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年6月5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拍摄著名的《坦克人》

来源: 2014-06-04 23:09:0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124 bytes)
1989年6月5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拍摄著名的《坦克人》



Reuters/Arthur Tsang
图为北京长安街上一名男子站在坦克车队前面,照片摄于1989年6月5日。2013年6月4日是天安门事件24周年。



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画面之一:一名无所畏惧的男子独自站在北京街头阻挡一列坦克的行进,似乎并不惧怕坦克从他身上碾过。

    上述名为“坦克人”的照片摄于1989年6月5日,当时中国政府对要求民主的抗议学生实施了残酷镇压。
《华尔街日报》采访了这幅照片的摄影师怀德纳(Jeff Widener)。虽然怀德纳拍摄的这张“坦克人”照片最有名,不过也有其他摄影师捕捉到了这个瞬间,其中包括富兰克林(Stuart Franklin)、科尔(Charlie Cole)、琼斯(Terril Jones)和曾显华(Arthur Tsang Hin Wah)。还有一些不太为人所知的“坦克人”照片,这些照片有时候被错误地认为是怀德纳拍摄的。

    与怀德纳所拍摄的视野较近的“坦克人”照片不同,曾显华的照片展示了更长的坦克队列,它们在空旷的街道上行进,向这名男子迫近。他的照片比其他人提前几秒拍摄,画面中还可以看到街边停着一辆被焚毁的公交车。这辆公交车没有出现在怀德纳的照片中



Reuters/Arthur Tsang
另一个角度拍摄下的“坦克人”照片。



    琼斯版本的“坦克人”照片是在地面以水平角度拍摄的。这张照片到2009年才出现在公众面前,当时距离拍摄日期已经有20年时间。在琼斯的这张照片中,“坦克人”位于照片的边缘部分,面向对面开来的坦克。照片前景是一名弯下身子躲避子弹的男子,另外还有一名骑着自行车的男子。

    琼斯2009年在母校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这张照片的文章。他在谈到这位又被称为“无名反抗者”(Unknown Rebel)的“坦克人”时写道:“他看起来非常平静,似乎是有备而来,他是不是像一些人说的那样有精神问题呢?这人似乎被那些跑开寻找掩护的人抛弃了,但又好像是在为他们寻找掩护扫清道路。”




Associated Press/Terril Jones
这张照片摄于1989年6月5日,美联社在2009年6月4月第一次公开此照片,在这张照片的背景中可以看到“坦克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拍摄了一段视频记录了这一情景,这可能是最让人感到紧张的一份记录资料。视频中,那名男子拎着两个袋子和开来的坦克对峙。当坦克队停下时,他朝着坦克挥动右手。最前面的一辆坦克打算绕开这名男子继续前行,但他又挡住了路。在停顿了一下后,那名男子爬上坦克,似乎试图要和里面的士兵说话。过了一会儿,他跳下了坦克。又过了一会儿,两名身着黑衣的男子跑过来把他从街上赶走了。

    录像中可以听到目击者在说:你看到那个男子了吗?有个男子站在坦克前。录像中还可以听到远处低声的尖叫、欢呼、含糊的说话声以及枪声。但听不到这个男子在爬上坦克时说了什么。

    “坦克人”的照片在全球各报刊登,很快引起反响。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George Bush)在天安门事件发生数天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让他感动的不仅仅是这名示威者,也包括照片中的其他主要人物:不那么受政府左右的坦克司机。

    老布什说,坦克司机的克制令他深信,民主的力量将战胜天安门广场的这些不幸事件

    以下是怀德纳的原始照片。该照片带动了相关T恤、海报等的流行




Jeff Widener/Associated Press
图为天安门《坦克人》照片。



    怀德纳表示,同场景的其他照片各有各的味道,就他的这张照片而言,他很高兴把路灯拍了进去,这给照片带来了压迫感和深度。

《坦克人》拍摄者追述历史








怀
德纳(Jeff Widener)是1989年6月5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拍摄著名的《坦克人》(Tank Man)照片的摄影师。当时中国政府对学生的民主运动实施镇压,举世震惊。

Corinna Seidel
摄影师怀德纳。
    怀德纳那时是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的摄影师。他最近在六·四事件25周年前夕重返中国,准备出席在香港举办的一个他在这一时期的摄影作品展览。他向“中国实时报”栏目讲述了他在1989年拍摄的一些不大知名的照片、他的相机如何救了他的命,以及自那以后他在中国境内的经历。



你计划出席香港将在6月4日举办的纪念天安门事件年度烛光守夜活动。你感觉如何?

    我认为呈现在人们面前的将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景象。我在来这里之前认真思量过了,但在天安门事件过去25年之后,做这件事似乎恰如其分。二十五年前,北京发生了一件震惊世界的事,数以千计的抗议者涌上街头为民主而战。

    当时这是一条重大新闻事件,而对我个人而言也产生了很大影响。我当时险些丧命。很多时候记者必须是无偏见、保持中立的,但记者也是人。我很想知道25年前的天安门事件会有何后续影响,也很想看到这里的居民会做何反应。


你拍摄的这张《坦克人》与为数不多的同场景照片相比怎么样呢?

    那些照片也各有各的味道,不过我喜欢的一点是:我把路灯拍进去了。路灯给这张照片带来了压迫感和深度。

    当我看着这张照片时,我实际看到的是我当初拍到这张照片有多么悬。我没有把这张照片挂在家里的墙上,因为每次想到差点儿就没拍成它,我就不寒而栗。快门速度太慢了,自动相机当时正在调整以求适当的快门速度。以1/30秒的快门来完成一个焦距长达800mm的镜头的拍摄,这简直是不可能的。这张照片的产生是个奇迹。


Jeff Widener/Associated Press
图片:《坦克人》拍摄者镜头下的北京1989
你是怎么保存这些照片和底片的?

    这些照片还在这儿是相当难得的。这些年来,许多底片都丢失和流落他方了,但是我复制了部份底片并挽救了其中许多。不过,色彩完全复原成功还是最近的事。


在你拍摄的1989年示威活动的照片中,除了这张《坦克人》的照片,还有其他你特别喜欢的照片吗?

我非常很喜欢《唱歌的女警察》(Singing Policewoman)那张照片。当时的气氛越来越压抑,人们变得暴躁易怒,那名女警察帮助缓解了一点压力。孩子们出来端水给那位警察喝。一些警察同情示威者,但他们不得不执行命令。人们感觉到一点希望,感觉会发生一些奇迹。但人们又担心局势会恶化。我记得6月3日晚上,我和美联社的一名摄影师骑着自行车,我对他说:“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后来又回过北京吗?

    2009年6月,英国广播公司(BBC)把我带到北京拍摄“六四”20周年的纪录片,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我决定住在建国饭店,1989年我也是住在这家宾馆。它看上去和原来几乎一模一样,那些竹子和放在酒吧区的椅子都还是老样子。显然,带着弹孔的玻璃窗被换掉了,但那里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改变让我有一些亲切感。我带着感慨向天安门广场步行,要走很远一段路。我发现了很多变化,现在北京有许多星巴克(Starbucks)咖啡馆和西餐店,整个城市已经完全变了样。相比20年前,宾馆的服务员态度要友好很多。
2014年 05月 29日

 


中国政府镇压示威行动几天之后,士兵和坦克守卫在天安门城楼前


 

    相关文章:
      
赵紫阳儿子:平反父亲不很重要但对国家很重要
好大一棵树
胡耀邦之子胡德华:父亲下台,改革未酬
江志成 江绵恒 江泽民与日上免税行
红二代拚爹挺习弟的发言 听上去像是文革时的谈话
AK47与中国:见证了革命和暴力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