埃及唯一的一座三层神庙,高30米,宽16米,中轴线上有两个大斜坡,第一个大斜坡通往二层,第二个大斜坡通往三层。(网上图片)
6_7_hat



#8)哈西帕苏祭庙也被称为“神圣之圣(Holy of Holies)”,主要供奉阿蒙神(Amun)和荷鲁斯(Horus)的妻子哈托尔(Hathor)女神(第4集中已介绍)。
祭庙布置图。
6_8_hatshepsut-temple-layout



2)第一庭院
#9)第一庭院的塔门外,原有一条约150米长的狮身人面大道,现在塔门只剩下两根半截的柱子,狮身人面大道也变成了停车场。下图是从庙里向外(由西向东)拍照的。
6_9_DSC02021


从停车场下来沿着步道朝神庙一步一步走近时,立刻被神庙的雄伟壮观震慑了。整座建筑造型优美,气势磅礴,彰显出女法老尊贵的身份。平衡的线条,单一的色彩与背后的断崖天然合一。

#10)现代埃及建筑师这样评价哈西帕苏祭庙:
“建筑巨匠塞尼姆特,凭超乎常人的直觉,以戏剧性的手法,用黄土色石材,造成神殿在山谷中无线延伸的视觉效果。他的前卫设计构想无懈可击,颠覆了更早期古代艺术家的神庙思维,使它成为埃及史上最杰出、完美的一部建筑作品。”
6_10_DSC01971


第一个大斜坡宽10米,长50米,以0.618的黄金切割率缓缓上扬,通向第二庭院。坡底是第一层柱廊厅,两侧各由22根方型石柱支撑第二层以上的建筑,柱廊两端,原本矗立着一对花岗岩奥塞利斯(Osiris)冥神像(第4集中介绍了奥西里斯),现只剩北侧的一尊,正在搭架子修复。

#11)第一庭院中唯一残存的一座狮身人面像。头部基本被毁,但色彩仍在。
6_11_DSC08057



3)第二庭院
#12)第二庭院长宽各约100米,庭院北围墙修复了一些廊柱,使用的貌似圆形的柱子,近看其实是十六边形,足见设计者的细腻用心。
6_12_DSC08060


塞尼姆特(Senenmut)作为皇家御用建筑师,修建了大量的陵墓和神庙,他这次一反过去建筑师和画匠不能在工程上留下痕迹的传统,将他的形象刻在了祭庙大门的背面(可惜我们提前不知道,没能察看),可能是希望女法老在复活之后,第一眼就看到自己深爱的人。他的墓室原来与女法老的陵寝几乎是背对背的,再往里深挖一段就可以在地下相通了。

#13)后来他的墓室移到山谷北面的山坡上,成了女法老永远的守护者。
6_13_DSC08123



#14)第二个大斜坡,和第一个大斜坡以同样的角度向第三层上扬。原本两座鹰神荷鲁斯(Horus)石雕分立两侧,现只剩下南边一座,忠实地守卫着坡道。
6_14_DSC08109



#15)第二个大斜坡的坡底下是第二层的柱廊厅,两侧各由12根方型石柱支撑第三层的建筑。
6_15_DSC01975


1997年11月17日上午10时左右,这个大斜坡上曾发生一起惨绝人寰的血案,6个伊斯兰恐怖分子从后面的山坡上冲下来,劫持并枪杀了58名外国游客和4名埃及导游。


【彭特国(Land of Punt)】
彭特之地(Land of Punt)就是今天的索马里(Somalia)海岸附近,从埃及沿红海南下即可到达。彭特之地被称为“神之领地”,也被认为是阿蒙神(Amun)的花园。
哈西帕苏最著名的政绩是派遣远征队去彭特国发展贸易并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史载,她派出的舰队由5艘大船组成,每艘长21米,有几个帆,载210人,包括水手和30名划桨手。他们带回来许多树苗、金子、象牙、动物皮毛以及香水等。


在祭庙的许多地方,特别是两个大斜坡上,哈西帕苏女王曾经种植了许多远征船队从彭特国带回来的没药树(Myrrh),现在树早已枯死,但树根还在。没药树(Myrrh)可有效的治疗头痛、胃痛、风湿痛、血液循环、肝脏等方面的疾病。没药树还有特殊的香味,因此在宗教仪式上常做为焚香的材料。它的引进不仅为埃及医学上开了一扇窗子,同时也增加了宗教上的意义。

#16)这些贸易活动在神庙北边的柱廊壁画中被记载,甚至刻上了当时彭特国王和王后的名字--Parahu和Ati。这幅色彩鲜艳的壁画就是描绘了远征战士们手里拿着没药树(Myrrh)树枝和斧子,意气风发。
6_16_DSC02025


南边柱廊的壁画描述了女法老的诞生,只修复了一部分柱子。我们没时间细看。


#17)斜坡上遇到一群中学生,欢天喜地地从庙里出来,应该是学校组织的教学活动。
6_17_DSC01977



#18)神情专注。
6_18_DSC01981



#19)站在斜坡上往下看,视野开阔,远处是一片绿色田野,与卢克索(Luxor)市中心隔河相望,真是风水宝地啊。
6_19_DSC08070



4)第二层的角殿
#20)第二层长廊的两端由四根石柱各架起一个角殿,北边的角殿是阿努比斯神堂(Anubis Chapel),只修复了四根柱子,注意看也是十六边形看似圆形的廊柱。
6_20_DSC08065



#21)南边的角殿就是哈托尔(Hathor)神堂,第4集中已介绍了哈托尔(Hathor)女神,这个角殿还残存着数根梁柱与半面石墙。墙上的浅浮雕讲述了母牛化身哈托尔女神,正用自己的牛乳喂养年幼的法老图特摩斯三世(Thutmose III)。
6_21_DSC08111



#22)柱廊上的女神哈托尔雕像,非常生动。
6_22_DSC08112



5)第三庭院
#23)第三层的正面长廊两侧各有12根方型廊柱,每根廊柱前都安放了一尊奥西里斯(Osiris)式女法老雕像(第4集中已介绍了奥西里斯冥神柱)。现仅存9尊。这些柱廊比例协调,庄严而不沉闷,外观色调清亮纯净,与作为背景的断崖互相呼应。
6_23_DSC08059



先看看奥西里斯(Osiris)冥神的经典形象:头戴着高高的上埃及王冠,两侧可能饰有羽毛,长着山羊胡子,身上裹着木乃伊尸布,手里有时握着三根权杖。

#24)奥西里斯的三种权杖:根据权杖头部的形状来区别:
(1)头部呈弯钩(Crook)状的权杖,形状像是牧羊者的手杖,意思是“国王是人类的牧者”,象征王权。
(2)头部呈蕙状连枷(Flail)的权杖,形似打麦的农具,能区隔小麦和谷壳,象征财富。
(3)头部呈兽首状的权杖,象征力量。
6_25_quanzhang


同奥西里斯冥神一样,女法老的雕像也用木乃伊裹尸布包围下身和腿部,头上戴着的是上、下埃及的帽子,下面圆筒形的帽子属于下埃及,上面圆锥形的高帽子属于上埃及。下埃及被上埃及占领,圆筒形帽子也只好屈就于高帽之下了。额头前方装饰的秃鹰头和眼镜蛇头被抠掉了,脸上戴着假山羊胡子(山羊胡子被视为地位高的象征),双手抱于胸前。

#25)主要来看看女法老手里握的什么。右手握的是改进的,带有安卡(Ankh)符号(生命之钥,第4集已介绍)的蕙状连枷。左手确是两个权杖叠加在一起的,一个钩状王权权杖,一个兽首状的力量权杖。
6_24_DSC08067
看这阵势,女法老把能用的一切装饰都招呼到身上了:)


#26)这尊雕像非常妩媚,长眉圆眼,鹰鼻小口,小巧的下颌,甜美的微笑,女性的娇美处处可见。
6_26_DSC08066



#27)第三层的殿外柱廊,刚刚修复一新,明显看出外面的一排是方柱,里面的一排也是十六边形看似圆形的廊柱,上面刻有凹槽,形制非常优美。
6_27_DSC08104



#28)穿过两层柱廊进到最核心的第三庭院,空空荡荡,四周残存了些高矮不一的石柱,只能想象当年的辉煌了。
6_28_DSC02000



#29)第三庭院西侧的一排神龛,里面的雕像基本都是残缺不全的。南侧的教堂是一片废墟。
6_29_DSC08082



#30)所有雕像也都是奥西里斯冥神形象,破坏非常严重,图特摩斯三世的复仇行动还是很激烈的。
6_30_DSC08078



#31)只有北侧的太阳神圣殿(Solar Cult Chapel)开放,可以进入。据说太阳神殿是这片遗址上第一个被发现的,随后勘探学者才陆续发掘了整个哈西帕苏祭庙。
6_31_DSC01994



#32)现在只修复了院墙和一些墙壁,神龛墙上的壁画就是阿蒙神(Amun),色彩强烈。神像早已不知去向。
6_32_DSC08086



#33)这个壁画上是太阳神拉(Ra)和阿蒙神(Amun),埃及的法老都自称是“拉之子”,女法老也不例外。
6_33_DSC08089



#34)埃及箜篌和“生命之钥”的交替图案,箜篌是一种拨弦乐器,也称为“哈普”(Harp)。
6_34_DSC02023



#35)第三庭院的正西门就是主殿--阿蒙神殿的入口,殿宇是延伸进大山里。可惜现在不开放,没能进去。
6_35_DSC08081


这是一段英文Wiki的介绍:
“最奇妙的是祭庙的天文设计。神殿轴心线的地平经度为116.5°,正对着冬至那天的日出方向。阳光照过后墙后,移动到右侧,恰好照亮了站在第二殿门前的奥西里斯冥神像。此外,庙中的一个透光盒子将一束阳光从中轴线缓慢地移动至阿蒙像(Amun)上,再投射到跪着的图特摩斯三世(Thutmose III)像上,最后投射到尼罗河神哈比(Hapi)像上。”

我们现在只能凭借超强的想象力来幻想这些神奇的景象。感叹设计者塞尼姆特(Senenmut)的超级智慧和深厚情感。


#36)这块石柱上还残存着清晰的各种生活用品的图案。
6_36_DSC02009



#37)仅存的女法老哈西帕苏的王名圈(第5集已介绍王名圈)。
6_37_DSC02005



#38)走出祭庙,望向山下,据说这是法国人当年建造的住宅。
6_38_DSC08122


离开祭庙,边走边总结,哈西帕苏(Hatshepsut)身为图特摩斯一世(Thutmose I)的女儿、二世的妻子和妹妹、三世的姑姑兼继母和丈母娘,她将公主,王后,王太后,女法老这四个尊贵的身份集于一身,成为古埃及历史上一位传奇人物。她执政21年,最终死于病痛。由她的秘密情人和伟大建筑师留下了这座古代建筑中与自然景观结合最好的杰作。让人们永远地记住了女法老奇特的一生。



按计划,中午11点,终于登上帆船(Felucca)在尼罗河上飘荡。
(三)帆船(Felucca)游尼罗河(Nile River)
尼罗河是埃及的母亲,埃及文化的摇篮,也是世界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如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所言:“埃及是尼罗河的赠礼。” 古埃及文明的产生和发展同尼罗河密不可分。

#39)古埃及时,尼罗河几乎每年都泛滥,淹没农田,但同时也使被淹没的土地成为肥沃的耕地。尼罗河也提供了交通的便利,使人们方便地来往于河畔的各个城市之间,埃及的水源几乎全部来自于尼罗河。
6_39_DSC02037



#40)尼罗河全长6670公里,是非洲第一长河,也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尼罗河发源于埃塞俄比亚(Ethiopia)高原,从苏丹的喀土穆(Khartoum)向北奔流,注入地中海,途中在六个地方受阻,形成著名的尼罗河六大瀑布。
6_40_DSC02040



#41)我们乘坐小帆船(Felucca),荡漾在碧蓝清澈的河面上,载歌载舞,度过了快乐的时光。
6_41_IMG_3836



#42)岸边缝补船帆的男人们,心灵不灵不知道,但手一定很巧啊:)
6_42_DSC02106



中午12点,顶着烈日,饥肠辘辘地来到卡纳克(Karnak)神庙。
(四)卡纳克(Karnak)神庙
卡纳克(Karnak)神庙是古埃及遗留的最壮观的神庙,是古都底比斯(Thebes)最为古老的神庙,因其规模浩大而闻名世界。古埃及人把“卡纳克”当成太极初始的圣地,阿蒙(Amun)神在这里创造自己后,又在这里孕育了宇宙万物,再把宇宙交给他的儿子--法老,就如救世主来到这个世界,治理人类万物。

神庙始建于中王国时期第十二王朝(BC 1991年 - 1783年),但真正把神庙扩建成今天的规模,乃是新王国时期的第十八至第二十王朝(BC 1570年 - 1090年)的几位法老。之后直到罗马统治初期仍有小规模的扩建。整个过程长达1500年之久。

#43)卡尔纳克神庙群在尼罗河东岸的卢克索城北4公里处,由砖墙隔成三部分:
(1)占地约有30公顷的献给太阳神阿蒙(Amun)的主体神庙。这部分保存最为完好,也是现在开放参观的部分。

(2)东北侧占地2.5公顷的献给门图神(Montu)的小神庙。门图神(Montu)是上埃及时期,在艾尔曼特(Armant)地区和底比斯(Thebes)地区所尊崇的战神。常以头戴饰有长翎和圣蛇乌拉埃乌斯(Uraeus)的太阳圆盘的猎鹰首男人身形象出现。
神庙现在一片废墟,大部分石块被几个法老搬去盖自己的神庙了,所谓“拆了东墙,补西墙”:)

(3)南侧献给阿蒙神的妻子穆特(Mut)女神的神庙,尚未发掘。
6_43_Plan_3D_Karnak

由于中王国和新王国各朝都是从底比斯起家而统治全国的,底比斯的地方神阿蒙神被当做王权的保护神,成为埃及众神中最重要的一位。现在参观的卡纳克神庙就指太阳神阿蒙(Amun)神庙。

#44)神庙有两条轴线,主轴线是东西方向,由西向东有六个塔门(第#1-#6)。另一条轴线是从神庙中心向南分支的建筑,从北到南有四个塔门(第#7-#10)。各塔门之间有相应的柱厅或庭院。古埃及的一般神庙都只有一个塔门,而卡纳克神庙确有10个塔门,这是由于每一位法老都致力于为卡纳克神庙添砖加瓦,一个接一个的增改删修的结果。
6_44_karmap


远远地就看见一座小方尖柱立在第一塔门门外,另一座已经遗失。
1)第一塔门(Pylon 1)
#45)这个塔门是由古埃及第三十王朝(380-362 BC)的首任法老内克塔内布一世(Nectanebo I)建造,是个未完成的工程,塔门两侧的墙高度不一,南边的高31.65米,北边的只有21.7米。
6_45_DSC08158



#46)左右各有一排狮身公羊头石像,它们当初是法老王献祭给阿蒙神的,在献祭完成后,阿蒙神便赐予法老十年平安和丰收。
6_46_DSC08162



#47)大部分的公羊石像已经破损,但依然忠实地保护着这座庄严的神庙。
6_47_DSC08161



#48)山羊象征着阿蒙神,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的小雕像以奥西里斯(Osiris)的形式站在山羊的前爪之间。
6_48_DSC08164


穿过第一塔门来到第一个大中庭院。
2)大中庭(Great Court)
#49)这个庭院是最热闹的,东西很丰富。
6_49_DSC08165


先回头看第一塔门的背面。正因为第一塔门没有完成,让我们弄清楚古埃及人是如何建造塔门的。他们是用沙土泥砖不断地垒起“脚手架”,然后站在“脚手架”上搭建塔门,等塔门建好后,再拆除这些“脚手架”,和我们现在盖楼时的“脚手架”的作用差不多。
#50)这个塔门据说是埃及被亚力山大大帝征服后,工人们怕收不到工钱,一哄而散,来不及拆除“脚手架”留下的遗迹。
6_50_DSC02123


庭院的右侧(南侧)开了一道窄门,是拉美西斯三世(Ramesses III)的圣舟祭殿,我们没时间进去看。话说原始的卡纳克神庙是封闭的长方形,法老们都想靠近神圣的阿蒙神,就各自发挥,有的毁掉前朝的建筑,有的涂抹前朝的建筑,有的则开边墙修建自己“违章建筑”。这个拉美西斯三世就是一个违章例子。

庭院的左侧(北侧)是古埃及第十九王朝法老(BC 1200-1194)塞提二世(Seti II)的神殿,他是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的孙子,我们也没进去看这个神殿。


#51)庭院的南北围墙下各有一排废置的狮身公羊头石像。
6_51_DSC08174



#52)最抢眼的就是庭院中央的第二十五王朝(BC 690-664)第四代法老塔哈尔卡(Taharqo)建造的太阳神祭殿,他也是位于现苏丹北部的库什(Kush)国王。祭殿前遍地残垣,原本十根的廊柱,只有一根屹立不倒,柱高约21米,顶端是盛开的纸莎草。
6_52_DSC08175



#53)圆石柱后面是两尊8米高的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的奥西里斯(Osiris)雕像,头戴上下埃及的双冠,手握权杖和连枷,双臂交叉胸前,腿下是真人大小的公主班塔娜(Bent'anta)石像。
6_53_DSC02128



班塔娜有着匀称的身材,头戴双羽皇后贵冠,手持花束握在胸前。她的母亲是拉美西斯二世两位最爱的王后之一:伊西斯奈芙特(Isisnofret),另一位就是大皇后妮菲尔塔莉(Nefertari)(第4集中已介绍)。

#54)伊西斯奈芙特是一位十分低调的王后,与拉美西斯二世一共生下了数个孩子,每一个都被委任于重要职位。她仅仅陪伴了拉美西斯二世10年就离开人世,拉美西斯二世将尚处幼年的女儿班塔娜纳为王妃,一直留在身边,此后却没有再立任何一位正室为王后。
6_54_DSC02129



#55)在拉美西斯二世的这个院子里,还有一坐以著名的少年法老图坦卡蒙(Tutankhamun)为原型的狮身人面像。石像的面部也是满目疮痍,第2集有介绍图坦卡蒙。
6_55_DSC08171


拉美西斯二世雕像后面就是残破的第二塔门。第二塔门是由十八王朝末代法老哈伦海布(Horemheb)始建,他用成千吨从废弃的其它方尖碑搬来的的石块填充,没有完成建造。然后由拉美西斯二世进一步完善。


3)柱廊大厅(Hypostyle Hall)
#56)穿过第二塔门就进入最精彩的柱廊大厅,面积达103米×51.8米。这座大厅由第十九王朝拉美西斯一世、塞提一世和拉美西斯二世三代法老鼎力修造,后来又由拉美西斯三世、拉美西斯四世和拉美西斯六世完善了柱上、墙上的壁画。
6_56_DSC08214



#57)一进柱廊大厅,大洋就快步引领我们过来看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中推大石块企图谋害女富翁的地方(北面的廊柱厅)。我们抬头看着,叫着,在兴奋与激动中又有点恐惧。
6_57_DSC02132



#58)最令人震撼的是中轴道两旁的12根廊柱,这12根是古代建筑中最高大的石柱,直冲云霄,高达30米,柱顶呈莲花状,下部直径达5米,要数人才能合抱。太雄伟了。
6_58_DSC08183



#59)往里走是一片茂密的石柱林,134根圆形巨柱直指苍天,每根高21米,直径3.57米,密集而有秩序的排列成16排,柱顶呈纸花草状。上面承托着长9.21米,重达65吨的大梁。
6_59_DSC08197



柱廊大厅的北侧是由塞提一世始建,外墙描绘了塞提一世的战斗场景。塞提一世(Seti I/Sathos I)是古埃及第十九王朝法老(1306 - 1290 BC),他是拉美西斯一世的儿子,拉美西斯二世的父亲。自身也是一位伟大的领导者,即位后重振埃及军队,收复丧失的领土。

#60)柱廊大厅的南侧是由拉美西斯二世时修建,南壁刻有拉美西斯二世与赫梯人签署的赫梯条约(Hittite Treaty)。
6_60_DSC08201



#61)在墙壁、门框和廊柱上都刻有丰富的浮雕和彩画,既表现宗教内容,又歌颂国王业绩,并附有铭文。这些都是研究中王国和新王国历史、文化的重要考古遗迹。可惜我们没有时间细看。
6_61_DSC02178



#62)我们不停地在森林一般的石柱间来回穿梭着,石柱时不时地遮挡我们的视线,像走迷宫一样。
6_62_DSC08274



4)卡纳克神庙的方尖碑(Obelisk)
起初卡纳克神庙至少竖有17座大型方尖碑(小的不计),其中包括:图特摩斯一世(Tuthmous I)两座,图特摩斯二世(Tuthmous II)两座,女法老哈西帕苏(Hatshepsut)四座,图特摩斯三世(Tuthmous III)五座,阿蒙霍特普三世(Amenhotep III)两座,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两座。

上面这些方尖碑各自命运多舛,有的被易货交换、有的被赠送、有的被掠夺,大部分漂洋过海,流落他乡。留在神庙里的,有的倒塌、有的身手异处。仍然站立的仅剩两座。哪两座呢?

#63)穿过柱廊大厅,是阿蒙霍特普三世(Amenhotep III)建造的第三塔门。几乎是一片巨石废墟,已经看不出塔门的样子,几尊半截的奥西里斯(Osiris)冥神形象的法老石雕立在那里,不知何时能够复活。
6_63_DSC08264



#64)轴道两侧散落的巨石,有的体积相当于一辆卡车那么大,乱石堆的夹缝中挺立着孤独的一棵椰枣树,路右侧豁然出现图特摩斯一世(Tuthmous I)的方尖碑,他是第一位在卡纳克神庙竖立方尖碑的法老,原本是两座,现只剩下一座,用红色花岗岩制成,顶部镀了黄金,高23米,重143吨。图特摩斯一世是女法老哈西帕苏的父亲。
6_64_DSC08218



#65)继续向东走,后面的第四和第五塔门均是图特摩斯一世(Tuthmous I)建造,在两个塔门之间直指蓝天的是女法老哈西帕苏(Hatshepsut)竖立的方尖碑,原有四座,现只剩下这一座站立的,高达 29.2 米,重323吨,是埃及最高的一座方尖碑。
6_65_DSC08234


极其有意思的是,当年,图特摩斯三世(Tuthmous III)没有全部摧毁女法老的祭庙,也没有推倒女法老在这里的两座方尖碑,而是砌起高墙把它们遮挡起来,只在最顶端露出了4米高的一段,上面刻的是歌颂阿蒙神的文字。结果是,高墙反而更好地保护了女王的方尖碑,现在这座女王的方尖碑没有风化,没有破坏,几乎完好无损,在顶端处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当时高墙遮挡的印记。

#66)其中一座方尖碑已经断裂,倒在角落里,无言地向人们诉说着那段充满爱恨情仇的历史。其余的两座不知下落。
6_66_DSC08228


女法老花了7个月的时间从阿斯旺采下石料制成当时全埃及最大最高的两座方尖碑,沿尼罗河长途运输150公里,立在这座全埃及最大最神圣的神庙里,献给太阳神阿蒙,并在碑上刻下铭文称自己为阿蒙神的女儿和儿子,以此证明自己承继大统的合法性。可以说,女法老哈西帕苏的方尖碑是卡纳克神庙的一个永恒的传奇。


大洋特意领我们走到这个角度,可以同时看见父女俩的两座方尖碑,右侧(南侧)是父亲的,左侧(北侧)是女儿的。由于角度距离的问题,其实左侧的比右侧的高(29.2-23=6.2米)。
#67)蓝色的天空如同在空中开了一扇小窗,透过小窗,正好凝视这父女俩的方尖碑。一代女法老似乎早已预料会有今天的情景,特意在方尖碑上刻下她的铭言:“未来,看到我立下这方尖碑,而要谈论我的人们,要小心!别说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也别说这是夸大与虚言!而应当说,这正是她树立的典范,她的父亲也为她骄傲!”
6_67_DSC02142


至于其它方尖碑的去向,大多下落不明,比较知名的三座有:
亚历山大大帝将卡纳克神庙里两座图特摩斯三世的方尖碑运到亚历山大海边,送给埃及艳后克莉奥帕特拉(Cleopatra),就是著名的“克莉奥帕特拉之针(Cleopatra's Needle)”。而后,其中一座送给英国伦敦。另一座送给美国纽约。卢克索神庙里的拉美西斯二世方尖碑送给了法国。

如今,三座方尖碑,一座面对伦敦泰晤士河,一座面对纽约哈德逊河,一座静静地注视着巴黎塞纳河。


5)阿蒙神殿
#68)蓝天衬托下的方尖碑,吸引我们向庭院深处走去。第六塔门外是中央庭院(Central Court),里面的神堂现在都是残垣破瓦。
6_68_DSC02164



#69)踩着乱石岗,来到卡纳克神庙的心脏--阿蒙神殿,这里是每日举行祭奠太阳神仪式的圣坛,古时候只有祭司和法老才能进入的地方。遗憾的是如今那些神像只剩下半身了,上半身不是在大英博物馆、卢浮宫,就是在开罗博物馆。我们只能感受一下往日辉煌的气息吧。
6_69_DSC02167


走到尽头就是图特摩斯三世的节庆厅。
6)图特摩斯三世的节庆厅(Festival Hall of Tuthmosis III)
#70)穿过布满鹅卵石的庭院,来到节庆厅(Festival Hall),这里是进行五十年节庆仪式的地方。它是个长方形大殿,用32根方形石柱支撑外圈,20根圆形石柱支撑内圈,这种天圆地方的设计似乎透着东西方古文明共通的想像力。大殿里面有象征图特摩斯三世打仗中使用的军用帐篷。
6_70_DSC08240


到此,东西轴线的建筑就浏览完了,掉头走回第三塔门。南侧有个小出口,拐进去就是加建的第七、第八、第九、第十塔门。


7)南侧的加建塔门
#71)进到第一个庭院里,回头正好看见图特摩斯一世的方尖碑,绝美的画面。
6_71_DSC08222


这个庭院也叫隐藏庭院(Cachette Court),因为二十世纪初,埋藏在地下的2万多件雕像和石碑在这里被发现,可以说是埃及历史上最大的发现。
#72)这里又可以看到女法老和她父亲的方尖碑,女法老的方尖碑明显比老爸的高出不少。
6_72_DSC08224



#73)第七塔门上的浮雕是图特摩斯三世戴着红冠击打他的敌人。旁边刻着第一次战役中攻占的城市名字。
6_73_7pylon



#74)向南方远眺,第八、第九、第十塔门正在修复中。
6_74_DSC02150



#75)第九和第十塔门是由十八王朝末代法老哈伦海布(Horemheb)用阿肯那顿(Akhenaten)神庙的石头挪来建造的。
6_75_DSC08239

每个宗教季节的仪式都是从卡纳克神庙开始,到第十塔门出来,有一条长长的石板大道,两侧密排着狮身公羊头像,路面夹杂着一些包着金箔或银箔的石板,闪闪发光,一直通向卢克索神庙。


#76)往北回望,远远的看见废墟中依然屹立着女法老的方尖碑。
6_76_DSC02171



8)圣湖(Scared Lake)
#77)第七塔门的东边是由图特摩斯三世挖凿的一个120米x77米的圣湖,这个湖是神庙中最大的湖,水位不会降低也不会升高,旱季雨季皆是如此,非常神奇。旁边是祭司的房间和储藏室。大祭司祈祷前要到圣湖里净身。而每当有重大节日和庆典时,诸神的替身也会从湖面上经过。比如圣鹅,就是阿蒙神的又一象征。
6_77_DSC08233



#78)圣湖旁边是卡纳克神庙人气最高的“幸运的圣甲虫”石雕。甲虫在古埃及代表幸福。传说绕甲虫七圈就会让人的愿望成真,而不同的圈数都有着不同的吉祥含意。
我们在大洋的指挥下,幸福地转了七圈。
6_78_DSC08230


神庙的西南角还有座供奉阿蒙神的儿子月亮神孔苏(Khonsou)的祭殿,这次没有时间细看了。


#79)走回到第一塔门,正好看见亲密交谈的埃及美女。
6_79_DSC02175



#80)回头和我们对拍的小美女们。再见,伟大的卡纳克神庙!
6_80_DSC02143



#81)下午3pm,我们登上大巴,要行驶4小时开往红海的酒店。公路上的交通警穿着防弹衣在检查车辆。
6_81_IMG_0316



#82)途经的小炮楼,尖尖的枪管都伸了出来。
6_82_cd



#83)一路上,由旅游警察端着微冲前后护送,每隔100公里换岗一次,大洋说警察是分片包干的,那段出问题就处罚那段的警察。看来旅游业是埃及现在主要的经济命脉,不得不努力维护。我们也是无知者无畏,稀里糊涂地坐在大巴上,丝毫没有感到害怕。
6_83_vp



#84)晚上7点安全到达红海AMC皇家五星酒店(AMC Royal Hotel)。富丽堂皇的大厅让我们眼前一亮。
6_84_IMG_0561



#85)各项服务都很到位。看来能在这里舒服地住两个晚上。
6_85_IMG_0562


【埃及纪实】10天跟团游(2016)—(6)(完)
(未完待续)

 

 

 

 

 

 

 

 

 

 

 

 

 

 

所有跟帖: 

很佩服! -脱袜子- 给 脱袜子 发送悄悄话 脱袜子 的博客首页 脱袜子 的个人群组 (103 bytes) () 06/18/2016 postreply 17:31:36

高风险高回报嘛:) -深溪乐园- 给 深溪乐园 发送悄悄话 深溪乐园 的博客首页 深溪乐园 的个人群组 (155 bytes) () 06/18/2016 postreply 19:20:49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