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历史:25年前老G的被抓亲历

来源: 2014-06-06 09:37:1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0691 bytes)


G,北京爷。军农北大荒,而立回京城,朦胧闯商海,历练世间情。
G就是一普通的爱穿圆领大布衫的北京爷们儿。
一不留神,老G裹进了那个25年前。
G家在二环外东长安街左近,出家门不远就能瞄着戳在建国门立交那儿的古观象台。那晚那儿一拉溜枪声如炒豆,老G在家呆着闹心,跟媳妇外出看热闹。
当晚,京城东段无大伤亡,可老G还是亲眼见了建国门桥上一辆履带装甲车“勇敢”往西激进,将停在建国门立交主路上的军车撞了一溜滚儿,不幸边上一位疑似“民工”中招。老G过去一看,哟,脑浆涂地。
G这位爷和媳妇大受刺激,唉哟唯,“人民军队”敢情真急眼了!吓得老G和媳妇赶紧往家跑。
次日白天不表。入夜遥闻长安街军车不断,伴随枪声,心似猫抓。就是不信“子弟兵”能冲百姓开枪,老G的媳妇溜出与几位邻居再上街,看热闹。才出,遭遇沿街巡视抓人的绿钢盔大兵。见苗头不对,老G的媳妇率众人找到个楼群深处躲将起来,屏气潜伏。
G在家久不见媳妇归来,开始烧心,外出寻找。才出楼群,遥见一梢黑影儿以战斗队形扑来,老G一抖机灵,与街旁一位疑似看工地“民工”搭茬,也站在明处冒充民工企图躲过一劫。
黑影们涌至,枪指二人,喝问,“什么地干活?”
疑似民工答:“民工,看工地。”
黑影们的枪从“民工”身上滑过,再问老G “什么地干活?”
G这位爷答:“民工,看工地。”
Pia,一个大嘴*****扇到老G脸上。“胡说,什么民工,看你戴个眼镜,就是闹事的大学生,”。不容分说,被抓。
G于是正式成为事后“暴徒”一员。
G的媳妇在楼群深处潜伏了一阵,料定大兵们已走,潜回家。
家中无老G
左等不见,右等不见。老G的媳妇出外寻夫。环绕街区数圈,无踪影,忽闻有人换“大姐,找人吗?”
是那位“民工”。老G的媳妇诧异,“怎知找人?”。“民工”答,一位大哥才被抓走,戴眼镜,如何如何。老G的媳妇于是毛发耸立,“我夫危矣”!?女中豪杰,一般危难中显露。老G的媳妇归家,第一件事是把家中所有可解释为“暴徒”不良企图的“飞机大炮”类物品卷个包,按李玉和的密电码处理。然后开始寻老G的下落。
G被抓,押解至友谊商店前开阔处,与其他“人犯”蹲成一条线,待凑够人数拼车运走。候车人中除老G这位倒霉爷之外,左两位是睡在菜市场摊位上的菜贩,右一位是夜半送女友回家的罗密欧,
候车期间,押解人中被充先锋的“人民警察”行使“法律”程序。
警问:“暴徒否?”
“人犯”答:“不是。”
头上着一脚常规杀威踢。
再问“暴徒否?”
无回声,上车押走。
G这位爷心细,见前面被踢的效果,赶紧把眼镜摘下,攥在手中。不幸的很,终埃一脚,一颗门牙中招。拼车先至日坛公园东南角朝阳分局外事派出所后院,滞留至次日下午。后被收容至三元桥南的朝阳公安分局拘留所。
拘留期间,老G这位爷开眼了,吹牛如下。
曾见一位同为疑似“暴徒”的号友,行为木纳,其右掌被子弹打个窟窿,未经任何医学处理,居然在号中“正常”生活。他自述,挨枪是因为朝着戒严大兵招手所致。
曾见遭暴殴的其他“暴徒”面部和后背的红而紫、紫而黑、黑而绿、绿而黄的大面积瘀伤变化。其生头一次如此近距离见暴殴效果,震撼,有生也不想再有如此体验。
最让老G这位爷难忘的是高峰挤地铁式的睡觉方式。设计为十人仰卧的监号面积,生生塞进三十七、八人。白天,脚背相抵,抱膝而坐已无空地,监号内术语称“坐板”。入夜,脚头相向一颠一倒顺墙侧卧,至最后近墙剩三人空位时,着两位壮汉背抵墙用脚踹,踹出三变六的空间。如此三十多人才能都躺下。就是曾于北大荒“军农”的老G也受不了此等折磨,数次夜半从挤睡中拔出,再无入列重睡缝隙,站桩到天明。
两周后,拘留“法”限到。老G在被数次甄别后,实无被拘原因,被逐出拘留所。
出得拘留所门来,站在三环路边,老G这位爷长叹一声,“自由”真好啊!


后注:口述历史应该实名实姓。不过,因为那啥,只好那啥了。各位见谅。


所有跟帖: 

哈哈,巴掌脸上过,自由心中留。问好! -八上七下- 给 八上七下 发送悄悄话 八上七下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06/2014 postreply 08:58:32

从此此老G知道彼"老G"了吧? -行者一路歌- 给 行者一路歌 发送悄悄话 行者一路歌 的博客首页 行者一路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06/2014 postreply 09:20:45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