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香港学生会领袖林耀强

来源: 2014-05-28 15:23:21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590 bytes)


八九年六四学运,对曾经在天安门广场经历军队镇压的学生,可以说是一场噩梦。当年,香港学联上京支援学生的几名代表,在广场留守至最后一刻,留下震 撼的冲击。他们带著“六四创伤”返回香港后,有人迷茫了几年,有人屏蔽记忆,不过大多数能够重新站起来。转眼六四已经25年,他们坦言今日重看当年片段, 仍会出现迷茫,或许这个创伤难以治愈,但无论多痛,也要继续说出六四真相。(海蓝报道)

经历六四学运的人形容6月3日军队镇压之夜,天安门广场附近的北京城仿如战场。来自香港的学联代表陈清华、李兰菊及林耀强,当晚在广场度过人生最难忘的一夜,这段记忆留下的创伤,在六四25周年依然存在。

现 年49岁任职社工的陈清华忆述,当年学联一班代表刧后重生返回香港后,从未一同坐下来谈过六四的感受,或许大家想逃避痛苦的回忆。他还记得当年午夜梦回, 经常会惊醒大叫;完全没印象发过什么事,或发过什么梦。他又记得白天在街上走时,彷佛返回天安门广场,长安街上空无一人,他好像在发白日梦,这些情况持续 近两年。

今年5月,六四纪念馆开幕那天,陈清华接受瑞士电视台访问,他看见録映带播出八九学运的情景,再次勾起那场噩梦。他坦言感觉很辛苦,更辛苦是太太带同两个女儿到场,希望他讲解六四事件。说不到2分钟,便说不下去,陈清华知道这是六四留下的创伤。

陈清华说: 其实那不是回忆,突然间返回那个位(天安门广场),你不是记起事件。每年参加六四集会,我什么也做不了,不会唱歌、喊口号,只能静静地聆听,有时流泪。太太完全不明白,认为我应该向女儿讲解。

六四事件自89年4月开始,北京大专院校学生主导在天安门广场,发起达2个月的学生运动。6月3日晚间至6月4日凌晨,中国解放军与试图阻止部队的民众,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地区爆发流血冲突。

6 月3日下午,中国当局确定实施戒严令,并允许“使用任何手段”清场。香港学联代表开会后决定返回天安门广场,与北京学生同行。回到广场后,陈清华发觉最初 包围历史博物馆的军队,他们完全不动,而另一批军队由毛泽东半身像左边外街,一路向天安门推进并且沿封路,陈清华发现死伤者从那方向来,广场的医护人员建 立临时救护站,他和李兰菊随即加入,帮忙抬死伤者。军队在9时多已经开枪,那时的死伤者大部分都是中枪。陈清华指出,他控制自己的情绪方法,唯有见伤者便 抬,在他面前经过有百多二百名死伤者,幸好天安门够黑,他不用清楚看见他们的脸容。

然而,有一幕震撼的情景发生,陈清华终于忍受不了。凌 晨约2时半,他认得其中一位死者,是内地某位大学生,死者年约12岁的弟弟抱尸痛哭,兄长被抬上车一刹那,他拼命追车,然后跑回救伤站对著他们哭。之后, 他冲到军队那方向说要报仇,大家拦不住他,然后不知发生什么事情,这名小孩中枪死亡,大家终于崩溃,李兰菊气至晕倒。陈清华形容,当时很絶望,一切突然变 得不真实,之后发生的事也很迷离,他突然发狂走向停在天安门城楼的千名军队,用相机不断拍照,他没法解释自己的行为,军队没有开枪,但十几人冲出来用棍打 他直至昏迷。苏醒后,他继续留守广场,直至近4时,医护人员强行推他与李兰菊上救护车,临行叮咛他们返港后,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全世界,这个嘱咐令他坚持 做见证25年。

学联另一名代表李兰菊,6月3日在天安门广场与陈清华经历戒严部队进入广场的情景。现身居美国的她,回忆起25年前,仍有 两幕情景难以忘怀,说到一半哭了起来。李兰菊哀伤地说,当时有批军队在警戒线外列队戒备,她曾憧憬军队不会开枪,并幻想他们会保护学生,当她看见工自联的 年青女工冲过警戒线,向这批军队求情时,她也大胆走到一位军官面前,捉著他的手,然后以香港学生身份说明北京学生不是暴徒。这位军官目无表情,但眼中有 泪。广场是人性挣扎的战场,她也哭至跪地,其他学联成员急忙把她拉回安全地方。

另一幕震撼李兰菊的场面发生在稍晚时份,一轮枪声之后,她 在救伤站目睹很多伤者抬过来,尤记得一名11岁小孩向开枪树丛掷石,说哥哥被他们打死,他要跟军队拼。她死命抱住小孩生怕他送死,小孩伏在李兰菊怀内痛 哭,久久没法平静。其后一辆救护车驶走,小孩突然拿著石头追著可能载著兄长的救护车,背影消失在街上。李兰菊感到天旋地转,她的记忆只去到这里。原来有一 幕重要情景,可能太伤痛,李兰菊屏蔽了记忆。直至六四20周年,香港传媒访问她才告之。根据陈清华的描述,那名小孩被军队枪杀后,被抬回救伤站的一刻,李 兰菊激动至晕倒,但她竟然没有了这一幕。

李兰菊说: 我听罢很震撼,难以接受,原来记忆中没有这部分,后来我翻看自己的笔记,曾亲自记録小孩满身血淋淋被抬回来。其后,我问教会的临床心理学家,他说可能是屏蔽记忆,我将一些痛苦太大的事压下去,因此记忆被压抑掉,至今没有这一部分。

其 实,李兰菊不想回忆这段伤痛历史。她坦言廿多年来都很辛苦,很想放下这个包袱,然而责任上要她记住每个细节,所以无论多伤痛,每年也要把这个未治愈的伤口 打开,25年来仍然做见证,因为她坚负一个责任。她解释,大陆民众保护香港学生出来,为的是把真相公开。她的信仰亦推动她向前,虽然李兰菊在美国做见证十 分孤单,唯一令她鼓舞是每年香港六四的烛光晚会,每逢看见这片良心的烛海,她才会重新有动力。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