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使东方之珠沦为鱼目

来源: 2019-11-19 14:04:2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7389 bytes)

        一年一度的计算机图形学盛会SigGraph Asia正在澳大利亚的比斯班进行,世界各国的与会者都在关注着香港目前的状况。香港这个曾两次成功承办SigGraph Asia的世界都市正经历着巨大的危机,然而香港的参会学者却常常面对外国同行的询问三缄其口,勉为其难。反倒是台湾学者对探讨大陆港台目前的政治经济形势十分热心。两相对比,香港人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渐渐失去的是什么一目了然。港人究竟是在为何抗争?言论自由,司法独立这些人类文明用多少的血泪乃至生命换来的珍贵理念真的就不符合中国国情吗?综观网络世界里林林总总对香港问题的解读和香港示威群体的看法,最令我痛心担忧的是七十年党国教育存在自身理念的巨大偏失,又有一党专制的迫切需要,再加上经年累月犯下的愈来愈难以面对的过错,导致了相当多的在国人灵魂被深深扭曲,要么对事实歪曲以偏概全,要么在理念上非黑即白偏狭极端,一方面在动机上以己度人,深信零和思维的丛林法则,另一方面对在习惯,信仰等各方面不同的人群不是暗自轻蔑,就是企图强势控制,财大气粗和人多势众都占全了。

        然而无论我们主观愿望多么强烈,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事实不会改变,与人性不符的糟糕理念,加上被权力和利益驱使导致的对糟糕理念的执着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危害相比任何规模的自然灾害都有过之无不及,因为不善的理念戕害的不仅是肉体,更是精神,是灵魂。而这种伤害代代相传,只有通过深刻的自省和不懈的努力才可能慢慢消除。

        美国的纪录片制作人艾伯特·梅斯曾说"暴政就是刻意地消除细微差别"。"Tyranny is the deliberate removal of nuance”- Albert Maysles 于我心有戚戚焉。消除细微差别,鱼目就能混珠,珍珠也可能沦为鱼目,兹事体大,不可不察。到这里要一剑飘尘兄致谢,是他鼓励我把本是随意在城里零星的表达加以整理,探讨一下由香港问题引发的观点和思考。针对香港今天的状况,我迫切希望看到的是更多对良知,理性和公民共识的讨论,譬如:

        1. 何为善政?一个党派的根本理念,是否在他执政前后表现的自相矛盾?中共在野时对学运和民运曾经持何看法并且是如何加以运用的?

        2. 中共在野时曾经如何利用民主理念攻击执政党且为自身争取权利?这项民主权力在文明善政的国家是否因该最大限度的延伸到所有不同信仰,不同习惯,乃至不同地位不同能力的群体?

        3. 为何我们看不到更多的关于五大诉具体细节的讨论?包括每项诉求的涵盖疆界,它们合理性,以及北京政府对一国两制承诺的兑现度?我坚信理先法后,如无在公理上的统一认知,如何能有在具体法律上的权衡表达?所以法分善恶,要细细明辨。美国哲學家亨利·戴维·梭罗于1849年在短文《论公民的不服从》中敘述1846年,他因为抗议美墨战争、奴隶制度,拒絕付人頭稅,最终被逮捕入獄的情形。他写道:

        “難道公民必得將良心交給立法者,自己一分也不留?若此,則人有良心何為?我認為我們首先必須是人,然後再談是不是被統治者。培養對法律的尊敬,像培養對權利的尊敬一樣,是不當的。我唯一有權利要盡的義務,是任何時候都做我良心深处認為對的事。……法律從不能使人的正直增加絲毫;而由於人對法律的尊敬,即使天性善良的人也日日做了不正義的代理人......"

        4. 很多人总试图把当今香港的经济繁荣政治稳定和港人的言论自由与司法独立对立起来,而现实恰恰相反,以牺牲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建立起来的繁荣强大终归都是昙花一现,曾开出的大恶之花就包括二战时的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经济繁荣社会稳定的国家都遵循中共的治国理念了吗?为什么要强迫港人在自由和繁荣中选一个呢?

        5. 还有一个很普遍的观点就是西方世界的警察在执行公务时比港警要刚猛的多,港警对待勇武学生已经太慈悲宽大了。这就犯了无视nuances的忌。在自由世界里政府对抗议游行的回应是不能简单等同于平日警察对刑事犯罪嫌犯的处理方式的。就目前的形势看,学生和警察都被港府的强势不回应推到风口浪尖,归根到底最大责任在谁?

        1970年5月4日美国俄亥俄州肯特州立大学爆发了国民警卫队向反越战的骚乱学生在13秒内射出67发子弹,造成4名學生死亡,9名學生受伤,其中一人终身残废的五·四屠杀。此事在全美引起了巨大反响,导致全国四百万学生罢课,上百所大学、学院、中学因此关闭。事后,总统成立的特别调查委员会认定开枪完全没有必要且不可原谅。在随后的审判中,法院判定俄亥俄州州政府需向原告支付675,000美元赔偿,并且做出公开道歉。需要指出的是肯特大学的这些激进左派学运分子肯定达不到网友判定的和平请愿标准,他们早在六九年就和其他学运派产生过暴力冲突,在俄亥俄的五四运动中也对警卫有所冲撞。但善政的基石就在于宪法对执政者和执法者的绝对权力(包括暴力)优势的限制,警察面对学生施行的暴力是不能简单等同于骚乱学生的暴力抗争。我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反对暴力的,但让我更不寒而栗的是恃强凌弱。学生走到这一步和他们的青春荷尔蒙不无关系,这一点世界共通(毛主席和宋要武同学等还是深有体会并能活学活用的)。关键是谁更有责任真正解决问题,让冲突降温,并以善念教育青年学生?

        6. 还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就是香港问题从根本上讲是经济发展放缓,全球化带来的财富聚集加快,年轻人就业机会和上升空间减少造成的心理焦虑日积月累,找个茬口就爆发了。这个观点我先不置可否,但我感受到了人与人交流的的一大痛点,那就是“我比你更懂你"; "我不必用心倾听,就知道毛病在你"。“你说的返送中也好,五大诉求也好,都满足了你你也不会有够的"。把人怼的杠杠的,事后却一味怪罪别人不喜欢自己。作为个人,为什么我们不能放下成见,甚至没必要从一开始就同意或否决任何主张,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倾听港人的的焦虑,苦痛和诉求? 毕竟香港是大多数的香港人要祖祖辈辈生存发展的地方, 他们有权力对自己的政府有所要求。这个政府包括香港政府,也包括北京政府。如果北京要坚持与香港的统一,他对香港公民就要担负起不使其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品质大幅倒退的责任。毕竟,共产党是否代表了最先进的生产关系并发明了最优化的政权组织形式,归根到底是要人民说了算滴。香港人民奋起,大概是不想长此以往地带着口罩(噤声)再被带了个表吧?

          一年一度的计算机图形学盛会SigGraph Asia正在澳大利亚的比斯班进行,世界各国的与会者都在关注着香港目前的状况。香港这个曾两次成功承办SigGraph Asia的世界都市正经历着巨大的危机,然而香港的参会学者却常常面对外国同行的询问三缄其口,勉为其难。反倒是台湾学者对探讨大陆港台目前的政治经济形势十分热心。两相对比,香港人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渐渐失去的是什么一目了然。港人究竟是在为何抗争?言论自由,司法独立这些人类文明用多少的血泪乃至生命换来的珍贵理念真的就不符合中国国情吗?综观网络世界里林林总总对香港问题的解读和香港示威群体的看法,最令我痛心担忧的是七十年党国教育存在自身理念的巨大偏失,又有一党专制的迫切需要,再加上经年累月犯下的愈来愈难以面对的过错,导致了相当多的在国人灵魂被深深扭曲,要么对事实歪曲以偏概全,要么在理念上非黑即白偏狭极端,一方面在动机上以己度人,深信零和思维的丛林法则,另一方面对在习惯,信仰等各方面不同的人群不是暗自轻蔑,就是企图强势控制,财大气粗和人多势众都占全了。

        然而无论我们主观愿望多么强烈,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事实不会改变,与人性不符的糟糕理念,加上被权力和利益驱使导致的对糟糕理念的执着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危害相比任何规模的自然灾害都有过之无不及,因为不善的理念戕害的不仅是肉体,更是精神,是灵魂。而这种伤害代代相传,只有通过深刻的自省和不懈的努力才可能慢慢消除。

        美国的纪录片制作人艾伯特·梅斯曾说"暴政就是刻意地消除细微差别"。"Tyranny is the deliberate removal of nuance”- Albert Maysles 于我心有戚戚焉。消除细微差别,鱼目就能混珠,珍珠也可能沦为鱼目,兹事体大,不可不察。到这里要一剑飘尘兄致谢,是他鼓励我把本是随意在城里零星的表达加以整理,探讨一下由香港问题引发的观点和思考。针对香港今天的状况,我迫切希望看到的是更多对良知,理性和公民共识的讨论,譬如:

        1. 何为善政?一个党派的根本理念,是否在他执政前后表现的自相矛盾?中共在野时对学运和民运曾经持何看法并且是如何加以运用的?

        2. 中共在野时曾经如何利用民主理念攻击执政党且为自身争取权利?这项民主权力在文明善政的国家是否因该最大限度的延伸到所有不同信仰,不同习惯,乃至不同地位不同能力的群体?

        3. 为何我们看不到更多的关于五大诉具体细节的讨论?包括每项诉求的涵盖疆界,它们合理性,以及北京政府对一国两制承诺的兑现度?我坚信理先法后,如无在公理上的统一认知,如何能有在具体法律上的权衡表达?所以法分善恶,要细细明辨。美国哲學家亨利·戴维·梭罗于1849年在短文《论公民的不服从》中敘述1846年,他因为抗议美墨战争、奴隶制度,拒絕付人頭稅,最终被逮捕入獄的情形。他写道:

        “難道公民必得將良心交給立法者,自己一分也不留?若此,則人有良心何為?我認為我們首先必須是人,然後再談是不是被統治者。培養對法律的尊敬,像培養對權利的尊敬一樣,是不當的。我唯一有權利要盡的義務,是任何時候都做我良心深处認為對的事。……法律從不能使人的正直增加絲毫;而由於人對法律的尊敬,即使天性善良的人也日日做了不正義的代理人......"

        4. 很多人总试图把当今香港的经济繁荣政治稳定和港人的言论自由与司法独立对立起来,而现实恰恰相反,以牺牲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建立起来的繁荣强大终归都是昙花一现,曾开出的大恶之花就包括二战时的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经济繁荣社会稳定的国家都遵循中共的治国理念了吗?为什么要强迫港人在自由和繁荣中选一个呢?

        5. 还有一个很普遍的观点就是西方世界的警察在执行公务时比港警要刚猛的多,港警对待勇武学生已经太慈悲宽大了。这就犯了无视nuances的忌。在自由世界里政府对抗议游行的回应是不能简单等同于平日警察对刑事犯罪嫌犯的处理方式的。就目前的形势看,学生和警察都被港府的强势不回应推到风口浪尖,归根到底最大责任在谁?

        1970年5月4日美国俄亥俄州肯特州立大学爆发了国民警卫队向反越战的骚乱学生在13秒内射出67发子弹,造成4名學生死亡,9名學生受伤,其中一人终身残废的五·四屠杀。此事在全美引起了巨大反响,导致全国四百万学生罢课,上百所大学、学院、中学因此关闭。事后,总统成立的特别调查委员会认定开枪完全没有必要且不可原谅。在随后的审判中,法院判定俄亥俄州州政府需向原告支付675,000美元赔偿,并且做出公开道歉。需要指出的是肯特大学的这些激进左派学运分子肯定达不到网友判定的和平请愿标准,他们早在六九年就和其他学运派产生过暴力冲突,在俄亥俄的五四运动中也对警卫有所冲撞。但善政的基石就在于宪法对执政者和执法者的绝对权力(包括暴力)优势的限制,警察面对学生施行的暴力是不能简单等同于骚乱学生的暴力抗争。我绝大部分情况下是反对暴力的,但让我更不寒而栗的是恃强凌弱。学生走到这一步和他们的青春荷尔蒙不无关系,这一点世界共通(毛主席和宋要武同学等还是深有体会并能活学活用的)。关键是谁更有责任真正解决问题,让冲突降温,并以善念教育青年学生?

        6. 还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就是香港问题从根本上讲是经济发展放缓,全球化带来的财富聚集加快,年轻人就业机会和上升空间减少造成的心理焦虑日积月累,找个茬口就爆发了。这个观点我先不置可否,但我感受到了人与人交流的的一大痛点,那就是“我比你更懂你"; "我不必用心倾听,就知道毛病在你"。“你说的返送中也好,五大诉求也好,都满足了你你也不会有够的"。把人怼的杠杠的,事后却一味怪罪别人不喜欢自己。作为个人,为什么我们不能放下成见,甚至没必要从一开始就同意或否决任何主张,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倾听港人的的焦虑,苦痛和诉求? 毕竟香港是大多数的香港人要祖祖辈辈生存发展的地方, 他们有权力对自己的政府有所要求。这个政府包括香港政府,也包括北京政府。如果北京要坚持与香港的统一,他对香港公民就要担负起不使其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品质大幅倒退的责任。毕竟,共产党是否代表了最先进的生产关系并发明了最优化的政权组织形式,归根到底是要人民说了算滴。香港人民奋起,大概是不想长此以往地带着口罩(噤声)再被带了个表吧?

        油管上有一个很popular的英国年轻保守派自媒体人Sargon of Akkad,他在主题视频的开篇说到: "There is no principled argument for censorshiop, only arguments from power. As John Milton observed in Areopagitica, 'the censors... must ssume to themselves above all others in the land, the grace of infallibility and uncorruptedness...' which man is clearly not. Man is the imperfect creature and anything he builds will, in turn, be imperfect. These imperfections will lead to the degradation and eventual collapse of his creations. The greater the flaw, the sooner this will occur. A civil order is no exception to this rule, and all of man's systems of governance hold deep contradictions that cannot be resolved by a greater commitment to the existing order itself, because it is the exisiting order that is reponsible for the problem. A contradiction becomes a point of conflict; a point of conflict becomes the nexus around which pressure agaist the current system will build. 

        Those who are disaffected by the status quo will find one another and put pressure on the established order to resolve their complaint. This is why liberal democracy is such an unusually stable form of government. Like all philosophies, liberalism riddled with contradictions, but maintains itself by minimizing the effects of such through the use of free speech..."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灭六国者,六国也! 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梦上白云端- 给 梦上白云端 发送悄悄话 梦上白云端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08:29

呵呵,鸡血不能停 -tibuko- 给 tibuko 发送悄悄话 tibuko 的博客首页 tibuko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57:23

我一直没明白,香港二十多年来经济自由度一直排在第1、2位, 在全球自由度也还排在美国前面。说说看香港二十多年失去了什么? -宅人- 给 宅人 发送悄悄话 宅人 的个人群组 (51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18:29

Freedom of Speech -阿乐泰- 给 阿乐泰 发送悄悄话 阿乐泰 的博客首页 阿乐泰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0/2019 postreply 10:14:49

想不到你写得很快啊!赞!深度好文,应该上城头 -一剑飘尘- 给 一剑飘尘 发送悄悄话 一剑飘尘 的博客首页 一剑飘尘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19:03

李大善人说了,香港不是明珠,香港是黄瓜 -小深度- 给 小深度 发送悄悄话 小深度 的博客首页 小深度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4:21:00

无论中国是什么体制,都不是香港示威者砸烂香港,杀人放火的理由 -山中农夫- 给 山中农夫 发送悄悄话 山中农夫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5:08:18

内地的发展使得香港成为东方之珠. 而乱港暴徒们及其背后黑手正使香港变成鱼目. -fguy- 给 fguy 发送悄悄话 fgu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6:02:31

香港在97年以前就被称作东方之珠,是公认的亚洲四小龙 -阿乐泰- 给 阿乐泰 发送悄悄话 阿乐泰 的博客首页 阿乐泰 的个人群组 (570 bytes) () 11/20/2019 postreply 10:37:15

“在理念上非黑即白偏狭极端”,楼主是在说自己吧。 -动不动- 给 动不动 发送悄悄话 动不动 的博客首页 动不动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6:06:23

作者很多地方逻辑混乱 -wen_bm101- 给 wen_bm101 发送悄悄话 wen_bm101 的个人群组 (369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18:01:37

香港的自由度世界排名第三,美国十七,那里轮得着美国来唧唧歪歪香港的自由。 -风行线线- 给 风行线线 发送悄悄话 风行线线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20:43:22

香港太自由了 想向美国看起 所以起来示威游行。 -dqdeer- 给 dqdeer 发送悄悄话 dqdee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20:54:06

写得好,赞。 -第七颗豆- 给 第七颗豆 发送悄悄话 第七颗豆 的博客首页 第七颗豆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21:12:36

别人不可能改变你。你只能变成你自己。 -车轮滚滚踏遍美国- 给 车轮滚滚踏遍美国 发送悄悄话 车轮滚滚踏遍美国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21:48:53

辛苦了。-100 -PMEA- 给 PMEA 发送悄悄话 PME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19/2019 postreply 21:56:09

什么垃圾的逻辑和香港废青一模一样的,大陆人都是如何的不堪都是不对的,那就拿事实和拳头说话吧,老废青! -braker999- 给 braker999 发送悄悄话 braker999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0/2019 postreply 04:19:18

与一剑这样的极端人物一气,那能写得中肯? -fonsony- 给 fonsony 发送悄悄话 fonson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0/2019 postreply 16:08:28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