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ABC”北京印象

来源: 2019-02-20 15:37:1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5877 bytes)

 

作者:熊文婷/翻译 春阳

导言

    本文作者几年前参加哥伦比亚大学的北京义工,在北京度过了难忘的8周。一个生长在美国的华裔女孩(ABC,American-Born Chinese)短期内对北京产生了什么样的印象呢?(本文曾获万维网征文大赛特别奖。)

 

   北京,我去过好几次了。不过以前我总是准备好随时离开,因为每次都是匆匆忙忙地从一个景点到另一景点。我的感觉就是无止无休地坐车和被导游带着到处转而已。而今年夏天却大不一样。要想感受和了解一个城市,再没有比住在那里更好的方法了,虽说对这个城市来说,两个月是远远不够的。我觉得我才刚刚开始理解与欣赏这里的文化和历史,而这两样是北京最不缺乏的东西。

 

 

  几年前一个暑假,我跟随学校的一个项目,到北京的一个非盈利组织去实习8个星期。这是我第一次住在美国以外的国家,我必须承认我成长了。我以前从没在非英语国住过。去北京以前,我想象着北京肯定到处都是英语路标,因为我以前去的时候,到处都是旅游点啊。现实是那么迅速而有力地教育了我:北京,可不仅仅是个大旅游点!

 

   我工作的地方是一个非盈利组织叫“国际儿童之桥”(A-Bridge-for-Children International,ABC)。

 

ABC创办人斯蒂夫·黄和孤儿们

   我的这次实习,也把我带进了教学这个神奇的领域,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事。刚开始的时候,我的上级告诉我说,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让我准备当一个英语老师。我真的是又急又怕,要知道我这辈子还没给人上过课,就连家教都没做过。我对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做一个老师,一点也没有把握。可我的上级鼓励我说,那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我当英语老师的三周,无疑是我这次实习生活中最有意义也最有成就感的三周。用那些怪腔怪调的英语和我的学生交谈,让我时而沮丧,时而快乐。

 

 

 

   我的学生们学习新单词的时候总是很兴奋。我们有时候也做一些小课题。有一天,我教他们一些国家的名字。用一个“我来自……”和“我是……”我们交换着用中英文,我问他们还知道别的国家的名字吗?(有一些学生学过一些。)他们开始问我很多不同国家的名字。一个学生问我“金星”怎么说。可是我不知道“金星”的中文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知道他想知道怎么说“我来自金星。”

   我每天都会给他们布置家庭作业,第二天收回来。有一天改作业的时候,我发现两张作业都是一个学生的名字。而另外有个学生没交。不幸的是,比较了两张作业以后,我发现犯的错误也是一样。原来是一个学生抄别人作业的时候,把别人名字也抄上去了。 虽然抄袭是一种坏行为,不过我却没有很生气,也没有责怪他。因为我的学生很多是孤儿,他们以前根本就没受过教育。于是第二天我告诉他,如果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以后千万不要再抄作业了。我想他这次学到的不仅仅是英语,也学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我在中国的时候,我和我周围的人,都听出了我的中文口语的进步。有了我的同事和同学的帮助,我的词汇和阅读能力很快就从可怜的低级水平提高了。到了快回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读路牌的时候,居然是先试着读中文,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忙着找英语或者汉语拼音。

 

   一件最令人兴奋的事,是我第一次单独坐出租车。刚开始的时候,我都是依靠我的同学,因为她的中文比我说的好。可是有一天我必须一个人到不同的地方去办一件事。除了坐出租车,我没有别的办法。我试着告诉司机那个地址,可是我根本不知道那个地方,也没法跟他解释。我们走丢了一小会儿,后来还是找到了。我觉得很高兴,我居然成功地在外国坐了一次出租车。因为就在到北京去以前,当妈妈告诉我要学会搭“出租车”的时候,我还问她“出租车”的英文是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熟悉。我甚至大胆地试着和人砍价钱。我觉得在秀水街(一个旅游者的大陷阱)和小贩们砍价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一次我看上了一件衣服,但是标价是1000多块人民币。我和同学一起,所以我们在说英语。那个小贩知道我们是来自美国就想卖个高价。我当然知道他的想法,就把衣服放回去了。他问我想出多少钱,因为他很想卖。我说75块而且一直坚持着。最后,我们都同意80块卖给我,比1000块好多啦!我觉得这真是一件好玩而又实用的事,因为我真的省了钱啦!

 

   这个夏天当然也不可能是十分完美的。北京的烟尘,雾霾真的可怕。特别是再加上炎热和潮湿,让人感到烦躁,更觉得办公室的时间很难熬。哎呀,不说天气了。那个非盈利组织的大老板让我感到我应该到国外学习和工作。五月份去中国以前,我很肯定地认为: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以后也许再也不会去了。我从来没有对这个国家感到非常接近,因为环境和我习惯的地方差别太大了。

    回头看看,我那些不好的印象主要是来自天气(每次都很热)和繁忙的出游时间表。这次真正住在这个国家的经验,使我对她的印象变好了。北京,那里还有很多我要看,要学的东西。所以我一定还会再去。那里已经不再是我父母所熟悉的地方了,(近几十年来,北京已经演变成了一个全新的大都市。)但是,我还是能更多地感觉到我的文化传承。我也感觉到了这段不同的文化经历对我今后生活的影响,我以后还会向往到更多不同的国家去生活。 

 

国际儿童之桥的孩子们

(文中照片均来自网络)

 

   春阳,生于50年代。198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后获美国化学硕士。现定居美国新泽西。多篇文章刊登于海内外报刊,杂志。

   参与并编辑出版《与西风共舞》,《生活还可以》,《教育还可以》,《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诗情画意》等多部合集。

   多篇文章选入武大海外校友会文集和《武大校友通讯》。

   散文曾获江南美食杯佳作奖。多篇散文,小说获汉新文学奖。

文集《岁月流沙》,由刘道玉校长亲自作序,并获海外华文著述奖佳作奖。

  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员,海外文轩作协首任秘书长,文心社会员。

 

关注我们/转发文章

都会给你带来好运!!!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