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怪人尹正波 我在大学时,同级同学中有“四大怪人”,皆有名头。其中一位自大二开始拒绝上课,整日斜卧床头读武侠,金庸梁羽生

来源: 2018-04-28 17:47:5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191 bytes)

古典怪人尹正波 


我在大学时,同级同学中有“四大怪人”,皆有名头。其中一位自大二开始拒绝上课,整日斜卧床头读武侠,金庸梁羽生古龙一路读将下去,不一年工夫便将海淀一家书店武侠小说检校尽遍,于是次第重读,三读,并作笔记,每部武侠主要人物、故事情节烂熟于心,张口即来,却无意于武侠研究或创作,纯粹为读而读。然此人聪颖至此,平日基本不摸课本,考试却基本能拿高分。尤以记忆力超群,众生无不服膺。另一位瘦削如鹤,脖歪口涎眼斜,状类疯癫,形象荒诞,有口吃之症,与人言语多囫囵其辞,不知所云,但每遇课堂辩论、演讲场合,却口齿麻利滔滔不绝词锋锐利条理清晰所向无敌。还有一位安徽人是个破坏狂,似乎生来就与一切有形物体不共戴天,必欲摧之而后快,在学四年,毁于他手下的北大公共财物,洋洋无算。奇怪的是从未被校方追究,足见蔡先生倡导之自由民主兼容并包精神已完全贯彻至当代。此公还有一件在当时开风气之先的壮举。他花几十元钱在《知音》杂志上刊登了一则征婚启事,并很快收到数百份应征来函。这些内容多样的示爱信及随信玉照在相当一个时期极大地丰富了我系男生宿舍内的精神生活。随后此公又买了几十元的邮票一一函复那些痴情或假装痴情的女子,乐此不疲。 
最后一个怪人就是我的同班同学尹正波。 
尹公云南人氏,蔡锷的老乡,但他略无一点将军武夫的昂藏气概,倒是很有蔡锷时代满清遗少的那股酸腐劲儿。他不但努力使自己显得像来自封建文化界的样子,而且刻意要达到清末民初的那个水准,也即苏曼殊和林琴南代表的那个水准,要带点颓废的末世相,流露一定的伤感,但很美,很值得玩味。我们大家都弄不懂他是怎样形成的审美趣味,我们这个专业虽然耽误了不少无辜学子的大好青春,不过陷入近代泥沼的可怜虫,算来算去只有尹公一人了。他乡音较重,言语吃力,听上去缺了一块舌尖,起先大家都听不大清楚他在说什么,等到渐渐能听出个仿佛,便又不愿再听下去。他称人必“公”,满嘴是明清话本里的白话文言文,之乎者也泛滥成灾。凡与人语,多数空穴来风,玄之又玄,叫对方摸不着头脑地无聊。当时正是学术界西风劲吹之际,莘莘学子竞相钻进现代派的万花筒,以玩弄各色新潮概念术语为荣,尹公之美学追求及行为作派,不啻是开历史倒车,自然要失去市场。于是他不久就有些缄口,就表示出不合群的偏激,兀自出入于图书馆与教室,将林琴南们的线装书翻来覆去地吟诵,边以蝇头小楷作笔记,记心得,临末了竟真的写出洋洋万言的研究论文,于上好宣纸上以小楷工整抄录,线装之,厚厚一本,放言要传之后世。 
尹公好赋诗填词,——当然是古典诗词,自由诗他是不屑一顾的。他有一首七绝,专叙创作之乐趣:“诗兴如潮压不住,倒拖草履翻穿裤,大笔一挥诗一首,自书自吟自捧腹。”某日他拿了一首《沁园春》来请大家“指正”: 
“蜗居斗室,最难将息,周末时候。厌沙龙玄虚,胡诹瞎扯;舞场纷纭。粉面油头。同乡共聚,相见则云‘何不去找女朋友?’轻摇首,‘非没有能力,钞票不够。’ 
亭亭伫立寒秋,恨意中人难引勾。怨北大哥们,不懂爱情;燕园棒伙,未晓风流。一代书虫,翩翩美士,只爱如砖大部头。怅寥廓,问疏星朗月,谁可挑逗?” 
众人看了,一笑置之。只有一位同学名叫刘洪涛的,思想先进时髦,平素与尹公不怎么对付,就诗论诗嘲谑了几句,偏被尹公听去,怒,复填《沁园春》一首。词曰: 
“《沁园春》出,韩公称‘油’,陈公叫‘好’,有猢狲大王,羞怒成恼;绵毛小丑,狗急墙跳,‘一阕歪词,庸俗鄙陋,捧腹不过是讥笑。臭名扬,偏自以为荣,不知羞臊!’ 
歌诗壮夫不屑,特陋儒小技把虫雕。况文学作品,生活反映;艺术创作,社会描摹。疼处易碰,痒处难搔,胡尔得罪流滟滔。倩诸君,庸俗鄙陋,且此推敲。“ 
因为是急火攻心的反击,格调就更不讲究。其中“流滟滔”即指刘洪涛,因为刘公身材较矮,又讥之为“猢狲大王”,即此可见尹公个性狷介之一面。象这样以诗文与人斗的事例,尹公还有不少。 
大学快毕业时,尹公突然心血来潮,萌发了强烈的入党念头,并填《满江红.自志》一阕以申其志: 
“劫波渡尽,不减却,君子风节。试思量,二十余载,几多心血。竹罄南山意不尽,身沉东海志岂灭。明月夜,举清酒一杯,暂言别。 
蒙蒙雨,已初歇;幽幽恨,未曾绝。驾长风,追前代英烈。壮士胸怀坚如钢,英雄豪气恒似铁。休取笑,肝胆俱澄澈,皆冰雪。” 
这是尹公在燕园有史可查的最后一桩逸事。要说尹公是拿党开玩笑吧,不象,他已正经向组织提交了申请;要说尹公入党之心真的如钢铁似冰雪吧,十人里面就有十人摇头哂笑。尹公行事,多似此,有意无意,捉摸不透,要不怎说他怪呢? 
古典怪人尹正波后来回了云南,至今不知所踪


回复举报|2楼2005-09-05 16:00

219.133.250.*
我以为征婚的人是李荡晨。听说李荡晨回安徽桐城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回复举报|3楼2005-09-05 16:51

61.48.100.*
张睿老弟,你把尹大侠刻画得入木岂止三分!不知可有这位怪杰的消息? 
于川


回复举报|4楼2005-09-05 17:27

202.100.65.*
没有,老班长。找过了,找不到。 
张睿


回复举报|5楼2005-09-05 17:38

我出生了1
张睿深情忆旧,鄙人感触良多。 
去年七八月间,我在曲靖,东道主问我想到什么地方看看,我说想去会泽。曲靖到会泽三百公里山路,主人问为什么要去会泽,我说我有一个同学是会泽人,是云南省的高考状元。 
在会泽,三十岁的县委宣传部长还记得状元这件事。 
小熊猫烟不错,会泽卷烟厂出品??


回复举报|6楼2005-09-05 22:25

我出生了1
我还听说尹公写过:“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跟党走?”另外我还听珊丹说她在昆明见过尹正波,好像是在广播电视台一类的单位任职。 
张睿写的另外三位我都不知道是谁,看来我对同学了解太少了??


回复举报|7楼2005-09-06 03:12

我出生了1
尹正波毕业呼吁俺向他学习, 说这样一来, 文八四就有两个"大仙"了.  
不过, 时隔这么多年, 咱们已经有了俩大仙, 尹公和珊丹是也.  
俺成了个俗蛋, 俺前两日还跟书玉说, 俺现在干的是"六国贩骆驼"的事业.


回复举报|8楼2005-09-06 08:36

我出生了1
上学时不懂,现在懂了,阿波是高人呐。深切地想念他的怪论,现在听到绝对是一种享受!


回复举报|9楼2005-09-06 13:22

我出生了1
好久没在吧上发言了。今天看到睿兄提到的奇人奇事,勾起了一些记忆的微尘。尹公不必说,文中所谓的破坏力强的同学应该指的是文献班的李荡晨兄。荡晨兄的大学四年几乎可以说是寂寞孤苦的四年。他内心的痛苦无处言说,我因为是他的安庆同乡的关系,还能得到他的一点信任,有机会迫近感受他的苦楚。那实在是一个悲哀的故事,让我不忍复述我所知的细节。虽然当年我也的确从雪片般飞来的应征女郎信中获得过真实的快乐??


回复举报|10楼2005-09-06 20:48

我出生了1
我觉得不能说谁怪,每个人都怀抱着自己的小小的真理。尹正波兄以前去厦门打工,与江创旭联系过。据说李荡晨兄在新婚之夜失踪,我去桐城出差时打听过他,但没有打听到。其实,北大毕业生在地方上立住脚并不容易,会被当作异己的成分对待。在安徽,北大毕业生疯掉的我认识的有两个,以前常去我们寝室的一位长亭树的同乡自杀了??


回复举报|11楼2005-09-06 21:34

张晖66
我出生了1
同学们,由于我是信使,所以记得是“荡臣”而非“荡晨”??


回复举报|12楼2005-09-07 09:32

张晖66
我出生了1
长叹一声:每个人都是一首动人的歌啊??


回复举报|13楼2005-09-07 09:42

我出生了1
难得的好文! 
张睿GG,才子也! 

尹正波兄一直让俺心有不安,因为当年在大学的时候,俺也曾经讥笑过尹大侠.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真是不懂事啊! 

尹正波兄对辨证法的解释是俺认为最精辟的. 
何为辩证法? 正着看是6,反着看是9, 就是辨证法! 
还有比这说法更形象的吗?


回复举报|14楼2005-09-07 12:29

我出生了1
风花没说全,话说尹公当年在大教室的理论课上回答老师关于辩正法的问题时举了三个例子: 
1,风花所说的“正着看是6,反着看是9” 
2,“黄沙百战穿金甲”的“甲”字,反着看就是“万类霜天竞自由”的“由”字。 
第三个CASE偶忘了,谁还记得??


回复举报|15楼2005-09-07 13:04

我出生了1
想起的尹公在舞会上舞剑的英姿。 
好文!好文!顶!!!


回复举报|16楼2005-09-08 09:00

我出生了1
尹公舞剑完全跟上迪斯科的节奏,且旁若无人.惊煞羡煞.


回复举报|17楼2005-09-08 13:58

我出生了1
说起舞剑,也想起一段小插曲:尹兄曾经执意要将一柄木制宝剑送给本班一位MM,那剑的两面是尹兄的墨迹:"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


回复举报|18楼2005-09-08 16:25

143.238.253.*
大仙两年前去昆明,见过正波,应该也有他的联络方式,请他上吧里聊聊??


回复举报|19楼2005-09-08 19:19

孛儿帖
我出生了1
哪个是真人啊??


回复举报|20楼2005-09-10 14:36

桔二
我出生了1
桔子去上海腐败,吧里又来了新人了?“孛儿帖”是哪位老大??


回复举报|21楼2005-09-13 16:57

222.201.66.*
他现在在云南省广播电视局总编室工作. 
电话: 6878532 7995312 
电子邮箱:waterinn@yahoo.com  

神秘线人


回复举报|22楼2005-09-13 23:57

24.87.210.*
听说此公最近到了加拿大??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