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十五章 枯骨复生

来源: 2021-07-13 04:36:5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1453 bytes)

打火机的微弱光芒照亮了这个密封的空间,壮壮摸索着走到一张长桌前,按亮桌上的一盏台灯,这才发现那块木板的这一面,是霸王龙总统的巨幅半身油画,木框中间镶嵌着一层薄薄的木板撑着油画布,难怪没有多少分量,单单壮壮和阿板的臂力就可以举起来。

赫赫这时已经坐在地板上了,他扶起倒在地上的霸王龙半身像,重新挡住了那个洞口,这样就与左右墙壁融为一体了,丝毫也看不出背后有暗道机关。

这里的布置很像是一间办公室,办公桌以及那把皮椅显然与狐狸的身高相仿,办公桌上除了台灯,还有一些公文,另外还有一个小相框,相框里是狐狸坐在办公桌前写字的工作照。

赫赫用手指夹起办公桌上狐狸的工作照看了看,不禁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这儿一定是狐狸干坏事的秘密基地。”

阿板用他的小手打开办公桌上的名片盒,里面除了有狐狸的名片,还有霸王龙总统以及恐龙国各级政府官员的名片。

也许狐狸毕竟是恐龙国的外交部长,大概为了方便恐龙的出入,这个地下洞穴看起来比较宽大,只是高度仅仅可以容纳坐着的恐龙,天花板和墙壁都保持着黄土的原生态,只有地面铺了一层灰色地板砖。

壮壮坐在狐狸办公桌前的旋转皮椅上,屁股不停地扭动着转椅。

阿板翻看着狐狸的名片盒,说:“我找到剑龙副总统的名片了,我们可以打他手机。”

赫赫指了指墙上的挂钟,时间正值凌晨两点四十五分,他对壮壮和阿板说:“你们看都几点了,剑副总统这个时候已经睡觉了……”

“剑副总统如果睡觉了也许会关机,即使我们打他手机,也不会吵醒他。”阿板打断了赫赫的话,他的手指在座机电话上画着圆圈,“我记得,壮壮他妈妈哪怕是凌晨两三点睡觉,她也会凌晨两三点才关掉自己的手机。万一剑副总统直到现在还睡不着觉,他也没关手机,我们打通了,不是一举两得吗?”

赫赫说:“你说的有理有据,可是万一剑副总统也像我姨父似的,为了顾全同事之间的关系,把我们臭骂一顿,不就太没意思了吗?”

阿板摊开他两只心爱的小手,思路异常清晰地回答:“赫赫,你真是当局者迷,狐狸一直在谋权篡位,他已经不是你姨父和剑副总统的同事了,他是比敌人还可怕的……敌人,——壮壮,那个你们人类叫什么来着?对,我想起来了,叫猪队友,——但狐狸不是猪队友,他根本就是个敌人!”

赫赫一手抓过阿板,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阿板,你说的有道理。”

“既然我说的有道理,你把我放到电话那边,让我的手打一下电话,——我的手还没打过电话呢。”

赫赫显然早就被阿板说服了,他伸手把阿板放到办公桌的旁边,阿板看着自己手中剑龙的名片,拿起了电话,壮壮说:“阿板免提,免提。”

阿板放下电脑,按下免提键拨号,清脆的按键声划破了深夜的寂寞,然而,却没有拨通。

赫赫说:“阿板,你手机号前面加个零试试。”

阿板重新拨号,接通后只响了两声,只听到剑龙用他那动听的男中音“喂”了一声,壮壮忘情地跪在转椅上,对着座机电话叫了起来:“剑龙副总统你好,我们是……”

壮壮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就从转椅上笨重地摔了下来,狼狈地趴在了地板上。

赫赫和阿板不约而同地窃笑着,阿板对赫赫招了招手,赫赫赶紧撅起屁股趴在了地上,对着办公桌上的电话说:“剑副总统,我是赫赫,和我在一起的还有阿板和壮壮,我们在……在狐部长的秘密基地,狐部长想杀了你和总统,我们有证据,是壮壮亲耳偷听来的。”

剑龙呵呵笑了几声,心平气和地说:“赫赫,你慢慢说,不急。”

赫赫于是就让已经从地板上爬起来的壮壮过来,对着电话那边的剑龙,把狐狸和雷龙交谈的谋反内容又叙述了一遍。

剑龙听完之后,在电话那边问:“你们现在什么地方?”

赫赫回答:“我们在狮子国的边界,狐部长在这儿挖了个地下洞穴,我们还发现很多狮子皮和骨头,还有猫咪的皮和骨头。”

“你们等在那里守着电话,我马上动身过去,到时候电话联系。”

剑龙放下电话之后,阿板得意地说:“赫赫,这个电话打对了吧?”

赫赫说:“你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阿板回答:“可惜我没有尾巴,你有。”

赫赫说:“可是我的尾巴好像一直很低调的,从不往上翘。”

阿板不再说什么了,他两只小手掐在木板身体的两侧,踌躇满志地在办公室的空地上走来走去。

赫赫自从来爬进来之后,不是坐着就是趴着,大概已经累得不可开交了,他忘记自己的头顶上就是天花板了,猛地站起身来,结果黄土天花板被他顶塌方了,他的头和胸部露了出去。

壮壮立刻惊叫起来,他趴在混合著小石头的黄土堆上,抱着赫赫的腿不停地问:“赫赫,你没事吧?赫赫,你能听见我说话吗?赫赫,赫赫,赫赫……”

然而赫赫始终一动也不动,壮壮于是就鼓动阿板,说是一起出去看看赫赫,阿板掀开霸王龙半身像张望一下,对壮壮说:“外面太黑,再说我们就是摸黑过去了,也上不去,梯子不是被赫赫踩断了吗?”

壮壮问:“赫赫死了怎么办?”

“他怎么会死呢?死了他为什么还在这儿站着?可能他的皮太厚了,感觉不到你抱他,让我用椅子砸他一下。”

阿板双手抓起狐狸的转椅,用力朝赫赫粗壮的腿砸去,那只被砸的腿向后抬了一下,险些踢到壮壮,壮壮吓得翻滚到一旁,阿板说:“你看,赫赫还活着吧?”

这时赫赫的身体缩了下来,他坐在坍塌的小石头黄土堆上,对壮壮和阿板说:“刚才我站起来的时候被撞晕了,头蒙了好长时间,等我不发蒙了,好像听见有什么声音越来越近,——剑副总统打电话过来没有?”

“没。我这就再打他手机问问。”

阿板说着,跑到办公桌旁,按下座机电话的免提之后,又按了一下重拨键,喃喃地说:“有手真好,——有一双手,真是太幸福了……”

没想到剑龙的手机关机了。

赫赫说:“糟了,剑副总统可能被狐狸控制了,我们三个必须赶快出去,在这儿相当于等死。”

阿板说:“你们稍等,我再拨一次。”

剑龙的手机通了,一个气恼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个该死的东西是谁?”

阿板慌乱之中没有按断免提键就喊:“你们听,声音很像狐狸!”

狐狸在电话那边说:“臭小子,我听出你是谁了,——敢踏进我的地盘,有种你们别跑,给我老老实实在原地等着!”

阿板被吓傻了,一时搞不懂远在天边的狐狸如何会听见自己在说话,壮壮过去按了一下免提键,对阿板说:“你刚才没挂电话。”

“唉,第一次打电话没经验,太可怕了!”

“别理他,我先把你们送上去,我自己再上去。”

赫赫说着,抓住阿板举起胳膊送到洞口上去,紧接着又拿起壮壮送了出去,外面依然是有着许许多多小石头的乱石滩,壮壮吸了一口不是很新鲜的清冷空气,说:“里面好闷,上面又很臭。”

阿板问:“壮壮,你听没听见有车开过来的声音?”

壮壮摇头:“没有。”

不远处有一排稀稀落落的路灯,彼此间隔很远,看起来也不是很亮,路灯下影影绰绰地矗立着一块很大的石碑,阿板说:“壮壮,那上面好像有字,我猜那应该是界碑。”

壮壮问:“什么界碑?”

阿板回答:“这儿不是恐龙国和狮子国的交界吗?”

这时赫赫也爬了上来,黄土又塌下去一些,洞口更大了,阿板问赫赫:“你听没听见有车越开越近了?”

“我刚才就听见了。”

阿板对壮壮说:“无数事实证明,你们人类的方方面面,的确比我们动植物要差很多。”

赫赫引颈而望:“感觉他们很快就要过来了。”

壮壮爬到赫赫的脚面上:“我也听见声音了。”

赫赫弯腰抓起壮壮,依旧放进自己左胸的兜兜里,然后又拿起阿板在手中,阿板说:“到时候你别拿我当武器打他们,我会被你打死的。”

壮壮说:“赫赫,让阿板跟我在一起吧。”

“我一个兜装不了你们两个。”赫赫把阿板举在自己的眼前,“我的裤兜有点深,你进去可能什么都看不见了,你同不同意我把你放进裤兜里?”

阿板回答:“你就拿着我吧,只是你别忘了,我是个有生命的个体,我不是单纯的木板。”

这时,天正在矇矇亮,在天边鱼肚白晨曦的亲吻之下,那些光控路灯一一灭掉了,乱石滩上的小石头有褐色、灰色和白色,地面上狮子和猫的皮骨依稀可见。

一辆恐龙开着的大型军用吉普车停在赫赫面前,随即一辆装满恐龙士兵的军用卡车也跟了上来,士兵们从卡车上跳下来,形成一个半圆形面对赫赫,每个士兵都端起了枪。

赫赫突然担心起自己胸兜里的壮壮,假如哪个士兵开枪射击,心脏和头部都是首要目标,然而他又不敢把壮壮从兜里掏出来,因为假如他有一个什么动作,士兵很可能以为他在掏手枪,脆弱的壮壮必会被乱枪打死。

龙腾宾馆总经理雷龙率先打破了沉默,他指着赫赫的鼻子大骂:“你这个败类,卖国贼,我马上开除你!”

赫赫不敢说话,也不敢动,壮壮此刻正站在他的胸兜里,摆动着脑袋四处张望,赫赫垂下眼皮,小声叮咛壮壮:“别动,有枪瞄准你。”

“赫赫,他们拿的都是AK-47哎,好可怕。”

壮壮说着,缩回了自己的脑袋,坐在赫赫的胸兜内。

狐狸坐在一只双冠龙士兵的肩上,翘着二郎腿,大摇大摆地对赫赫说:“赫赫,你立功赎罪的机会到了,——你把他们给我扔过来,我就放了你父母。”

赫赫有些心虚:“把谁?把谁们给你扔过去?”

狐狸大怒:“你别跟我装傻,当然是猫咪国那两个间谍了。”

赫赫的心跳突然提速,壮壮听见赫赫的心脏怦怦跳动的声音,还听见赫赫在他头顶上说:“我不认识什么猫咪国的间谍。”

狐狸冷笑:“我再重复一遍,你把他们两个给我扔过来,我就放了你父母,——两命换两命,你自己选择,是要生你养你的父母,还是要那两个毫不相干的东西?”

“我父母在哪儿?”

狐狸回答:“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过他们的命,却捏在你的手里,就看你如何表现了。”

赫赫没有再说什么,狐狸向后面挥了一下手,壮壮听不见说话的声音了,就站了起来,双手扒着赫赫胸兜的边缘,悄悄地探出头露出两只眼睛,看见两个恐龙士兵正把副总统剑龙带上前来,剑龙双手背后戴着手铐,这令壮壮不禁想起自己初到猫咪国时,那手铐是在前面戴着的。

剑龙动了动自己铐在身后的胳膊,对狐狸说:“狐部长,以你的身份,最好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狐狸看着剑龙:“他们不是一般的小孩子,他们是间谍。”

剑龙说:“说话要有证据,你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是间谍。”

狐狸说:“我用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监控系统,否则也不会在第一时间里,就掌握了你里通外国的证据,——你这个叛国者,刚才在用你的手机,跟猫咪国间谍通话。”

剑龙说:“你说我是叛国者的证据是捏造的,但我要是说你阴谋颠覆恐龙国政权,可以拿出足够的证据,何况我的手机打到你的……”

“你给我住口!我虽然不是恐龙的同类,但我一向对恐龙国忠心耿耿!你是嫉妒我得蒙总统器重,所以就勾结猫咪国间谍,妄想联手陷害我!”

狐狸说完,从双冠龙的肩膀跳到地上,瞬间变得与其他恐龙一样庞大,他一把夺过身边双冠龙手中的AK-47,扣下扳机,朝着剑龙就是一通扫射,剑龙轰然倒下。

与此同时,赫赫迅速掏出自己胸兜里的壮壮,然后他跪着趴在了地上,双手埋在肚子的下面,把壮壮和阿板保护在自己伟岸的身躯之下。

壮壮在赫赫的手中又踢又闹:“赫赫,你放我出去,剑龙被狐狸打死了,——剑龙死了,我要去看剑龙……”

突然,一阵震天动地的狮吼,赫赫抬起头,一眼就望见手足无措的狐狸正在连连后退,他于是马上就站了起来,壮壮和阿板也跳到他的胳膊上,只见早已枯干的狮子皮和狮子的骨头,站立起来两两一对,在乱石滩上很有章法地跳着华尔兹,并用发出的狮吼声音,给自己的舞步伴奏。

正当恐龙们以及壮壮和阿板惊恐万状之时,有响声,有地震,那些狮子皮和狮子的骨头停止了吼叫,骨头上长出了筋,也长出了肉,与此同时狮子皮也变得新鲜柔软,随即就一张接一张地遮蔽在那一团团筋骨肉上面,只是卧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这时一个庄严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气息啊,要从四方而来,吹在这些被杀的狮子身上,使他们活了。”

所有在场的有感知的生物,立刻感受到一股像风又不是风的气息,那些卧下的狮子更是接收到了这股生命气息,于是立刻站了起来,足足有几百头充满了生命活力的狮子,浩浩荡荡地如同一支军队,直奔狐狸而去。

狐狸掩饰不住内心的胆怯,他故作镇静地对正在包围他的狮子们说:“时候还没到呢,你们急什么……”

狮子们一言不发,举起如同恐龙一样庞大和沉重的狐狸,向着恐龙国的方向急骤走去,速度宛若闪电,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

赫赫一声叹息:“糟了,我烧掉的那一张半狮子皮,不知道还能不能复活了?”

阿板说:“应该能复活吧,——你看那些狮子的筋和肉,早就被狐狸他们吃到肚子里了,刚才不是也化腐朽为神奇地长了出来?”

赫赫不住地点头:“对,你说的对,是化腐朽为神奇!”

阿板突然问:“你们两个看没看见那些猫复活?”

赫赫回答:“猫太小了,数量又少,就是复活了,也被那么多的狮子淹没了。”

壮壮说:“只要地上找不到猫皮和猫骨头,就一定复活了,我要去看剑龙。”

士兵们抬起剑龙副总统,放在军用卡车上,然而不幸地是,剑龙由于失血过多,没等送到医院,就停止了呼吸。

 

                                                                                                                                         (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