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肋远不只芯片!C919客机暴露中国多项科技短板,该项目已进退两难

来源: 2020-09-14 21:10:38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511 bytes)



就在华为面临麒麟芯片断供弹尽粮绝之际,中国“大飞机”C919所依赖的一连串美国尖端技术显示出,中国的科技实力软肋多多,还有多处技术“命门”掐在美国手中。

国产大飞机交付日期一再延后

中国政府最近关于科技产业的一系列动作和表态,似乎反映了中国愈加担忧半导体芯片领域和商用飞机制造业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

官方媒体报道说,8月31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在上任一个月后就到中国商用飞机公司(中国商飞)总装制造中心浦东基地调研。他强调,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把中国的“大飞机”事业“搞上去”。

肖亚庆具体指出,大飞机、航空发动机和集成电路产业对中国的战略全局具有“重大意义”。

此前,习近平7月在一场企业家座谈会上提出,要“集中力量办好自己的事”,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这一发展格局提议被分析人士解读为中共中央高层的政策正在向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倾斜,摆脱在关键科技领域被美国等西方国家“卡脖子”的窘境,甚至不惜重提在经济和科技领域的自力更生。

中国商用客机发展步入“大飞机”时代,但进展并不顺利。继支线飞机 “翔凤”(ARJ21)在2016年投入运营后,中国商飞主攻研制的“大飞机”C919遇到不少难题。这款以空中客车A320neo和波音323MAX作为竞争对象 的中短程窄体单通道客机自从2017年5月试飞后,交付日期从原定的2015年年底一拖再拖。

截至目前,中国商飞共生产了6架C919试飞飞机。中国东方航空已确定成为C919的首家用户,官方宣布的交付日期定在2021年。

设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航空业分析机构Endau Analytics创办人舒库尔·尤索夫(Shukor Yusof)说,中国商飞C919明年交付的目标极具挑战性。

“我从我在中国的联系人那里了解到,飞机实际上已经差不多完工了。但与此同时,它还存在一些初期问题。”尤索夫对美国之音说:“至于C919(的交付),我认为现实地说,可能是2022年——如果他们能把交付日期提前到2021年底之前,那算是非常幸运的。别忘了,他们非常依赖西方的供应链,来自欧洲和美国的很多第三方供应商。而且随着新冠疫情持续时间越来越长,我认为延迟是不可避免的。”

中国商飞一份日期标注为2020年7月的内部文件显示,公司目标在2019年之后的“成熟期”每年生产150架C919客机,但没有给出这一目标的具体日程。文件说,C919目前已经收到了28家客户815架订单。

航空与防务咨询公司蒂尔集团(Teal Group)公布的资料显示,C919的开发成本估计达到了600亿人民币,但售价目前还不得而知。中国商飞的文件则显示,C919的直接运营成本比同类机型降低了10%。

C919的“国产”只是名号?

中国商飞称,其研制的支线客机ARJ21与中型客机C919都是自行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但是,中国商用客机的“国产”意义广受质疑。

有关C919的国产率众说纷纭。中国官方媒体宣称,C919实现了近60%的国产化 ,并将力争最终实现100%的国产化。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参与C919制造的外国供应商扮演了极为关键、甚至是决定性的角色。

C919飞机在各项重要技术上对国外的依赖程度极高,飞机的动力系统、航电飞控系统、燃油系统、电源系统、起落架等关键领域,都直接采用国外成熟的产品和技术、或是由中外合资企业制造;中国国内航空工业部门参与设计制造的主要是机身、机翼、尾翼、内饰等部分。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商务和经济高级顾问兼理事会主席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斩钉截铁地否定了中国大飞机全面国产化的前景。他说,C919的“中国身份”只是个名号。

甘思德说:“说到C919,它只是名义上的中国飞机。所有能让这款飞机飞起来的东西都是西方的。它的供应链也不能称作全球供应链,它实际上是一个西方的供应链,并且主要是美国的供应链。”

甘思德说,C919和已经在运行的支线飞机ARJ21一样,都是基于外国产品原型而设计:“ARJ21的框架基本上就是麦道MD-80飞机,所有让ARJ21飞起来的东西都是进口的。”

蒂尔集团副总裁、航空分析师理查德·阿布拉菲亚(Richard Aboulafia)的评价更为尖锐,他说,没有美国技术,中国的大飞机工程将整个“脱轨”。

阿布拉菲亚对美国之音说:“没有西方的发动机和航空电子系统,中国根本无法做成。真正的挑战不是造飞机,真正的挑战是发动机和航空电子设备,这是飞机的肌肉和大脑。建造一个机尾画着国旗的铝管并没有什么意义。”

美国企业捏着C919哪些命门?

美国通过“实体清单”对华为及其关系企业获取芯片和其他技术的途径进行封堵,台积电将从9月15日之后停止为华为生产高端的麒麟芯片。专家认为,比起华为和中兴公司在芯片领域受制于美国的局面,中国航空制造业面临的挑战有过之而无不及。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甘思德说:“人们在谈论中国公司面临的挑战时,会说到华为等公司因为依赖重要的半导体而面临的挑战。而在航空领域,中国在飞机部件和组装上(对西方)的依赖(比华为对西方的依赖)更强。”

C919使用的LEAP-1C发动机由美国通用电气和法国赛峰公司合资的CFM国际公司研发生产。 CFM在2015年7月向中国商飞交付了第一台LEAP-1C发动机。

美国时刻掌控C919的动力生命线并非杞人忧天。《华尔街日报》今年2月曾报道说,特朗普政府曾考虑停止向CFM国际公司发放向中国出口LEAP-1C发动机的许可证,也考虑限制通用电气为C919提供航空电子系统的出口。

消息一出,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陆峰当时就发文指出:“此时停止供应发动机,无异于釜底抽薪”。尽管美国政府并未实施这一禁令,但经历了一场虚惊的中国航空业时刻担心,美国可以如法炮制,出于安全和战略目的,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国提供航天发动机等关键技术,这一“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悬在C919项目的头上。

航空业分析机构Endau Analytics的尤索夫说:“无论是ARJ21还是C919,大部分用于制造飞机的部件都是西方国家制造的。在机身、零部件方面,比如轮胎、起落架、发动机,基本上都是从西方进口、在中国组装的。它是空客320的复制品。”

除了发动机由CFM提供以外,C919的航电、飞控系统也极为依赖美国供应商(在中国政府的规定下,C919的许多外国供应商不得不在中国建厂或者通过合资企业组装设备)。C919的一级供应商中,至少包括以下几家美国企业(其中CFM为美法合资):

- CFM国际公司(美国通用电气与法国赛峰合作)提供LEAP-1C发动机;

- 设在俄亥俄州的通用电气航空集团(GE Aviation)民用航电系统提供核心航电系统、显示系统、机载维护系统和航电系统综合服务;

- 总部设在俄亥俄州的运动和控制技术制造商派克汉尼汾公司(Parker Hannifin)旗下的派克宇航是C919飞机液压系统、主飞控作动系统、 燃油系统和油箱惰化系统的供应商;

 

 

所有跟帖: 

C919客机要国产估计不会有问题的,整体设计制造才是关键技术。 -huntridge- 给 huntridge 发送悄悄话 huntridge 的博客首页 huntridge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4/2020 postreply 21:20:24

同样的一件事,有人看到希望,有人看到幻灭,还有人冷嘲热讽。 -饿狼陀- 给 饿狼陀 发送悄悄话 饿狼陀 的博客首页 饿狼陀 的个人群组 (212 bytes) () 09/14/2020 postreply 21:26:25

得华为者得天下。前年苹果召开产品发布会后,余承东马上说“稳了”。去年美帝刚制裁华为是,余承东马上说“我们马上推出备胎鸿蒙。今年华 -怂牛- 给 怂牛 发送悄悄话 怂牛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4/2020 postreply 22:05:17

转贴VOA的文章,应该注明是转贴。plagiarism 是西方社会里的大忌。 -vikram- 给 vikram 发送悄悄话 vikram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4/2020 postreply 22:12:00

对,把头埋进沙里,安静。 -odamae- 给 odamae 发送悄悄话 odamae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5/2020 postreply 04:28:41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