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九章 猫咪国的猫食

来源: 2021-07-07 04:13:4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6422 bytes)

壮壮和阿板漫无目标地走着,不久就走出了无人之境,看见沿路上有穿着各色服装的猫,——猫既然穿了衣裤,就一定是用两条后腿站立着走路的,他们的身高与壮壮和阿板差不多,而阿板有了那对眼球做脚,比壮壮又高出了一些。

公路上行驶的车辆,比壮壮平日里开过的儿童电动小汽车大了许多,车辆五颜六色,看起来很像玻璃,透明度却差了不少,搞不清是什么材料制成的。

壮壮摸了摸停放在路边的一辆轿车,说:“阿板,这车看样子,好像是糖做的哎。”

阿板说:“怎么可能?是你嘴巴太馋了,产生了错觉。”

壮壮不服气,把手指放在舌头上舔了舔,然后用沾有唾液的手指摸了摸车,感觉有些黏黏的,又放在舌头上抹了抹。

阿板说:“你这么不讲卫生,小心你妈妈骂你。”

壮壮对着后视镜的边缘就咬了一口,咬掉了一小块,在口腔里滚动几下,又细细品味着:“阿板,真的好甜,这车就是糖做的。”

“赶紧逃吧,车主来了要我们赔钱。”

他们没有走出多远,天逐渐暗了下来,夜空上悬挂着翠绿月牙,数不清的橘红色星星犹如灯光璀璨夺目。

阿板指着天对壮壮说:“你看,稀奇古怪的事又来了,看来,我们还是没有走出电话线。”

“你怎么知道?”

“你看看这周围的景象,跟你在电话线外面看到的一样吗?”

“是不一样,但只要我们还在地球上,离家就不远了。”

街道两旁所有的商场和饭店都一概灯火辉煌,大门全部敞开着,猫来猫往,热闹非凡。

壮壮和阿板走进商场,商场里应有尽有且琳琅满目,而进进出出的猫们也是品种繁多,男女老少都有,他们一律用金币购买商品,并且也是在用壮壮可以听得懂的汉语交流,壮壮指着一只小奶猫,对阿板说:“阿板,我好喜欢这只小猫咪,好可爱。”

阿板到底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他关注的不是什么小奶猫,而是生存问题:“壮壮你看,电话线里到处都是金子,相比之下你们生活的那个空间,那叫一个穷!”

“可惜这些金子我们拿不到,不然可以给我妈妈打成项链和手链。”

他们路过一家招牌为“有头脑就吃”的饭店前,壮壮不由地停下了脚步,阿板说:“你要是饿了就进去,你和我加起来两个脑子呢,我不信你吃不上饭。”

阿板的话音刚落,一个身穿紫红色西装套裙的女猫迎了过来,她有着一头齐耳短发,看起来精明能干:“先生们,我们饭店只服务猫咪国以外的游客,请进。”

壮壮直接了当地说:“我们没有钱,可以进去吃饭吗?”

“我们饭店的宗旨,就是不以金钱为目的,没有钱正中我们下怀,请。”女猫一边领他们走进饭店,一边简单地介绍着,“我是领班,很高兴为你们服务。我们是猫咪国唯一一家可以白吃白喝的饭店,——我们不要自己国家的金币,也不要任何外币,我们只要笑话。”

他们跟着女猫领班走进雅间,立刻就有一个淡粉色长裙的女猫端着托盘进来,她头顶扎着马尾刷,胸前围着白色褶边围裙,有点十七八世纪的欧式风范,只见她在壮壮和阿板面前的餐桌上,各上了一杯玫瑰花茶,茶杯小得竟然只有半个核桃那么大。

阿板悄悄地把自己木板的最底端,卡在木椅的边缘上,在苍蝇国里他曾经如此练习过坐姿,此刻他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玫瑰花茶,又看着女猫服务员,调侃地说:“小猫咪,你没看见我不能吃喝吗?”

领班转向阿板,猫头略微倾斜着:“先生,我们是个讲文明有礼貌的国家,你叫我们服务小姐小猫咪,第一你不自爱;第二,你有调戏我们服务小姐的嫌疑……”

“你这儿是饭店,不是道德法庭,不想让我们吃就明说。”阿板坐不住了,他滑下木椅站在地上,“——壮壮,我们走!”

“我已经把人家的茶水喝光了。”壮壮的屁股并没有离开木椅,他拽着阿板的树枝胳膊,贴在阿板眼睛旁边虚拟的耳朵耳语着,“这个领班是一只波斯猫,你看她左眼天蓝色,右眼金黄色,——她知道自己漂亮,所以她就很骄傲,你不理她就是了。”

阿板看了壮壮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领班的右手优美地划了一个四分之一圆的弧线,女猫服务员立刻把阿板的茶杯放在壮壮面前,做了一个请壮壮喝水的手势之后,对阿板说:“先生请息怒,我本人并不认为你在调戏我,所以我们领班对你的控告,是不成立的。”

阿板听了笑出声来,重新坐回自己的木椅上。

领班很快地扫了服务员一眼,赞许地点了点头,立刻又对壮壮和阿板说:“先生们,你们现在可以各讲一个笑话,如果能把我们两个逗笑,你们就可以点菜了。”

壮壮和阿板面面相觑,阿板说:“还是我先讲吧,从前有只老鼠,这老鼠喜欢偷鱼吃,被鱼抓住了,送到法庭上,猫是法官,判了老鼠死刑,死刑的方式是老鼠主动爬进法官的嘴巴里,然后再从喉咙爬到胃里,成为法官的美餐。”

领班笑着说:“先生,你太有头脑了,不过你讲的笑话有点恶心,我们猫咪国的猫,是从来不吃老鼠的。”

服务员也笑了起来,并伴随着喵喵喵的可爱笑声。

阿板没有笑,他说:“也就是个笑话吧,你们不必当真。”

壮壮这时已经在肚子里编好了一个笑话,他说:“从前有只老虎,老虎和熊打架,被熊用舌头舔掉了一块脸皮,老虎就把熊掌咬下来,按在自己的脸上当脸皮,从此大家就给老虎起了个外号,叫厚脸皮。”

领班和服务员一起笑了,领班对壮壮说:“先生,你的笑话真刺激。”

服务员从自己的围裙兜里掏出两本菜谱,壮壮和阿板各看一本,煞有介事地荤素搭配地点了一通。

领班和服务员离开之后,壮壮才端起面前的玫瑰花茶,一口送进嘴里:“茶很香,玫瑰花味也很地道,只是太少了,我喝了跟没喝一样,还是挺渴的。”

阿板答非所问地:“我们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这领班绝对弱智。”

“可能她们并不是想听笑话,只是想让顾客免费吃饭吧。”

“天下哪有免费的晚餐……不是晚餐,是午餐,——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壮壮,你别高兴得太早了,不过有我在,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服务员端着托盘上菜来了,可口可乐易拉罐小得如同女人的口红,盛菜的盘子全是椭圆形的,每个盘子都像鸡蛋壳一样的大小,虾只有一只,一条鱼是那种很小的凤尾鱼,鱼香肉丝盛在这种小盘子里无疑只有一口,西芹百合、香菇青菜以及番茄炒鸡蛋,也全部都是一口的分量,大米干饭也盛在鸡蛋壳似的小碗里,筷子小得几乎握不住。

阿板幸灾乐祸地笑了:“壮壮,现在你知道了吧,这个世界就没有免费的午餐,——吃吧,你就当吃着玩吧。”

壮壮笑了,一口一盘菜地吃着:“味道还行,我多点几次菜,就能吃饱了。”

站在墙角的服务员说话了:“先生,你只能点一次菜。”

壮壮态度平和地说:“可是我没吃饱哎,——还有,我渴极了,你能不能先给我来几十罐可乐?”

服务员出去又把那个领班叫了进来,领班说:“你想再次点菜是不可能的,可乐别说要几十罐了,多要一罐都没有。”

阿板把他的两只黑色球状双脚,交叉着翘在餐桌上,用恫吓的口吻说:“你们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么一点点东西,我弟弟那么大的个子,他能吃饱吗?”

领班脸上现出了职业性的微笑:“你们没听说过猫食吗?什么叫猫食?——这,就叫猫食。”

阿板也笑道:“你们这食也太猫了吧?再来点,要大盘的,——不要多,一大盘给我弟弟吃,就够了。”

领班收回微笑:“你们的要求太无礼了,我们猫咪国一贯都是这么吃的,你们凭什么搞特殊化?”

阿板也不笑了,问:“你没看见我们跟你们不一样吗?”

领班明知故问:“你们跟我们有什么不一样?”

阿板粗暴地说:“你眼睛长到脚后跟了?”

“你敢骂我?你白吃我们的饭,还敢骂我?”

“我碰都没碰你们的饭!”

“不管你碰没碰,你骂我就不行!走,跟我去见女王!”

领班抓住阿板的一只树枝胳膊,壮壮马上站起来对领班说:“姐姐对不起,我们不见女王,我们不吃了……”

“不行,你们今天必须跟我去见女王!”领班斩钉截铁地说。

阿板缩回自己的双脚放到了地上,试着甩了甩领班抓他胳膊的手,却甩不掉:“什么事都没发生,你就要我们去见女王,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领班回呛阿板:“我懒得报复你,我就是看你不顺眼!”

“见就见,谁怕谁呀!”阿板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另一只胳膊伸给壮壮,“走,看女王能把我们吃了不成?”

壮壮慌忙抓住阿板伸过来的胳膊。

领班毫不示弱地说:“你们的肉好吃吗?我们女王不吃你们,判你们蹲监狱,——蹲一辈子!”

阿板一听要蹲一辈子监狱,奋力甩开领班的手,带着壮壮就要冲出雅间,然而雅间门口已经出现了十几个不同毛色的男猫保安,他们个个摩拳擦掌,似乎准备大干一场。

阿板突然用他的树枝胳膊揽住领班的脖子,对门口的男猫保安们威胁道:“她现在是我们的人质,你们不让开,我就杀了她!”

保安们纷纷闪在两旁,阿板挟持着领班倒退着走出雅间,并用发狠的声音大喊:“给我们送一架直升飞机过来,要快,慢了她就没命了!”

壮壮也跟着阿板退出雅间,他毕竟看过电影以及电视剧中的类似情节,深知其中的逃离流程。

立刻就有几个男猫保安跑远了,大概去调动直升飞机了。

壮壮和阿板在饭店外面没有等候多久,一架直升飞机就降落在他们面前,螺旋桨始终在转动着。

阿板搂着领班的脖子,倒退着退到直升飞机旁边,望着男猫驾驶员走下飞机,就一把推开领班,和壮壮先后钻进飞机的驾驶舱,壮壮伸出舌头舔了舔驾驶杆,大叫:“阿板,真的是糖哎,甜得不得了。”

阿板不高兴地用树枝胳膊打了壮壮的后背一下:“什么甜不甜的?你就知道吃喝玩乐,快开飞机。”

“我不会。”

“你不会?你不会也得开!”

“我只开过卡丁车,还有各种电动玩具车,我又没见过电动飞机游乐场,真的没开过飞机。”

“你好歹也开过电动车吧,我什么车都没开过,你试试开一下,可能跟开车差不了多少。”

壮壮只好踩了踩脚蹬,直升飞机纹丝不动,他环顾四周,以往掌握的常识蓦然浮出水面:“阿板,他们把钥匙拿走了!”

阿板骂道:“这群臭猫咪,跟我们玩猫腻哪。”

十多辆水车已经包围了直升飞机,没头没脑地对着飞机冲水,水柱十分猛烈。

阿板急得直跺脚,他现在有脚了,因此时刻不忘脚的作用:“再不起飞,这糖做的飞机就要融化了!壮壮,你再舔一舔,看看这飞机到底是不是糖做的?”

壮壮跪在柔软的座垫上,舔了舔软乎乎的椅背,然后用手抠下来一块放进嘴里咀嚼着:“阿板,这是棉花糖哎!我怀疑这软软的屁股垫,也是棉花糖做的。”

这时,机身已经出现了几道裂缝,水柱顺着裂缝流了进来,他们身上沾满了黏黏的糖水。

一群身穿黑色警服的男猫警察,趁机一涌而上冲进飞机,他们戴着黑色警帽,达到膝盖的军用皮靴也是黑色的,神气十足地给壮壮和阿板戴上手铐,在许许多多的猫们围观下,把他们推进警车。

那个警官模样的男猫,彬彬有礼地力邀领班一起乘坐警车去见女王,然而领班大概是受到了惊吓,连连摆手后退着不肯上车。

在呼啸的警笛声中,押送壮壮和阿板的警车一路上畅通无阻,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一座壮观的透明水晶宫殿呈现在眼前,闪耀着绚烂多彩的光芒,宫殿大门的两旁,各有六个身穿白色制服的男猫卫兵,笔直地挺立着。

其余的警察留在警车内,只有那个男猫警官和一个男猫警察,押着壮壮和阿板走进宫殿,大门两旁的十二个卫兵目不斜视,表现出极强的专业素质。

穿过宫殿内长长的露天过道,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厅内,大厅的地面上铺着大块的翡翠,高高的天花板上,有太阳、月亮和星星形状的水晶灯,把大厅照得如同白昼。大厅的正中有一个喷泉,喷泉喷到空中又落了下来,地面上却不见一点水滴。

他们走过大厅来到了正殿,看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坐在用宝石镶嵌的宝座上。女孩身穿金色长裙,头戴金色王冠,长发过肩,她的身后站着六个大臣模样的男猫,男猫大臣们全都披着黑色披风,大臣身后的角落里,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猫在弹钢琴,轻柔而典雅的旋律在殿内流淌。

壮壮和阿板被带到了女孩的宝座前,女孩张开殷红的嘴唇,声音清脆悦耳:“你们两个,都叫什么名字?”

“女王问你们话呢。”

壮壮的屁股被警官踢了一脚,壮壮摸了一下屁股,回答:“我叫壮壮。”

“你呢?”女孩转向阿板。

“我叫阿板。”

女孩站起身来,一个健壮的男猫大臣赶紧跑来送上一只胳膊,女孩扶着大臣送过来的胳膊,挺直小小的身板,一步一步地走下宝座的台阶,神态端庄地来到壮壮和阿板面前,上下左右打量着,做出审视他们的姿态。

阿板盯着女孩看,壮壮也盯着女孩看,女孩离他们很近,他们甚至可以看见女孩大眼睛上的长睫毛,犹如两把小扇子不时地扑闪着,——的确,女孩十分漂亮,她有着雪白的皮肤,高高的前额,嘴唇的形状十分迷人,美中不足的就是有些肥胖。

一个比女孩还要肥胖的男猫大臣,这时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对着壮壮和阿板咆哮:“低下你们的头,竟敢拿这种眼光看我们女王,放肆!”

女孩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你不要紧张了,他们从前没见过我,想多看几眼没什么了不起的,又看不死我。”

“他们的眼光像狼。”这个肥硕大臣,显然是在场大臣中最胖的,他指着壮壮和阿板说,“陛下,他们的眼光很像色狼。”

阿板说:“什么叫色狼?我是块木头,跟谁色去?壮壮是个小孩,还没发育成郎呢,——我说的郎,是儿郎的郎,不是大灰狼的狼。难怪你们饭店领班说我调戏服务员,原来这就是你们猫咪国的风格,太没格调了!”

“你这块木头,口才还不错。”女孩朝警官扬了扬她优美的下巴,“打开他们的手铐,你们两个退下,去把那个领班给我带过来,让她们为国家效力,不是让她们给国家丢脸的。”

警官向警察挥了一下手,警察马上打开壮壮和阿板的手铐。壮壮的手铐以正常方式拷在手腕上,而阿板的手铐则是从腋下拷在后背上了。

女王走到阿板面前:“你刚才所陈述的调戏服务员事件,是在那个有头脑就吃的饭店里发生的吗?”

“是的,女王。”阿板语调里的温度,有了明显的上升,“非常感谢女王陛下,能为我们秉持公义。”

壮壮以往只喜欢狗,对猫不感兴趣,他只认识波斯猫,连土猫都不认识,所以他看不出眼前英姿焕发的警官和警察以及那六个大臣,究竟都是属于哪个品种的猫,因为他们的外貌和毛色有着明显的差别。

警官立正向女孩行了个军礼,带着警察退了下去。

女孩又回头看了一眼大臣们:“你们也退下。”

五个大臣都听话地退了下去,只有那个咆哮的胖大臣站在原地不动。

女孩皱着眉头看着胖大臣:“肥仔,我没有说你吗?”

肥仔大臣哈着腰说:“他们都是些亡命之徒,我担心陛下的安全。”

“你有没有看清楚,那个叫壮壮的绝对是我的同类,亡什么命之徒?”

“保护陛下,是我责无旁贷的使命……”

“可你,——你却敢违抗我的命令!”女孩气得满脸绯红,“再不退下,小心我杀你的头!”

“陛下忘了,我们国家没有死刑……”

“闭上你的猫嘴!”

“抱歉,我忘了陛下的耐心,不能超过三句话……”

“你再胡说,我叫刑法部打你一顿!”

肥仔大臣垂着胖脑袋一动也不动,那只弹钢琴的女猫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仍然在陶醉地弹奏着曼妙的曲子。

在美妙的音乐伴奏下,女孩气急败坏地走回宝座坐了下来,她的脸充满了怒气,平坦的小胸脯也被怒火撑得一起一伏的。

阿板小声对壮壮说:“这个小女王脾气太坏了,傻子都能看出来,那个肥仔大臣一心一意为她好,——你换位思考一下,万一我们真是亡命之徒,女王不就惨了吗?”

“阿板,你在说什么哪?”女孩吼叫。

阿板吓了一跳,立刻把自己的嘴巴从壮壮耳旁移开。

女孩大声吼道:“阿板,你把刚才跟壮壮说过的话,给我复述一遍!”

阿板转动着他那一方一圆的眼睛:“女王,让我想想,让我回忆一下……”

“你回忆个屁,你刚刚说过的,——你记性有那么差吗?”

阿板一时无语,只有那架钢琴跳出来的音符,在正殿里优雅而孤独地游荡着。

阿板看女孩似乎还在等待他的复述,为了打破僵局,他只好用一种近乎讨好的语气说:“尊敬的女王陛下,我的好奇心,有生以来第一次被挑了起来,——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你小小的年纪,就已经如此老练地成为一个女王了?”

女孩威严地瞪着阿板,并没有露出要回答他的意思。

阿板笑了笑,厚着脸皮继续奉承着:“女王陛下,我没别的意思,因为我也想当王,我想当的是全世界木地板大王,——这一点,壮壮可以为我作证。”

壮壮慌忙点头:“是的,阿板说的全是真话。”

女孩紧绷的脸松弛下来,说话的声音也缓和了许多:“要说大人们做王,靠的有可能是奋斗精神;我们小孩做王,绝对只能靠运气了。”

阿板一本正经地说:“请女王陛下赐教。”

“我爸爸妈妈是大象国的国王和王后,所以我就被派过来做猫咪国女王。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当女王,当女王要操心国家大事,又不自由,挺烦的,我只想做公主,——做公主很轻松,只需要漂漂亮亮的就可以了。”

阿板感叹地:“不费吹灰之力就当上了女王,你太幸运了,我除了羡慕还是羡慕,——我真是太羡慕你了!”

女孩漂亮的脸蛋顿时晴空万里,她欢快地跳下宝座,向阿板伸出右手:“以后你们叫我名字就可以了,我叫娇娇……”

肥仔大臣慌手慌脚地横在他们中间:“陛下,万万不能,——万万不能乱了章法……”

“我乱什么章法了?”

“陛下万万不可允许他们叫陛下的名字……”

“孔子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高兴!”

“陛下……”

“我是女王,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管不着!”

这个叫娇娇的小女王,伸出她柔软的小胖手,先是与阿板握了握,然后又和壮壮握了握,握过之后,壮壮问了一个关系到他生死存亡的问题:“女王,你也吃猫食吗?”

“我为什么要吃猫食?我又不是猫!我是女王,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