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纪实小说 四月采花天 四

来源: 2009-02-08 02:30:2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503 bytes)

早晨,我悠地睁开眼,竖贴在木板墙的一道白炽日光灯光照亮了小屋,定睛一看这哪是什么白炽灯盏,是屋外光线透过灯管大小的墙缝投射进来,我和卓莹都和衣歪倒卧躺在床上,一块棉被褥搭盖在我们身上。在黑夜中看不太清,现在偷瞧着卓莹竟是纯朴自然得一只睡猫,她眉清目秀脱俗、睡态娇憨可掬,我真得想去贴面亲吻她一下,我还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子示过爱呢。
一个翻侧,她突然醒了,对我嫣然一笑〞醒了?你夜里睡得冷吗?〝
我答非所问〞我想该早点出去了。〝

说这话的时侯,屋外不远处有只广播喇叭在空中发出刺刺的电流声和调轧的沙沙声,突然这只喇叭大喊起来: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紧急警报、紧急警报,护校队全体成员马上到教工大楼集合,马上集合!〝
不想发生的事情终于来了,几个小时前,月色隐晦的林间小道我面对一个泪眼婆娑的姑娘柔弱目光时就幡然生出愆疚的罪恶感,我没有勇气对她直白这里将要发生事情,但心里总在默默地希望祈求一切阴差阳错的可能性会使这次〞解放行动〝无疾而终。但是,想法天真归天真,事情还是按其内在规律和惯性进行与发展着,而不是以我的想法而逆转的。
卓莹对我说,〞看样子有啥事体了。〝她又耽心道〞不会是冲着你来的吧?〝
 
〞全校革命的师生员工们,全体在校的红卫兵战友们.....〝又是昨天那个普通话极标准的男中音:〞现在社会上有一帮社会渣滓、流氓阿飞份子打着红卫兵旗号在冲砸学校,他们在制造事端挑起武斗,破坏我校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突然,一个粗暴的吼叫声取代了男中音:
  
      〞一号楼的混蛋们竖起你们的狗耳朵好好听着:不准你们乱说乱动!你们如果胆敢引狼入室、蠢蠢欲动,我们就先铲平你们的老巢,将你们这群狗崽子踏成粉齑!〝
 
广插声惊心动魄,其扩播天宇的高音能量准确地宣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这块土地上的政治影响力,卓莹本能地打开门窗,使那本来就很清晰的广播声更透彻地传进屋里来,她说,学农基地的小木板房远离学校教工楼的中心区城,那里即使外面〞天翻地覆慨而慷〝这里校园边陲之地也听不见什么动静,她更忧心忡忡的是,每发生派性冲突事件总有一个人非常倒楣,就是她的父亲------关在牛棚里的走资派卓光。
 
洞中一日,世上千年,小木板房里的一男一女,不明事端祥情变化及发展而坐卧不安,他们惶惶然对悚悚然不得分秒时间的安闲。特别是我,心怀鬼胎自感罪孽深重,像个落下陷阱的小狼,在屋里到处奔走。卓莹索性拉我到屋外菜畦垅边的一很木电线杆下,那上面孤零零地悬着一个有线广播喇叭。
 
那个不敢听、还想它发言的该死广播声,那张可怕的嘴巴又开吼了:〞紧急呼吁,紧急呼吁:革命的同学们,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战友们,武装起来,拿起武器,用生命和鲜血保卫我校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坚决打退阶级敌人、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反革命份子的猖狂进攻,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党中央.....〝
 
一般说,话到了呼唤人们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叫人献出生命的份上,那它不是大势已去也呈岌岌危局矣!我悠地吐口长气,打吧,靠打能出一个红彤彤的一统天下未必是件坏事,我偌能在胜利者面前说得上一两句话的话,卓莹可以不住这荒郊僻野等待喂蚊子的木板房,她父亲卓光即使被批斗大概也不能挂铁牌子了。
我的思想很乱-----
......后悔了吧?懊恼不绝的悔意,看在喜欢上一个纯洁无暇而又多难的女孩份上,一俟祸端过后.....我要陪她去山东!
......你这个横冲直撞折腾够了的野小子,天晚了,该回家洗洗睡了。
......那还能再见到卓莹吗?
 
终于,给卓莹沉重的打击开始出现了,喇叭里有人大喝一声:〞把卓光拉上来表态!〝喇叭里出现短暂的音频电流的丝丝声,像似有好些人在场的嘈杂声中有一个主导声音很清晰了〞卓光,现在给你现场向全校说五分钟话,今天这场流血事件你是支持我们还是支持他们-----〝
卓莹睁大眼睛瞪着那只在晨风及声波下微微颤抖的广播喇叭、面色冷峻得吓人,僵硬着身子像个大理石雕,但她右手紧紧抓着我的手肘,我被她捏得生疼。
 
 一个浑厚、不缓不疾 的男声-----
 〞同学们,两派群众组织的红卫兵小将们,你们赶快停止武斗!外校人员立刻退出学校,受伤人员马上送医院抢救......〝有人愤怒地打断他〞他妈的,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但是更多的人反对这粗鲁的吼叫,在喇叭里喊让他说让他说,卓光的声音又出现了:
 
 〞中央文件、两报一刊社论精神一直强调,运动的斗争矛头要牢牢对准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我是学校的主要领导,你们应该对我长期的工作中执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错误和罪行进行深刻的揭发和批判。我欢迎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对我触及灵魂的批判斗争,不支持干扰破坏运动大方向的派性分裂,更反对勾结外来社会人员、制造事端挑起武斗的打砸抡行为......〝
 
显然,在棍棒与仇恨情绪拥簇威逼下的卓光的表态是有倾向性的,他不这么说也不行,,但是〞解放行动〝过后变了天了他的日子能好过吗?没容我多想,喇叭里闹哄哄声音突然变得惊慌失措地大乱起来,有人报告,有一群暴徒登云梯爬上二号、三号楼的外廊进行逐个教室的争夺,还有人上了三层楼的屋顶揭开屋顶的平瓦捅破天花板朝下砸,他们的人顶不住甚至有人破窗跳楼了,更有人惊呼,不得了啦!这帮亡命之徒带着汽油树枝木材来烧教工大楼了......
 
红日、朝霞依然鲜艳,天宇、苍穹骤然归寂于平静,学校的政治喉舌-----高音广播喇叭〞嘎刺----〝断声了,撼人心弦紧扣神经的音响效应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美好的世界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卓莹泪流满面,我只能背对她茫然发呆犯傻。
 
四月云天多变幻,缓缓移动的浮云向西飘去,竟在学校中心区上空横拉出一块滞重厚实的云层,云幕的上缘依然联接兰天朝霞,它似一道苍莽浑雄的山脉屏障在绿树延绵楼宇幢幢的校区的后面,突然〝山脉〝下绿荫拱托的楼栋之间一道冲天火光纷外耀眼,这把火刚纵即逝,然后是袅袅升腾的浓烟直上云霄,峭烟弥漫扬扬洒洒长最终消糜在天际里。
卓莹对我恨恨地说〞我如果是个男的,一定会杀了这个放火的。〝
我赶紧避开她的眼神,不觉打了个寒颤。
 
〞啪、啪----〝那只死掉的喇叭又复活了,呜呜了几声后突然灵气大发放喉高唱〞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但是这莫名其妙的声音很快被一欣喜若狂的男声所代替:
   
 〞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在一连串的欢呼声之后是一个紧急通知,要求全体在校的师生员工都到教工大楼下集合,要将操纵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揪出来,还要把被俘的坏头头、打砸抢首恶骨干份子在校园里游街示众,然后押送区公捡法军管组。
 
我已经不敢想像这样的〞胜利〝是怎么回事,我得离开这里,让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永远从记忆中消失掉。我问卓莹隔壁木工厂的出口在哪里?但她幽幽地说道,〞你还当我们是朋友吗?如果是的话,你应该关心一下你朋友父亲的安危。〝
面对陷于悲戚哀怨的她,如果决意告辞我会是非常自卑的冷血无情动物,我们俩跌跌冲冲向教工大楼奔去。

〞......东风万里鲜花开放、红旗像大海洋......伟大的领袖、敬爱的毛主席......您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广播喇叭里的歌声嘹亮激昂。在这时代强音的震撼之下,教工大楼右半部的一二层楼的门窗毁坏殆尽,特别是一楼西山墙边的一个大房间被巨火焚烧得辨不出原来的面目,呛人的黑烟不断地由残垣破窗向外翻滚,卓莹说,这是学校图书馆。林荫道上石块、棍棒器械、鞋袜衣衫、急救棉团纱布、破桌椅障碍物等到处可见,惊魂甫定的人们三五地聚集在一起窃窃议论着,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一条生了斑疮有点癞皮的黄狗在人群中乱蹿,这畜牲嘴里竟叼了块血渍斑斑的白棉团。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句,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根据这个道理......我们就革命.....就干社会主义......〝广播喇叭里的歌声激越慷慨,在这时代强音的震慑之下,几十个男女被俘者拉成一线被两边藤帽人员的长矛、电线鞭子、棍棒押解过来,他们一张张汗垢肮脏还带着孩子气的稚嫩脸盘上存留着恶斗的狠劲,因为残酷打斗,他们或是单衣薄衫、或是碎衣挂片褴褛狼藉,有的额头上扎着渗血的绷带,腿瘸的三两个同伴挽扶着,男生女生贴身扶助不避青春气息的体肤相拥之嫌,为了他们的主义、他们的信仰,艰难地走着他们必定要走完的路程.....
 
〞......革命不是请容吃饭,不是绘画绣花不是作文章.....不能那样温良恭俭让.....〝广播喇叭里的歌声雄壮明快,在这时代强音的感召之下,一声凄楚的号喊声凌空出世〞爸------〝卓莹像搏命样冲出围观的人群〞你怎么不能走路啦.....〝女儿哭喊着朝被俘示众队伍后边冲去,那里有辆三轮脚踏车上面坐着一个人,一个〞大黑手卓光〝的牌子遮着他的大半个身子。
像似一群清醒人中突然冒出个疯女人,众目睽瞪的视线〞刷----〝吸引过来了,乾坤世界大哗、革命秩序大乱,但她再怎么冲动、毕竞被孔武有力的藤帽人员扭住了胳膊,我急切上前掰着那些粗暴男人们的手,怒喝道〞住手!〝
但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遽变,藤帽人员中有好几个惊呼声对我喊叫过来-------
   
    〞啊----尖兵1号......尖兵1号.....〝
     〞我们的地下英雄!你-----再不露面我们准备给你送花圈了。〝
     〞毛主席万岁!尖兵1号回来啦......我们彻底胜利啦!〝
 
〞什么?......你!〝挣脱掉羁押手臂的卓莹摇摇晃晃挤到我面前,她的脸扭曲得有些变型、杏眼圆瞪,我感到自己有种从未有过的卑微虚弱,低下了沉重的脑袋。
在惊愕迷惘、愤怒绝望的眼神中,她声音细如幽咽、嘴唇微徽嚅嗫:〞我眼眸子瞎掉了,叫过侬一声阿哥----〝
突然甩手给我脸颊一巴掌,但她羸弱的身子却在人缝中缓缓滑倒了。
 
这一掌正掴在右眼角上,酸疼中眼冒金花,但很快感到泪水汩汩淌流下来了,我没去擦拭它,我慢慢仰起脸无语仰面看蓝天。
〞......东风万里、鲜花开放、红旗像大海洋......伟大的领袖、敬爱的毛主席......您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歌声依然和谐动人。
歌声袅袅飘逸萦绕不绝,碧空如洗云蒸霞蔚,洒向人间的春光分外明媚。
                                                                                                                                                                                                                                                         初稿于2008.11.30凌晨
                                                                                                                                                                                                                                     二稿于2008.12.2  晚



请阅读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 文革纪实小说 四月采花天 四
  • 文革纪实小说 四月采花天 三
  • 文革纪实小说 四月采花天 二
  • 文革纪实小说 四月采花天
  • 戏说警察police
  •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