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杂记 59 一个海归的困惑

来源: 2016-02-15 19:02:5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247 bytes)

  
       
       能随时见到父母,教N个研究生班的学生一学期的课,行走在校园里,许多人都争先恐后的和他热情的打招呼,是两件让和平沮丧的心情略感安慰的事情。

       体制在那里,给精神生活营造出一个氛围。走不出来的,就把这一切看成理所当然。外来的人的感慨自然而然会被看成少见多怪和另类的格格不入。如果你还想混,不想被社会边缘化就得随波逐流,在应时的潮流中寻找适者生存的道理。

       和平是被招聘回国,继而空降到教研室里工作的,这让那些原本就在那里奋斗了一二十年,每时每刻都想出人头地的人们,难免有种被剽窃了功名的怨恨,自然而然成为他们的天敌,抵触情绪情不自禁,层出不穷的小动作,如使绊子、暗地里恶意诋毁等也就在所难免,和平经常无故被当成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和时刻攻防的对象也不足为怪。这使得和平时常会感到自己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势单力薄。就好像大海中一叶扁舟,不时地在表面风平浪静,却暗潮汹涌,危机四伏的地方搁浅,天天让那种类似虎落平阳的惆怅雾霾一样萦绕于怀。

       轻信是原因之一,那些笑里藏刀,口服蜜剑,奴颜婢膝的表象背后,往往是刀光剑影,明枪暗箭。也许是性格使然,一遇到具体事情和平就会把那些好心人的叮咛、嘱咐,比如少说多看,低调谦让,明哲保身,是非糊涂等忘得一干二净。把自己明晃晃的暴露在那些总有冷战思维的人们面前,让自己吃尽苦头。当然也有真情实意,只是和平已经分不出好坏了,这真真假假,除非有孙大圣的火眼金睛,否则只能雾里看花,是非难辨。

       知识分子是最复杂的群体,整人也最有心得和技巧。知识用得好是正能量,反之就是毁灭文明的利器。特别是当了官,又良心泯灭的个别人更是些诡诈难缠,没有底线,道德沦丧的狠脚色。为此和平尝尽了苦头,而且无论他怎样低三下四的*****,都逃不出被作为假想敌的先入为主。往往表面上的嘻嘻哈哈,背地里已经为你布置了陷阱,就等你就范,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自投罗网呢。

       和平有时真羡慕那些可以出世的人们,他们把功名利禄视为粪土的洒脱,简直让他望尘莫及。

       知足常乐,这话说来容易,但真正在利益面前不动心的人这世界上有吗? 和平自省,他做不到,因为他做人不够纯粹!

       花了整个周末,总算判完了N班期末考试卷。傍晚当和平走出教学楼时,大地已被皑皑白雪覆盖的严严实实的了。和平长吁了口气,这是他十多年来第一次在国内遭遇暴风雪天气。明天又要冷了,和平嘟囔了一句,人早已被大雪染成银色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