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经过这几天来的几场公开听证会后,民主党彻底崩溃,弹劾川普总统何去何从,成为一个难题

来源: 2019-11-21 14:00:48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4717 bytes)

经过这几天来的几场公开听证会后,民主党彻底崩溃,弹劾川普总统何去何从,成为一个难题

    桑德兰大使是美国驻欧盟大使,虽然乌克兰目前还不是欧盟一员,布鲁塞尔距离乌克兰也很远,但是由于桑德兰大使与川普总统谈过话,聊过天,外加种种原因,所以他也加入这个战团,使局势非常复杂。凭良心说桑德兰大使从面相来看是个颇有良心之人,并不像希夫等人第一眼就给人感觉是个奸诈小人,他也许有自己的种种想法,但是在共和党众议员的轮番轰炸下,桑德兰大使非常的狼狈,只能不断地苦笑,让人平生同情之心,但世间一切都是因果报应,有其因必有其果,桑德兰大使的有些动机应该是错的。同时本文也就不再引用CNN,ABC之类的左媒报道了,因为今天内容比较多,他们太过偏颇了,纯属浪费时间与流量,可以这么说,他们的观点我这里都有,而我这里的很多内容,他们的报道却没有,可以肯定地说这些左媒是非常片面的宣传,不是新闻报道,不看也罢。

    桑德兰大使在长达23页的听证会声明中一再认为,他感觉川普总统用对乌克兰的军援换取对乌克兰腐败的调查,而且还一再声称,他感觉美国停止对乌克兰的军援就是为了换取乌克兰总统的一个声明,一个对腐败进行调查的声明。桑德兰认为乌克兰人总是言而无信,如果不公开发表声明,他们就不会去执行,所以这些是川普总统暂停对乌克兰军援的原因。大家注意,这里桑德兰大使所有的看法,他自己也承认是自己的感觉,在声明中桑德兰大使公开承认他毫无证据,只是与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的接触中感受到这些(注意不是川普总统),因为川普要求他配合朱利安尼的工作,而朱利安尼的言谈举止明显让他感觉川普就是想以军援换取对乌克兰腐败的调查。所以他认为朱利安尼代表了总统的想法,而且每一个人都在这个圈套中,都在执行川普总统的意志。以上论述也是我可以不引用CNN等左媒的原因,因为CNN等左媒的观点基本上是以上的观点,川普通过朱利安尼对桑德兰这些小官员施加影响,私下调查拜登腐败案。对于这些说法,以我一贯对共和党、民主党以及美国媒体报道的观察,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桑德兰大使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他提供不出半点证据,只是一再强调他是感觉到的,也就是说他感觉到川普贿赂,感觉到朱利安尼私下调查腐败案,但有毫无证据,你说谁会信这种毫无证据的说词?

   桑德兰大使还告诉希夫,川普总统告诉他,他不要任何回报,只要乌克兰总统对得起自己的承诺,不要腐败,但是这些在主流媒体是看不到的,这也是我觉得无需引用CNN之类左媒的原因。而且即使这样桑德兰大使也被Jordan等共和党人揪住不放,Jordan问道,这么重要的证据,你为什么不放在23页的听证会声明中,桑德兰大使只有一阵苦笑。于是桑德兰大使这些种种缺陷就被共和党人死死抓住不放,往死里狠打,这也造成桑德兰大使无比尴尬落魄的局面,但是他的坦诚也让希夫这些民主党众议员无可奈何,就让我们来具体看看他与众议员质询的场面。

    共和党议员,“你总是认为朱利安尼表达了总统的意愿?你是怎么知道的?”

    桑德兰大使:“总统总是说要我们与朱利安尼多联系,他是总统的私人律师,所以他的要求,我们自然认为来自总统。”

    不过他这个观点基本上被Rep. Jordan击溃了。

    Jordan:“大使先生,什么时候发生的?”

    桑德兰大使:“ 什么时候发生的?”

    Jordan:“也就是乌克兰总统泽连科宣布调查将马上开始的声明,什么时候发生的?”

    桑德兰大使:“从来没有。”

    Jordan: “从来没有发生?” Jordan表现出一阵胜利感。这个证词意义非常重大,也就是说,乌克兰总统泽连科从来没有公开宣布过将进行腐败调查,一切都是桑德兰大使自己想象的。

    希夫问道:“川普总统希望调查这两个腐败案吗?这可以帮助他竞选总统,是吗?”

    桑德兰大使:“我不知道他想什么,为什么要调查?我只是从朱利安尼那里知道这些。”

    希夫:你的证词就如2+2=4一般明白,这个军事援助必须以两个腐败调查案公开声明为条件是不是?

桑德兰大使: “那是我猜测,”希夫很明显是极度的失望表情。

   共和党议员: “您是否无法证明川普用军援换取对拜登的调查,满足其个人目的?”

    桑德兰大使: “是的,所有这些都是我个人的猜测。”

   桑德兰大使: “没人告诉我这笔军援与任何事有联系,所有这些都是我个人猜测。”

    MikeTurner共和党议员: “这么说是否正确?在这个星球上没有人告诉你,川普总统将把这个军援与腐败调查联系在一起,如果你回答是,那么希夫主席就是错误的,包括CNN的头条新闻在内。”

    桑德兰大使: "是的,

    在这里民主党基本上已经崩溃了,其他一切说辞都无意义了。 

   而且当民主党众议员一直诱导桑德兰大使将拜登也放在乌克兰腐败调查中时,桑德兰非常明确,一再否认。

    Sondland说道: “我已经说过19次了,川普总统从来没有提起过拜登,当他说到调查时,我认为是调查这家燃气公司。”

    “乌克兰腐败主要指两件事,一件是对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干预,一件是这家燃气公司的腐败现象。”

    上面是第5场听证会的主要情况,很多兄弟感到不过瘾,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前一场,第4场听证会的情况。

    第4场听证会有两位证人,一个是文德曼,他是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下一个小职员,另一个是Williams,她是彭斯副总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下的工作人员。他们都在川普与乌克兰总统泽连科电话谈话的现场,而且都认为川普的谈话不合适宜,一般认为他们的证词将对川普总统极为不利。但是Williams除了认为总统在与外国总统的电话谈话中要求调查前副总统拜登的腐败案很不妥当外,没有其他不利于川普的言论,对川普影响不太大,这里就删减有关她的内容,重点就来看看文德曼,这位民主党明星证人的表现。

    文德曼是乌克兰裔,40年前随父亲从前苏联逃亡到美国,在白宫担任书记员,安排会议,整理电话记录等,所以虽然是一个小职员,却有机会聆听了川普总统的电话谈话。据他之前的证词,川普在与乌克兰总统的电话谈话中,命令乌克兰对拜登腐败案进行调查,文德曼证词的焦点就是,他认为川普用命令"demanded"这个单词,也就是乌克兰必须对拜登进行调查才能得到军援,而在公布的电话记录中,川普是用”favor”这个单词。在公开听证会上,在被共和党人的不断追问下,文德曼只得解释道,他是采用人们喜欢的、固有的说法来纪录,那么什么是“人们喜欢的、固有的说法”,实际上就是媒体的报道,这些都是文德曼在闭门听证会上自己证实的内容。文德曼在闭门听证会上同样承认他从来没有跟总统说过话,也不知道总统具体想法,当被问到他是否知道除了6月25日电话谈话外,其他日子里,川普是否有用军援换取对拜登调查的谈话,他明确承认,没有。

    但是文德曼在6月25号电话谈话之后,无意有意中将谈话内容泄露出去,告诉了好几位朋友,其中一位在白宫的情报部门工作,现在大家普遍认为这位在白宫工作的情报部门朋友,就是告密者,但是他又在听证会上否定自己认识的告密者,所以文德曼的问题非常大,他完全可能会被追加起诉。

    在文德曼所有的证词中最邪恶的就是,他认为川普违反了通常认为的对乌克兰的政策,也就是说违反了他们这些官僚机构人员的通常做法,所以是严重的错误。这些观点在他的证词中反复出现,其实也是从川普通俄门以来一直曝光的主要问题,华盛顿的这些官僚机构人员不相信也不信任川普这个外来者,认为他破坏他们原来的秩序与做法,这其实是个非常恐怖的观点,完全可能使美国民主制度崩溃,因为它表明决定政策的不是民选的总统,而是他们这些官僚机构的人员。庆幸的是今天所有这些都暴露在阳光之下,让人们对这种现象有一个足够清醒的认识,美国也不至于短时间内崩溃。

    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共和党议员对他们的精彩的,抽丝剥茧的盘问,在这些聪明,理性的盘问之下,文德曼暴露出自己邪恶的目的,同时也摧毁了民主党利用他对川普的所有指证。

    共和党众议员Radcliffe:  “我看了所有你们的记录,都没有贿赂这个单词,Williams小姐,你也没有用这个单词讨论总统,是吗?”

    Williams:  “是的”

    共和党众议员Radcliffe:“文德曼,你呢?”

文德曼:  “同样”。

    共和党众议员Radcliffe:“Williams小姐,你用“不正常”来描述川普总统的谈话,是不是?”

   Williams:  “是的”

    共和党众议员Radcliffe:“你用“不适合”来描述川普总统谈话,是不是?”

    文德曼:  “是的”。

    通过共和党众议员Radcliffe这段精彩的盘问,表明了川普总统与贿赂无关,也就是与违法无关,只是一些不正常,不适宜的举动,因为贿赂是可以起诉的罪行,但是两个人都不能没有这种现象。

   共和党众议员Wenstrup: “在你对电话记录的编辑中,是否坚持要应用“(demand)命令”这个单词.”

    文德曼:“我没有。”

    共和党众议员Wenstrup:“但您在证词中却这么说了。”

    这应该是希夫自导自演的一场对白,不过马上被共和党人揪住小辫子,死缠烂打,也可见美国政治的刺激精彩。

    希夫: “你一听到川普总统的6月25号电话谈话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文德曼: “毫不犹豫地我想把这些报告给白宫的国家安全委员会。”

    对于这种说法,共和党众议员Nunes发起了一连串质疑。

    Nunes: “你有没有将6月25号的电话内容与白宫外的人员讨论。”

   文德曼: “有,两个人,一个是肯特,一个是不能说出姓名的白宫情报工作人员。”

    Nunes:。。。。。。。

    这里Nunes刚想问说,这位在白宫工作的情报人员是谁?马上被希夫打断,理由是这与告密者有关,至此在共和党人的聪明智慧之下,真相越来越大白,大家应该知道告密者是谁了。

    Goldman: 总统希望得到乌克兰泽连科的一些善意回报,就是命令对拜登腐败案进行调查吗?这次电话谈话之后,你有听到乌克兰人或者在美国的乌克兰大使馆有关这方面压力的抱怨,他们感到来自川普总统命令的压力了吗?

    文德曼: “我没有感到这些。”

    Goldman: “你有没有与乌克兰官员谈到这些内容?

    文德曼:“有。”

    Goldman:“你们有没有找到总统的命令?”

    文德曼:“没有。”

    共和党众议员EliseStefanik:“你是否认汉特拜登在公司任职与他父亲有潜在的利益冲突?”

    ALEXANDER VINDMAN: Yes.

    JENNIFER WILLIAMS: Yes.

    Goldman: “以你的经验,要求外国领导人进行政治调查,是否合理。”

     文德曼:“这得符合程序的,不过总统才有这个权利这么做。”

    至此可以说基本上本次话题真相大白,民主党已经彻底崩溃,除了继续找朱利安尼的证词外,乌克兰电话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深挖的内容,他们只能转移到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民主党人也已经对此做了准备,前几天他们已经要求调查川普对穆勒的书面报告了。所以接下来会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能说拭目以待,继续观望吧。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Bro&Sis for MAGA:http://groups.wenxuecity.com/groups/index.php?act=groupview&gid=2839

所有跟帖: 

民主国家就是这样,有啥奇怪的。幸好中国实行了另一种更有效的制度,让世界平衡许多。 -南山坡吃青草挖地洞- 给 南山坡吃青草挖地洞 发送悄悄话 南山坡吃青草挖地洞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1/2019 postreply 14:07:53

"更有效的制度"?和谁比? -最接近太阳的人- 给 最接近太阳的人 发送悄悄话 最接近太阳的人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1/2019 postreply 14:12:38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