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意见中肯。第一篇提到的彤管,我以前查过。

来源: 2022-10-25 12:05:2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21 bytes)
回答: 历史的翳障(3)冯墟2022-10-25 08:58:05

有人说是笔,这大概是后来的解,太文雅。有人辩解说,那时大概没有毛笔。这个辩解的理由是不对的。毛笔或毛刷早就有了,陶器上的一些点线就是这类工具画的,这个发现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但这个工具不好给人做礼物。

另一解,香茅(柠檬草),好像更对路。就像现代的口香糖,适合幽会的礼物。香茅剥开里面的嫩根,的确是红色的,也是最香的部分。我特意买来尝过。

李学勤为《十三经注疏》写的序言里,说,经学在学术文化的中心地位早已经过去了。他似乎认为六经等,只能作为历史趣味来看了。如果抱有这样的信念,那么六经就是烂纸堆,连趣味也没有了。李学勤尚且如此,其他可想而知。能理解“它们属于普世价值,跟数学、物理、化学一样”的人,不知还有几人?也许出口转内销,还有点儿可能,美国人没成见,而国人一听孟子就摇头,但某大教授翻成孟菲斯,信众就多了。

 

所有跟帖: 

谢谢鼓励。孟菲斯,孔菲斯,悲哀。 -冯墟- 给 冯墟 发送悄悄话 冯墟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25/2022 postreply 12:36:34

我已得知为什么国学是普适的了,但写起来颇耗精力,还在踌躇。读到你的文章,对我已是鼓励了。 -dhyang_wxc- 给 dhyang_wxc 发送悄悄话 dhyang_wxc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25/2022 postreply 13:00:01

您应该写。但我不太赞同国学的说法,原因文中说了。称作国故、中国传统学术、中华典籍,都可以。 -冯墟- 给 冯墟 发送悄悄话 冯墟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10/25/2022 postreply 13:10:24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