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约克公爵的灭亡(1460)

来源: 2021-08-19 07:25:4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1114 bytes)

1460 年十月,约克公爵理查(Richard, Duke of York)被正式立为英国王位继承人。

十几年的奋斗,胜利果实忽然就在眼前。但幸福来得快,去得也快。


在 Battle of Northampton 失败后,王后玛格丽特(Margaret of Anjou)带着儿子爱德华(Edward, Prince of Wales),逃到了威尔士,然后为安全起见又转移到了苏格兰。

此时在伦敦,爱德华已经被剥夺了王子的地位,国王亨利六世(Henry VI)也被掌握在约克家族(House of York)手中。

但王后的词典里,从没有「认输」二字。她的下一步棋?反击。而且是立刻反击!

她以最快速度集结出了不少力量:

眼尖的读者或许会注意到,这里面萨默塞特,亨利·珀西,和克利福德爵士,分别是在圣奥尔本第一次战役中被杀死的萨默塞特(Edmund, Duke of Somerset),亨利·珀西(Henry Percy),和托马斯·克利福德(Thomas Clifford)的儿子。

也就是说,这已经是第二代的复仇之战。

另外,贾斯珀·都铎(Jasper Tudor)在他的根据地威尔士也蠢蠢欲动。这回轮到约克家族要两线作战了。


在伦敦的约克军团,椅子垫儿都还没坐热,前方传来消息:王后率军入侵。

约克这边大惊失色,整理了身边的一点力量仓促应战:

约克和大奈瓦尔北上,在韦克菲尔德(Wakefield)附近的桑德城堡(Sandal Castle)驻扎下来,兵力:八千人左右。

王后的军队不久后迎面赶到,兵力:约一万八。

Lancastrians view Sandal Castle: Battle of Wakefield on 30th December 1460 in the Wars of the Roses

其实敌强我弱,桑德城堡易守难攻,约克公爵应该紧闭城门,静待援军的到来。但 12/30/1460,他领兵出城了。

约克的这一致命决定,一直是英国战争史上的一大悬案。后世的学者们有诸多理论:

  • 约克城中补给不够了,他需要出城找东西
  • 双方有君子协定,为了庆祝圣诞节,休战到次年一月六日。(王后军团后来单方面撕毁停战协议)
  • 王后军团的军师安德鲁(Andrew Trollope)使了个诱兵之计,约克上当
  • 有个叫约翰的奈瓦尔爵士(John,Baron Neville),率几千人到达。既然是奈瓦尔家族的,约克误以为是己方的援军,没想到他是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的支持者
  • 最简单的解释,约克轻敌了

不管你相信哪种理论,大家都能同意的是,约克这个举动,绝对是致命的。


约克刚一出城,他带的队伍就被对方四倍多的兵力包围住了。前面冲不过去,后面的退路也被断绝。

在苦战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约克知道大势已去。他命令二儿子埃德蒙(Edmund, Earl of Rutland)撤离逃跑,但不久被克利福德爵士擒获。

Richard’s son, the seventeen year old Earl of Rutland, was caught in the vicinity of Wakefield bridge by the Lancastrians. Lord Clifford, upon learning who he was, stabbed him to death in vengeful rage.

克利福德爵士仰天长笑,“五年前(圣奥尔本)你老爸杀死了我爹。小子,你也会有今天!“

说罢一剑刺死了埃德蒙这十七岁的少年。

在文学艺术作品里,这一幕更加的令人唏嘘。

Murder of the Earl of Rutland by Lord Clifford, at the Battle of Wakefield

大奈瓦尔的二儿子托马斯(Thomas Neville)也在战斗中阵亡。

约克被生擒,次日大奈瓦尔亦被捕。

据说在杀死他们之前,兰卡家族的贵族们还举办了一个羞辱性的审判:他们把一个纸做的王冠戴到约克头上,嘲笑他说,“你不是想当国王么?这个纸王冠你尽管戴吧。”

Margaret of Anjou, (1430 – 1482), Queen of England, she struggled bravely for almost 20 years in the Wars of the Roses. She places a paper crown on the head of the Duke of York. 

约克公爵理查,引颈就戮,享年49岁。大奈瓦尔,60岁。

从十月的人生巅峰,到年底的灭亡,其间都不到三个月。

Battle of Wakefield,1460,红玫瑰兰卡家族胜。


在战场后方的王后听到捷报,抱着小王子高兴的说道,“我们胜利了!”

Queen Margaret of Anjou and Edward, Prince of Wales: Battle of Wakefield on 30th December 1460 

但她错了。对方还有约克的长子爱德华,有沃里克 the King Maker,有首都伦敦,有被俘虏的国王。

在漫长的玫瑰战争(Wars of the Roses)中,我们这里只能说是走完了前三分之一。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好多配图,形象! -盈盈一笑间- 给 盈盈一笑间 发送悄悄话 盈盈一笑间 的博客首页 盈盈一笑间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27/2021 postreply 05:33:35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