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芯"的报复

来源: 2021-04-06 14:51:0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020 bytes)

1945年8月13日,“魔芯”(demon core)已经蓄势待发,准备随时投放到日本本土。料想这场世人从未见过的最致命袭击将使日本陷入一片新的混乱之中。

一周前,“小男孩”已在广岛引爆,紧接着是长崎的“胖子”。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用于战争的核弹,夺走了20万人的生命—要不是天皇及时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第三波致命的袭击即将发生。

好在此事终未发生。

长崎再次遭袭证实广岛绝非偶然之后,日本立即于8月15日投降,日本广播电台向全国播放了裕仁天皇录制的讲话,承认盟军的要求。这是日本公众首次听到天皇的声音,但是对于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又名Y计划)的科学家而言,这一事件具有更为特别意义。这意味着他们一直在研究的第三枚原子弹的起爆核心—6.2千克(13.7磅)精制钚和镓的球体—无须用于战争杀人了。

若再晚几日投降,那这颗核芯将被装在第二个胖子上,四天后就会在另一个毫无戒备的日本城市上空引爆。

天意如此,命运弄人。正因为这颗没投下而保留在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中代号为“ Rufus”的Los Alamos装置——“魔芯”,留下了祸根。

“魔芯”这个名称是多次事故后,人们给取的。

第一次事故发生在日本投降后不到一周,正是取消“魔芯”轰炸行动之后的次日。

“魔芯”不能用于战争杀人,于是就报复那些制造它的人。

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的科学家在进行临界实验时,都非常清楚他们所做工作的风险。他们知道做这种测量超临界阈值的实验,一旦超出临界点,核链反应将会释放出致命的辐射。

以前,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参与“曼哈顿计划”中的科学家做此实验时,为避免辐射,在即将发生临界反应之前,就迅速跑开——尽可能远离实验装置。

他们为该类实验取了一个非正式的绰号——“摩老虎屁股”(或捋龙须“tickling the dragon's tail”),这暗示了他们所做工作的危险。常言道:老虎屁股摸不得,因为弄不好,自己会被老虎吃掉。

不幸的是:1945年8月21日晚上,达格利安(Daghlian)晚餐后返回实验室,违反安全规程,独自逗弄了一下“老虎”。(幸好周围除了一名保安没有其他科学家)。

 

达格利安(Daghlian)实验时,他用碳化钨制成的砖将魔芯围住,这些砖块反射了由铁芯散发出来的中子,并逐渐达到临界值。

达格利安一砖一砖地在魔核周围建立起反射墙,直到他的中子监测设备表明如果再放置砖块将会超临界。

不幸的是就在他试图将其中一块砖拉开时,不小心砖块直接掉到了魔核的顶部,引发了超临界状态,并发出蓝光和热浪。

达格利安立即伸手移开了砖头。但为时已晚,当时即感到手有刺痛感。

就在那短暂的瞬间,他受到了致命的辐射。他那只受辐照的手起了水泡,经过数周的恶心和疼痛,他最终陷入了昏迷状态。仅在事故发生25天后他就死了。值班的保安人员也受到了非致命剂量的辐射。

 

但是,魔芯的故事还没完。

达格利安(Daghlian)死后,实验中心对安全程序进行了审查和重订。但所做的改善却未能防止类似事故的再次发生。

1946年5月21日,达格利安的一位同事,物理学家路易斯·斯洛廷(Louis Slotin)演示了一项类似的临界实验,用铍做成的圆顶状物罩在魔核的上面。

像之前的碳化钨砖一样,铍穹顶将中子反射回核心,将其推向临界点。斯洛廷小心翼翼地用一个螺丝起子将铍穹撬起以保持一个很小的间隙,好让足够多的中子能逃逸出去。

别说,该方法还真有效。

但不久的某次实验,一不留神,螺丝起子滑了下来,圆顶掉了下来,铍盖将整个魔芯完全盖住,使太多的中子反弹回来。魔芯迅速吸收大量中子,很快超临界!

 

房间中的另一位科学家雷默·施雷伯(Raemer Schreiber)听到穹顶掉落的声音,转过身一看,随即感到一股热袭来,并且看到魔核在一年中第二次发出超临界时的可怕蓝光。

施雷伯后来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尽管透过窗户进来的日光和头顶的灯光把房子照的通亮,但仍然清晰可见魔核发出的蓝色闪光。”

“就在蓝光出现的不到十分之一秒,斯洛廷非常迅速地将罩子取下。”

尽管如此,损害已经造成了。

他和房间里的其他七个人-包括摄影师和保安员-都受到了一阵辐射,而斯洛廷是唯一受到致命剂量的人,且比达格利安所受到的剂量还大。

经过最初的一阵恶心和呕吐,他似乎在医院中康复了,但几天之后就体重减轻,腹痛并开始表现出精神错乱的迹象。

事件发生后的第九天,就去世了。

相隔仅几个月的两次致命事故,终于使洛斯阿拉莫斯发生了真正的变化。

新的实验章程规定:对某些关键性放射性核实验,科学家只能使用远程控制机器在数百米距离外操纵。

从那时起,人们不再称呼这个钚-镓球芯为“RUFUS”, 而称为“魔芯”。

在斯洛廷事故后1个月,按照计划,将在一个代号“十字路口”实验中用魔芯作引爆装置。这是美国战后第一次核爆炸演示。原拟在比基尼环礁进行。但未知何故,魔芯被别的装置取代,而未能在这次实验中使用。取而代之的是,将魔芯熔化并重新整合到美国的核储存中,以便必要时被重新铸造到其他核中。

这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魔芯未被引爆。

(如果将魔芯用在了对日本的第三次核攻击,也就不会有以后的故事)。虽然两位科学家的死,无法与对日本作第三次核攻击造成的人员伤亡的恐怖程度相提并论。即便如此,科学家为什么给它起了这样一个迷信的名字呢?这还可能与故事背后的某些怪异的细节有关。

如:

  • 达格利安(Daghlian)和斯洛廷(Slotin)都死于同一个核芯;
  • 事件都发生在每月的第21天,星期二;
  • 在同一间病房里去世。

或许,这些只是巧合。魔芯本身并非是恶魔。如果要说这里有邪恶的存在,那不是“魔芯”,而是人类争先制造这些可怕武器的事实。

 

所有跟帖: 

这个事故在现在是不可想象的,拿个螺丝批子来控制核反应进度。二十多年以前能源部检查安全,发现 -borisg- 给 borisg 发送悄悄话 borisg 的博客首页 borisg 的个人群组 (266 bytes) () 04/06/2021 postreply 15:01:51

真恐怖,听说各国领导人出访,最重要的一件安全事情就是国安人员在领导人入住酒店前,用测量辐射强度的盖革计数器 -通州河- 给 通州河 发送悄悄话 通州河 的博客首页 通州河 的个人群组 (110 bytes) () 04/06/2021 postreply 17:36:47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