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的天空 [12]

来源: 2010-08-15 11:24:2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0327 bytes)

骑上车朝T大的方向走,齐全就在我的身边,不停的道歉。骑出一段路,我才略微平静了些,回头看身边的齐全,居然像被人劈头泼了一桶水一般,汗水顺着他的头发往下淌,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天气虽然热,也不至于这样呀,活脱儿一只落汤鸡。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齐全被我笑得越发紧张了,他似乎想迎合我的笑,可是那脸上的表情僵僵的,比哭还难看。看着他不知所措的样子,我笑得更起劲儿了,一不小心,车把抹了齐全的车把,一下失去了控制。

齐全因为高,双脚撑地就站住了,可是我的车却歪歪扭扭的冲向路边,撞到马路崖子时,人就飞了出去。

总算知道什么是乐极生悲了,我想我当时一定是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一只鞋飞出去老远,另一只在脚上的倒是没有掉,可是那细细的高跟已经折了;腿上殷红的鲜血沁透了已经摔破了的米色丝质长裙;右边的胳膊蹭掉了好大一片皮,血淋淋的露着嫩肉。

我爬起来,浑身哪儿都疼,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忽然听到有人说:“你个大小伙子哭什么?还不赶紧把人家姑娘送医院?”

我一抬头,齐全拎着我的一只鞋,站在我面前盯着我落泪。那样子好滑稽,我忍不住破涕为笑了。我一笑不要紧,他老先生竟然哭出了声!干脆就坐到我旁边抱着头哭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围观的人,笑不出来了。一咬牙站了起来,冲齐全吼道:“快起来走吧,别在这儿丢人。”

齐全站了起来,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说:“我们回附院查查吧!”

“不去!哪儿都能动,肯定没骨折,不用去。”

“可是你的伤口也得处理一下,感染了可就麻烦了。要不然去我实习的医院?”

我想尽快躲开这些围观的人,就说:“好吧!”

我已经骑不了车了,齐全骑车驮着我,左手扶把,右手牵着我的车,我们往T大反方向骑去。

“梦梦,你可搂住了我,我现在一只手扶把,车肯定不稳,可别又把你甩出去,要是再摔了,我可就真该死了。”齐全嘱咐着。

“我这个样子还是别去医院了,多丢人,你还是送我回家吧!我妈中午回家吃饭,她可以帮我处理,她是医生。”

“你家在哪儿?”

“就是医学院的家属楼。”

“那可是反方向呀,要不去我家吧,就快到了。我也是医生,也能处理。”

“别别别,我可不想让周工看到我这狼狈的样子。”

“你忘了,妈妈是带饭的,中午不回家。再说了,医学院家属楼在学校最里面,你这样回去,你们院里的人都看得到。”

这倒也是,马上就是午休时间了,好多附院的叔叔、阿姨都回家吃饭,还有院子里的小孩们也是这会儿放学,于是我就没有再争,和齐全回了他家。 

齐全不愧是学医的,拿出个急救箱之类的东西,先用水帮我把伤口上的土洗下去,又用双氧水涂了一遍,疼得我呲牙咧嘴的,可是我就是忍着不出声。最后用新洁尔灭纱布帮我包了起来,他的动作干净利落,一切都处理停当,也不过十分钟。

“你真勇敢呀,刚才处理伤口时一定很疼,我都不敢问,你要是喊疼,我可就下不去手了。”

“你也挺棒的,我这伤口要是让曲东平看见了,肯定一头栽下去了。”

“为什么?”

“他晕血。”

“你怎么知道的?”

“他的事我没有不知道的。”我说这话时,齐全又抿了一下嘴唇。

“不是,我是问你他晕血是怎么发现的。”

“这个说来话长了。我小时候有一年夏天,妈妈要到党校去帮忙查体,正赶上我姥姥病了,姥爷没法看我;曲东平的姥姥要带园园和曲东平两个孩子,我妈怕他姥姥顾不过来,就带我去了党校。怕我去了没得玩,特意带了副跳棋。白天妈妈给党校的人查体,就把我放在药房,帮着小宋阿姨数药片,在联单上盖章,有空的时候,我俩还玩跳棋。”也不知道齐全是否搞得清这些人物关系,我自说自话般的说着。

“有一天,药房进药,我和小宋阿姨正在下棋,她的男朋友也在,就帮她一起搬药、上药。他没注意,蹭到了我的塑料棋盘,所有的棋子都掉到了地上。我们三个人找了半天,怎么也找不齐所有的棋子了。药房里有个大钢柜,是存放贵重药品的柜子,根本搬不动,估计棋子是掉到了钢柜的下面。”

“小宋阿姨觉得很抱歉,就说等我走的时候赔我一副跳棋。我本来也没有当真,可是我走的那天,小宋阿姨拎着一个小篮子来送我,说她和她男朋友赶制了一副独一无二的跳棋送我。那跳棋果然是独一无二,每个棋子都是一个小小的双效药瓶,药瓶里灌了各种颜色的液体,棋盘也是他们画的,画在一张好大的牛皮纸上。”

“回到家,我立刻拎了那副跳棋去找曲东平。曲东平正在和园园一起玩积木,看到我回来特别高兴。我告诉他我是来和他下跳棋的。曲东平推倒了和园园搭了一半的积木,起身要去拿跳棋。我告诉他我带跳棋了,然后把我那副独一无二的跳棋展示给他看。”

“曲东平拿起一个红色的药瓶,好奇的看着说:‘梦梦,这里面是什么呀?’我正在铺棋盘,摆放棋子,瞥了一眼曲东平手中的小瓶,想都没想,说:‘血’。谁料曲东平应声倒地,就晕了过去。你知道吗,曲东平好了以后,不要说再看到那副跳棋,就是看到盛跳棋的小篮都会干呕,吓得我妈连篮子带跳棋全扔了。”我正眉飞色舞地给齐全讲我和曲东平小时候的这段轶事,没有料到齐全突然问道:“梦梦,曲东平是你男朋友吗?”



请阅读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 缘分的天空 [11]
  • 缘分的天空 [10]
  • 缘分的天空 [9]
  • 缘分的天空 [8]
  • 缘分的天空 [7]
  • 所有跟帖: 

    沙发顶!!! -dongfangshaoer- 给 dongfangshaoer 发送悄悄话 dongfangshaoer 的博客首页 dongfangshaoe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15/2010 postreply 12:39:22

    谢梢儿妹妹! -lexianren- 给 lexianren 发送悄悄话 lexianren 的博客首页 lexianre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15/2010 postreply 19:05:35

    哇哦哇噢,要表白了? -开心最重要- 给 开心最重要 发送悄悄话 开心最重要 的博客首页 开心最重要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15/2010 postreply 19:50:40

    开心最重要 -lexianren- 给 lexianren 发送悄悄话 lexianren 的博客首页 lexianre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15/2010 postreply 19:54:45

    开心最重要,妹妹周末好 ! -lexianren- 给 lexianren 发送悄悄话 lexianren 的博客首页 lexianre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15/2010 postreply 19:55:24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