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年轻人看“六四”——小鸥:我觉得自己是在吃“人血馒头”

来源: 2014-06-03 15:23:04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007 bytes)


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是来自江苏的小欧。小鸥目前供职于一家民间公益组织,1989年“天安门事件”发生的时候,他才刚刚出生。

记者:1989年“六四”学运的时候你刚出生,后来是怎么知道“六四”这件事情的?

小欧:关于“六四”,平时看书的时候总会谈到80年代的一场大的风波,会有很多疑惑,后来会上网翻墙之后,我就把整个事情了解清楚了。

记者:知道这个事情当时是什么感觉?

小欧:我觉得我被愚弄了,在中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件,我们这代人居然一无所知,父母也从来不会告诉我们这些事情。

记者:你知道这个事情有没有和身边的朋友或者父母谈起?

小欧:和父母谈过,他们说这个事情不用管了,小孩子。

记者:那时候你多大?

小欧:大一的时候。

记者:你有没有和身边朋友谈起这件事情?

小欧:不会主动谈起。因为身边的朋友都不是特别关心这些事情。

记者:你为什么特别关心这些事情?

小欧:我也不知道,不光关心,还想做一些改变。好像命运敲醒了我一样。

记者:你说想做些改变,是指什么?

小欧:我想通过做一些社会建设来改变中国社会。

记者:具体是什么?

小欧:建设公民社会,公益组织,比如建立图书馆,让更多青年人爱读书。

记者:中国当局一直想隐瞒25年前的六四学运,你觉得他们达到了他们隐瞒这段历史的目的了吗?

小欧:对,我觉得达到了,我们都被愚弄了,我们对政治不再关心,害怕关心。艾未未说过,当你对这个国家 表示关心,你已经走上了犯罪之路,已经变成这个国家的敌人了。

记者:那你自己为什么还要关心?

小欧:因为我不想让我的下一代生活在这样一个政治环境里,我想让他更健康地生长。

记者:你在希望推进一些公民运动的时候,会受到哪些阻力呢?

小欧:家里人身边的朋友会不理解,为什么你大学毕业要做这样的事情,甚至有的公益组织会因为你的身边比较敏感排斥你。

记者:哪怕是公益组织也会排斥你?

小欧:对,因为要让这个机构有可持续性,必须要做适当的阉割。

记者:你几乎和“六四”学运同龄,这个事件对你的人生走向有没有影响?

小欧:有很大的影响。最特别的是大学校园变得非常犬儒。

记者:具体是指什么?

小欧:从80年代那些回忆录可以看到,之前的大学校园是充满诗意的。但是现在你看不到了,大家都不爱读书,读书不是为了自由不是为了知识。学习的目的只是为了找份工作。

记者: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

小欧:共产党干扰了学术自由。

记者:所以你觉得“六四”之后,中国当局对教育的干扰变得更多了,是不是?

小欧:对。

记者:你刚才说的是这场学运对中国大学校园的影响,那对于你自己,这场学运有哪些影响呢?

小欧:有,这件事情实在太震撼我了,当时和我同龄的大学生站在广场上,被坦克压被机枪扫射,我觉得这是新中国历史上最惨无人道的一个夜晚了。这是一个债。

记者:当年你是学生会去广场吗?

小欧:肯定会,因为如果今天发生同样的事情,我也会站在广场的。虽然我 可能因为我的胆怯,可能不会一开始就站上去,但是我一定会作为一个跟随者支持者。

记者:25年过去,你觉得每年几年“六四”的意义在哪里呢?

小欧:拒绝遗忘。

记者:你觉得“六四”真相什么时候才能得以还原呢?

小欧:我不乐观。因为共产党掌握了所有资源,特别是习近平上台以后。

记者:所以你觉得现在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反而让你觉得更没有希望,对吗?

小欧:对的。胡锦涛当时当总书记的时候,政治犯对我来说都是很遥远的,都是很有名的人,但是习近平上台之后,我的很多朋友都被抓进去了,很可能,我自己也会被抓进去。
音乐。

记者:谢谢你,压力那么大,还接受我们的采访。

小欧:不好意思,我很紧张,我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因为我有顾虑,千万不要用我的真名,不好意思,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愧对“六四”的前辈,我觉得我自己好像是在吃“人血馒头”。

记者:为什么你那么说?

小欧:我觉得自己很懦弱。因为我最近成家了,我在国内是有很深的恐惧的。

记者:因为你身边很多人被抓了?

小欧:对,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我,如果轮到我了,我的妻子怎么办?

记者:你觉得身边象你这样的人多吗?就是其实想做一些事情,但是有很多顾虑。

小欧:身边这样的人其实不多,这也是我对未来最忧虑的。现在的大学生真的很聪明很功利主义,知道这些事情不利于他的升职,不利于他入党,他就不会和你聊的。

记者:你为什么还是要坚持呢?

小欧:必须要去行动,只有行动才能改变现状。如果不能做直接对抗性的政治反对,就做一些社会公益方面的事情,来改变中国社会。

记 者:我知道小鸥也在听我们的节目,在这里我想再一次谢谢你。其实这次联系采访80后90后的年轻人,我通过各种方法联系了好几个在海外twitter还有 FACEBOOK上特别活跃的在中国国内的年轻人,但是,他们都表示不方便接受我的采访,哪怕匿名也不行。我在非常理解他们的同时,也想对你说,小鸥,你 一点都不懦弱,谢谢你的勇敢,也再次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你一切都安好!



(记者:唐琪薇 责编:吴晶) ZT  RAF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