綿羊如何戰勝獅子,星岛日报头版头条连续两天报道周永平战胜美国地方政府诬陷案

来源: 2015-03-18 08:03:2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2798 bytes)

http://www.iowachinese.org/civil/civil.html

周永平遭印第安那波利斯市法院法警不當暴力侵害暨誣陷案,周永平時光倒帶細訴綿羊如何戰勝獅子, 星岛日报2014年12月20日头版头条报道

星岛日报记者陳慈暉帕沙迪納報道

美國雖以人權、民主立國,一般人遭代表公權力的警察、司法人員侵害人權或民權,要透過一場訴訟找回公平及正義,卻也是難上加難的艱苦戰。但2005年發生於印第安那州(Indianapolis)印第安那波利斯市(Indianapolis)的一宗法警施以不當暴力毆打且誣陷華裔周永平(Yong Ping Zhou)的案件,卻寫下美國司法「綿羊戰勝獅子」的一頁紀錄。

兩年前已移居洛杉磯的周永平表示,時光倒帶至2005年5月18日,是他生命突然遭逢黑暗打擊的一天。當天他在印第安那波利斯市市政府大樓的法庭,被法警無故毆打成重傷,從那時開始,他憑著薄弱的一己力量,以及兩位法學院教授的義氣相助,展開漫長且艱辛曲折如好萊塢電影情節的訴訟生活,才終能在維權的法律聖戰贏得勝果。

畢業於中國北京清華大學機械系的周永平,1997年隨同美籍前妻移居美國印第安那州,之後到普渡大學讀研究所。

2005年5月18日,周永平與前妻有一訴訟案,在印第安那波利斯市市政府大樓的法庭審理。當天聽證會結束後,周永平正與他的律師交換案件文件時,突然有位法警從法庭前面走過來,要求他立即離開法庭。周永平一頭霧水,就問法警貝朗格(Patrick Belanger)發生了什麽事情?法警並沒有回答,而提高嗓音對他說,「你必須在5秒鐘內離開法庭,我現在開始倒數計時」,周永平立即拿起放在座椅上的文件資料與夾克外套,快步走出法庭。

剛走到法庭外,跟出去的法警貝朗格突然用力抓住周永平的脖子,他還來不及反應,身體已被扭曲180 度頂在牆上,前額被撞後一陣眩暈,雙手己被手銬銬起,文件及衣服撒落一地。

隨後,法警將周永平推回法庭內。這時周永平詢問法官,「到底發生什麽事情」,法官卻沒有理會。緊接著法警貝朗格又將他推到法庭外, 並重重推倒在地,一邊抓起他頭往地上撞、一邊謾罵,導致他的臉部嚴重受傷。

周永平爾後還被送到一個臨時覊押所。當時他仍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麽法,法警為何無故毆打他。事後周永平才得知,當時是在庭的公設女律師要求法警貝朗格,讓他離開法庭,但他當下立即按法警要求離開法庭,並無任何過失。

更離譜的是,當晚周永平竟被起訴,遭控告暴力襲警、打傷警察等兩項重罪,以及非法穿越法庭、在法庭內喧嘩、在法庭內有不當行為等三項輕罪。如果被判罪名成立,刑期將可達9年。

對周永平來說,實在是惡人先告狀的誣陷,倒打一耙,欺人太甚,他當然要應訴。只不過要在陪審團面前,力戰代表公權力的法警,推翻被誣陷的暴力襲警等多項重罪指控,對一個非法律專業出身的華裔新移民來說,談何容易!

法庭陪審團及法官要釐清周永平案,須有三項關鍵物證,一是案發現場的安保錄影帶,二是法警貝朗格受傷的法醫鑒定報告,三是周永平本人的醫療報告。

在第一次庭審時,周永平就要求法官命令對方提供這些物證,以及貝朗格醫師的姓名與聯繫方式,並要求法庭提供傳票,傳喚相關的證據,以及控制這些證據的政府官員。法官也命令檢察官去調出案發現場的安保錄影帶,下次呈庭。

三個物證的取得本來非常簡單。首先,案發地點的市政府大樓裏,都有安保錄影監控系統,系統的攝像頭肉眼可見。只要有監控錄影,是法警毆打周永平,還是周永平暴力襲警,自然一目了然。

案件剛剛發生不久,周永平馬上打印第安那波利斯市市長熱線,要求案發現場的安保錄影帶,市長秘書請周永平發書面傳真以便備檔,並提醒周永平也要給警察局長發個傳真。周永平與市長秘書和警察局長都電話確認,兩方面都收到傳真。

其次,法警貝朗格的醫療鑒定報告。法警貝朗格在案發當天作證詞聲稱,當時是一個在庭的公設女律師說周永平擾亂法庭,要求讓其離開。貝朗格稱他用手銬銬住周永平後,周永平掙斷了手銬,撲到他身上,十個手指的指甲深深抓進了他的肉裏,造成其右臂挫傷。

但貝朗格提供的三張照片上,沒有一處指甲抓傷的傷痕,顯示的是面積超過3x10厘米三處大面積淤血傷痕,與其證詞極不相符。周永平因此請求法庭,要求貝朗格與檢察官提供相應的醫療鑑定報告,並且傳喚當時診治貝朗格的醫師出庭作證。

第三,周永平遭毆打受傷後半個小時左右,當地政府醫療隊兩個醫護人員前來給予治療,周永平在醫療報告的簽字欄,寫下事發經過的記錄。第二天,地方政府的法醫也給周永平驗傷並紀錄在案,他同樣在醫療報告欄目中寫下受傷的情況。周永平向法庭要求當地政府的法醫交出他的醫療驗診報告,以證明他是被法警毆打,而不是法警說的僅是簡單的推倒在地。

但沒想到,再次開庭審理時,檢察官聲稱他們不想使用案發現場的監視錄影作為呈堂證據,只想採用貝朗格的證詞。這樣的說辭竟然被法官接受。

此外,檢察官與貝朗格還以各種理由,拒絕傳喚貝朗格的醫師到法庭作證,並拒絕提供醫療報告文本,法官亦拒絕傳喚當地政府的醫療隊醫師出庭作證,周永平當時的醫療報告也未獲呈堂。而法庭指派給周永平的公設辯護律師,對此竟然沒有提出任何異議.。

開庭審理的種種狀況,都顯示周永平處於極端不利情況,所幸周永平經由朋友引介,向印第安那大學法學院教授卡爾森(Henrry Karlson)及舒姆(Joe Schumm)求助。兩位法律教授聽完周永平的案情陳訴,均認為是一樁誣陷案,並願意義務提供訴訟指導。

周永平表示,兩位法律教授指點他,要以法警、市府官員的證詞,來反質詢。同時,主動放棄憲法保障被告可不用作證的權利,主動要求上庭作證。

歷經3年的誣陷案訴訟,在2007年4月18日終審的庭審中,檢察官找來 6個證人,皆為政府官員,他們宣誓之後竟然作偽證,試圖欺騙陪審員。

但6個政府官員的證詞漏洞百出,前後不一致,彼此的證詞相互矛盾。特別周永平以法警貝朗格的原始證詞「他(指周永平)掙斷手銬,襲擊我……」,來質詢貝朗格時,周永平表示一般人的力氣根本無法掙斷手銬,他如何能掙斷手銬來攻擊警察,讓貝朗格當場推翻自己的原始證詞。

周永平指出,在美國法律上,自我推翻自己的證詞,是典型的偽證重罪,以及阻礙司法公正的重罪。最終,全部陪審員認定法警及那些官員作偽證,只相信他的作證,把勝訴裁判給他,讓做偽證的法警及一干官員、檢察官,甚至是法官,均吃了一記法律悶棍。

2007年4月18日的終審,陪審團判決周永平勝訴,兩項重罪起訴罪名不成立,但是三項輕罪流審。

周永平強調,經司法審理,他的重罪控訴不成立,雖還他個人清白,但這個由法警知法犯法,且結合地方官員捏造證詞的誣陷案,在法律上,已構成嚴重的人權侵害,並構成作偽證誣陷的腐敗案。同時,他認為司法並未懲處法警及官員做偽證、阻礙司法公正的重大犯罪,讓他覺得真相並未水落石出。

周永平指出,2007年6月他的三項流審輕罪控訴重新開庭審理,他要求法官提供2007年4月18日庭審的審案記錄本(Transcript),卻遭法官拒絕。法官還曾欺騙他要他付費,才能將審理的錄音轉為審案記錄本,後被法學院教授揭穿後,那個法官不得不簽署法令,要求檢察官付費去做,檢察官拖延長達半年多也不辦,因為審案記錄本會直接曝光那些官員們的偽證。

2007年9月,再次審理。檢察官向周永平提供兩頁協議,要他不再起訴他們的誣陷罪,但他拒絕簽字。2008年1月,繼續審前聽證(Pretrial Conference Hearing),檢察官又拿出那個兩頁協議,要求周永平馬上簽字,不要再拖延,再度遭他嚴詞拒絕。檢察官氣急敗壞,要求法官設立終審日期,未被法官批準,法官只裁決2008年4月24日為下一次聽證。周永平則再次提出審案記錄本問題, 法官再次命令檢察官去做出來。可是直到整個案件撤訴,檢察官也沒有把審案記錄本做出來。

儘管終審在即,但周永平對法庭審理的公平有存疑。2008 年4月 21日,周永平便到聯邦調查局(FBI)遞案,控告當地政府及法警對他人身傷害,控告當地政府和法警的偽證罪、誣陷罪、隱藏證據罪,以及阻礙司法公正罪。

周永平回億,當時他到FBI 印州分局去遞案,帶了一個見證人。FBI印州分局局長威爾許(Michael Welch)派了他的助手Robert接見、處理。身為FBI探員的Robert花了三個多小時聽完他對案件的陳述,也做了長篇筆錄,逐一看了他帶去的大量證據。最後,當著見證人,探員Robert對他說,「你的案件屬腐敗犯罪案,我須向板闆(指分局局長威爾許)匯報,由老闆決定由哪個偵探組進行調查,你回去等待回音」,但從此他從未獲得任何回音。

倒是三天後( 2008年4月24日), 周永平如期出席已設定的流審案件的終審會,他還未進入法庭,就被法庭書記官攔下,書記官告訴他整個案件已完全被撤訴了,並且給了他經過公證的法官批準撤訴法令。

爾後,周永平繼續追蹤2008 年4月 21日向FBI 分局遞案的進展。周永平說,FBI分局長威爾許卻拒絕給他任何答覆,威爾許意圖包庇及掩蓋這樁人權侵害,以及官員用偽證誣陷的腐敗案件。

周永平指出,他仍不放棄,於2011年6月透過中國駐芝加哥領事館領事宋建明,透過國際法為他的人權案件多次交涉,結果FBI 印州分局長威爾許均置之不理、拒絕回應。

最後,2012年11月底,周永平透過愛荷華華人協會主席燕曉哲、洛杉磯詩社編輯邱明的引介,向國會眾議員趙美心陳情,請她為其人權案件質詢FBI,結果FBI即馬上回覆趙美心。

FBI 向趙美心承認,確實到周永平向該局的遞案檢舉,並請趙美心辦公室張姓主任通知周永平,根據自由信息法案(FIOA),可去FBI的FIOA辦公室查閱他的案件卷宗。

但周永平指出,他去查詢,卻無法調閱卷宗,也得不到任何進一步回覆。才決定於2014年12月19日再度赴趙美心辦公室求助,希望透過趙美心的安排,爭取至國會司法委員會舉行聽證會,進一步尋求機會,揭露他個人的人權遭侵害案全部真相,讓當年違法亂紀的法警、檢察官及官員得到應有的司法審判,以伸張人權及社會公平正義。

2014年12月19日眾議員趙美心及辦公室主任均不在辦公室,由辦公室專員接受周永平的陳情,以及所提供的張素久、燕曉哲、程汝釗、亞特蘭大美華協會前會長尹會長等多位僑界重量級人士的關切信、相關文件。同時,該專員表示文件將轉交承辦人,並會儘速與周永平聯繫。

周永平(右) 2014年12月19日由友人農傑雄(左)陪同,赴趙美心辦公室陳請,希望經由安排至國會司法委員會舉行聽證,揭露2005年馬里昂縣高等法院遭法警知法犯法,以不當暴力侵害他的全部真相。 記者陳慈暉攝

所有跟帖: 

他错在没有钱请律师。在美国打官司,什么样的律师至关重要。 -方脑壳瓜娃子- 给 方脑壳瓜娃子 发送悄悄话 方脑壳瓜娃子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18/2015 postreply 08:59:11

胜了吗? -相对强度- 给 相对强度 发送悄悄话 相对强度 的博客首页 相对强度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18/2015 postreply 12:28:22

杨佳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么?九年了,那个犯事警官依然逍遥法外 -FHZM- 给 FHZM 发送悄悄话 FHZM 的博客首页 FHZM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3/18/2015 postreply 14:58:42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