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二十二章 回家

来源: 2021-07-20 05:48:4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3258 bytes)

壮壮在漆黑的电话线里飞速地向前滑行着,能够感觉到电话线的线壁,生硬地划过他的身体,他想叫阿板,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他的双手向两边摸了摸,摸到的是电话线里凉丝丝的金属丝。

突然,他听见轰隆隆说话的声音,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穿过一只小孔,与两片涂着口红的嘴唇擦身而过,紧接着一个漂亮的抛物线,就在飘落到地上的一瞬间,壮壮如同一只气球,猛然膨胀到与他原本的身高一模一样了。

他望着坐在办公桌前椅子上通电话的妈妈,仿佛和妈妈分别了很久、很久、很久,然而妈妈一眼看见他,对电话那边匆匆说了一声再见,就把电话放回机座,欣喜地把他搂在怀里,发出一连串问题:“我的小宝宝,你是怎么过来的?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你太小了,一个人不可以坐出租车的,弄不好会被人贩子拐走,——你不会是坐公交车过来的吧?你知道坐几路车吗?从抽屉里拿了多少钱?”

“妈妈,我什么车都没有坐,我是从电话线里过来的。”壮壮指着妈妈办公桌上的红色座机电话,想起倒立城的鲜艳红色,感到眼前这部电话的红色实在太难看了,“我是从那个电话的话筒里钻出来的。”

妈妈放开壮壮,抓起座机上的电话,指着话筒疑惑地问壮壮:“你说说看,这种孔比针眼儿大不了多少,你是从这里钻过来的吗?”

壮壮深深地点了点头,指着妈妈的紫红色嘴唇:“我刚才从话筒里出来的时候,还看见你这种颜色的嘴唇了。”

妈妈把手中的电话扣到座机上,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儿子的说法:“这样的小孔怎么会容得下你?你刚才难道暂时变成空气了吗?”

壮壮不知怎样才能说服妈妈,因为从话筒出来之后,他依然穿着刚钻进电话线时,自己的浅蓝色体恤衫和深蓝色牛仔裤,还有那双不干不净的沙滩凉鞋……假如,假如他穿着在倒立城的黑亮西装和黑色皮鞋,单单这身打扮就可以说服妈妈,因为他的衣物里没有西装和领带,妈妈也从来没有给他买过皮鞋。

妈妈望着办公桌对面的同事:“凌佳你看,这个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礼物,他的想像力超级丰富,居然说自己是从电话里蹦出来的,哈哈哈……”

壮壮这才注意到妈妈对面的另一张办公桌前,坐着他认识的妈妈同事,他说:“凌佳阿姨好。”

“壮壮你好。你告诉阿姨,你到底是怎么来到报社的?你这么小,跑来跑去很危险的,小心跑丢了,会要了你妈妈的命!”

妈妈点了点头,接着凌佳阿姨的话,继续给壮壮上安全课:“是啊,你要是走丢了,让你妈妈怎么活?宝宝,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不许你一个人,跑到妈妈单位里来,好吗?”

壮壮看了看凌佳阿姨,又看着妈妈:“妈妈,我去过无名A星,我还去过恐龙国和倒立城……”

“好了好了,妈妈知道你的想像力堪比童话,回头妈妈会把你的想像力记录下来,给你出一本书,好吗?”

壮壮打量著有些拥挤的办公室,一边墙角的位置还有两张办公桌背靠背,另外一边的墙壁靠着一只柜子和一张长沙发。

凌佳阿姨说:“夏风,我刚才在看稿子,不过我感觉,壮壮好像不是从门进来的。”

壮壮说:“妈妈,我真的是从话筒里钻过来的,刚才在帅帅他爷爷家给你打电话,你当时在电脑里,用的是那种很小的手机,还有个盖子呢,不是你现在用的这个大手机……”

妈妈惊讶地问:“是银灰色的吗?”

壮壮想了想:“是,是银灰色的。”

妈妈困惑地望着对面的同事:“凌佳,你应该也记得吧?我之前用过一部翻盖手机,三星牌的……”

“我当然记得,当时很时髦的。”

“但我用这款手机的时候,壮壮还很小的,对手机没有丝毫概念的。”妈妈把壮壮搂进怀里,“你在帅帅他爷爷家见过那款手机之前,对妈妈的翻盖手机,有没有印象?”

“我不记得妈妈用过这种手机。”

壮壮说完,眼睛望向玻璃窗,也许是办公室内的空调过冷,有一扇玻璃窗半开着,全然封闭的纱窗挡住了蚊虫,却挡不住此时此刻的落日余辉。

这时,凌佳阿姨从妈妈的办公桌上拿起那部红色座机电话,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开始按数字键拨号。

壮壮搂着妈妈的脖子,把嘴贴到妈妈的耳朵上小声说:“妈妈,你快带我回家吧,我想看看阿板有没有回去……”

“阿板?阿板又是谁?”

壮壮看了一眼正在轻声通电话的凌佳阿姨,继续贴着妈妈的耳朵说:“阿板是我们家的木地板,他这次和我一起出去的。”

妈妈敷衍地点了点头,搂着壮壮,拿起扣在办公桌上一张A4纸,最顶端有一行线条粗壮的黑体字标题:世界,我儿子今天上学 !

壮壮心潮起伏,他指着“世界,我儿子今天上学”几个字:“妈妈,这是什么?”

“这是美国第十六任总统林肯的一篇文章。凌佳阿姨的女儿和你一样大,九月份也要上学了,所以我和凌佳阿姨,准备把这篇文章刊登在我们日报上,希望这个世界,善待所有刚刚上学的孩子。”

“妈妈,刚才在帅帅爷爷家,我看见你在电脑里背这篇文章了,——你都会背了,是吗?”

妈妈亲了一下壮壮的前额:“妈妈不会背的。”

然而壮壮感到自己总算是证实了一件事,那就是妈妈确实用过一部翻盖手机,于是他忍不住想证实第二件事:“妈妈,你小时候不喜欢去幼儿园吗?”

“我小的时候,确实不喜欢去幼儿园,——听我奶奶说,我几乎每次到幼儿园门口,都会哭得天昏地暗的。”

“你踢过幼儿园阿姨吗?”

妈妈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壮壮:“我不记得这个了。宝宝,你到底想说什么?”

“妈妈,我想说的是,你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上课偷吃过番茄吗?”

“是呀,这个我还记得,被我班主任老师发现了,把我叫到办公室,我以为她会狠狠地批评我一顿,没想到她只是温和地和我谈了谈心……也许,我作文写的好,班主任教语文课,就比较喜欢我吧。”妈妈用手指捏着壮壮的小鼻头,轻轻地晃动几下,“妈妈小的时候,的确没有我壮宝宝乖,相信我的宝宝,将来一定会比妈妈飞得高,你要好好地飞喔,——不过,妈妈童年那点小破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亲眼看见的。”

妈妈一下子就笑了,望着办公桌对面已经通完电话的同事:“凌佳,你听听这孩子的想像力?简直有点吓人。”

“我刚才注意听你和壮壮的所有对话,我认为壮壮的有些话,也许不是想像力的问题,可能是……他真的遇到了什么,不然你童年的那些小破事儿,他怎么会那么清楚?”

“谢谢凌佳阿姨,你说的对!”壮壮频频对凌佳阿姨点头,然后再度向妈妈提问,“妈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很想你的奶奶吗?”

妈妈脸上现出一丝难以觉察的忧郁:“是的很想,昨天晚上还梦到我奶奶了,妈妈经常会在梦里见到你太奶奶,——可能,是我太想她了吧。”

壮壮不想再问什么了,说:“妈妈,你快给我们家打个电话吧,看阿板回家没有?”

“你别再闹了好吗?等妈妈把手头的事情忙完,就带你回家了。”

壮壮走到凌佳阿姨办公桌前,拿起座机电话,问:“妈妈,我们家的号码是多少?”

妈妈说了自家的电话号码,壮壮拨通家里的电话,阿板却没有接听,他只好失望地放下电话,惴惴不安却又平和地在一旁等候妈妈,——经过这一路的冒险洗礼,他感到自己似乎有点脱胎换骨了。

在回家的路上,妈妈说:“我们在外面吃点东西吧,你看你想吃什么?”

壮壮不免有些焦虑,不耐烦地回答:“我什么都不想吃,我想赶快回家找阿板。”

“壮壮,不许用这种口气跟妈妈说话。”

“妈妈,我不用这种口气说话了。”壮壮搂着妈妈的脖子,他历尽千辛苦才回到妈妈的怀抱,不想惹妈妈不高兴,“妈妈,对不起!”

“没关系,妈妈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因为你是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妈妈知道你究竟有多好。”

“妈妈,我想告诉你很多秘密。”

妈妈温柔地说:“好吧,我等着你告诉我秘密。”

壮壮伸出右手小拇指:“拉勾?”

妈妈也伸出自己的小拇指:“拉勾。”

壮壮和妈妈右手的小拇指勾在一起,壮壮说:“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他们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妈妈用钥匙打开防盗门和木门,先按亮客厅的灯,壮壮穿过客厅,把厨房、卫生间、大小房间以及阳台的灯统统按亮,没有发现阿板的踪影,他于是再度走进大房间,电视连续剧发出微弱的声音,他猛然记起自己钻进电话线之前,电视机就是开着的。

壮壮跪在茶几旁边,寻找阿板说过的那块画了一道黑线条的木地板,没想到很快就找到了,他趴在地板上,用手轻轻抚摸着那块木地板:“阿板,我是壮壮,你快点站起来吧,让我妈妈见见你,不然我妈妈不相信我说的话……”

妈妈站在大房间门口,两只手沾满了洗手液的泡沫:“宝宝壮,快出来去卫生间洗手,告诉妈妈你想喝点什么?”

“我想喝牛奶。”

“要吃点东西再喝牛奶,才好吸收的。”

“我要吃面包。”

“可以,我这就下楼去买,你赶紧出来把手洗干净。”

壮壮坐在地板上,恋恋不舍地望着那块有一道黑线条的木地板:“阿板,我先去洗手了,你等等我。”

妈妈等待壮壮穿上大房间门外的拖鞋,走到卫生间里洗手的时候,才下楼去买东西了。

壮壮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拽掉拉环,先倒在那块木地板黑线条的上下两端,因为他搞不清哪边才是阿板的嘴巴,然而当他喝了几口可乐之后,才反应过来阿板的嘴巴是一个竖起来的椭圆形木纹,于是他把可乐抹到一旁,查看着黑线条两边的木纹,果然找到了一方一圆的眼睛木纹,还有那个竖起来的椭圆形,他立刻往椭圆形的木纹嘴巴上,又倒了一些可乐。

妈妈回来时除了买两个面包,还买了酱牛肉和两个凉菜。

壮壮来到客厅,抓起餐桌上一个面包掰下一块,同时又拿起两片酱牛肉,走进大房间,把这些吃的统统摞在阿板椭圆形木纹嘴巴上:“阿板,你先吸收一下营养,我到小房间拿三角龙过来,就当是赫赫了。”

壮壮跑去自己的小房间,从众多玩具中找出仿真橡胶三角龙,笨重的三角龙是绿色的,然而当他看见那个从上到下,由黑色、深褐色和浅褐色还有乳白色组成的剑龙时,他的鼻子发酸,一时非常想哭,于是他慌忙转移视线不去看剑龙,像抱婴儿似的抱着三角龙回到大房间,那块象征着阿板的木地板依旧岿然不动。

妈妈这时在客厅叫壮壮过去吃饭,壮壮抱着三角龙坐在餐桌前,闷闷不乐地吃着,妈妈说:“壮壮,你刚才在路上不是说,有很多秘密想告诉妈妈吗?”

壮壮点了点头,于是就从阿板讲起。

妈妈一边吃着喝着,一边认真听着,当壮壮讲到他和阿板来到小姑娘家的时候,妈妈突然问:“你现在还能找到那块叫阿板的木地板吗?”

“我已经找到他了,你想不想过去看?”

“想。”

壮壮拉着妈妈的手走进大房间,妈妈惊叫:“壮壮,你怎么可以把牛奶倒在地板上?这样木地板会发潮的,到时候会翘起来……”

“妈妈,地板翘起来太好了,阿板就可以出来跟我玩了。”

妈妈不再理睬壮壮,抓起牛奶上湿漉漉的酱牛肉和面包扔到垃圾袋里,到卫生间拿来抹布擦干木地板上的牛奶,然后又到卫生间洗干净抹布,拧得干干的,回到大房间再度擦拭那几块被牛奶浸泡过的木地板:“壮壮,你一直都很爱护我们家的,——你两三岁的时候,我让你把我们家的墙壁当画板,你从来都不往墙上乱画,你看我们家的墙多干净!今天你是怎么搞的?精神失常了?” 

“妈妈,我的精神没失常,我这是在给阿板喂营养……我想起来了,他在汲取营养,然后,他就能活过来了。”

妈妈佯装恍然大悟:“哦,你刚才说过的,哪个是阿板呢?你指给妈妈看看。”

壮壮介绍着那块木地板的鼻子、眼睛和嘴巴,说:“妈妈,你看阿板像不像人?”

妈妈仔细端详着那块特殊的木地板,点了点头:“是挺像的。”

两个人坐在那个被阿板讥笑过的长沙发上,妈妈关闭电视声音,只保留电视画面,壮壮开始讲述与阿板一路上的历险过程,讲了一个多小时才讲完,妈妈沉吟片刻,说:“宝宝,你很棒,——你想像的这些,几乎不用加工,就可以写成一本书了……”

“妈妈,这真不是我想像的,是我和阿板一起经历的。”

“好吧,等你说的那个阿板,哪一天可以站在我面前跟我说话,我就相信你讲的这些不是想像,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妈妈,你爱不爱我?”

“你知道妈妈爱你!”

“你爱我,为什么不相信我?”

“妈妈爱你,就应该相信你凭空想像出来的东西,你这又是什么逻辑呢?”

“妈妈,你不相信我,我很伤心。”

妈妈张开双臂,把壮壮拥进怀里,亲了他前额、鼻头和两边的脸颊:“妈妈相信你啊,——相信你是世界上最棒的孩子……之一,你这么小一点点,就可以讲出这么精彩的故事,真是棒极了……”

座机电话的铃声这时响了起来,壮壮吓了一跳,心有余悸地搂紧妈妈的脖子:“我不要你接电话,我怕你一个人钻进电话线……”

“别闹,这么晚打电话一定是有事情……”

“妈妈,我就是不让你接!”

“宝宝听话,让妈妈先看一下来电显示。”

“妈妈你免提,我想听一下是不是阿板打来的。”

妈妈说好吧,然后移动着身体,按下了免提键。

壮壮抱紧妈妈的腰,心想如果再次进到电话线里,他愿意和妈妈一起进去,至少他可以给妈妈带一下路,因为他已经熟悉了。

然而,电话那边却没有声音,同时也没有挂断电话的嘟嘟声,安静得如同坟墓,妈妈看了看壮壮,冷静地对电话那边说:“喂,哪位?请讲话,再不讲话我挂电话了……”

壮壮两只小手紧紧地捂住妈妈的嘴,对着电话深情款款地说:“喂喂,你是阿板吗?帅帅在吗?爷爷,爷爷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电话这时终于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壮壮望着妈妈的眼睛,妈妈摊开两只手,耸了耸肩:“那边挂断了。”

“如果是帅帅爷爷打过来的电话,他们不会挂断的。”

壮壮在卫生间里洗澡的时候,把剑龙和三角龙放进脸盆里,用洗发乳洗干净剑龙和三角龙的全身,最后用自己的毛巾擦干净之后抱到床上,让剑龙和三角龙的头,一起躺在自己的枕头上。

在梦里,壮壮梦到剑龙副总统被狐狸部长打死了,他陷入一种彻骨的悲痛之中,趴在剑龙健硕的身躯上泪如泉涌,醒来的时候他满脸全是泪,枕巾湿了一大片。

 

                                                                                                                                     (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