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方法漫谈: 我的高中政治课老师

来源: 2016-02-14 15:15:1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575 bytes)

学习方法漫谈: 我的高中政治课老师

杨金成老师是我的高中毕业班主任兼政治课老师。我经常想起杨老师。

我印象最深的是杨老师讲解政治课以及帮助我们复习准备高考的方法。不知道现在的中学政治课内容是怎样的,估计应当差不多和我们那时候一样,基本上是应时的政治形势和政策外加马克思主义哲学。那时,我们刚刚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中各种小型的、针对老师的教育革命运动。让那些昨天还在体验无限自由和散漫的中学生忽然进入高深的的政治和枯燥的哲学,对政治课老师而言是一项极大的挑战,对我们而言是一种极端的痛苦。一下子要从打着革命旗号的,充分情绪化和行动化的少年激情进入完全冷静和理性的成年人思辨,这个转换太大了。教学的时候,杨老师通常先详细讲解每一个方针政策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具体概念,然后完整地将教学大纲里所要求的内容慢慢地,逐字逐句地念出整段整段的内容,让我们记下,然后再仔细解释每一段的完整意思。这样,我们每个人就用自己的耳、眼、手、笔、纸,记下了所有问题的标准答案。由于概念已充分讲解,所以那些枯燥的政策和哲学教条就很容易理解。印象很深刻,记忆很容易。不知不觉,我们每个人手中就有了一本属于自己的政治课笔记本小书。临到高考备考阶段他再将“小书”中的重点概念和内容不厌其烦地反复讲解,听得我们耳熟能详,不用再花太多时间就能充分熟悉高考所需要的篇幅有限的政治课内容了。我记得当年我的政治课考分是很高的。

其实,杨老师这样讲解的政治课不仅让我高考从中受益,大学的政治课在我看来很多其实都是杨老师讲解过的,所以学起来很容易。考研究生的政治试卷也有相当一部分的内容都是我在中学就背得滚瓜烂熟了的。省了我很多精力。

大二时我对东西方哲学以及各种人文学科如社会学,心理学等课外学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它们深刻影响了我毕业后的专业选择。这些学科都需要严谨的概念性思维。而我从杨老师那里继承来的学习方法给了我很大帮助。像杨老师那样,我首先关注这些学科的基本概念。基本概念清楚了,这门学科的大致面目就都清楚了。所以,虽然这些都是我的课余爱好,但我捡起来却得心应手,应付自如。常常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轻易地通过自学掌握了大量人文类的知识,在我的大学同学,老师,和校领导那里赢得了不少關注。现在客观地回过头去看,对于一个五年制的医学生而言,那样的知识面还是很罕见的。后来到了北京读研究生,我的人文学科素养和哲学思辨能力得到了不少同学和老师的很高评价。乃至于在美国读书和做科研的时候,老师们给我推荐信的评语都会提到很赞赏我的概念性思维。现在回过头去看,杨老师那个时候的政治课讲解方法对我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从中我学到了概念第一。而概念是一门学科的基础。

杨老师对我的这一影响至今还没有结束。我知道以后会继续做出一些有更多、更有意义的事情。到时候再继续向杨老师汇报。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