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女(文革乡间纪事之二十)

来源: 2019-07-14 05:40:1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184 bytes)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6年,应该是算文革后期还是算后文革期?

反正在那几年里,就算是和平时期吧,老百姓日子也够苦的。

那时候我们家那里,天天吃高粱米已经让人觉得太单调了,想去邻县换一些白薯干吃(约一斤高粱米换二斤半白薯干,多塞一些进肚子,饱胀感会强一些)。这是自原始社会就有的以物易物,最简单的商品经济形式。可是用自行车驮着高粱米口袋的我二叔他们刚一进人家县境就让专门的人把高粱米给没收了(用比市场价低很多的价格收购了),说这是投机倒把。

我到集上(某个中心村庄在阴历每个月特定的日子里有传统的集市)卖自己家养的母兔下的小兔子,集上有专门人员驱赶来赶集的人,吓得我和妹妹还有篮子里的小兔子们乱窜。

66年还有的在晚上打着灯笼走庄卖豆腐脑儿的,那时候也没了。我吃两次豆腐脑,中间隔12年。

67年还有的穿庄崩爆米花的,没了。我吃两次机器崩的爆米花,中间相隔有10年。

67年还有的走庄敲着一种大拨浪鼓卖凉粉(油粉儿,绿豆面熬的吧?)的,没了。

67年还有的集市街上炸油条的,没了。

68年之前还有的到庄里来叫卖臭鱼烂虾的,没了。除了一个烈属老头。

67年之前还有的到村里变洋戏法的、耍大棚的、耍猴儿的江湖艺人,没了。

用破烂换泥人儿的,还有。

敲梆子卖点心烧饼大麻花的,没了。

这个时节走庄卖甜瓜的,没了。

早春卖黄瓜的,每年倒是都有那么一位,墨绿的地黄瓜的香气老远就能闻到,就是太贵。

锔锅锔盆的、焊洋铁壶的,倒是还有。

走庄卖香油和麻酱的还有,就是太贵吃不起。

养了猪,只能是交给国家,不能自己宰杀自己吃或卖肉。

那年头,动辄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就是投机倒把。

1976年春天,我们初一三班主任马老师在班会上说另外一个学校的一个学生,揭露他姥爷打渔摸虾。

唉,这孩子!是不爱吃腥的、还是他姥爷没有给他吃打上来的鱼或虾让他记恨在心、或是他吃完了连嘴都不抹一下就去揭发?

眼瞅着就到夏天了,这一天是星期天,公社要召开夏粮丰收颗粒归仓动员大会。

外甥打灯笼照旧,这次照旧是要以批斗会形式开场。

前一年的1975秋天种冬小麦的动员大会(这耽误一天的农活,各生产大队的几千社员还要列队从各村里赶到公社驻地,这需要浪费多少卡路里?),也是要以批斗会开场,只不过那次是别出心裁,没有事先宣布要批判谁,这让16个生产大队的约100多个戴帽分子各个忐忑不安、人人自危。

这心理战打的!

等各队人马都在主席台下坐好了的时候,方副书记义正词严、大义凛然、义愤填膺、满腔怒火地宣布,“把历史反革命分子李选带上来!”。

李选,是我们县还乡团的一个小队长,据说解放前还用刺刀捅过革命干部群众的大腿,但是可能是因为没有人命,他并没有被镇压。只不过是成了阵阵落不下的穆桂英,挨批斗他是常客。

李选,是我同班同学李世民、李双民这对双胞胎(不太一个模样,应该是异卵的)的爹。我和李双民关系好。那个哥哥李世民,看起来要窝囊的多。

李世民,这可是明君唐太宗的名讳,李选这个当爹的都敢用来给儿子起名,尤其是在那个时代!

2008年,我见过一个做技术的年轻工程师叫李渊,还知道有一个作家叫刘恒。估计还没有人给自己儿子起名叫赵构、胡亥吧?

就在方书记像侯宪补宣布“带李玉和”那样宣布带李选的当儿,我就开始用眼四周地扫看。以往,肯定是两个身背半自动步枪的基干民兵用双手拧着被批斗对象的胳膊压上台的。

可是这次我没有看到这样的三个人,而是首先听到了笑声,笑声越来越响。顺着大家伙儿的眼光方向,我看到的只是李选一个人,没有俩基干民兵。

这个李世民他爹,躬着腰、背剪着双手,那样子就好像是被两个隐身无形的基干民兵揪着胳膊按着头的样式,往前一支楞一支楞走着。这姿势把大伙儿逗的,我看台上的曹书记方书记也有些绷不住。

哪一天,也不知道公社里怎么安排的剧本?是不是有失误?是不是事后有些人要挨尅?

 

1976年夏收动员大会开场的这次批斗会,批斗的可不是又闹出来了什么阶级斗争新动向的地富反坏右黑五类、也不是强奸犯鸡奸犯什么的,是一家哥五个,是因为打渔摸虾。

黑坨大队的曹家5兄弟,成分倒是贫下中农,就是因为哥儿们多家里穷房子少,都还没有说上媳妇。估计他们的爹妈都快愁死了。

这哥儿五个倒是貌似每天快快乐乐的活着。

村庄附近就是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曹老大就爱带着哥们弟兄们打渔摸虾照螃蟹(晚上用桅灯照,河蟹趋光),也时有斩获,多挣几块钱贴补生活,爹妈也高兴。

曹氏五兄弟乐乐呵呵的打渔摸虾,村干部不高兴,黑坨离公社驻地所在村不远,公社领导就把曹氏兄弟树立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反面典型了。所以就有了炎热周日的动员大会前的批判大会。

在批判大会主席台上,曹氏五兄弟挨着左边站成一排,只是冲着大毒太阳,并不需要低头认罪。公社里各生产大队都出一个代表上台发言。发言稿子内容雷同,当然少不了上纲上线。

可是人家曹氏兄弟就是贫下中农出身,再批判也不能划为阶级敌人。

那天的批判大会是公社方副书记主持的。方书记,长得真的是对得起自己的姓氏,脸是方方正正的接近正方形,头是方方正正地接近正方体。连身子都显得方方正正,哦,这应该叫五短身材。

方方正正的方书记,声音可是洪亮的。最后方书记请公社书记曹孝儒讲话。

曹书记,又厉声厉色地把曹氏五兄弟数落了一遍。相别于其他发言人发言的平淡,曹书记严肃地讲到,“哦,爱打渔摸虾是因为说不上媳妇儿没啥意思?打渔摸虾就能说上媳妇儿?”。

曹书记话音刚落,他的五百年前真本家曹老二那边上已经接上话茬儿了,“那可不!兴许一网下去就打上一个龙女儿来”。

曹老二声音不大、闷声闷气的,也没有经扩音器扩音,就主席台上的曹书记方书记听到了,坐在台下前几排的几个社员听到了。这就足够了,紧接着就听到哈哈的连笑声,紧接着是更远处的嗡嗡声,会场秩序大乱。曹书记思路被大乱了,直接怔在哪里了,十几秒钟没有发出声音来。

方书记大怒,但他也心急一下子想不起来曹老二叫什么名字了,干脆高呼“曹老二你不老实”。

台下的人们把曹老二的接茬话不断地向外圈扩散着,所以笑声在几分钟内都没有停息。最后武装部王部长宣布把坏分子曹xy(曹老二的名字)带下去,几个基干民兵把曹老二带向后台,其他曹氏兄弟尾随而去。批判大会草草结束,紧接着登场的夏粮丰收动员大会,曹书记方书记又马上恢复常态。

据后来听村里的社员们闲聊,到后台后的曹老二被文质彬彬的复员军人王部长(长得有些像电影芳华里面的男主角黄轩)揍了几拳,不服气的曹老二还在回嘴,“他曹孝儒好几个媳妇儿,我们哥五个还一个都没有呢”。

再过了半年一载的,世道就变了,就可以自由的打渔摸虾了,曹氏兄弟过足了打渔摸虾的瘾。过了几年,曹家兄弟还建了人工渔塘,自己家的鱼随便打,随便卖。我在上高中的时候还吃过他们卖的鲫鱼,那是我第一次痛快地吃鱼。后来河流断流地下水位下降,曹氏兄弟们又到海上去养大对虾养蛤去了。

我小的时候,我妈妈给我讲过一个海蚌姑娘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大海蚌变成了一个漂亮姑娘嫁给一个勤劳的小伙子。

曹氏五兄弟,虽不见得娶得上龙女,但是肯定都能找到各自的海蚌姑娘。

所有跟帖: 

你那里的什么鬼地方鬼子当政?我父母下放的小县城5天一农贸集市,什么都有。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272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16:01

当地的赶集农贸市场,历史传统五天一次而不是七天。从来没断过。和文革无关。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191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23:13

“不是你说谎,就是你那里尽出坏人坏领导”。你就这样和人交流?什么水平!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45:57

县城有市场,县城也有隔几天的农贸集市!但是四乡八镇的传统集市(比如阴历逢一逢五)都被取消了,尤其是在春夏秋季,说赶集耽误农活。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302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50:47

农忙时赶集的少了很正常。但平时有集市。你说十年的没有豆付脑吃,我就不信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56:50

我回答你:我是说,1967年之前有晚上到村里来卖豆腐脑的,从1967到1977年,没有。那时候县城的招待所里面,早饭应该有豆腐脑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01:02

毛时代你父母下放真好,让您有机会见识了农村的盛世景象,干部廉政,人民丰衣足食 -coach1960- 给 coach1960 发送悄悄话 coach1960 的博客首页 coach196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38:17

我说了干部廉政了吗?我说了我上集市看到的事实。你一当官的子弟会上集市买菜吗?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44:01

恕我直言,您说的不是事实,是您自己的桃花梦 -coach1960- 给 coach1960 发送悄悄话 coach1960 的博客首页 coach196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45:51

你一高高在上国营大厂头头子弟,有人送东西上门不用买。不同咱老百姓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51:52

不要情绪化,经历的比你多。春桥,江阿姨那些毛左们千方百计地搞乌托邦,可是普通人还要生活不是? -coach1960- 给 coach1960 发送悄悄话 coach1960 的博客首页 coach196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56:44

哈哈哈。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58:41

一种既要吹嘘,又要矫情的面孔,活生生地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哈哈哈哈! -方家胡同- 给 方家胡同 发送悄悄话 方家胡同 的博客首页 方家胡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9:29:27

七二年中学去马陆公社学农,我还为班里每天上菜市买菜回小队班里做饭。菜市也有东西可买。至少我们吃过猪肉和豆付。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50:03

我承认有地区差异。可是你不能认为文革时期的全中国都是马陆公社。我们那里也天天有猪肉卖,就是要凭肉票,光有钱不行。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03:39

教练兄,和文革余孽无法辩论。这就像医和巫之间的辩论一样,你讲事实,他谈迷信。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45:01

兄弟,你这个扣帽子也算是讲道理? -方家胡同- 给 方家胡同 发送悄悄话 方家胡同 的博客首页 方家胡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9:30:36

粗看了方兄的热贴的题目,还不能知道你是哪一派。不过看来,仁兄您也不认为为文革翻案的文革余孽是什么好玩意儿。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0:18:33

以派别来对待对方,而不是以理来服人,是不是有点那个?满口的以派划线,可见你只是对人,而不是对事。 -方家胡同- 给 方家胡同 发送悄悄话 方家胡同 的博客首页 方家胡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1:20:42

你自己是那一拨的?难道你自己还不明白?你跟一上来就说博主我“说谎”的人站在一边,还貌似充什么公正?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528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2:24:23

以你的眼光来看人是不会灵的,整天文革语言用得滴溜溜的,文革中学了不少吧? -方家胡同- 给 方家胡同 发送悄悄话 方家胡同 的博客首页 方家胡同 的个人群组 (296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4:46:48

我一个64年出生的农村孩子,文革剥夺了我受正式教育的机会,所以我恨文革。贵网友您也请来一篇博文证明你不是文革余孽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7:04:30

文革禁止中小学教育了,吹牛吧!!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20:47:07

生活在桃花源的你,请你要明白:即使在那时候,县城无所谓集不集的,卖菜的地方是固定的,就在县委大院后门。每天都有!除了大年初一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274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44:02

你说的是国营菜市场,当然天天有。我说的是农民赶集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53:35

当然天天也有少量农民卖菜的。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54:54

是啊。县城的传统集市还有,就是其他镇子的传统集市给取消了,派人专门驱散来赶集的农民包括我和我妹妹。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164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07:27

你一个生活在桃花源的,我都承认你说的是事实。可是我这生活在现实中的活生生事实,怎么就不能得到你的承认?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08:17

说集市取消肯定没有普遍性。我记事起(70年左右)我老家附近有两个集市,一个逢单日(阴历)开,一个逢双日开 -speedingticket- 给 speedingticket 发送悄悄话 speedingticket 的博客首页 speedingticket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9:11:59

当年镇上烧煤烧气没有,怎么做饭?没集市?说谎么?!!!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29:19

哈哈,你这是打碎了一颗玻璃心那。 -puyh- 给 puyh 发送悄悄话 puyh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55:05

哈哈哈。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59:43

谁玻璃心啊?!你也不看看你的同道所言:烧气。难道桃花源在大庆油田附近?有没有基本的时空观念?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22:05

你中文理解有问题。当年镇上居民烧饭主要靠柴。赶集买柴是一大事。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9:35:33

不是我中文理解有问题,是你对当时的中国了解有问题。当时的中国尤其是部分,普通的县下面的镇有几家住在镇里的不是也有土地干农活。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215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0:15:17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你连别人的话都没搞明白,还弄出个大庆油田来。 -puyh- 给 puyh 发送悄悄话 puyh 的个人群组 (176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9:52:27

烧气,你理解的烧气难道是烧空气?烧气指的是烧煤气、烧液化气或烧液化气。你以为文革时的乡下小镇是理想天国,都有气烧了?美死你了!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221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0:22:53

“说谎么?”,如果你这文革余孽这样粗鲁讲话,对你这样的没必要客气!你真的是不食人间烟火,还是?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7:58:04

邓小平的整顿刚见起色,毛左们就迫不及待地拍电影“青松岭”反对自由经济。。。 -coach1960- 给 coach1960 发送悄悄话 coach1960 的博客首页 coach196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07:21

邓整顿:1)时机尚未成熟,整顿形成过右。2)邓过重物质,忽略精神。3)对中国缺少立体知解。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22:50

整顿使经济好转,生活有了起色,打了毛左们的脸。。。老爷子的诗词哲学乌托邦木有用 -coach1960- 给 coach1960 发送悄悄话 coach1960 的博客首页 coach196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30:20

拼到最后都咬牙。。。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1:05:43

按年令算,当文革余X你有可能,俺还小。再说俺家是右派,没资格当造反派或者西纠或者保皇派。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0:06:07

你家右派出身还这样讲话,那该叫啥? 死的哥儿摸症候?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0:26:24

既然人家年龄比你大,记的文革事情比你多、有些你没见过,是在情理之中。中国这么大,各地差别很大,不必吹毛求疵,大惊小怪。 -欲千北- 给 欲千北 发送悄悄话 欲千北 的博客首页 欲千北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2:45:06

告诉你一个在全中国都是这样的基本事实。那时候一般的县城的居民,约95%的家庭是有农业户口的,是有耕地的,是有柴烧的。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13:36

慎用95%,98%这种容易被挑刺的词,用“很多“就可以了。 -最接近太阳的人- 给 最接近太阳的人 发送悄悄话 最接近太阳的人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50:55

哈哈!工科出身,职业病。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9:16:31

那时候一般的县下面镇里的居民,约98%的家庭是有农业户口的,是有耕地的,是不用你替他操没柴烧的心的。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15:03

那时候吃商品粮的城镇人口(比如像我爸爸这样的教师),也是有煤票去煤站买煤。至于生炉子用的引柴,就不用你来操心啦!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17:32

桃花源主网友,为了说明我小时候的非县城的镇子的集市情况,我把我早期的一篇博文再贴出来。一字未改。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8:39:49

我在山区小县城呆过一年多,五天一小集十天一大集,一直有。家住上海近郊,镇上一直有集市。买羊冻不用票。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9:49:39

在乡下镇上,我家烧柴起码到七四年。镇上居民大多烧柴,灶头是泥和砖砌的。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44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09:58:53

“山区小县城”,有句话叫山高皇帝远你知道是啥意思吧?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0:30:12

山高皇帝远的15年,想听听你那里那些年死了多少人,那饿死“三千万”的时候? -走石飞沙- 给 走石飞沙 发送悄悄话 走石飞沙 的博客首页 走石飞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1:11:45

听你这口气,是挑事儿来的。我生的晚没有亲自赶上,小时候听老人们说过。请见《几曾回首》目前热门文章《地毯、生鱼、那碗药》,里面有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1159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1:54:31

呵呵,我是挑事的,我是想听听人们是如何吹的。不吹会死。 -走石飞沙- 给 走石飞沙 发送悄悄话 走石飞沙 的博客首页 走石飞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3:31:32

通过你这些用词择句看,你不仅是挑事儿的,还是不怀好意、别有用心的,透过电脑屏幕,都能想象出来是付啥嘴脸。以后对你要加警惕!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4:28:49

啥嘴脸你都能想象得到,不吹能行吗?使劲吹! -走石飞沙- 给 走石飞沙 发送悄悄话 走石飞沙 的博客首页 走石飞沙 的个人群组 (177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8:54:10

你怎么知道人家说的不是事实呢?我的生活经验告诉我,楼主的回忆是真实的。 -欲千北- 给 欲千北 发送悄悄话 欲千北 的博客首页 欲千北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5:23:29

我说他啥了?我只是问。 -走石飞沙- 给 走石飞沙 发送悄悄话 走石飞沙 的博客首页 走石飞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8:56:58

你在山区小县城才呆了一年多,就来大义凛然地驳斥我这在平原地区农村住了15年的我。谁的经历更有普遍性?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0:32:46

县城和真正的农村相比,差别很大。我有体验,农民把居住在县城里的人当成有福气的上等人。 -欲千北- 给 欲千北 发送悄悄话 欲千北 的博客首页 欲千北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3:07:55

我父母在小县城呆了一辈子。我拿到不清楚乡下的情况? -桃花源主- 给 桃花源主 发送悄悄话 桃花源主 的博客首页 桃花源主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3:45:58

羊冻,是有地方特色的吃食吧。那时候吃羊肉不普遍,没有印象靠粮本供应城镇户口。我说的是猪肉(大肉)要用肉票买。 -我爱丁二酸钠- 给 我爱丁二酸钠 发送悄悄话 我爱丁二酸钠 的博客首页 我爱丁二酸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4/2019 postreply 10:37:05

楼主开贴大大的好,故不论左右正确否,但不宜说他人是什么文革余孽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01:03

跟贴兴旺乃是楼主争脸之事。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02:01

我七四年出国,以后的事不知了,就算文革时我广东都有圩日每五天一次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04:45

自六九年后我们那里都没什么文革搞事了,书记都复位了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06:21

我队乃是先进队,公社书记尊点的队,七0至七二读高中一切正常除了一二个星期学工学农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09:23

致教练,那是真的,那时的干部可说十分廉政(我们那里)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12:48

楼主,我那里天天有担猪肉下乡卖的,卖肉佬是本村人不用票,但要钱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15:13

楼主六四年生,可以说你怎知文革事?文革你写过大字报?打住了,原来不是一时间的人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18:57

楼主六四年生,可以说你怎知文革事?文革你写过大字报?打住了,原来不是一时间的人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18:59

楼主六四年生,可以说你怎知文革事?文革你写过大字报?打住了,原来不是一时间的人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18:59

楼主六四年生,可以说你怎知文革事?文革你写过大字报?打住了,原来不是一时间的人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18:59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