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十一章 莫莉老师的计划

来源: 2021-07-09 05:10:2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0046 bytes)

娇娇虽然被莫莉老师变成了丑女孩,第二天却依旧勤勤恳恳地到正殿去处理国事。

莫莉老师不允许娇娇戴面纱,而是让她随身带个小镜子,走到哪里就照到哪里。

娇娇自然不敢不听从莫莉老师的命令,因为莫莉老师对她的脸施过魔法,到了该照镜子的时候她不照,整个脸就会疼痛难忍。

这天用过晚餐之后,娇娇让壮壮陪她去放映厅看电视,诺大的厅内只有娇娇和壮壮两个人,灯光暗淡而温馨,电视机的屏幕居然比电影屏幕还要大。

娇娇喜欢看那种成年人谈情说爱的连续剧,她不停地吃着金质茶几上各种美味小食品,一边吃着,一边还做着自我点评:“莫莉老师经常批评我,她说我肥胖的原因,主要是我睡觉之前狂吃滥喝造成的,但我不像莫莉老师那么有福气,她是任凭怎么吃都吃不胖的那种体质,你看她要多瘦就有多瘦,我是连喝水都会发胖的,——所以胖就胖吧,我也不想减肥了,因为我拒绝不了零食。”

壮壮也跟着娇娇一起吃各种小食品:“娇娇姐姐,莫莉老师那么严格,为什么不管你看电视呢?”

“你说作为一个女王,我除了看电视,还有别的娱乐活动没有?答案是没有。那天晚上想和你们一起玩过家家,丰富一下我的业余生活,没想到被阿板搞砸了,结果莫莉老师也惩罚我一顿,真倒霉。”

“换个频道吧,你看点别的不行吗?”

娇娇的眼睛盯着电视屏幕接吻的男女不放:“别的有什么好看的?”

“你看看动物世界,看看动画片,还可以看看新闻……”

“那是你们男孩看的。”

“你们女孩也可以看看音乐会,——你是女王,要懂得欣赏音乐才行,这些泡沫剧没什么营养的,是我妈妈说的……”

“你妈妈说的又怎样?她的话又不是圣旨!”

壮壮知道他们的对话已经超过了三句,娇娇的耐性已经到了极限,接下来肯定要发脾气,就不再说话了。

然而在电视剧中间插播广告的时候,娇娇又捡起刚才的话题,轻蔑地说:“壮壮,你妈妈又不是什么专家,也不是什么科学家,你有必要听她的话吗?”

“我觉得我妈妈说的话有道理啊……”

“什么狗屁道理?”

“你怎么又骂人了?”

“什么叫又骂人了?信不信我叫刑法部打你一顿……”

“你随便打人犯法……”

两个孩子激烈地争吵起来,这时电视屏幕上出现了莫莉老师的头像,莫莉老师的眼睛看着娇娇,说:“女王,你们刚才的表现,我在这边看得一清二楚。”

娇娇一惊,声音不免高了八度:“莫莉老师,你背着我在这里安监控,就等于在对我进行精神侵略……”

“女王,首先我没有侵略你的精神。其次作为女王,你要谨慎你的言语,因为很多时候,大众会把女王随口一说的话当成某种标准,但你不是上帝,你是人,——是人就一定有错,何况你还是个孩子,所以你说出的话不是真理,十有八九是谬误……”

“我是女王,说出的话即便不是真理,也不可能是谬误!”

“作为一国之君,你居然浮躁到这种地步!”莫莉老师的声音里弥漫着冷酷,“女王,曾经我心疼你白天工作太辛苦,怕你感到生活乏味,才放纵你随便看这些电视连续剧,以后你不要再看了……”

“莫莉老师,你敢不让我看电视剧,我叫刑法部打你一顿!”

“女王,你敢叫刑法部打我,我就敢叫刑法部化为灰烬!”

娇娇忍无可忍,她离开自己的座位跑上台阶,握紧两只小胖拳头,捶打着电视机屏幕里莫莉老师的脸,莫莉老师从屏幕上消失了,然而她本人不久就赶了过来,娇娇奔向莫莉老师的怀抱,身体语言介于撒娇与撒野之间,然而莫莉老师口中念念有词,迅速地闪到一旁,娇娇以奔跑的姿势固定在原地。

壮壮有些害怕,他走近娇娇,抬手在娇娇眼前晃动着,没想到胳膊悬在娇娇脸前无法移动,整个人也被莫莉老师固定住了。

莫莉老师绕着娇娇和壮壮转了一圈,头也不回地走出放映厅,留下他们仿佛两尊雕塑,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壮壮看着娇娇的眼睛,而娇娇则看着前方一个什么地方,他们的目光没有交集,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就这样,两个孩子在放映厅里站了一个晚上,以为第二天早晨娇娇要办公,莫莉老师就会过来带他们去吃早餐,没想到第二天下午,莫莉老师和肥仔大臣才走进放映厅,身后跟着一群猫咪国记者。

这些记者来自猫咪国不同的电视台和报社,有男猫也有女猫,有的扛着摄像机,有的举起照相机,他们十分珍惜如此近距离地与女王亲密接触,从各个角度拍了大量的镜头和照片。尽管女王伤痕累累的面容令他们震惊不已,但他们在拍摄过程中,始终用沉默来保持对女王的敬意。

娇娇和壮壮虽然动弹不得,视觉和听觉却还是有的,他们同时体会到了什么叫羞愧难当,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然而他们无法交流此时此刻内心的挣扎感。

晚上七点三十分,是猫咪国电视新闻正式播出的时间,七点二十分左右,莫莉老师与侯爵、肥仔还有阿板,才款款再度来到放映厅。阿板脸部以及身体被娇娇划下的凹痕,都已经完全平复了,丝毫看不出受过破坏的痕迹。

莫莉老师给娇娇和壮壮解除了魔咒,命令他们乖乖地坐在沙发上,说是接下来大家一起观赏猫咪国的电视新闻。

娇娇无声地把小食品推拉到壮壮和自己面前,两个孩子默默地吃着,猫咪国女王的最新动态,作为今晚的头条电视新闻播了出来。

新闻记者先是歌颂了女王曾经的丰功伟绩,并用了一些从前的镜头和老照片进行了回顾,然后镜头一转对准了壮壮,记者发挥自己的职业想像力,说壮壮天生一张注定要闻名天下的脸,他是个超级魔法师,法力之高强连莫莉老师也望尘莫及,所以女王脸上惨不忍睹的伤痕就是壮壮的杰作,因为壮壮向女王求婚遭到了拒绝,于是就恼羞成怒,毁了女王的花容月貌。

电视里不时地闪现着娇娇伤痕累累的脸部特写,娇娇看着看着,羞愧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她也终于放下了女王的架子,主动向壮壮道歉,并表示明天就到电视台录制一个电视讲话,向全国猫民公布真相,说壮壮始终没有伤害过自己。

莫莉老师说:“真相就像女人描眉,越描越黑,越描越假。女王,你不能对公众有任何解释,——你一旦解释了,不但会破坏你作为女王的形象,而且还会让我们国家陷入绝境。”

娇娇说:“我不能让这个世界误会壮壮。”

莫莉老师回答:“这哪里是误会,这只是计划的开始。女王,你应该知道猫咪国所有的媒体,都是猫咪国政府的喉舌,——没有政府拍板,哪个敢越雷池一步?”

娇娇狐疑地把在场的人、猫以及木板统统审视了一番,才有气无力地说:“莫莉老师说的也是事实吧,猫咪国所有的电视台和报社,的确都是我们政府的喉舌,所以明天的报纸也不必看了,内容跟电视新闻一个鼻孔出气,只是我很想知道,是谁授意的这场新闻报道?”

莫莉老师淡淡地说:“女王,是我请肥仔大臣,今天上午布局了这一切,他非常尽职。”

肥仔坐在座位上向娇娇鞠了一个三十度的躬:“让女王陛下受惊了。”

阿板说:“我发现在王宫里,只有莫莉老师叫娇娇是女王,而不是女王陛下,这是莫莉老师的特权吗?”

莫莉老师威严地瞪了阿板一眼,又环顾一下自己的左右:“今天召集诸位,是临时在这里开个绝密会议,谁要是泄露了会议内容,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让他把牢底坐穿……”

“莫莉老师,你不是给这里安装过监控吗?”娇娇打断了莫莉老师的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旁边的走道上踱来踱去,然后仪态万千地停下了脚步,转向莫莉老师,“莫莉老师,请你告诉我,现在又有谁在外面监视我们呢?”

肥仔立刻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走在娇娇身旁解释着:“请陛下息怒,莫莉老师没有恶意,她始终在为陛下的安全担忧……”

“女王,我是个性情中人,和女王相处久了就自不量力,当自己是女王的母亲了,难免会有僭越之嫌,所以王宫里就有了这样的谣言,说我是垂帘听政,但我清楚自己没有王室血统,只是一个陪伴女王了解和认识这个世界的外国教师,——我不敢垂帘,又怎敢听政?”

莫莉老师说这番话的时候,最初表情有些不自然,然而说着说着,她被自己慷慨激昂的情绪感染了,一时间潸然泪下,娇娇感到于心不忍,她慌忙过来拥抱莫莉老师,莫莉老师也紧紧地搂着娇娇,抚摸娇娇的脸说:“今天上午,恐龙国又派使者过来,要求我们出兵和他们交战。女王,你非常清楚我们猫咪国不会打仗的,但我们一味沉默也不是办法,恐龙国会认为我们软弱好欺,接下来只会加倍欺负我们,——我想,我们不妨派壮壮和阿板,代表猫咪国出使恐龙国……”

“不行,恐龙会吃了他们。”

娇娇的脸在莫莉老师的抚摸下,已经逐渐地恢复了本来面貌,她离开莫莉老师的怀抱,说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请女王放心,我心里有数,我能让恐龙吃了他们吗?”莫莉老师的脸转向侯爵大臣,“虽然女王总是顶撞你,但我知道女王很是欣赏和钦佩你满腹经纶,还有学贯中西,请把你的观点报告给女王。”

侯爵说:“我刚才突然想起老子曾在道德经中说,治大国若烹小鲜。”

大家都在等着侯爵说下去,侯爵却不停地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猫爪,然后又不停地用猫爪捋着全白的胡须,娇娇问:“侯爵,你到底想说什么?”

“陛下,这句话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恕老臣直言,我想说的是,治国之道重在理性,切忌感情用事,不能动辄翻云覆雨,更不能瞎折腾。”

莫莉老师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铁青,她嘴唇颤抖了几下,没有发出声音。

“不过,既然已经折腾了,就这样继续折腾下去也无妨。”侯爵看了看阿板,然后看着壮壮,“同学,到了恐龙国之后,你要时刻牢记自己是猫咪国的亲王,——你是我们女王陛下未来的夫君,不可穿帮才是。”

“我们的侯爵尽管有些恃才自傲,关键时刻,倒也以国家利益为重。”莫莉老师拿过娇娇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双手之间,“女王,你都听见了,就这么定了吧。”

壮壮问:“侯爵,那个恐龙国是侏罗纪的,还是白垩纪的?”

侯爵回答:“应该是侏罗纪和白垩纪的混合吧。同学,你和阿板愿意去吗?”

“我愿意,我相信阿板也愿意。我以前只是在书上和电视电影里见过恐龙,没见过真正的恐龙,我愿意和阿板一起去恐龙国,见一见真正的恐龙。”

娇娇大叫:“壮壮,我以女王的名义,不许你去!”

“女王,你是一国之王,尤其要以国家利益为重,多少猫民的性命在你手上,你的决定关乎他们生死!”莫莉老师指了指侯爵,“你看一下侯爵,他曾经也不同意让壮壮和阿板去冒险,但为了国家,他还是退让了。”

侯爵问莫莉老师:“你这是在夸我,还是骂我呢?”

莫莉老师看都不看侯爵一眼:“你自己理解吧。”

娇娇说:“可是我不想让壮壮和阿板离开猫咪国……”

“陛下,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他们总归是要离开的。”侯爵说。

壮壮看着娇娇,说:“娇娇姐姐,我们结婚好不好?”

“你有神经病啊!谁说要和你结婚了?”娇娇怒目圆睁。

侯爵笑着说:“陛下,以老臣的理解,壮壮的意思是,你们一旦结了婚,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也方便你们随时见面,岂不知如今的社会道德已经败坏到了极点,正是由于结了婚,才永不相见,只是你们这些年纪轻轻的小孩,都乐见童话般的美满爱情。”

壮壮连连点头:“对,就是这样,谢谢侯爵大臣,我刚才就是这样想的。”

莫莉老师关心地问壮壮:“我一直很想知道,你是不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

“我才不会离家出走呢,我是给我妈妈打电话时,不小心来到了电话线里……”

于是,壮壮就开始讲述自己和阿板在电话线里的经历,在讲述过程中,阿板也不时地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补充着他们电话线里的冒险故事,不过他们两个都默契地避开了那只鸽子不谈。

娇娇说什么也不肯相信她的猫咪国,居然是在电话线里:“壮壮,你是幻想狂吧?”

壮壮回答:“我肯定不是幻想狂,我说的全是真的。”

“娇娇……”阿板环视了一下莫莉老师和左右大臣,“娇娇女王,还有我呢,我可以作证。”

“这我就放心了。”莫莉老师两眼放光地看着壮壮和阿板,她似乎并不在意猫咪国在不在电话线里,“不管怎样说,你们出来的时候,一个是无知的孩子,另一个只是块木地板,但经历了这么多,你们已经增长了许多智慧和勇气,完全可以胜任,代表我们国家去出使恐龙国了。”

肥仔看到这个绝密会议已经到了尾声,就开始拿小食品吃,娇娇和壮壮也跟着吃了起来,因为他们可以说一天没吃过东西了,肥仔拉开一罐果汁递给娇娇,又对壮壮说:“傻孩子,饿了一天,你自己开一罐,先补一下水分。”

壮壮拿起一罐饮料正要拉开,娇娇说:“壮壮,把饮料给肥仔,让肥仔替你开。”

肥仔看了看娇娇,伸手就要拿壮壮手中的饮料罐,壮壮躲开了,笑着说:“没关系,我自己可以开吧。”

莫莉老师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双极小的浅绿色手套,递到阿板面前:“淘气鬼,试一下,看看合不合适。”

阿板用两只树枝胳膊接过手套,手套的大小与跟他的身材十分般配,他说:“我没有手,手套对我好像没什么用处。”

“我帮你戴上,你感觉一下。”

莫莉老师给阿板的树枝胳膊一一套上了两只小手套,不料小手套立刻固定在树枝上,阿板笨拙地动了动双手,不仅手指灵活自如,而且衔接的部位赫然变成了手腕,可以随意弯曲扭动,最后他的左右两只手套十指交叉,声音颤抖地说:“你们过来摸摸,我这不再是手套,我这是手,——我太感动了,我有手了!”

壮壮上前摸了摸阿板手腕上的手套,果然有骨头也有肉,与人手相比没有任何区别,他仰起脸望着莫莉老师:“谢谢莫莉老师,你太好了!”

阿板为自己从此有了一双人类的手,兴奋得大笑起来,他真诚地向莫莉老师表示了感谢,并建议莫莉老师用魔法的方式,把他和壮壮送到恐龙国去。

莫莉老师耸了耸肩:“用魔法偷偷摸摸去恐龙国,不但有辱我猫咪国的尊严,而且对你们在那里开展工作,也十分不利,——你们现在是我国的外交使者,我们会大张旗鼓地把你们送到恐龙国去,希望你们不负使命。”

阿板笑着问:“莫莉老师的魔法出了猫咪国,恐怕就行不通了吧?”

“是行不通。”莫莉老师嘴角露出一抹难得的微笑,她坦率地说,“阿板,有些话与其背后说,不如当面说更好。”

 

                                                                                                                                         (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