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记事

来源: 2016-01-19 21:29:4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778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山高路远 ] 在 2016-01-19 21:58:12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突然心血来潮,想写一写刚出国留学的事。

刚到澳洲读书时,有两个室友,其中一个是东北人。这个东北室友,有个东北大哥,是出国前在一起英语培训时一个班上的。由于都是东北人,而且培训完后,都会被派往澳洲留学或做访问学者,室友就和这位东北大哥成了朋友。大概从那时起,室友就叫这位东北大哥为“大哥”了。到澳洲后,室友和这位大哥又刚巧在同一个城市,而且是同一个大学,但在不同的校园,相隔十来公里的样子。那时中国留学人员少,刚出来也挺寂寞孤单的,于是这位东北大哥就经常来看望我的室友。我们在一起吃饭喝酒,我也就认识了他。

这位大哥年龄大概35的样子,个子中等,但偏胖,满头花白头发。面部特征并不像汉人,这也和他后来自称八旗子弟相符。走路是有些四平八稳的样子,但乒乓球打得好。有一次中国学生联欢时,他的球技引起了一个不认识他的人注意,那人问我:“那老头是谁“?---这是后话,但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们对他外貌的第一印象。由于比室友大个十来岁,做大哥当然是绰绰有余的。对我和室友这些刚出校门不久,没有什么经历的人来说,算是见多识广了。由于这个背景,加上他自称是八旗子弟,祖上也曾光荣过,和我们说话时,就免不了有一种骄傲自豪感。

有一次,我们在聊天时,他说:“我家的钱在地上用脚踢”。我听了很诧异,也有点反感和疑惑。他怎么能这样炫耀呢?他究竟为什么要把钱放在地上用脚踢呢?他有多少钱?要知道,那时是80年代末,国内的月工资普遍不到100人民币吧。他大概也觉得自己说过头了,于是接着自嘲说,“用脚踢不到,家里没钱”。

男人们在一起时,政治是一个永恒的话题。留学的男人谈论统一台湾,则是政治话题下的第一大子话题。有一次我们聊到台湾,东北大哥发表高论: 台湾在日本统治50年后,现在发达了。如果东北还在日本人统治下,一定比现在好。是啊,80年代的台湾,相对大陆来讲是富裕得多。两岸刚开放时,回大陆探亲的台湾老兵,一个个都跟百万富翁似的。但是他的话,让人听了很不舒服,一副有奶便是娘,没有民族气节的样子。我自知无法改变他的观点,也就没有和他辩论。从这以后,我就有意不怎么和他搭话了。

话说这位其貌不扬的东北大哥,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我在中国学生学者联欢会上和其他场合见过几次。高高的个子,苗条阿娜的身材,披肩的长发,对那时还是单身汉的我,美若天仙。可这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来澳后不久萌发第二情,和一个刚刚博士毕业的中国人好上了。那博士我也见过,也是有婚室的,一表人才,倒是和这老婆般配。变故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经济上的。东北大哥公派出国进修,每月领事馆发3、400澳元生活费,虽然吃住不愁,可也紧紧巴巴,并无什么剩余,晚上还去餐馆打零工挣钱。可那博士,一毕业就到一个公司工作,年薪有3万澳元。对的中国人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东北大哥苦苦请求,可老婆去意已决,搬去和博士同居了。两人曾经的爱情结晶,一个上小学的儿子,也带去了,东北大哥一个周去看一次。这种花边新闻,在任何地方都会无腿自走,在那时小小的中国人圈子里,更是尽人皆知。

由于发生六。四。风波,澳洲总理霍克在电视上声泪俱下,决定给中国学生学者永久居留。东北大哥一年进修完毕,顺利留在澳洲了。再往后, 我和室友也分开住了,见到东北大哥也就少了。再往后,我硕士毕业,离开了那个城市到另一个地方读博,从此对东北大哥一无所知。

十多年后,我在澳洲一个小城市工作。我那曾经的室友过来探访,并小住一个晚上。第二天,旧友说要去拜访他那东北大哥。原来,那东北大哥早就离开了我们刚到澳洲时居住的城市,搬到了离我100公里外的一个大城市。旧友和东北大哥也十来年没有见过面了。旧友没开车车,又对周围不熟悉,我就开车送他过去。

我们走在冬天下午的路上,外面下着淅沥沥小雨。路上聊起东北大哥。

“他又再婚了吗”?我问。

“又复婚了”,旧友说。

我大吃一惊。

原来,那个博士是一个花花公子,和东北大哥的老婆啪啪玩了一阵,新鲜劲一过,就把她抛弃了。东北大哥三代单传,好不容易生个儿子,视如命根。东北大哥父母看在孙子的份上,也力促东北大哥复合。于是,东北大哥就把那曾经闹得风风雨雨,给他无限屈辱的老婆又接回来了。

说着说着,就到了东北大哥的家。冬天天气短,已经麻麻黑了。主人一家都在,大概已经做好了饭,在期待着。一进门,就看见那曾经上小学的儿子,现在已经长到20多岁了,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对我和旧友的到来,他没有任何招呼,也不曾从沙发上站起来,还是自顾自看电视。只是他妈妈提示了一句:这是儿子。甚至在这时,儿子也没有一点招呼。直觉之中,这并不是一个和睦之家。再细看老婆,十多年不见,竟然有些老态龙钟了,腰围比以前宽阔多了,动作也迟缓了,完全没有了记忆中的那种苗条和轻盈,连门牙也突出了。当下内心暗暗不胜唏嘘。

我们三个男人,就围坐在厨房旁边的饭桌上说话。不久,那老婆就过来对我说:”你就在这里吃饭吧“。我说:“不吃了,我们聊聊就走“。我说的的实话。我和东北大哥并没有多少交情,他老婆可能也不记得我了。过了一会儿,那老婆又过来对我说:”你就在这里吃饭吧“。还是原话,话语中并无任何其他字词。我还是说:“不吃了,我们聊聊就走“。过了一会儿,那老婆又过来第三次对我说:”你就在这里吃饭吧“。完全是一模一样的话,甚至连语气也没有变化。我这时才突然明白,她是在催我走。于是我当即站起来,说我走了。这时,那老婆和那东北大哥,并没有一句真心挽留的话。

我于是走了。天已经完全黑了,冬天的夜晚更加寒冷,还是下着小雨。在开车回家的路上,真是感慨万千。十多年,竟然变成这样子了。。。!50多岁的人了,接人待物,竟然如此没有思量,难怪事情如此。。。!

所有跟帖: 

往事如烟 -soccer88- 给 soccer88 发送悄悄话 soccer88 的博客首页 soccer88 的个人群组 (698 bytes) () 01/19/2016 postreply 22:57:27

您这个故事,可能不太适合到公共论坛讲。 -borisg- 给 borisg 发送悄悄话 borisg 的博客首页 borisg 的个人群组 (116 bytes) () 01/20/2016 postreply 06:27:50

赞!写的不错。 -没离开过- 给 没离开过 发送悄悄话 没离开过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20/2016 postreply 06:30:40

要以当时的环境和条件,客观地看待和评论人与事,才让人信服。 -wuhoo2000- 给 wuhoo2000 发送悄悄话 wuhoo200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20/2016 postreply 08:03:46

留学记事 -jiyzcu53296- 给 jiyzcu53296 发送悄悄话 jiyzcu53296 的个人群组 (87 bytes) () 06/27/2016 postreply 21:26:55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