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十章 骄横的小女王

来源: 2021-07-08 04:58:3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0989 bytes)

猫咪国的月亮是翠绿色的,星星呈橘红色,太阳则是火红的颜色。

女王娇娇的生活日常几乎全被国事占据着,这使她完全脱离了一个小女孩的成长轨道,过早进入了成年人枯燥而琐碎的世界里。

她每天早晨七点钟起床,刷牙和冲澡用二十分钟,穿衣用二十分钟,早餐用四十分钟,从餐厅到正殿的过程则需要四十分钟,因为她强调自己需要减肥,所以每天早餐之后,她都会在大臣们的陪同下,穿过宫殿内的假山景区,一边散步,一边观赏着由栽培技术与造型艺术相结合的盆景。

备受娇娇青睐的壮壮和阿板,第二天就被恩准陪女王吃早餐,并自然而然地参与了散步环节,——六个大臣加上壮壮和阿板,他们以女王娇娇为中心,那个具有学者气度的瘦弱大臣边走边说:“盆景是中国传统艺术珍品,集自然美和艺术美于一身,是立体的画,无声的诗,缩龙成寸,古雅矫健,动势飞扬……”

壮壮望着眼前数不清的盆景不免有些陶醉,何况还有那个瘦弱大臣出口成章的讲解,他正在感到自己的眼界大开,没想到娇娇却大为光火:“侯爵,你每天都是老一套,能不能换一套说辞?我都会背了,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那个被称为侯爵的瘦弱大臣,是六个大臣中身材最为矮小的,年纪似乎也是最大的,只见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猫爪,又用舔过的猫爪捋了捋胡须,面不改色地对娇娇说:“尊敬的女王陛下,以老臣拙见,这正是润物细无声的完美体现,而陛下的文化修养,就在这不知不觉之中得到了提升,何乐而不为呢?”

娇娇忽闪着大眼睛正要说什么,壮壮指着一个树木盆景面向侯爵:“侯爵大臣,你给我讲一讲这个盆景吧。”

“你很有眼光,这是海岛罗汉松其中的一种,树龄大约已经超过了五百年,因为树龄越大,株形越美。”侯爵表现出极大的耐心,“同学,你过来看一下这个造型,主干苍劲嶙峋,结顶飘逸自然……”

“壮壮,什么时候轮到你了?”

娇娇怒视着壮壮,打断了侯爵的介绍,壮壮有些大惑不解:“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些盆景知识……”

“有什么好了解的?一边站着去!”娇娇毫不留情地说。

“哎呦壮壮,你不是有眼光,你是没眼色,没看见女王正在发威吗?”阿板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当然,我是懂你的,你无非只想学习一下,但你也得看看场合呀……”

“阿板,闭上你的乌鸦嘴,什么时候又轮到你了?”

娇娇说完,气得拂袖而去。

六个大臣表情各异,有的摇头,有的叹气,有的则一声不响,尽管如此,有四个大臣还是在第一时间追上娇娇,因为娇娇要在九点钟之前,赶到正殿处理公务,其中包括前些天某些遗留问题以及刚发生的重大事件,他们必须在一旁辅佐。

侯爵和肥仔两个大臣并没有立刻追上去,他们留在原地,肥仔凶巴巴地看了看壮壮和阿板,气哼哼地说:“你们再惹女王陛下生气,我就把你们驱逐出境!”

“还是不要吓唬他们吧。”侯爵慢悠悠地制止着肥仔,用赞许的目光望着壮壮,“同学,你若能把这种好学精神坚持下去,将来会前途无量的。”

壮壮诚恳地说:“侯爵大臣,刚才看见那个罗汉松盆景,我想起了老寿星。”

侯爵双臂交叉在胸前,饶有兴致地问:“老寿星是谁?可以讲给我听听吗?”

壮壮不禁有些激动:“刚才那个罗汉松五百多岁,但老寿星有一千多岁了,他已经出了太阳系,在无名A星上……”

“老兄,你是一国之臣,不是保姆,不必用哄小孩的方式,来证明你的平易近人。”

肥仔打断壮壮的话,他拍了拍侯爵的肩膀,从侯爵和壮壮中间穿过,悻悻地朝正殿的方向快步走去。

侯爵若无其事地对壮壮说:“同学,时间还早,我们可以一起去正殿,边走边聊,请接着讲你的老寿星。”

阿板一言不发跟在他们身旁,自从听了曾曾曾祖父讲过老寿星之后,他对壮壮和老寿星之间的感情,早已悄然地萌生了一种认同感甚至是敬意,就不会再对此冷嘲热讽的了。

壮壮一路上很快就对侯爵讲完了老寿星的故事,他们一起走进正殿时,娇娇正煞有介事地处理着公务,看见姗姗来迟的他们,脸色一时有些不好看,但她瞟了一眼自己左侧的落地大钟,上面分明显示着还差五分钟才九点整,——侯爵并没有迟到,而是她自己提前办公了。

娇娇虽然还不到八岁,但显然对自己的女王工作轻车熟路,思路也十分清晰,就是听不得反面意见,无论谁说上一句她不喜欢听的话会立刻翻脸,倘若说到第三句,她就大发雷霆,——猫咪国女王繁忙的一天,经常就在她不断发脾气的过程中结束了。

晚宴的仪式流程比早餐和午饭繁琐了许多,除了娇娇的家庭教师是人类之外,所有王宫的工作人员都是不同年龄的男猫和女猫,不过这里不是有头脑就吃的猫食,令壮壮吃得心满意足,阿板问壮壮味道怎么样,壮壮说:“有可能这里是王宫吧,比我们家附近的那些大酒店,好吃得太多了。”

阿板让壮壮注意观察娇娇的家庭教师,说她是个英国人,名叫莫莉,人称莫莉老师,又高又瘦,有着一头卷曲的栗色短发,一只鹰钩鼻子,一双蓝眼睛,和一张一直紧绷的脸。

壮壮没有发现莫莉老师有什么异常,阿板说刚才有个王宫里的少年侍卫和他一见如故,侍卫私下对阿板说,自己在王宫工作以来,从未见莫莉老师笑过。侍卫还说莫莉老师的外婆是个女巫,莫莉老师自己也会不少魔法,所以她走路时不用脚,而是随便踩上什么东西,念几句咒语,就能让她踩上的那个东西悬空托着她走。

阿板让壮壮趴在大型餐桌底下,看看莫莉老师有没有在用她的两只脚走路,壮壮趴下去看了又看,对阿板说莫莉老师就是在用她自己的脚走路,阿板于是就对研究莫莉老师失去了兴趣,问壮壮吃饱了没有,壮壮说吃饱了,阿板说吃饱了我们出去玩,这里太闷了。

他们刚走出餐厅,娇娇就跟了过来,邀他们去王宫的后花园去玩,于是他们三个就一起朝后花园走去,路上娇娇说:“既然他们不让你们叫我名字,你们就叫我嗨吧,——嗨,嗨,嗨。我最讨厌他们叫我女王陛下了,听着就好像总在提醒我,不能像其他小孩那样玩似的。”

后花园里有许多中国古式长廊和八角亭,到处种满了鲜花和各类小型植物,娇娇说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都被莫莉老师施过魔法了,因此鲜花一年四季常开不败,植物一年四季常绿不衰。

壮壮问娇娇:“我真可以叫你嗨吗?”

“我说可以就可以。”

“嗨,莫莉老师不用她自己的脚走路吗?”

娇娇翻了翻白眼:“你白痴啊,她不用自己的脚走路,要用你的脚走路吗?”

“我只是想证实一下,你为什么骂人?”

“我就骂你了,你就是白痴!”

壮壮回敬女王:“你才是白痴!”

“你们都不是白痴,我是白痴,我是白痴行了吧!”阿板没有像以往那样添油加醋,而是打起了圆场,“不过我感觉叫你嗨,挺别扭的,现在只有我们三个,我直接叫你娇娇可以吗?”

娇娇还没有完全消气,她瞪了壮壮一眼,回答阿板:“只有你可以叫我娇娇。”

“娇娇,我问你两个问题。”阿板用他的树枝胳膊指了指天空,“第一,你们国家的太阳、月亮和星星,也被那个莫莉老师施过魔法了吗?第二,我听到一个对莫莉老师非常不利的传言:她的魔法只能在猫咪国里有效,出了猫咪国,她和平常人就没什么两样了。”

“莫莉老师就是因为给我们国家施的魔法太多,她的功力才不行了,还有她在我们国家以外不能再施魔法,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莫莉老师总说,这是上帝在惩罚她缺乏敬畏之心,她每天晚上都要到反省室里忏悔,请求上帝原谅她,她说自己把上帝创造的大自然用魔法变得面目全非,是有罪的。”

阿板说:“再也变不回去了,是吧?”

娇娇点了点头:“别讨论这些让我烦恼的事情了,我们玩过家家游戏吧。”

阿板问:“怎么玩?”

娇娇挺了挺她的小胸脯,郑重其事地说:“我有几百个芭比娃娃,我很想让她们做我的孩子,但我没有丈夫,我想让壮壮假装是我丈夫,这样我就可以生孩子了……”

阿板小声笑了起来。

娇娇皱起了眉头:“有什么好笑的?你没玩过过家家吗?”

阿板笑着说:“我玩没玩过过家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壮壮玩没玩过当别人丈夫的游戏?”

壮壮不等娇娇问自己,就主动回答:“我玩过各种打仗游戏,当丈夫游戏没玩过。”

娇娇说:“这个游戏其实很简单,我们现在就到我房间里去,等找几个孩子出来,你们一下子就明白怎么玩了。”

壮壮问:“娇娇,等玩完这个过家家,我们可不可以再玩一下打仗的游戏?”

娇娇不回答壮壮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多大了?就叫我名字。”

“我六岁半。”

“我比你大,你要叫我姐姐才对。”

“好吧。娇娇姐姐,我们可不可以玩打仗游戏?”

“等玩完了过家家,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

阿板问:“娇娇,你这是外交辞令吗?”

娇娇眨了眨大眼睛,没有回答。

阿板说:“到底是女王出身,你直接说不想玩打仗游戏不就得了,绕那么远……”

“你放屁!”娇娇伸出手掌,猛地拍了阿板的胸膛一下,“哎呀,手疼!”

阿板笑了笑:“以后别打我了,对你没好处。”

他们跟着娇娇离开后花园,先是走进犹如溜冰场的大客厅,奢侈的摆设尽现女王风采。娇娇带着他们匆匆参观了她的卧室、玩具室、衣帽间和更鞋间,阿板说:“娇娇,让男士看你的卧室,很不淑女。”

娇娇指着阿板黑色油画棒画上去的线条鼻子怒斥:“混蛋,你已经看过我卧室了,刚才没看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

“我脑子反应慢,不过你不是淑女,你是女王,无所谓的了。”

娇娇急于玩过家家,就不再纠结淑女问题,她把客厅里一只相当华丽的花瓶当液化气罐,让壮壮和阿板把她玩具室里有关衣食住行的玩具都拿到客厅里,然后她问壮壮:“老公,我们生几个孩子?”

壮壮说:“现在国家政策只能生一个孩子,就生一个吧。”

娇娇说:“我们是猫咪国,可以生一堆孩子的,我有几百个芭比娃娃呢。”

壮壮说:“听说孩子生多了要罚款。”

站在一旁的阿板说:“壮壮,你净扯一些没用的,——你过去,我来给你做个示范。”

娇娇对毛遂自荐的阿板说:“等你做完示范就让给壮壮,我先准备一下。壮壮,你去帮我拿五个孩子出来。”

壮壮去玩具室,抱出五个芭比娃娃,娇娇把其中一个娃娃的衣服剥光,塞进自己的裙子里佯装怀孕,把另外四个娃娃摆在不同的位置上,然后又把玩具锅放在花瓶口上,一边像普通家庭主妇那样炒着菜,一边嘟囔着:“唉,这个重男轻女的世界气死我了,我已经生了四个女儿,为了生儿子,我必须接着生下去,可惜我肚子里现在怀的,有可能还是个女儿,——悲剧啊,实在是悲剧!”

阿板问:“老婆,既然你怀的是女儿,为什么不早一点做流产?”

娇娇回答:“在我可以做流产的时候,我们没有钱做B超。现在孩子这么大了,不管男女,只能生出来了。”

阿板叹了一口气:“我还是出去干活吧,多挣点钱,家里这么多张嘴等着我喂,以后怎么办哪?”

娇娇似乎已经入戏了,她大大的眼睛里盈满泪水,放下手中的菜勺在锅里,走过来抱住阿板的树枝胳膊:“老公,天已经黑了,该下班的人早就回家了,不会有谁再找你修鞋了,——你看我们穷的,连个店铺都租不起,不然我们开个修鞋店,我也好在店里给你做饭,这样你就可以一边吃饭,一边等着给人修鞋了……”

“我这就出去租个店铺……”

“你在家陪陪我吧,你看我肚子都这么大了,我好害怕……”

阿板这时好像也被娇娇拉进到戏里,只见他一把推开娇娇:“又不是没生过孩子,有什么可怕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唠叨,我都快被你唠叨死了……”

“你骂谁唠叨?”

娇娇有些生气了,她转过身去端起菜锅,重重摔到地上,锅内的玩具菜肴洒了一地。

阿板见此情形破口大骂:“你这该死的女人,不想好好过日子说一声,——我在外面修了一天的鞋,都饿得前心贴后背了,你不心疼我不说,还把吃的都给我摔了……”

娇娇一听二话不说,抱起面前的花瓶就朝阿板砸了过去,只听一阵稀里哗啦的清脆响声过后,花瓶摔碎了,娇娇几乎被气疯了,她捡起一片花瓶碎片,对着阿板就划了起来,随着木板被划伤的沉闷声音,阿板的脸上被划出了几道凹痕。

阿板大为恼怒,他挥起树枝胳膊就打娇娇的脸,却忘记自己没有手,娇娇左边的脸颊上顿时出现了一道血痕。

疼痛令娇娇楞了一下,她捂着自己的左脸,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份:“大胆,你敢打女王?”

“你不是女王,你是我老婆!要知道我走南闯北的,中途也遇到过恶棍,身体从来没被伤害过,今天被你这个泼辣女人破了相……”

“闭上你的木头嘴!”

娇娇尖叫着,抓起芭比娃娃,没头没脑地一个个扔向阿板,而她肚子里的那个裸体芭比娃娃,这时也从她的裙子里滑落在地。

阿板躲闪着:“老婆,你流产了!嗨,嗨嗨,你把我们孩子摔死了,——摔死一个,摔死两个,摔死三个……”

在他们闹哄哄的打斗声中,莫莉老师阴沉着脸走了进来,阿板望着莫莉老师,不知轻重地说:“这个世界真是彻底阴盛阳衰了,你们女人一个比一个嚣张,你作为老师是怎么教育她的?让她连老公都敢打……”

莫莉老师举起握成拳头的右手,一拳砸在阿板木板身体的顶端,阿板左右摇摆着,没走几步就疾速缩小和变异,最终化为一块石头趴在了地上。

壮壮立刻跑过去,抱起变成石头的阿板。

莫莉老师望着壮壮怀里的阿板石头,用相当地道的汉语冷冷地说:“你是哪根葱?竟敢冒充我们女王的丈夫!”

娇娇开始痛哭流涕,她扑到莫莉老师的怀里,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莫莉老师,你就饶恕阿板吧,我们在玩过家家呢,我们是假夫妻,不是真的翻脸……”

“哼!”莫莉老师从鼻腔里发出不屑的声音,一把推开了娇娇,“你这场过家家玩得真够奢侈的,你知道这个花瓶值多少钱吗?”

娇娇望着地板上花瓶的碎片,摇了摇头。

“谁摔的?”

“我。”

“我就知道是你摔的,——你这不是好玩,你这纯粹是豪玩!女王,这个你摔碎的花瓶,贵到有些人一辈子的薪水就是不吃不喝,也买不起的。”

娇娇没有心思去管花瓶究竟贵到哪种程度,她依然不屈不挠地为阿板求情:“莫莉老师,你就饶恕阿板吧,你把阿板变回来……”

“你少拿女王腔调跟我说话。”

“我没拿女王腔调跟你……”

莫莉老师突然摸了摸娇娇的脸,娇娇雪白的脸上顿时布满伤痕,变成了一个丑陋女孩。

壮壮想起阿板曾经被小姑娘……被公主,——被圣鹰国公主变成过年画,他相信莫莉老师最终也会把阿板和娇娇变回来的,因此他内心比较倾向于坦然。

莫莉老师看都不看壮壮和变成石头的阿板一眼,拉着娇娇的手走出大客厅,边走边对娇娇说:“从明天开始起,你必须每天照三十次镜子。”

壮壮抱着变成石头的阿板,紧紧跟在莫莉老师和娇娇的身后,溜冰场一样的大客厅很久才走出去。

莫莉老师领着娇娇一起走进反省室,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壮壮只好抱着阿板石头回到自己的卧室,卧室不大,铺着华丽的花地毯,有一张柔软的小席梦思床,还有一个小书柜、一张小书桌和一把小木椅。小书桌上有一盏狮子款式的台灯,小书柜上则摆放着一些中英文对照版本的各国童话书,当初肥仔大臣把他领过来的时候,曾嘱咐他多看看这些书,不过他至今一本也没有翻过。

王宫里最不缺的就是房子,因此阿板的卧室被肥仔大臣安排在隔壁,然而眼下阿板变成一块不能动的石头,壮壮就不能把阿板送回他自己房间里了,他把阿板石头放在小书桌上,石头浑然一体,看不出哪个地方是阿板的头,更看不出哪个地方是阿板的眼睛和嘴巴。

壮壮从小书架里找到一本名为《女巫》的书,坐在书桌前的小椅子上,他翻开书的第一页,说:“阿板,我给你读书吧,你要是可以听见,就动一下,不过我现在认识的字不多,你不要怪我。这本书的名字叫《女巫》,是一个英国作家写的,我只能读中文,我要是看得懂英文,我也会读给你听的。”

壮壮磕磕绊绊地读着女巫的故事,不认识的字就跳着或蒙着读过去,正读着,就听见窗下有谁压低声音在叫:

“壮壮,壮壮……”

壮壮放下书来到窗前,窗外的娇娇猛然站起身来,布满血痕的脸血肉模糊,看起来有些吓人。

“壮壮,你还不睡觉?”

“我在给阿板讲故事呢。”

“白痴,他能听见吗?”

“我相信他能听见。”

“我们逃跑吧,逃到大象国去,我不想当猫咪国女王了,莫莉老师对我太严厉了,我想回家做我的大象国公主,我父王和母后很疼我的。”

“阿板怎么办?”

“带他一起走啊,白痴。”

“可是莫莉老师看我们逃跑了,她会生气的,她一生气就不管阿板了,——到时候阿板变不回来了怎么办?”

娇娇突然气冲冲地说:“壮壮,你要是敢把刚才的事告诉莫莉老师,我就对你不客气!”

壮壮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告诉莫莉老师?”

娇娇不理他,一溜烟地跑远了。

 

                                                                                                                                         (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