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免疫是唯一出路

来源: 2020-06-17 21:33:1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874 bytes)

最近北京又如临大敌,几十个病例就搞得几千万人缺吃少喝。真是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每一个谎言都需要十个谎言去掩饰。美国这边每天数万,不是照样该上街上街吗,也没有这么大惊小怪不是。

遇到新问题,开始手忙脚乱,惊慌失措一些也是人之常情。谁也不是神仙,不经一事就什么都明白。关键要实事求是。这年头啥都讲个大数据。数据属实,越大越准。数据不属实,越藏越乱。

欧美从慌乱到基本把控也就两个来月的时间。有足够的数据以后,其实这病毒也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一个大号流感。当然一开始的时候这么说,多数人是不信的。即便一开始的时候的确不得不高规格对待。

如果武汉在去年十一二月份的时候就实事求是,采取行动,恐怕世界就能够躲过这一劫。固然武汉也许成为唯一受灾地区,但是受灾程度也要比后来小得多得多,更不说讲整个世界带入经济萧条从而带给中国带给武汉的巨大负面影响。哪怕不能绝对阻止疫情的扩散,也一定能大幅度减缓扩散速度,减轻对医疗系统的冲击,为全国全世界积累数据和经验。

然而事到如今大半年过去了,依然满嘴瞎话,殃及池鱼。导致世界各国不得不从头开始。把宝贵的数据和经验积累,从十一月份硬推到三月份。从一个城市,硬推到千万个城市。现在反而不得不用美国的数据去反向推到中国实际发生了什么。

现在看来,除了台湾新西兰这样的行动及早而且防范范围有限的地方,绝大多数地区都不可能避免社区传染。绝对封锁不仅无效,而且有超大的破坏经济的副作用,因而也不可能持久。哪怕一时得逞,最终还是不得不开放,不得不社区传染。所以彻底消灭病毒的方略是完全不可能也不可行的。

唯一的出路就减缓传播速度,从而维持医疗系统到整个社会经济系统的基本正常运行。最终达到群体免疫,起码可以接受的与病共舞的程度。

实际上,很多地区比如武汉纽约等等,已经不自觉地却自然不可抗拒地达到了群体免疫。原来推测,群体免疫要三分之二的人都免疫了才行。然而实际上有一两成的人免疫其实就已经基本达到效果了。因为实际上,三分之二的人数不是重点,三分之二的社交次数才是重点。

所谓的社交传染并不是网状传染,绝大多数时候是树状传染。绝大多数人的日常活动和接触面是有限的。就好比小路汇入大路,大路汇入高速一样。一旦高速堵塞,小路和小路之间的交往就非常有限了。传播速度就去了十之八九。高速路就是积极流动人群,公共事业的从业者等等。这些人和其他人的接触频率可能是普通人的几十上百倍。然后次一些活跃的人口(大路)和这些高速路人口接触。比较宅的人口(小路)再和大路人口接触。大环套中环,中环套小环。一旦大环免疫了,传向中小环的速度就很容易降到可控程度。或者说,积极流动人口的人口数量也许只有总人口的百分之几,但是他们导致的社交量是总社交量的百分大几十。这些人口基本免疫了,主要社交也就基本免疫了。

而且积极流动人口基本上都是青壮年。现在看来,这些人口传染上的后果也有限可控。反而比较宅的老年人口,占百分之几甚至更少社交量的,却导致了百分之九十的死亡和重病。控制割据这些危险但活动度很低的人口,和全社会停摆,付出的代价只有千分之几,取得的成效几乎相当。这才是抗疫的唯一正确出路。

然而北京不能从一开始就坦坦荡荡,搞到现在骑虎难下。抄自己的作业只能是失败再失败,混乱不堪结果还是群体免疫。抄欧美的作业不那么斤斤计较,又拉不下脸来。看看欧美国家的领袖个个冲锋在前,哪怕中枪。而一尊,风吹草动就不见踪影。这冷战的结果,给我上还是跟我上,早已一目了然。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中国不是群体免疫的“专利”发明人,也付不起这个“专利费”。群体免疫还是留给欧美国家独享吧 -Humber_River- 给 Humber_River 发送悄悄话 Humber_Rive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17/2020 postreply 21:59:36

我也觉得就是个大号感冒,我认识的人大家出门从不带口罩,身边就有两个感染的也很快就好了 -longueuil- 给 longueuil 发送悄悄话 longueuil 的博客首页 longueuil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18/2020 postreply 06:50:39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