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与挣扎 - 给柴玲的公开信之三

来源: 2012-06-22 08:36:2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179 bytes)

你觉得委屈。

因为,以鲜血唤醒民众,并不是你的发明。
 
以鲜血唤醒民众,甚至不是你自己 最初 的思路。

在八九年的五月,不止一个人,也不止一种势力,因为不止一种原因,把这个以鲜血唤醒民众的理念,包装得或者合理或者崇高。他们把它呈献给你,和你的 同伴 们。


于是你对着摄像机说: “其實我們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讓政府最後,無賴至極的時候它用屠刀來對著它的,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廣場血流成河的時候,全中國的人民才能真正擦亮眼睛”
 

你的话一点儿也不新鲜。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在人类历史的多少阶段,都期待流血。

期待着流他人鲜血的,是流氓政客。期待着流自己鲜血的,是真的勇士。
 
不过 ,你既不是政客,也不是勇士。
 

真正的政客,绝不会对着 摄像机的镜头说:“ 我个人,我愿意求生下去 。 广场上的同学 ,我想只能是坚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墙的时候血洗。 ”

真正的勇士,又绝不会把自己当作需要保护的火种。
 

顺便说一句,我没有看过《天安门》。
 

你善于考试却没有独立思想,渴望自由却自我中心,富有激情却 相当 矫情,愿意出头却不愿承担责任。

可是,在你身边,有几个人不是这样的呢?

看远一点:在人世间,又有多少人不是这样的呢?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忏悔,需要自省,需要成长。
 


在受洗见证中,你提到自己的“孤独 ” 。

有哪个人,躯壳之下没有软弱?有哪个人,心灵深处没有孤独?又有哪个人的生命,不伴随着艰难的挣扎?

你挣扎得相当痛苦。在同一见证中,你用了“生命的破碎 ”这个词。

你觉得,你“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出这么大的努力和牺牲,不但没有得到理解,反而遭受世人无情的攻击和诽谤。”


不过,你有没有常常想到那些流尽自己鲜血的学生和市民?
 
他们的生命终止在二十三年前。他们已经不能抱怨,他们再也无法挣扎。
 
无论他们是救人遇难还是逃脱不及,无论他们是被错误的决定影响还是到外面看看,无论他们在最后的时刻是恐惧,后悔,还是慌乱,他们都是我们民族的勇士。
 
可是我敢保证 ,在他们的生命最后一瞬 ,他们绝不会想:“ 我們對人民和祖國的愛是多麼強烈啊 。 ”


然而,不管他们是否愿意,他们都用自己的鲜血,擦亮了中国人民的眼睛。
 
这是多么巨大的讽刺!你对着摄像机说的话,居然并不全错。


可是,你们,李录,封从德,吾尔开希,还有你,你们在神面前有罪了。因为你们流的是他人的血。

某些利益集团,不管出章程,出钱,还是出帐篷,他们在神面前有罪了。因为他们期待他人流血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还有所有在共产党高压之下屈服的中国人,我们都有罪了。因为我们没有给受害者年迈的父母一个 安慰 ,没有给他们的妻儿一份支持,没有为我们的勇士献上一束鲜花。


连你都觉得:“天安门事件的受害者被遗忘了,他们每天都在贫穿和病病中挣扎。”

在六四二十周年的时候,你承诺捐款。

坦率地讲,你的捐款再多,对于受害者遗属,都不如你有一颗痛悔忧伤的心。
 
多少钱能够买回他们亲爱的人?


然而,在受到中国国家安全部门的威胁之后,你又觉得:“我,一个卑微的个人,如何同拥有大量资源和社会网络的国家相抗衡?我怎么可以参加一个注定要输的战斗 ……..”


你错了。因为,这是一场注定要赢的战斗。


天安门母亲们所坚守的,是人类追求自由尊严的伟大战役中一个战场上的堡垒。

这场战役的 胜 利 ,绝不会因为你我而改变。是我们自己,需要投入其中,从而获得尊严, 得到救 赎 。


马雅各教授说过:“生命重大的改变均源自对生命的挣扎。”
 
盼望你的生命得到真正的改变。盼望你的心灵得到真正的自由。


2012 年 6 月 20 日



请阅读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 小堂哥
  • 爱情
  • 疆界
  • 《玫瑰坝》
  • 结束初恋
  • 所有跟帖: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7831/201206/14604.html -anngora亦虹- 给 anngora亦虹 发送悄悄话 anngora亦虹 的博客首页 anngora亦虹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22/2012 postreply 21:00:32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