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十六章 小女生妈妈

来源: 2021-07-14 05:12:0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2429 bytes)

那些复活的狮子们抬着狐狸,很快就到达了恐龙国,他们把狐狸交给恐龙国那个公正的首席大法官美甲龙,说是等亲眼看到狐狸死了之后,他们再回到自己的狮子国。

猫咪国之前的外交部长,还有十二个王宫卫兵,一共十三只猫果然也复活了,他们决定先跟随狮子们去狮子国,然后再由狮子国回到猫咪国。

遗憾地是,那些恐龙幼崽却没有复活。

狐狸的秘密基地里确实装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监控系统,这成了他与同伙们颠覆国家政权的铁证,何况还有乱石滩上狮子和恐龙以及猫的那些皮骨,——虽然所有的狮子与猫都复活了,但恐龙的皮和骨头还在,何况那些复活狮子和猫,也向恐龙国最高法院递交了他们被狐狸残害的诉状。

在法庭审讯的过程中,壮壮和阿板才知道,原来给猫咪国下的那两封战书,全是狐狸与他的同伙私下所为,以霸王龙总统为首的恐龙国政府根本就不知道此事,而他们对狮子国采取的也是同样伎俩,狮子国的狮子们一次又一次地前来应战,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恐龙们杀死立刻剥皮,然后把狮子肉送到他们可以操控的肉类加工厂,收受贿赂的有关负责人则把这些来路不明的肉,混入国家允许销售的牛肉和猪肉当中,制作成品之后推向市场。

赫赫和狮子国代表以及猫咪国外交部长,也在法庭上做了证人。

最终,狐狸和龙腾宾馆总经理雷龙被判绞刑,他们所有的恐龙同伙,根据所犯下的罪行被判了不同的刑期,统统关进了监狱。

执行绞刑的那天上午,恐龙国的恐龙们倾国出动,把刑场围得水泄不通。

躺在逍遥椅上的霸王龙总统也来到了刑场,他半躺在逍遥椅上,被四个霸王龙士兵扛在肩上。

狐狸在套上绞索的那一刻,冲着默默不语的霸王龙喊道:“总统,我为你效忠了一百多年,你为什么不肯救我?”

霸王龙咳嗽了几声,问:“你……你为什么,变成和我一样大?——这,很不合理。”

“你这昏君,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不等狐狸说完,绞索就把他吊了起来。

壮壮和阿板的箱子和手拿包依然找不到,阿板对赫赫抱怨着:“瞧你们国家的治安多乱,连贵宾的东西都丢。”

赫赫回答:“让你们受惊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阿板又说:“我们代表猫咪国出访你们恐龙国之前,猫咪国女王和莫莉老师还有侯爵大臣,叮嘱我们要和他们保持联系,没想到我们一来就被狐狸盯上了,找不到机会打电话给他们,——现在尘埃落定,我和壮壮至少应该给猫咪国女王打个电话,把恐龙国这边的情况说明一下,也免得女王为我们担忧。”

赫赫点头:“是应该联系一下。你把猫咪国号码给我,我用我的手机帮你们拨过去,——到时候我免提,你们跟那边说话就是了。”

阿板问壮壮:“你还记不记得猫咪国王宫的电话号码?”

壮壮摇头。

赫赫说:“让我姨父帮你们查一下吧。”

阿板说:“真讨厌,如果我们那个小皮包不丢,也不至于这么麻烦,那里面有我们的名片,上面什么电话号码都有。”

壮壮纠正道:“阿板,我们名片上不是什么电话号码都有,而是只有我们自己的手机号码,还有猫咪国王宫的电话号码,那号码还不知道是不是娇娇办公室的……”

“既然你记得这么清楚,”阿板用手指点了点壮壮的前额,“你怎么记不住猫咪国王宫的电话号码呢?”

壮壮对阿板的手指点他前额,并没有产生任何情绪波动,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平和:“我天生对数字就不敏感,这是我妈妈遗传给我的。”

赫赫劝慰着:“阿板,你别着急,让我姨父帮你们查一下,我这就打电话问问他。”

结果,姨父在赫赫手机的那边,请赫赫代他转告对壮壮和阿板的问候,并大赞壮壮和阿板是恐龙国的功臣。

赫赫和姨父通完电话,满足地说:“我姨父从来没对我这么客气过。”

不久姨父就打电话过来,说是通过恐龙国国家安全部查到了猫咪国王宫的总机号码,也查到女王娇娇的办公室号码,他说他打不通,赫赫说你把两个号码都给我,让我打打看,姨父就把号码给了赫赫,然而赫赫无论是拨猫咪国总机还是娇娇的办公室电话,拨过去之后,电话里传出的一律都是女性机械的录音:“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赫赫立刻又拨通姨父的手机,说:“怎么我打过去,都是空号呢?”

姨父在手机那边回答:“首先我们国家安全部给出的号码绝对准确,之所以是空号联系不上,其原因大概是猫咪国在灵界,我们属于魔界,况且我们两国之前从来都没有通过电话,或许我们也可以派外交官过去访问,航线应该是通着的,壮壮和阿板不就是飞过来的吗?”

赫赫按断通话,问壮壮和阿板:“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阿板回答:“到时候我们给猫咪国女王娇娇写一封信,放在你手里,等你们国家访问猫咪国的时候,可以带过去给女王,我想,我应该先陪壮壮去找他妈妈了。”

赫赫问:“现在你们想去哪儿玩?我可以陪你们先玩一下。”

阿板说:“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剑龙副总统吧,我和壮壮对他都挺有好感的。”

壮壮点点头,只说了一个字:“对!”

第二天上午风和日丽,壮壮和阿板手捧鲜花,坐在赫赫的胳膊上,赫赫的姨父亲自开车,直接来到剑龙副总统的墓前。

壮壮和阿板把自己手中的鲜花放在剑龙的墓碑前。

“剑副总统,对不起,都是我们害了你……”

阿板说到最后,声音有些哽咽了。

壮壮还没有开口,鼻子就已经在发酸,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他说不出话来,只好低下头,尽量想一些与剑龙无关的事情,因为他想好好地跟剑龙说几句话。

一旁的姨父说:“阿板,你也别往你们自己身上大包大揽的,你们是我们国家的功臣,剑副总统只是个意外。”

“如果我们不给剑龙打电话……”壮壮实在说不下去了,眼泪喷薄而出。

这时,一股龙卷风从天边以每秒一百多米的风速向他们袭来,龙卷风的形状像个大漏斗,没容他们反应过来,就把壮壮和阿板吸了进去,旋即重又飞回到空中。

壮壮和阿板在龙卷风的肚子里剧烈地翻滚着,你的嘴碰到了我的脚,我的腿又碰到了你的鼻子,尤其是阿板硬邦邦的木板身体,把壮壮撞得哇哇乱叫,刚才对剑龙的那份心痛,似乎也被惊吓与疼痛削弱了许多。

不知过了多久,当壮壮已经被撞得死去活来的时候,龙卷风飞速地下降,然后贴着地面,把他们吐了出来。

壮壮趴在地上呕吐不止,吐完之后有些奄奄一息了:“阿板,我的胃快要吐出来了,肠子也快断了。”

阿板没有胃也没有肠子,自然用不着吐什么,他发现壮壮的前额青了一块,脸上也有几处蹭掉了皮,这一切显然都是他造成的,抬起小手轻轻摸了摸壮壮的前额和脸。

朗朗的读书声这时传了过来,壮壮和阿板这才发现,他们被龙卷风扔在一个校园的角落里,而壮壮恰好吐在一棵小树下,他说:“小树,对不起,我把你吐脏了。”

阿板说:“不会脏的,你这是给小树施肥了。”

校园的围墙是红砖砌成的,校园里有两幢长长的L形教学楼,也是红砖砌成的。操场上有一个低年级班和一个高年级班在上体育课,体育老师全是男性,低年级班的男老师老了一些,高年级班的男老师是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这边低年级班的学生在做广播操,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看见了阿板,做操的动作就乱了起来;那边高年级则有两个男生离开队列走向阿板,被年轻男老师跑过来踢了几脚,两个男生只好重新回到队列当中。

壮壮说:“我渴了,我想去找自来水喝,——从前我妈妈不让我喝生水,但我在怪兽家喝过生水,很好喝的,比矿泉水还要甜。”

阿板说:“你们超市里卖的,都是假矿泉水。”

“你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可能有开采不完的矿泉水,给你们人类喝。”

壮壮不知道该怎样和阿板进行这种话题,就说:“阿板,我们幼儿园里有水房,学校也应该有水房,一般都是在楼道里。”

“那好吧,我陪你去找自来水喝。”

壮壮和阿板来到一幢教学楼前,望见不少教室的门全都敞开着,他们边走边看教室里的老师和同学。

走到一个教室的门口,他们放慢了脚步,因为教室里有个女生,正一边听课,一边前额贴在课桌上,偷偷从抽屉里拿出番茄吃了起来。

壮壮小声对阿板说:“她好奇怪,为什么不在下课的时间吃,非要在课堂上偷吃东西?要知道西红柿也有香味,老师会闻到的。”

阿板扭动几下象征着鼻子的黑线条,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好像也闻到了西红柿的香味,不过我能不能闻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上课不能吃带香味的东西,——你看,全班同学都在看那个傻子,他们大概都闻到香味了。”

一个腰身笔挺的中年女性在黑板上写了不少词汇,壮壮不用判断,他知道这一定是在上语文课了。

语文老师突然转过身来,叫:“夏风,你站起来。”

“夏风?”阿板的绿色小手捂着嘴笑了起来,“壮壮,你看那不是你妈妈吗?她小时候真够疯狂的,又跑到这儿出洋相了……”

“你别发出声音,小心被老师发现我们。”

“老师哪有闲工夫管我们哪?你看那到底是不是你妈妈?如果是,她跟你小时候比,可真是差远了, ——你看你多乖,除了这次身不由己地出来冒险,你从来都不走极端。”

语文老师确实顾不上站在教室门外的壮壮和阿板,她这时已经来到壮壮小时候的妈妈夏风的坐位前,厉声喝道:“把你的好东西拿出来,让全班同学都看看。”

夏风抬起头,从抽屉里拿出右手,咬了一半的番茄躺在她的手心上,番茄汁顺着她手指的缝隙流到胳膊上,她的屁股离开那只掉了不少紫红色油漆的木凳,站了起来。

壮壮认出眼前这个上课偷吃番茄的女生,确实就是他的妈妈,家中旧影集里有妈妈这个时期的黑白照片:扎了两条小辫子耷拉在肩膀上,腰间系一根松紧带的碎花裙子长裙,短袖白衬衣,脖子上围了一条红领巾。

语文老师也穿着短袖白衬衣,深蓝色长裤,白色棉袜和平底黑色布鞋,她劈头盖脸地训斥夏风一通,最后说了一句下课到我办公室来,就回到讲台上继续讲课。

夏风重新坐回到木凳上,两只胳膊架在课桌上,整个脸埋在胳膊中间,肩膀有时会抽动一下。

阿板搂着壮壮肩膀,俯在他耳旁说:“糟了,她哭了。”

壮壮拨掉阿板的树枝胳膊:“别说话。”

“我为什么要别说话?”

壮壮瞪了阿板一眼,阿板不再说什么了,他们两个就这样站在教室门外,不久下课铃响了,夏风满脸泪痕地跟在语文老师身后,毅然决然地从他们身边走过,看都不看壮壮一眼。

阿板笑得透不过气来,他抬起一只手捂着嘴巴,尽量不让笑声发出来。

壮壮不高兴了:“阿板,笑什么笑?好多同学上课都偷吃过东西……”

“你上课偷吃过吗?”

“我没偷吃过,但我们班的小朋友偷吃过,有时候老师没发现,有时候老师发现了也不管,我妈妈的老师管太多。”

阿板不再与壮壮理论,依然自顾自地笑个不停。

很多同学围着阿板观看,阿板模仿着某些明星面对镜头的样子,简短而得体地回答同学们各种问题。

“阿板,你等着我,我喝点水去。”

壮壮挤出以阿板为中心的包围圈,刚走出几步又拐了回来,他抬头看了看妈妈所在班级门框上的木牌,上面写的是:三 ?(3)班。

不少同学朝着两个方向涌了过去,一个是厕所,另一个就是自来水管,自来水管在学校操场的另一端,那里有男女同学拥挤着喝水,壮壮挤过去只喝了几口自来水,就被后面的同学拽了出来,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起来,同学们就一个接一个地跑开了。

夏风匆匆跑了过来,脸上早已没有了泪水,她拧开水龙头喝了两口水之后,就朝女厕所跑去。

壮壮跟在夏风后面跑着,跑到女厕所门口就停下脚步,在外面等候夏风,不过他紧张地想:上次在幼儿园门口见到我的小妈妈时,阿板就丢了,这次阿板千万不要丢啊……

夏风跑出女厕所,正要朝她自己的班级跑去,壮壮追上去说:“妈妈,妈妈你好,我是壮壮。”

“妈妈是谁?壮壮又是谁?”夏风停下脚步,傲慢地看了壮壮一眼。

“壮壮是你儿子,——我是你长大以后的儿子……”

夏风天真无邪地端详了一番壮壮,什么也没说,拔脚就跑。

壮壮也只好跟在夏风身后向前跑,跑着跑着,他感到脚下在震动,看见那两幢教学楼也摇晃起来,于是他感到肚子里的东西正朝着喉咙涌来,有老师在喊:“不好了,地震来了,同学们快跑到操场上……”

教学楼里不同年级的同学,都跑到校园的大操场上,同时也有许多同学向学校大门跑去。

壮壮陷进众多同学形成的人海当中,许多同学的个头都比他要高出一截,他一时感到非常无助,一边喊着“妈妈”,一边又喊“阿板”,然而地陷了,那两幢教学楼也坍塌了,壮壮心想找不到阿板,至少不能让眼前的夏风也丢了,于是他寸步不离地跟在夏风身后,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学校大门。

校园外面的行人仿佛没有发现这所小学校里的灾难,夏风仿佛也一下子忘掉了学校里的地震,她在人行道上慢悠悠地走着,时不时地蹦跳几下。

在紧挨着人行道的马路边沿,一个满头大汗的老爷爷,正吃力地拉着一辆架子车,架子车里装满了大白菜,夏风上前推着架子车的尾部,壮壮也跟上去帮忙向前推着。

太阳火辣辣的,壮壮感到自己的脸和脖子汗涔涔的,汗水流进眼睛里好像针扎了一般。

当他们把架子车推到一个三岔路口时,夏风不推了,站在马路牙子上对壮壮说:“小孩,我马上就回家了,你也回家找你妈去。”

壮壮说:“你就是我妈……”

“你还敢说我是你妈?你脑子有毛病啊!”

壮壮丝毫也没有生气,他向夏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妈妈,你不让我喝自来水,刚才你自己为什么要喝自来水?”

夏风大概感到壮壮实在是不可理喻,她双手拽了拽自己的两条小辫子,一甩头就朝马路对面的居民楼跑去,那片居民楼有好几幢,每一幢楼都只有三层高,楼身外墙是红砖砌成的,楼顶呈梯形并铺满了红瓦。

壮壮想都不想就去追夏风,然而当他跑过马路,正要踏上面前的台阶时,被一辆呼啸而来的自行车撞倒了,他的头重重地磕在坚硬的水泥台阶上,感到自己的大脑就要被磕出水来了,而那个骑自行车的男人头也不回,逃也似的骑远了,壮壮鼻子一酸,流下了委屈的眼泪:“没礼貌,撞了人就跑,也不停一下赔礼道歉。”

他艰难地爬了起来,发现自己的宝石蓝西裤,两条腿各磕破了一个洞,他深知自己伤心的不是身体疼痛,而是又跟丢了妈妈,还有阿板再度去向不明。

走在陌生的人行道上,壮壮只感到眼前一黑,忽悠一下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里,这个地方没有太阳,灰蒙蒙的天十分阴沈,凛冽的西北风呼呼刮着,光秃秃的树枝上没有一片绿叶,辽阔的黄土地坚硬无比……

 

                                                                                                                                         (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