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旧版历险记》第八章 成长的疼痛

来源: 2021-07-06 05:23:2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0173 bytes)

壮壮和阿板按照老寿星的吩咐回到了地球,然而就在他们踏上地球土地的一瞬间,老寿星的黑色羽毛就在他们手中化为青烟飘走了。

望着越飘越远的青烟,壮壮内心升起了说不出的伤感:“我很想留下老寿星的羽毛,做个纪念……”

“你最好别保留来路不明的东西,到时候他通过羽毛吸你的血,就更方便了。”

“阿板,老寿星已经帮我们回到地球上了,你为什么还要冤枉他呢?”

“我没有冤枉他,要不是有白公子保护你,他早就对你下手了。”

“白公子又不在我身边,他怎么会保护我呢?”

“你记不记得白公子在你脸上亲了两口?这就是白公子对你的保护。”

“不会吧?”壮壮感到自己几乎就要被阿板的歪理说服了,“阿板,无名A星上的外星人都听老寿星的话,他要是想吸我的血易如反掌……”

“还易如反掌呢,——别学会个成语,就拿来跟我吵架!”

“是你先跟我吵架的。”

“壮壮,你从前又不认识他,为什么那么相信他呢?”

“我从前也不认识你,我不是也很相信你吗?再说老寿星对我很好,我们一直像两个男人那样谈话……”

“就你还男人呢?一个小屁孩,你笑死我!”阿板的态度盛气凌人,“那个老寿星啄木鸟讲的故事,和白公子讲的不是一个版本……”

“反正我相信老寿星讲的才是真话,你说的那个白公子,他不会讲圣鹰国公主爱上他了吧?”

“白公子就是这么讲的!”

“他骗人!”壮壮气得跳脚,“他肯定是在撒谎,公主爱的是老寿星!”

“我看你是被老寿星迷住了心窍。”阿板说着翘起左腿,对着脚上黑白分明的眼球喊,“白公子,我是阿板,紧急呼叫,请你现身。”

“阿板,如果你没碰到什么危险,最好不要随便叫我。”

随着一番牢骚,阿板左脚的眼球里,由模糊到清晰,逐渐出现一只小白鸽,声音如同那只大鸽子一样响亮,可见肺活量惊人。

“白公子,壮壮不相信那只老寿星啄木鸟会吸他的血,你开导开导他吧。”

壮壮半蹲着,他的脸几乎贴在阿板左脚的眼球上,而眼球里的小白鸽则不停调整着自己脑袋的角度,两只亮晶晶的眼睛轮流望着壮壮。

“你真是我妈妈买下的那只小鸽子吗?”

小白鸽回答:“那是我今生今世最后一劫了,不过你们救了我,也不要沾沾自喜,——施恩图报是小人。”

“我和我妈妈没有沾沾自喜,我们也不是小人。”

“你们没有想过要我报答什么吗?”

壮壮摇头:“没有。小鸽子,那只大鸽子也是你吗?”

“是又怎样?”

“你为什么一下子那么大,一下子又这么小呢?”

“你对此感到迷茫吗?”

壮壮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本能地产生了一丝恐惧,他看了看阿板,阿板正在把自己的脚放在地面上。

小白鸽有些不耐烦了:“阿板,你能不能把我举起来?让我看着壮壮的眼睛说话,——他的眼睛虽然不大,但好在小眼睛聚光。”

壮壮心想:这只小鸽子,是在嘲笑我的眼睛太小了吗?

阿板只好又抬起有小白鸽出现的左脚,比之前抬得更高一些。

小白鸽扑扇了几下双翅,用训斥的口吻说:“壮壮,阿板在你家的时间比你要长很多,他是看着你长大的,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相信阿板会站在你这一边,不要总是怀疑他。”

壮壮小声嘀咕着:“我什么时候总是怀疑阿板了?”

阿板抬高自己的树枝左腿,对眼球里的小白鸽说:“白公子,我到无名A星之前,记得你还没有眼睛呢。”

“你看我现在不是有眼睛了吗?灵界斗争你死我活的,——只有你死,我才能活,所以只有灭了我那个老冤家一道,我才能长出更明亮的眼睛。”

壮壮紧张起来:“你说的老冤家,是不是老寿星?”

“你说除了他,还能有谁是我的冤家呢?”

壮壮感到自己的心脏就要跳出嗓子眼:“老寿星是不是把他的眼睛送给你了?”

“你以为他为了陪你吃喝玩乐,牺牲了他的嘴巴,也就是最珍贵的喙,他就会慷慨大方地送我眼睛吗?”

壮壮问:“喙?什么喙?”

“你没读过书吗?怎么连喙都不知道?喙是我们鸟类的生存根本,没有喙,我们就没有能力处理食物……”

“喙,就是嘴巴!”壮壮如梦初醒,脑海里出现了老寿星摘下自己那只长嘴的画面,一股悲凉向他袭来,“你别说了,我不想听……”

“壮壮,我对你没任何恶意,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你心爱的老寿星就要完蛋了,因为他的喙,是他鹰返老还童的关键,他只能从头再来了……阿板,你在听吗?”

“我,我在……在听。白公子,我想请教你:老寿星真的要吸壮壮血吗?”

“阿板,你到底是块木头,没什么脑子!”小白鸽口气里流露出明显的讥讽,“我那个老冤家又不是吸血鬼,他吸壮壮的血做什么?”

“可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老寿星要吸壮壮的血呢?”

“兵不厌诈你懂吗?阿板,我这是用了三十六计中的借刀杀人,既灭了我的敌人,又拯救了我自己,一举两得,我何乐而不为呢?”

小白鸽在阿板脚上的眼球里,快乐地扇动着两只翅膀,阿板垂头丧气地问:“白公子,我那么信任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阿板,我把眼睛送给你踩来踩去的,对你还不够好吗?你踩着我的眼睛去见那只老鸟,帮我把他气个半死,这也是你该付的代价,——当然,如果没有壮壮帮我的忙,单凭你自己,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我帮你什么忙了?”壮壮的心砰砰乱跳,他非常害怕自己会伤害老寿星。

“你帮的忙非常简单,无非是吃喝玩乐而已。”小白鸽眼神冷酷地望着壮壮,“壮壮,如果你在无名A星上不吃不喝,你一个凡夫俗子,在那种星球上,你拿什么资格活下去?首先你很快就会死翘翘的,其次如果你想不吃不喝也能逍遥自在,就必须在那个磁场里洁净四十年,但那只老鸟为了不让你们母子生离死别,他先是掰掉自己的千年之喙,试着像你们人一样用两片嘴唇喝水和吃饭,——要知道,那只老鸟在你上去之前,不要说吃那些肮脏的食物,他是连水都不喝的,那些外星人担心他会死掉,才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食物供你们两个吃,不然的话,哼哼……”

阿板发现壮壮已经被小白鸽说得泪如泉涌,于是就把自己举起的左脚放在地上跺了几下,说:“白公子,拜托你不要再说了,你没看见壮壮哭得那么伤心吗?”

“阿板,你别跺我的眼睛,——那双眼睛即便是免费送给你做脚,你也要爱惜才对。”小白鸽的头从阿板脚上的眼球里伸出来,又迅速地缩了回去,“阿板,我还可以在你的右脚里现身一次,不过你要记住,不到危急关头不要叫我,因为我接下来会很忙,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去找一下那个老冤家,那笔帐也该清算了……”

“小鸽子,你现在不能去找老寿星!”壮壮突然哭着大叫。

“给我一个理由。”

壮壮目抹着自己的眼泪:“没理由,就是不能去找!”

“现在我强敌弱,你是怕我吃掉他吧?要知道错过这个机会,挺可惜的。”

小白鸽连再见都没有说,就从阿板左脚的眼球里隐没了,阿板气得团团转:“这这这……他简直是坏透了,我就是死,也不会再找他了!”

壮壮问阿板:“他为什么要对我们坏坏地说话?”

“因为他就是传说中的坏蛋,——他活着就是要你痛苦的,你真的痛苦了,就等于上他的当了!所以壮壮,你千万不要痛苦,听我的不会有错。”

“可是老寿星死了怎么办?”

“你放心吧,他打不过老寿星的,——啄木鸟不管怎么说,也比小鸽子厉害吧?”

“对,还有外星人呢,那些外星人超级厉害,他们对老寿星特别好,他们会保护老寿星的!”

壮壮想到外星人,他的情绪一下子就明朗起来,阿板的一只树枝胳膊搭在壮壮肩膀上:“所以嘛,你就当那个坏蛋刚才是在放屁,他根本就不敢去无名A星找老寿星决斗,不然他也不会骗你和我上去了。另外,他身边还有那个小姑娘,就是圣鹰国公主,——公主用巫术把那个坏蛋变成了小鸽子,目的就是想让人吃掉他,因为你们人类是吃鸽子的,没想到被你和你妈妈救了,然后那坏蛋为了保命,可能也用了什么巫术,把自己变成一只超大型鸽子,就是我们之前见过的那个,这么一来,就没有人敢吃他了。”

壮壮用两只小手的手指比划着:“他现在变成鹌鹑蛋这么小了吗?”

“不知道。”

他们默默地走着,很长时间谁都不说话,走着走着,壮壮似乎领悟到什么,说:“阿板,可能是公主只爱老寿星,一点都不爱他,他就生气了。”

“他就是再生气,也不能把自己弄得如此邪恶吧?”

“嗯,你说的对,但你又不是他,有什么办法呢?”

壮壮百无聊赖地把手插进牛仔裤的裤兜里,一下子摸到了阿板胳膊上的那片树叶,他掏出来放在自己的手心上,没想到这片曾经被折叠得几乎断裂,原本即将枯萎和变黄的绿叶,此时此刻十分舒展,并且新鲜而潮湿,宛若刚从树枝上摘下来一般。

阿板这时也注意到了壮壮手中的绿叶,他正要说什么,绿叶仿佛突然插上了隐形的翅膀,从壮壮手中飞到空中,然后缓缓地飘落在他们脚前。

壮壮弯腰正要捡起地上的绿叶,没想到绿叶钻进黄土地里,转眼之间就拱出来一棵小树苗,紧接着就噌噌噌地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铁灰色树干不是很粗,树身上长出几片绿莹莹的叶子。

阿板洋洋得意地说:“壮壮你看,这就是我们水曲柳树,看起来高大威猛吧?”

没等壮壮说什么,那棵水曲柳树大幅度地旋转了一圈,发出浑厚的男性声音:“阿板,我的孩子,我是你曾曾曾祖父,快过来抱我。”

阿板并没有过去拥抱那棵自称曾曾曾祖父的水曲柳树,而是站在原地问:“你就是那个油嘴滑舌的曾曾曾祖父?”

曾曾曾祖父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一定是圣鹰国公主告诉你的吧?这个世界也只有她骂过我油嘴滑舌,一个聪慧美丽的女孩子,如今被她狠毒的丈夫害成了行尸走肉。”

阿板依然站在原地不动:“你为什么不是我曾祖父,而是我曾曾曾祖父呢?”

曾曾曾祖父问:“阿板,你先回答我:曾曾曾,是几个曾?”

“三……三个吧?”阿板的表情分明写满了问号:你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三,代表众多。我是第一代水曲柳树,我和你之间隔着千千万万代的曾祖父,数都数不清……”

“可以称祖先。”阿板打断了自己曾曾曾祖父的话,“称你为祖先,我认为比叫你曾曾曾祖父,好像更准确一些。”

曾曾曾祖父发出和蔼的笑声:“称祖先好像有点外气吧?多少年过去了,我已经习惯了被子孙后代叫曾曾曾祖父了。”

壮壮说:“曾曾曾祖父,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知道你叫壮壮,你是个好孩子,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

壮壮问:“你认不认识老寿星?”

“我和老寿星是老朋友了,就像你和阿板这样是真朋友,不是假朋友。”

阿板问:“你知道圣鹰国公主,就是那个说你油嘴滑舌的小姑娘,她和老寿星之间认识吗?还有,小姑娘狠毒的丈夫是谁?”

“狠毒的丈夫就是白一雄……”

“可是他不承认自己和小姑娘是夫妻啊!”阿板大声说道,似乎在为自己曾经的轻信感到痛心。

“他们举行过盛大婚礼,有天地作证,怎么可以不承认是夫妻呢?”

壮壮把自己的手掌贴在曾曾曾祖父的树身上,望着阿板那一方一圆的眼睛说:“因为公主只爱老寿星,所以他才不承认。”

“壮壮说的对,公主只爱老寿星,所以公主就成了老寿星心中永远抹不掉的痛。当年,老寿星和公主相亲相爱,是天生地设的一对,结果被妒火攻心的白一雄害得他们生不如死!事实上老寿星有机会杀掉白一雄,无奈他是个心慈手软的君子,总是用很强的道德观束缚自己,这才导致他今天躲到无名A星上的被动局面,他应该回到地球上来,但他不忍心面对公主,——他的这种软弱,也是他品格上的一个小瑕疵。”

阿板说:“白一雄和老寿星都说公主爱他们自己,我不知道该相信谁……”

“你不管相信谁,都不能相信心理阴暗的白一雄,那小子谎话连篇,想当年他骗取了公主的父亲,也就是圣鹰国国王的信任,却又暗算了公主的父亲。公主本就不想嫁给白一雄,但为了给父亲报仇,她用一种巫术把自己的身体锁死,并下了一个诅咒:白一雄哪怕只是碰她手指一下,也会化为灰烬。白一雄气坏了,他把自己鹰的名分卖给了魔鬼,请求魔鬼把公主变成一个不堪入目的人类老太婆,同时魔鬼也拿走了公主的记忆。从此以后,白一雄每天就眼巴巴地看着公主,也不去碰公主,——他自己得不到公主,也不让老寿星得到,因为老寿星是鸟类,公主已经被魔鬼变成了人类,人类和鸟类通婚会遭天谴的。”

阿板说:“这也太变态了!只是白一雄明明很坏,为什么还要变成鸽子的样子?”

曾曾曾祖父回答:“他鹰的名分在魔鬼手里,他再也变不回鹰了,所以他选择了和平的鸽子来包装自己,但他绝对不是鸽子,就好比披着羊皮的狼,是为了方便混进羊圈吃羊,——他们这种恶棍,都有一个共同的榜样,那就是魔鬼,因为魔鬼经常会伪装成光明的天使,跑到地球上欺骗人类,顺便也欺骗一下天地万物。”

壮壮问:“曾曾曾祖父,老寿星将来会变回鹰吗?”

“会的,他又没出卖过自己鹰的名分。”

阿板问:“这里是地球吗?”

“这里是地球,因为我只能在地球上任何有土壤的地方出现,一旦出了地球,我只有死路一条。阿板,我就要离开了,你再不过来抱我,就来不及了。”

阿板过去展开他的树枝胳膊,抱住了身为水曲柳树的曾曾曾祖父,壮壮则搂着阿板和曾曾曾祖父,侧脸贴在曾曾曾祖父的水曲柳树干上。

曾曾曾祖父说:“壮壮,是你把我们家族的叶子带进无名A星的磁场,我被激活了,这才见到了我这个曾曾曾孙子。”

阿板突然用哽咽的声音说:“我以为,你根本就不在乎我……”

“谁说我不在乎你?我一直都在注视着你,注视着我所有的子子孙孙。”

壮壮的头突然耷拉到一旁,他感到自己贴在水曲柳树上的脸颊空空的,扭过头来一看,那棵曾曾曾祖父的水曲柳树不见了,地面上只有阿板胳膊上曾经的那片绿叶,他捡了起来,发现之前多汁饱满的绿色树叶,已经变得干枯和褪色了,他用手摸了摸,叶片的边缘掉下了一块,他只好用手指捏着叶梗,心想这片叶子在磁场里获得的能力,刚才被曾曾曾祖父用完了。

“一个破树叶干了吧唧的,还是扔了吧。”阿板的树枝胳膊打掉了壮壮手中的枯叶,“我已经拥抱过我的曾曾曾祖父,感觉好多了。壮壮,我现在有点理解你和你妈妈的感情了。”

壮壮这才发现阿板的树枝四肢依然滋润和柔韧,只是上面的绿叶统统不见了:“你身上的树叶怎么掉光了?”

“挤掉的呗。”

“谁给你挤掉的?”

“石头电话。”

“我听不懂。”

“想当初那个怪兽把我们冲散之后,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只好找到太奶奶说的那个十字路口过去了。当时我心里也没底,但我相信你太奶奶绝对不会骗我们,结果我走到马路对面时,就看见把我们带过来的那个石头电话,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被电话听筒的那个洞口吸了进去,我身上所有的树叶,就是在那个时候挤掉的。”

“你疼不疼?”

“不疼。我从石头电话听筒的那个洞口出来了,就被两只比我还要高的苍蝇,带到了苍蝇国的国王面前……”

“这世界还有苍蝇国?”

“有啊。那个苍蝇国里到处都是粪便,多亏我嗅觉不是很灵敏,不然非被熏死不可。”

“苍蝇国王住在什么地方?”

“他呀,他住在用粪便建造的王宫里,他的王后也是一只苍蝇,那个苍蝇王后有个怪毛病,就是总喜欢亲我,有一次我被她亲烦了,不让她亲,结果她马上跟我翻脸,命令她的保镖到树上找害虫放在我身上,害虫在我身上乱爬,我实在难以忍受,就主动去拥抱苍蝇王后,苍蝇王后这才让保镖拿走我身上的那些害虫,她还说你这就对了,我就不信我们苍蝇真有那么脏。”

“后来呢?”

“后来我就骗苍蝇王后说,我这次出来是为了找一种浑身散发香味的香水药,你知道臭美的女人总是很好骗的,苍蝇王后一听就两眼放光,她支持我去找这种香水药,说是找到了就回去献给她,我满口答应。苍蝇国王一点都不相信我的话,但苍蝇国王怕老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老婆像送国王一样,把我送出了苍蝇国。”

“你出了苍蝇国,又去什么地方了?”

“你到底还是个小孩,这么爱听故事,不过接下来的经历我不想说,因为我不想回忆任何和那只鸽子有关的事情,我只想让你知道:当我找不到你的时候有多绝望,我死的心都有了。”

 

                                                                                                                                         (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