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里的日本兵 (续十二)

来源: 2015-08-03 06:08:4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936 bytes)

浅野在大众评定阶段,首先说到关于“德”的问题。他自我总结说“我不分昼夜,为了患者诚心诚意尽力而为”。这时,一位中国护士举手说道:“我有异议”,要求发言。议长说:“允许发言”,然后又补充说:“对自己的发言要负责任,没有根据的批判或中伤不予承认”。那个护士不退缩,回答说:“我的发言是基于事实的”。然后说了大致如下的内容:

有一天夜里,有个患者说胃疼,去请求浅野医生给予治疗。可是浅野正睡得熟,一时起不来。后来以为他总算起来了,结果他却就在床上枕头边开了个药方指示患者去抓药。而在这种场合,即使医生知道患者的病状,也应该爬起来诊查病情的。浅野医生这样的态度不能算是“为了患者诚心诚意尽力而为”的。

这个护士的发言引起了会场的笑声,大家拍起手来。议长说:“浅野同志有什么意见吗?”浅野只好回答说:“没有异议,我承认那是事实。”“得”的评价是否有影响姑且不论,“才”,“资”方面受到了很高评价,但评比结果作为护士受到好评的菊枝夫人工资级别比丈夫浅野要高些。

对浅野而言初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围坐在中国人中间参加集体讨论多少感到拘谨,而且还被那个护士揭了短,但他通过这个活动对事物的看法却开始改变。首先,从那次干部评论之后,他有种连自己都觉得意外的心情舒畅的感觉,不再拘泥于个人小事,全力以赴工作,不分日本人或中国人,真心相处相待。

其二,对大众的看法有了改变。之前,浅野对部队里的中国人,尤其是文盲的士兵及护士等有一种优越感,觉得自己比他们有文化,动辄流露出一种知识分子的清高。“虽说(日本)输了战争,但中国人在文化方面还落后的多,我们才是更先进的”这种意识一直没有丢却。然而通过干部评比活动,他明白了自己日常看不上的“大众”,其实心明眼亮,平时都在观察着干部们,大众的眼睛是瞒不过去的。从前经常听到“大众是镜子”的说法,现在有了实际感受。此外还感受到,尽管大众批评或批判干部,实际上却是怀着信赖与爱进行那些批评或批判的。

其三,是关于日本人与中国人的民族性的。浅野从自身体验感受到:日本人比较拘泥于小面子,一点小事会耿耿于怀,性格比较阴郁。而中国人,该说的时候直言不讳,有自我主张,问题解决之后却不在念念于心,即使是争吵过的对手,也可以像没事人似地交往。与日本人相比,性格极其爽朗。

浅野在干部评论时曾亲眼见到过的情景加深了他的这种印象。有一次他也出席了的一个干部评论会,两个干部就某个评定问题发生了激烈争论。这样争吵结果会怎样呢?浅野一边提心吊胆地看着一边想。谁知评论会刚结束,两个当事人的一位看看钟说:喂,还有时间,去打牌吧。于是对手跟他一起,还有几个人立即围坐一圈打起牌来。浅野看到那情形不禁想,如果是日本军的话,这种情形绝不会出现的。同时不禁感慨:日本人曾经蔑视的这个民族,其实是一个胸怀宽广的民族。“原来我们之前是与这样一个民族在打仗啊,赢不了的”他想。浅野在干部评论结束后,与同伴们相互提醒注意要更加开朗爽快,不然不能与他们(中国人)平等相处的,他们想。(待续)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