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信任

来源: 2015-01-02 07:01:3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959 bytes)

父亲过世已经很多年了,但我还是很怀念他。有时不经意间被某件小事或某个情境触发,会忽然想起父亲来,于是,横亘于尘封往事与现实之间的厚重时间雾一般倏然退去,父亲身影容貌清晰浮现,仿佛从未离去。

有件小事未曾对父亲说过,却在我心里搁了几十年。我那时候小学三四年级吧,大概也就十来岁。同桌的是一位小女生,那小女生常带些新奇的小玩意来班里向本人及坐在周围附近的同学炫耀,弄得大家都很羡慕,小女孩便很得意。我那时想必是出于羡慕嫉妒恨,心里很烦那小女孩,尤其是当她神采飞扬,一脸得意地看着我的时候。有一天,小女孩又带了件稀奇宝贝来,那是一只削铅笔的卷笔刀,但不是普通的卷笔刀,在卷笔刀的上方坐着一只横眉竖目器宇轩昂的大公鸡。那公鸡是塑料的,却栩栩如生,光彩夺目。小女孩一上课便从书包里取出公鸡来开始卷铅笔,卷了一支又一支,等所有的铅笔卷完了,便主动向我提供卷铅笔服务,我做出一副极其不屑一顾的样子,断然拒绝了她的好意,但其实心里难以抵御那公鸡的魅力。下课后,有几个同学围过来,争睹公鸡的雄姿,小女孩顿时满面春风,我却越发横竖看她不顺眼。那天放学前,鬼使神差,我做了一件蠢事。出于自己也不很明白的动机,我瞅了个空子,将小女孩的公鸡藏了起来,小女孩当时并没有察觉,而我,那天放学后就揣着那只公鸡回家去了。

第二天,到学校一看见那小女孩,她便跑过来冲我说:“你偷了我的卷笔刀。”

我一听那“偷”字,“噌”地心头火起:“你放屁!”我向她吼道。

“你等着吧,我已经告诉Z老师了。有你好看的。”她说。

Z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比较严肃,不苟言笑,我们都挺怕她。一下课,果然Z老师把我叫去了办公室。

“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是什么行为?”Z老师问我。

------”我无言以对。

“是偷-窃”Z老师一字一顿地说。

“我没偷!”我条件反射地说道。

“我还没说你偷呢,你心虚什么?你这叫做贼心虚。”她说。

“你才是贼,我没偷,就是没偷!”我喊将起来。

Z老师似乎对我的强烈反应感到意外,稍停之后对我说道:

“我给你一个机会,请你把不属于你的东西还给别人。”

“我没拿过!” 我立即将她顶了回去。

“我再说一遍,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请你把别人的东西拿出来,还给别人。”她加强语气说道。

“我没拿过!”我那时已决定顽抗到底。

“好吧,既然你是这种态度,我管不了你这样的学生。我只好请你的家长来管教你。”她说。

当我听到Z老师说要找我家长时,立即气急败坏起来,冲她吼道:“你找谁来都没用!老子就是没拿过!”。

我还记得当时Z老师见我如此暴跳如雷时脸上的讶异表情,也记得自己当时心里对她充满了仇恨。我觉得她很可恶,很阴险,却又说不出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后来,年纪稍大,看到三十六计故事里有借刀杀人一计,忽然就想到这件事,顿时醒悟自己当初所以反应激烈,是因为本能地感觉到Z老师要找家长告状的目的是想借我父母之手使我挨揍而致的。

那天回家路上心情沉重,情绪败坏,既恨那小女孩向Z老师告状,更恨Z老师会向父母告状。挨揍看来是在所难免的,更让人难受的是想到父母知道此事后对自己将会多么的失望!那只公鸡成了倒霉的出气筒,我将它扔在地上狠命地跺,最后踩进烂泥地里活埋了。然而,无论自己心里多么的不安和沉重,我已在心里下定决心:顽抗到底,死不认账!

回到家里,当天晚上父母都没有提及此事,我在惴惴不安中又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希望Z老师的“请你的家长来管教你”并未真的付诸实践。然而到了第二天下午回家时,看到父亲正在家等着我。父亲坐在他的书桌前,把我叫过去,说有事要问问我。我手心里捏着汗,心脏好像要从胸膛里破壁而出,一声不吭站在父亲面前。

“爸爸最近忙,一直也没关心你。你最近在学校都还好吗?”父亲和颜悦色地问我。这与我期待的声色俱厉的疾风暴雨反差甚大,使我有点不知所措。便含糊其辞地“嗯”了一声。

父亲稍顿了一会,依然口气平和地说:“爸爸想问你一下,你有没有拿过别人的东西。爸爸知道你是个诚实的孩子,会告诉爸爸实话的。如果拿了也没有关系,我们还给别人。别人的东西我们不要,以后也不再拿。”

我的心里防线几乎就要崩溃。然而从我嘴里蹦出来的却是“没拿!”

父亲沉默地看着我。我觉得无地自容,觉得时间长得让我难以忍受。

“好!没拿就好!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爸爸就知道你是个诚实的孩子。别人的东西我们不要。”父亲显得很欣慰地说。

我心中涌上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感,控制不住,忽然放声大哭起来。父亲似乎有些错愕,旋即用手抚摸我的头,开始安慰我。但我依然抑制不住,使劲哭了很久。父亲安慰我的话我也并没有在意听。我那时心里百味杂陈,既恨自己拿了那只公鸡,又恨自己没对父亲坦白,更恨自己只会没出息地哭。但那时起,我便在心里起誓:永远不拿别人的东西!永远不对父亲说谎!

这件事情后来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去学校时,Z老师和我那同桌小女孩也没有再追究我。但我一直记着这件事,也一直记着自己心里的誓言。此后几十年里从来不曾违背过自己的誓言。事实上自从那事发生之后,对于别人的东西我连类似“羡慕嫉妒恨”的感觉都很难体会得到了。

这事发生多年之后,我已能当以往的笑话或轶事看待,有几次曾想与父亲旧事重提,可不是话题转向他方,就是临时又忘记说起。后来去了国外,在国外时还曾不止一次想到日后回国与老父聊天时可以一提往事。然而,不料父亲忽然就离我而去了,终于没有机会与他说起。

父亲离开我已经很久了,我还是很怀念他。我心里永远感激他对我的信任。作为儿子我最不想辜负的便是父亲对自己的信任。

不知父亲在天之灵是否还能听到我的声音,有朝一日在他界再聚时,我们父子该有机会重提往日在人间时的种种趣事的吧。

所有跟帖: 

谁没几件丑事,但你遇到了最好的父亲 -泽西客- 给 泽西客 发送悄悄话 泽西客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 01/03/2015 postreply 07:50:22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