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千年的猛将,还能翻身吗?

来源: 2021-10-13 11:52:1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9765 bytes)

大唐贞元五年(789年)九月,太极宫凌烟阁。

自从上次会见了讨平泾乱的名将李晟和马燧后,唐德宗李适便有了扩建凌烟阁,为两位股肱之臣图形的想法。此番前来凌烟阁,唐德宗就是为了缅怀英烈们的光辉事迹。

随着唐德宗步入凌烟阁,阁中名臣猛将的画像映入眼帘:除了唐初二十四功臣的画像,中宗、肃宗、代宗等皇帝也曾命人将国之重臣绘像于此,永世怀念。

看着凌烟阁满墙的功臣勋贵,唐德宗不免有些怅然若失。难道真的无法恢复大唐曾经的荣光与强盛吗?

唐德宗没有答案。

▲年轻时也被绘像于凌烟阁的唐德宗。图源:网络

但他知道,先祖设立凌烟阁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后世铭记大唐荣耀。

为了那股不服输的大唐精神,唐德宗下令,除绘制李晟、马燧两人的画像外,另补设25名前朝功臣勋贵绘像于凌烟阁,共受万年香火。

在这组被史学界称为“凌烟阁二十七功臣”的名单中,出现了苏定方的名字。

作为曾先后灭三国、建立不世功勋的初唐将领,苏定方被图形凌烟阁,实属众望所归。但这一幕,苏定方无缘看见。

更悲哀的是,这名大唐猛将生前被误解,死后则长期被“丑化”。但求历史给个公平足矣。

01

想当年,苏定方也曾是令人艳羡的少年英雄。

苏定方,本名苏烈,表字定方。年及弱冠,出身冀州豪强的他便拿起武器,与父亲苏邕一起,组建了一支数千人的军事力量,在隋末的乱世中讨伐流寇,保境安民。

那时,冀州一带烽烟四起,势力最强的流寇,当属清河郡张金称的队伍。

出身农民阶层的张金称,是隋末山东起义军的领袖之一。早期起兵之时,他尚抱有一丝解救百姓于水火的善心。可到后来,引用司马光的话来说,就是“金称比诸贼尤残暴,所过民无孓遗”。这个表述可能有正统王朝对张金称一伙的贬低之意,但无法否认,这个时候的张金称已为祸一方。

隋大业十二年(616年),隋炀帝令太仆杨义臣自辽东回师,全权负责山东一带剿匪事宜。作为当地有名的民间保安力量,苏定方的队伍也加入了此次清剿行动中。在杨义臣与苏定方的密切配合下,张金称最终兵败身死,早早退出争霸天下的征途。

苏定方的父亲去世后,苏定方代领其众,继续维护着地方的和平与稳定。然而,逐渐席卷天下的隋末农民起义,还是将他推入了时代的浪潮之中。

经过一番兼并攻伐,河北、山东一带纷纷归附窦建德。

窦建德为人豪义,喜侠节,在十里八乡中威望甚高。与苏定方一样,窦建德起兵的理想也是为了保境安民。在共同理想的驱使下,两人走到了一起,为百姓共谋福利。

▲窦建德。图源:影视剧截图

在窦建德军中,苏定方颇受赏识。窦建德麾下大将高雅贤将其收为养子,好生培养。之后,跟随着义父高雅贤和首领窦建德的步伐,苏定方迅速在隋末的战场上成长为一员骁将。

可惜时运不济,在与唐朝争夺天下的过程中,窦建德兵败虎牢关。苏定方只能追随义父高雅贤,投身刘黑闼军中,再举义旗。

唐武德五年(622年)正月,刘黑闼自称汉东王,宣布继承窦建德遗志,力讨大唐。

刘黑闼其人正如《隋唐演义》中所描述的那样,狡诈蛮横,嗜好赌博。罗士信(罗成的原型)、徐世绩、薛万均兄弟等皆曾折辱于其手,堪称大唐名将的噩梦。

不过,在唐朝大军持续进攻下,刘黑闼大军折损十之七八,高雅贤也死于罗艺之手,以窦建德、刘黑闼为首的河北势力彻底败亡。

尽管在刘黑闼手下的大部分时间,出于使命的要求,苏定方一直与唐朝军队为敌。但刘黑闼败亡后,李唐方面并没有怪罪于他。

此时,因感念高雅贤的提携之恩,小有名气的苏定方甘为一介平民,回家种地。

02

许是因为个人名气,在沉寂一段时间后,苏定方被唐朝征用。至迟于贞观初年,他出任大唐匡道府折冲(官阶正五品下),效力军前。

彼时,李世民已通过玄武门之变,成功谋得皇位。解决完内部矛盾后,他把目光放到了更远的北方草原,那里是东突厥汗国的天下。隋末天下争雄之际,东突厥汗国曾是各路诸侯想尽办法巴结的“大佬”,唐朝也不例外。

在东突厥可汗的帮助下,唐军相继击败了薛举、刘武周等割据势力,并最终建立了大一统帝国。只是,当中原天下渐定之时,如此强大的东突厥汗国未免将成为唐朝未来扩张的重大威胁。

双方必有一战!

贞观三年(629年),腾出手来的唐太宗李世民终于按捺不住狂躁的内心,以李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兵发六路,消灭东突厥汗国。作为唐军将领,苏定方被主帅李靖选为先锋官,统帅部分骑兵参与战斗。

▲大唐第一名将李靖。图源:网络

经过数月战斗,唐军逐渐将东突厥颉利可汗的部队驱赶到了阴山一带。在战场形势愈发明朗的情况下,颉利可汗提出求和,希望通过缓兵之计,为自己争得救命时间。

此时为麻痹颉利可汗,李世民一边命莒国公、礼部尚书唐俭全权负责与东突厥商定归顺事宜,一边急令李靖整军备战——千钧一发之际,心领神会的李靖率领大军压上,并命苏定方以麾下200骑兵先头攻击颉利可汗。

在月色和大雾的掩护下,凭借以往的作战经验,苏定方等人很快摸到了颉利可汗大帐。

苏定方及其麾下骑兵大开杀戒,不多时,颉利可汗牙帐前已血流成河。慌乱间,颉利可汗翻身上马,凭借少数护卫的奋力冲杀,逃出了战场。

自此,在唐军的合围下,东突厥大军全线溃败。大唐帝国占据了阴山以北的大片土地,并从诸部首领那儿获得至高无上的“天可汗”荣耀。

此战后,苏定方以功升左卫中郎将(正四品下),成为大唐帝国内一名中级军官。

03

正所谓“月盈则亏,物极必反”。就在苏定方满怀信心要为大唐再立新功之际,他的仕途却似乎戛然而止了。

从贞观四年开始,往后25年内,苏定方别说攒功升官,就连唐太宗朝数次对外作战中,也难觅此员大将身影。

作为与之有相似经历的初唐将领,程名振早年间也曾供职于窦建德军中。贞观年间唐太宗讨伐高句丽时,程名振随军出战,屡建战功,颇受唐太宗嘉许。唯独,同出窦建德麾下的苏定方,史书上只字未提。

对于这一奇怪现象,有学者指出,这可能跟唐朝文、武两班大臣的倾轧有关。

在灭东突厥一战中,唐俭曾作为使者“诱饵”只身前往敌营,试图骗取颉利可汗的信任。当李靖准备出兵之际,唐俭还未得知唐军即将进攻的信息,仍卖力地为大唐与东突厥友好往来尽心竭力。直到苏定方神兵天降,唐俭才如梦初醒,仅以身还。

▲唐朝莒国公唐俭。图源:影视剧截图

可想而知,唐俭逃出生天后对李靖、苏定方等人的怨恨到底有多深。

于是,史料中便出现了御史大夫温彦博、尚书右仆射萧瑀等朝廷重臣弹劾李靖“军无纲纪,致令虏中奇宝,散于乱兵之手”的记载。

乍一看,这段文字是李靖、苏定方纵兵劫掠的“罪证”。实际上,“虏中奇宝”当指颉利可汗。匪首跑了,身为主要责任人的李靖只能“无所辩,顿首谢”,相当于默认了在这次战斗中,自己指挥上的严重错误。

但具备资深军旅阅历的唐太宗,又怎愿让这位“大唐战神”就此沉沦呢?关键时刻,唐太宗站出来为李靖解了围,称:“隋将史万岁破达头可汗,有功不赏,以罪致戮。朕则不然,当赦公之罪,录公之勋,加封李靖为左光禄大夫,赏赐绸缎千匹,增加食邑五百户。”

李靖安全了,苏定方只能倒霉。但问题终归是唐太宗自己弄出来的,苏定方背锅也不好一撸到底,唯有不升不降,才算对文官集团有所交代。

那时,苏定方正值壮年,是一个将领建功立业、光宗耀祖的黄金时段。当其他将领奋战四方,为大唐帝国开疆拓土之时,身为一个武人,苏定方被强行按下“暂停键”,坐起了冷板凳。在平淡的日子中,荒废了25年时光。

好在,如旭日般冉冉升起的大唐帝国,征战四方之心尚未熄灭,被遗忘多时的苏定方终于迎来了出头之日。

贞观二十三年(649年),“天可汗”李世民驾崩。继任者为其第九子唐高宗李治。在大众的一般认知中,李治就是一代女皇武则天的“背景板”,其性格懦弱无能,堪称“一代昏君”。实则,大唐帝国在李治的治理下,国力蒸蒸日上,疆域面积也达到史上最大。

▲唐高宗李治与武皇后。图源:影视剧截图

为了拓展大唐疆域,李治除了提携年轻将领在军中建功立业,也在老将中物色尚能骑马作战者,帮带新人,完成军力传输。

而此时,当年看不惯苏定方的大唐初代文臣多已谢世,对苏定方苦大仇深的莒国公唐俭也卧病在床,苟延残喘,苏定方终于成为唐高宗李治眼中的“至宝”。

04

永徽六年(655年),被“雪藏”多年的苏定方,终得唐高宗召唤,与营州都督程名振共同讨伐高句丽。

虽然离开战场多时,年逾花甲的苏定方依旧“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在与老伙计程名振的搭档进攻中,苏定方开启了“犁庭扫穴”模式,大败高句丽联军,焚其外城、村落,杀俘千余人而归。他再次在世人面前,证明自己宝刀未老。

捷报传回朝廷,唐高宗大喜,下令晋升苏定方为右屯卫将军,封临清县公。

大胜高句丽后,苏定方又获令,追随葱山道行军大总管程知节,攻击西突厥。

此次西征军主帅程知节,即大名鼎鼎的的程咬金。虽不擅长“三板斧”,但通过历历战绩,在大唐军队中积累了崇高声望。正因如此,唐高宗才擢升程知节任主帅。

▲演义中擅使三把斧的程咬金。图源:影视剧截图

与二十多年前进攻东突厥一样,苏定方也被主帅任命为前军总管,作为大军首席先锋官,主管先头部队进攻事宜。

大唐西征军与西突厥歌逻、处月二部战于榆慕谷,大破之,斩首千余人。尔后,副总管周智度又率大军屠灭西突厥三万余锐士。

西征军的首战告捷,引起了西突厥沙钵罗可汗阿史那·贺鲁的高度重视。经其整合,西突厥两万精锐在鹰娑川与唐军展开恶战。

关键时刻,苏定方再率五百精锐骑兵直捣敌营,重现当年斩首东突厥可汗的辉煌时刻。也正因苏定方的及时出现,西突厥军队大败,唐军“追奔二十里,杀获千五百余人,获马及器械,绵亘山野,不可胜计”。

此战,苏定方功不可没

但人红是非多。苏定方一介老将尚在阵前挣命,后方副大总管王文度却搞起了“小动作”。王文度向程知节报告称:“贼虽走,军死伤者众,今当结辎重阵间,被甲而趋,贼来即战,是谓万全。”

若采纳王文度的保守提议,无疑将严重影响唐军的进攻势头,故程知节并未当场答应。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王文度竟然擅自下令,要求诸军即刻回营,再行商议下一步作战计划。

很明显,剿灭西突厥才是唐军作战的终极目标,这有什么好商量的?于是,按照《资治通鉴》的记载,苏定方从前线撤下来后,疾奔程知节营中,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出师欲以讨贼,今乃自守,坐自困敝,若遇贼必败。懦怯如此,何以立功!”

与此同时,苏定方提出自己的建议:“请囚文度,飞表以闻。

大将无能,累死三军。苏定方的愤怒是情有可原的,毕竟底层将士根本做不到主帅运筹帷幄的层面,主帅的一句话,很可能就让全军将士累死累活,士气大减。况且,像王文度这样不进反退,除了容易打乱原先的战斗部署,自乱阵脚,还容易给敌方留出破绽,白白让唐军丢了性命。

对于苏定方的以下犯上,程知节既没有当面责罚他,也没有听从苏定方的建议,继续先前的作战计划,而是转战怛笃城。

听闻唐朝大军将至,识相的怛笃城人赶紧开门投降。但怛笃城人的投降并未换来他们想要的活命,在王文度的诬告下,怛笃城人最终尽成了唐军刀下鬼。

屠城,劫掠,擅自改变作战计划,仗打到这儿,西征军出师之名尽毁。战争已没有任何必要再进行下去。

▲初唐时代各国态势图。图源:网络

作为西征军高层,程知节被调回长安,坐罪免官;王文度下狱判死,加恩贬为平民。

而苏定方因功,暂管西征军军务。

05

显庆二年(657年),唐高宗正式任命苏定方为伊丽道行军大总管,以燕然都护任雅相和回纥王子药罗葛·婆闰为副将再赴西突厥作战。

从此次作战的阵容上看,唐高宗对苏定方寄予厚望。而效力唐军多年,苏定方也终于有机会证明自己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

鉴于先前程知节大军在西突厥的烧杀抢掠,唐高宗决定刚柔并施,除派苏定方为主力进攻西突厥外,还设立了流沙道安抚大使,由原西突厥贵族阿史那步真兄弟俩负责沿路招抚西突厥部众,配合主力部队攻击。

在阿史那步真等人的密切配合下,苏定方听从右领军郎将薛仁贵的建议,借突厥泥孰部与阿史那·贺鲁之间的矛盾,联合他们一起进攻西突厥。

然而,阿史那·贺鲁大军在人数上仍胜唐军十倍,且此时正值寒冬,滴水成冰,对唐军甚是不友好。

就在众将及敌方均认为唐军应延缓作战时,苏定方却力排众议,令全军将士冒雪进攻阿史那·贺鲁大军。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作战方式,最终令贺鲁大军全线溃败,贺鲁只得率众西逃。唐军乘胜追击,在中亚石国(今塔什干),贺鲁众叛亲离,无路可去,举手投降。

至此,苏定方凭其非凡的战绩,将大唐国境线向西推进至中亚西海(今咸海)一带,成就了与汉代霍去病封狼居胥同等的军事传奇。

▲苏定方。图源:网络

战后,苏定方命令军队妥善安置原西突厥部众,划分牧场,恢复原先草原上的畜牧秩序。他亲自押着西突厥头目阿史那·贺鲁献俘长安,以昭显大唐军威。

看到年迈的老将苏定方意气风发,唐太宗别提有多高兴了,立即下旨,册封苏定方为邢国公,擢升左骁卫大将军,其子苏庆节也被封为武邑县公。皇恩浩荡,宠冠诸军。

像苏定方这样的老将,在建功立业后理应安享晚年。可命运还是不愿放过苏定方,壮年之时未曾马革裹尸,晚年却还得奔波沙场。

献俘后不久,苏定方又接到了另一项任务:安抚西域

苏定方攻灭西突厥期间,吐蕃正一步步吞噬着西域的吐谷浑。为此,吐蕃宰相禄东赞还曾以文成公主嫁给松赞干布的先例,向大唐求娶公主,以结秦晋之好,为吐蕃在西域开拓疆土提供便利。但在唐军军威日盛的时代,唐高宗已经不需要向吐蕃低头。对禄东赞的提议,唐高宗断然拒绝。

如此,在吐蕃的支持下,世居葱岭(今帕米尔高原)以西的都曼率其所部及其余三国,开始扰乱大唐在西域的统治。

虽然唐朝在西域早已设置了安西四镇,但驻军常要从内地调拨。都曼联军利用这一点,很快便突破了于阗(今新疆和田一带)。而擅于发动闪电斩首战役的苏定方,沿用先前对付东、西突厥的招数,以少胜多,先灭了前来督战的吐蕃副相达延莽布支,再以少量骑兵急行军攻打都曼,使对方仓促应战,惨败告终。

▲唐高宗时代的西域。图源:网络

之后,苏定方再以同样的方式,献俘洛阳,将自己在军中的声望又提升了一个台阶。而后,随着大唐战线的东移,作为唐高宗深为倚重的大将,苏定方又来到了朝鲜半岛。

06

显庆五年(660年),趁朝鲜半岛三国战争打得正酣,苏定方正式出任熊津道行军大总管,率领水陆大军十万人进攻百济。

唐朝大军借助水军优势,发动两栖登陆作战,长驱直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攻破百济都城。

为守住百济的最后一片国土,百济王子泰率众在城中巷战死守。可泰不是百济王扶余义慈的继承人,所以在人心惶惶的环境下,还有一部分百济贵族选择了趁早投降唐军,结束战斗。苏定方命士兵在城中各处插上大唐军旗,草木皆兵间,留给泰的,只有投降一条路。

苏定方连战连捷,前后灭三国,功勋卓著。但在同僚眼中,苏定方还是如此粗鄙。这固然有早年间得罪文官集团的旧仇,但也有苏定方交友不慎的“新怨”。

作为一名武将,苏定方智勇双全,为人耿直。身为武人却爱结交文士,这本是一个可以洗刷自身风评的机会,可在苏定方数十年的为官生涯中,他的知交同僚名单中却有一个不大合时宜的人:许敬宗。

▲苏定方的政治盟友许敬宗。图源:影视剧截图

许敬宗是隋朝吏部尚书许善心的儿子,“幼善属文”,因文采出众,归唐后即被唐太宗李世民纳为帐下十八学士之一。到了唐高宗时期,许敬宗开始兼修国史。可许敬宗这人品德太坏,与他关系不佳的人,休想在他的史笔下出现一个好词儿。

唐朝名相封德彝早年间在隋朝任官时,恰好见证了虞世基和许善心共同殒命于宇文化及刀下的场景。据封德彝回忆,“虞世基被诛杀,虞世南伏地而行请求替兄受死。但到了许善心受死时,许敬宗却想尽办法求生”。为了抹掉这段黑历史,许敬宗在给封德彝写史时,大肆增添封德彝“黑料”,硬生生将一位智识过人的卿相,写成了佞臣。

许敬宗在朝中胡乱编修国史,引起众臣不满,却也无可奈何。谁叫人家擅于曲意迎合,有拥戴武后之功呢?

对于前后灭三国且皆生擒其主的苏定方,许敬宗的史笔是这样评价的:“汉将骁健者唯苏定方与庞孝泰耳,曹继叔、刘伯英皆其下。”

庞孝泰是岭南地区的少数民族英雄,一生爱民如子,一身正气。但在追随苏定方出征高句丽时,却被打得大败。即便如此,在许敬宗笔下,也成了猛将。朝中大臣难免会将恶意的矛头指向苏定方。

于是,在苏定方最后的岁月中,尽管他一路兢兢业业“升级打怪”,出任安集大使,节度诸军,保境安民,却依旧得不到朝臣们的谅解。甚至其在前线病逝的消息,唐高宗也是过了很久才在别人口中得知。

对于老将的去世,唐高宗无比哀伤,称“苏定方于国有功”,匆忙下旨褒奖追赠,极尽哀荣。

只是这一切,像头老牛般辛苦耕耘的苏定方看不着了。

07

更要命的是,伴随着唐衰宋兴,扬文抑武的社会风气蔓延开来。像苏定方这种在唐朝熠熠生辉的名将,在宋代被按下不表,英名逐渐埋没。

到了明清时代,家喻户晓的《隋唐演义》《兴唐全传》风靡一时,这股隋唐英雄风的兴起,更让苏定方“无力翻身”。

在众多隋唐英雄中,以“三板斧绝技”著称的程咬金,正是苏定方当年西征时的老领导程知节。这员“福将”虽不似秦琼、罗成般骁勇善战,但其正面形象可谓深入人心。

而演义中的程咬金与历史上出师无果、杀降纳财的程知节相去甚远,这就导致演义作者必须寻求一个“替死鬼”来充当挡箭牌。

▲演义里被罗通复仇的苏定方。图源:影视剧截图

很不幸,那个早年间替唐太宗背锅、顶撞程咬金、结交奸佞许敬宗的苏定方恰好符合作者的反派三观。于是,在演义中,一个反复无常、残害忠良的“苏定方”正式面世了。

尽管时代与大众对其不公,但正史终究还是为苏定方留下了洗刷冤屈的草蛇灰线。

继唐德宗将其图形凌烟阁后,苏定方又受历代君王推崇追封。在武将普遍抬不起头的宋代,宋徽宗将其列入古代七十二名将之列,成为世所敬仰的名臣良将。

历史的归历史,演义的归演义。

始终要相信,一个被误解了千年的猛将,会得到公正地看待。

参考文献:

[唐]刘煦:《旧唐书》,中华书局,2000年

[宋] 欧阳修:《新唐书》,中华书局,2019年

拜根兴:《七世纪中叶唐与新罗关系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

拜根兴:《苏定方事迹考疑试论稿》,《中国史研究》第9辑,2000年

梁山:《苏定方历史与文学形象的对比研究》,《乾陵文化研究》,三秦出版社,2011年

古晓凤:《唐代凌烟阁功臣研究综述》,《乾陵文化研究》,三秦出版社,2007年

所有跟帖: 

李靖所为,太宗默许。实力所在,谁能奈何。 -信笔由墨- 给 信笔由墨 发送悄悄话 信笔由墨 的博客首页 信笔由墨 的个人群组 (296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14:42:23

好文! -Redcheetah- 给 Redcheetah 发送悄悄话 Redcheetah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0/13/2021 postreply 22:33:38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