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亲历的六四

来源: 2014-06-04 23:08:37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181 bytes)


 

6.4清晨4点被叫醒,告知解放军开枪打死人啦。爬起上街,首先看到呼家楼和东三环交界处3具市民尸体和几处血迹弹痕,还有被坦克撞翻的公共汽车。
 


 

骑车往天安门方向,走到北池子大街就走不动了,水泥路障后闪动着钢盔和自动步枪的寒光,军人每隔10分钟放一阵冷枪驱散对峙的市民,实话实说是贴着前排市民的头顶打的,但也不白打,东单那里不时传来一阵阵骚乱-----那是流弹击中后的不幸者。
 


 

北池子大街靠长安街500米内有十余摊血迹还有白花花的脑浆,据居民说是昨晚当兵的追进胡同打的。当时只要你在街上、或喊口号就格杀勿论(接上)从北海前门绕过天安门、府右街到西单至木樨地路上就像1937年的南京,一片狼藉血腥,撞坏、烧坏的汽车、压扁的三轮车、自行车背包、血迹弹痕延绵数公里。
 


 

最骇人的是木樨地----就在著名的22、24号高干楼跟前我随着川流不息的人流走进复兴医院(公安部医院)亲眼看到学生的尸体从太平间一直排到外面的自行车棚。应该有200具左右。所有进进出出的人都在不停地擦眼睛,不知是遇难者家属还是院子里太强烈的来苏尔气味。(接46楼)在木樨地桥以东是大量的损毁民用车、公交车。在桥西面,看到大量军车,以装甲车、坦克车为主,总数上百辆其中一半以上被烧毁,街上看不到一个穿制服的,基本上是老百姓的天下。
 


 

小插曲一段:11时许,天空中来了一架直升飞机,盘旋在军博至中央电视台之间,不断广播着“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执行清场任务不得受到任何阻拦,否则.....。云云。突然间一辆坦克上面的高射机枪突然怒吼,一个退伍兵操纵机枪几个点射吓得飞机话没讲完一个旱地拔葱,掉头就西逃,惹得地面一片欢腾。 
 


 

追溯着开枪的痕迹,最西面的是永定路地铁站附近,即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附近,弹洞越往东越密集,最高峰处为木樨地桥。在那里大量民众伤亡,死者中包括全国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宋汝棼的女婿,倒霉的他只是站在22号楼家中的厨房向外眺望,一梭子弹要了他的命。附近的国家计委也是重灾区,3名干部死亡,他们可能就是站在路边的观众.....。北京市城乡规划局一个姓聂的设计所长,他妻子也是站在复兴门外高层住宅的家中观望,不幸被一枪穿喉而过....。还有薄一波的司机----倒霉催的他刚好遇到薄瓜瓜发高烧,被护犊心切的呱呱他妈强令开车送北京市儿童医院,被一枪毙命。据说后来呱呱他妈因此被瓜瓜他爷爷臭骂了好几天.....。 

所有跟帖: 

回复:我所亲历的六四 -leer- 给 leer 发送悄悄话 leer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04/2014 postreply 20:36:23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