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虾:【中央大学四八届中文系毕业留言】

来源: 2018-05-19 22:10:4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0086 bytes)

中央大学毕业纪念册(3)

 

去年写了两期中央大学毕业纪念册的内容就搁笔了,今天再续。

 

从这篇开始就分系介绍了,先从中文系开始。这是开始的图案,这钢笔字很有特点,质朴温润,不知出自哪位毕业生,也看不出是男生还是女生手迹。

 

 

钢笔所抄乃中文系毕业留言,部分字句没能显示。整篇文章在下一页以竖版繁体字刊出。

 

该文作者署名一龙,应是应届毕业的邓中龙,家乡是湖南湘乡元埠潭交。碍于竖版繁体或照片清晰度不够,本虾将全文转录如下:

 

 

珍重,中国文学系的伙伴!

 

天南地北,我们何其有幸有这一段机缘?!且休说聚散无常,看小别今朝,才知道来日相逢之可贵。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留下来的是一片甜蜜的回忆未来的正展示在前面,我们还有一个光辉灿烂的前程。

 

可记得那万山丛错的柏溪,我们曾到桃花山中,探寻春天的芳讯!我们曾踯躅于嘉陵江畔,凝眸看片片归帆!

 

又可曾记得那带江倚山的沙坪坝,松林深处,正是我们的家!我们曾一道到盘溪,在一个小山头上野餐,唱汉戏,度秦腔,哼昆曲,欢欢乐乐,愿我们常毋相忘。

 

蜀江水碧蜀山青,纵没有朝朝暮暮情,而回首当年,恐怕谁也有一番无可言说的惆怅?不错,江南也是一个迷人的地方,这四年时光,我们一半在重庆,一半在南京,说起来,真是太理想了。

 

我们该不会忘记棲霞访秋吧?那霜叶红于二月花,曾惹起我们多少诗情和画意,攀枝摘叶,一心要让秋长在,长在我们的心头!

 

我们该不会忘记牛首探春吧?纵然那山上已是一无所有,壁已就颓,塔已就圮,而临风四顾。看方山如印,长江似带,一片江山信美之感,也轻轻占住我情怀!

 

往事别重提,再回首简直令人心醉,似水年华,既不为人耽搁,也不由人等待,到今天,是青春时期的结尾,是社会生活的起头,一切的险阻艰难,在这儿开始;一切的光辉灿烂,也从这里萌牙。

 

还能说什么?还能写什么?猛记起一联名句:"莫遣春秋佳日去,最难风雨故人来。"谁知道我们竟要在春秋佳日中,赋起阳关三叠?

 

还能说什么?还能写什么?偶也想起遗山旧句:"渭城朝雨三年别,平地青云万里程。"但愿数年离别后,一到再相逢日,煮酒论天下英雄,也得有一个自己。

 

去吧!我们好好地去奔赴,望着前面,水远山重;想着前面,水清山碧;走到前面,水深山乱。纵使水深山乱,我们也不要彷徨;水远山重,我们也得度过,不然的话,又怎能到达那山青水碧的地方?

 

我们有勇气,我们有热情,更值得珍重的,是我们这一群天真的伙伴,四年来,我们身在一起,心在一起,从今而后,不论此身离散在天涯海角,我们要将此心永远地连接在一起。

 

天南地北,我们何幸有这样一段机缘?且休说聚散无常,看小别今朝,才知道来日相逢之可贵。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留下来的是一片甜蜜的回忆;未来的正展示在前面,我们还有一个光辉灿烂的前程。

 

祝大家珍重,愿我们常毋相忘。(中龙)

 

一九四八年六月

 

注:此文结尾注明1948年,而该纪念册封面题为《国立中央大学三六级毕业纪念册》,三六应指民国三十六年即1947年。这使本虾有点困惑。文中还提到,大学四年一半重庆一半南京,似乎是1944年入学,抗战胜利后一年迁回南京,1948年毕业。倘如是,三六何解?有哪位读友可以释疑?

 

2018.5.20

 

相关阅读:

 

皮皮虾:【江南的心情】

 

皮皮虾:【中央大学毕业纪念册(1)】

 

皮皮虾:【中央大学毕业纪念册(2)】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