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如果婚外恋——闲话“搞腐化”

来源: 2015-10-16 09:10:5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215 bytes)

 以前上海话里有个词叫做“搞腐化”。听着让人很容易联想到现如今的官场腐败,但其实与官场没什么关系。“腐化”的内涵也远比“腐败”单纯得多,不牵扯贪污,不牵扯行贿受贿,更不牵扯卖官鬻爵,简而言之就是与金钱权利完全没有干系。当初所谓的“搞腐化”其实就是婚外恋,用那时候比较直截了当的讲法就是:乱搞男女关系,或者说得稍微委婉一点,叫做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以现在的眼光看,所谓“男女关系”的问题大概不算是什么问题。乱搞不乱搞,正当不正当,与旁人有何相干?爱搞不搞,是个人的私事,仿佛也是个人的权利。只要不牵扯金钱权利交易,你情我愿,别人也奈何不得什么。至多是说当事人道德沦丧不知羞耻,但反正如今这年头积德一大筐,也换不来一分钱,所以道德那玩意儿沦丧就沦丧,现在人没谁太在乎那个的。总而言之,“男女关系”的问题说到底也就是个生活小节的问题,所以即使是身在官场的人民公仆,单凭“男女关系”这点鸡毛蒜皮怕连做个苍蝇也未必够格,八成是进入不了王岐山书记和纪检委视野之中的。然而在从前,“搞腐化”却绝非等闲小事,它是可以让人前途尽毁身败名裂的。

 从前“搞腐化”是要有勇气的,因为一旦事情败露,后果是很严重的。所以若非当事者彼此倾慕之情升华到“死了都要爱”的境界,“腐化”是搞不起来的。当然“搞腐化”的人必须得十分小心谨慎,就像当年战斗在敌人心脏的我党地下工作者一样,不能让旁人看出破绽来。然而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尤其是捉“搞腐化”的,总是捉奸捉双,一捉一个准。

 小时候,在我们住的那一片就曾有过几个“搞腐化”被捉住的,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一个是个中学老师,是一个女儿两个儿子的妈。我印象中那是个挺爱抱打不平挺有正义感的女人,看见大孩子欺负小孩子,便会跑上前去制止,一边痛斥大孩子,一边安抚小孩子的那种热心人。可是有一天,她被捉了奸,被剃了个阴阳头,以后总是带个草帽,早上很早离开家去上班。偶尔遇上熟人,也总是低着头,避免与人目光相遇。她的女儿和儿子也跟着倒霉,总被人跟在后面叫“搞腐化”。那个女儿大些,听了只当没听见;两个儿子听了,则如阿Q听人叫“瘌痢头”一样,变得面红耳赤,气急败坏,可又打不过人家。只好白白受辱。后来他们一家就搬走了。

 另一个是个成都人,原来是女兵,高个子,大眼睛,长得挺好看。她那时在大学中文系图书馆里做管理员,因与我父亲熟识,还曾利用管理之便从图书馆里偷偷借出禁书《基督山恩仇记》给父亲看。她的儿子叫“党生”,因为生日是七月一日,共产党成立的那一天;后来又生了一个儿子,出生的日子比较普通,找不到特殊的纪念意义,就起了个名字叫“群生”。党生他爸是个军官,长期在外地。后来有一天晚上,有人在她家捉到了男人。据说那男人是躲在大衣柜里,虽然并未捉奸在床,但深更半夜留个男人藏身于家里的大衣柜中终是件百口难辩的蹊跷事情。于是“搞腐化”的名声便瞬间传遍四周了。我因为常与她儿子党生一起玩耍,之前常去她家,那事之后,去的比较少了。有一天在路上碰到她,她问我为什么不去她家玩,我说:人家说你“搞腐化”。她脸上就罩上一层阴霾,说:“那是他们造谣,是胡说。阿姨不会做那种事。”但后来她与外地的军官老公还是离了婚,又与其他男人结了婚(不知是不是那个呆在大衣柜里的男人),“党生”跟爸走了,“群生”跟了妈,她大概受不了周围目光,想换个环境,于是辞了大学图书馆的工作,回四川老家去了。如此,“搞腐化”虽然并未坐实,却使她家庭破碎工作丢弃,并连累到党生群生兄弟也被迫党群分离了。

 我读中学时,就读的那个中学里也出过一对“搞腐化”的老师,闹得纷纷扬扬。那两个老师都是教政治课的,同在一个办公室。男的是教研组组长,在校革委会好像还有个一官半职,能说会道,上课引人入胜。他是教我们上一届的,但曾给我们班代课过一次。政治课本是学生最不当回事的课,但他却能让学生听得欲罢不能。后来再听我们自己的政治课老师上课,觉得天差地别,简直没法听。那个女老师白白净净,但课上得据说不怎么样。而且她教的那个班级是个学习成绩很差的所谓“差班”,班上顽皮捣蛋的学生多,上课纪律很差,使她经常无法正常授课,就去搬救兵,找那个男老师来恢复课堂秩序。后来有一天,突然听说那两个老师“搞腐化”,被捉了现行。之后就再不能上课了。女的再没看到过,男的看到过几次在校园里操场边上除草,带个草帽,灰头土脸,全失去了当初意气风发的神采。再后来,男的也看不到了。值得一提的是捉那两个老师的人,是个十分猥琐的家伙。那家伙是学校里的电工,脸上好像永远抹着一层酱油,脏兮兮的。手指甲里全是黑泥。那人平时低眉顺眼,眼光与人相遇总是慌忙闪向一旁,好像怕被人看破什么事情似地。不料原来会捉奸,而且穷凶极恶,据说捉了还不让穿衣服,还借机对那女的上下其手。

 时过境迁,如今所谓“搞腐化”一说早已成为历史。现在的人观念与时俱进,思想解放,男男女女,爱干啥干啥,不仅再不需要地下党似地鬼鬼祟祟躲到大衣柜里去。而且似乎还可以将“男女关系”作为一种工具或手段,用以弥补自身能力的欠缺,另辟蹊径打开局面换取利益并提高知名度。

 从前那些因为“搞腐化”而付出沉重代价的先驱们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这篇曾在你博客里读过,很有意思。让我想起从前的一件事: -Guerrilla- 给 Guerrilla 发送悄悄话 Guerrilla 的博客首页 (483 bytes) () 10/16/2015 postreply 10:02:02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