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来源: 2019-12-25 06:37:4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392 bytes)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年纪大了,许多往事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文革年间,我们这帮各具天赋、却又前途迷茫的毛头小子,经常聚在薛蛮子位于
   二龙路的家里(其父是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进了监狱;没有家长,我们可以由着性子胡闹);纵论国事,直抒胸臆。

   这天,薛蛮子扯起一个话头:斯大林时代,苏联有个马屁精作家巴巴耶夫,写了马屁精小说“金星英雄”、"光明普照大地",他妈的!
    我马上截断他:错了!写“金星英雄”、"光明普照大地"的是巴巴耶夫斯基!
   薛蛮子 一口咬定:是巴巴耶夫,不是巴巴耶夫斯基!
   我连珠炮般地道:苏联作家有法捷耶夫、卡达耶夫、别利亚耶夫、瓦西里耶夫,就是没有巴巴耶夫!
   薛蛮子连珠炮般地道:苏联作家有奥斯特洛夫斯基、帕乌斯托夫斯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马雅可夫斯基,就是没有巴巴耶夫斯基!   我的记忆力好得很,我能够背英汉字典!
   我狞笑道:我的记忆力也好得很,我读书过目不忘!
   薛蛮子:打赌?
   我:打赌!
   薛蛮子:打什么?
   我:一顿饭,一顿老莫(莫斯科餐厅)!
   薛蛮子:太小了,要打赌就打大的!
   看热闹的不怕事情大;一个哥们叫起来:干脆,输的养活赢的一辈子!
   薛蛮子狞笑着问我:敢不敢打一辈子的赌?
   在场的众哥们一起哄道:你们俩签下生死文书,我们都是证人!
   我反而平静下来,道:我知道我肯定能赢;但是,我只打一顿老莫,不打一辈子!
   结果是我赢了。
   许多年过去了,有一回,一位当年打赌现场的哥们,打趣道:薛蛮子现在是大富豪啦,你当年要是签了生死文书,他就养你一辈子啦。
   我道:不好不好!人贵有自知之明,我的记忆力其实不及薛蛮子,他是马失前蹄;我和薛蛮子都是孤傲介立之人,输了赌,我们都不会当癞皮狗;
    但是,利用朋友偶然的失误吃他一辈子,这种事我做不来;任何人都应当自食其力,不能当寄生虫!
   想当年,薛蛮子曾经问我:毕汝谐,你觉得你这辈子能够有出息吗?
   面对叩击灵魂之问,尽管泪往心里流,我还是咬紧牙关,强硬地道:我相信我这辈子能够有出息,我相信我这辈子不白活!
   像我这么要强的人,怎么可能安于当寄生虫呢?

所有跟帖: 

这个已经贴过了吧,怎么反复贴呢,不是第一次了。 -puyh- 给 puyh 发送悄悄话 puyh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2/25/2019 postreply 07:58:18

闲着也是闲着:) -方家胡同- 给 方家胡同 发送悄悄话 方家胡同 的博客首页 方家胡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2/25/2019 postreply 08:32:10

蛋痒蛋疼 -弓尒- 给 弓尒 发送悄悄话 弓尒 的博客首页 弓尒 的个人群组 (192 bytes) () 12/25/2019 postreply 09:06:38

要经常扯扯毕作家... -小宁波♂- 给 小宁波♂ 发送悄悄话 小宁波♂ 的博客首页 小宁波♂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2/25/2019 postreply 09:15:17

毕作家是有境界的,至少是个直抒胸怀的人。 -多哥- 给 多哥 发送悄悄话 多哥 的博客首页 多哥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2/25/2019 postreply 10:37:55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