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见一朵野花的明媚:英国雏菊,生命与生命相遇的奇迹

来源: 2018-01-27 09:19:1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343 bytes)

 

大学里有一位教国际贸易的黄老师,身材颀长,古文造诣极高,喜欢在讲课时冒出几句自创的五言诗或者七言诗。受了他的影响,我的某位师哥在大病一场后,用古文写了一封信给黄老师,其中两句:“近来一病欠舒适,体重减轻约两斤”。

黄老师回信,点评道:“过于直白,不妥。建议改为‘比来一病轻似燕,扶上雕鞍马不知’,如何?”

师兄拍案叫绝。从此,黄老师诗名满天下,我牢牢记住了老师的名言。二十多年来,每逢身体小恙体重略有下降,我总要把老师的这句原创吟诵几遍,抒发一下情怀。

去年圣诞节前流感肆掠,家人和身边的朋友纷纷倒下。极少感冒的我也中招了,重咳一个月,大多数时间关在家里,将暖气开得足足的。

好容易熬到一月中旬,咳嗽止了,我将自己裹在厚厚的大衣里,迎着料峭风寒,心里默念着老师的诗,往附近的野地里散步。散步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呼吸新鲜空气,二是顺便观察一下,新的一年最早开的野花有哪些。

我走了很久很久,竟然在一片萧瑟之中撞见了野地里盛开的英国雏菊(English Daisy,学名Bellis perennis)。它的植株很矮,汤匙形的叶子几乎是贴地生长的,高出地面的花茎不到15厘米。花茎上零零星星一两朵单薄的小花朵,黄色的花芯,纤细的白色花瓣,花瓣边缘透着淡淡的粉色。

英国雏菊是路边常见的野花,俗名为普通雏菊和草地雏菊(common daisy, lawn daisy)。我平时只在夏季注意到它们的存在,它们以星火燎原之势,席卷了山野。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管英国雏菊叫野菊花,以为它们和中国常见的路边菊(即马兰花,学名kalimerisindica)是同门兄弟。马兰花有白色和蓝色两种,白色的皑皑如雪,蓝色的悠悠深邃,凡是在乡野呆过一段时间的人,一闭上眼,梦里总有淡淡的野菊香。

上小学前我曾在沙县农村呆过一小段日子,不时目睹外公戴着一顶破草帽,提着竹篮上山采草药。我学着他的样,也去采药,用干净手帕包了满满的白色野菊花瓣回来,让外公拿去泡菊花茶。外公却摇摇头,说菊花茶不是这样制成的。

我当时太小了,外公从不向我传授草药知识。我和两个舅舅一起住的二楼格子间里挂着一幅人体经脉图,外公偶尔上来,指着图告诉我一些难懂的医学名词,我呆呆地听着。大概发现我不是学医的胚子吧,他很快放弃了,任由我在外面疯玩。

我穿着漂亮的花裙子,在乡下地里玩得不亦乐乎。野菊花到处可见,素面朝天,灿烂若星,哪里有泥土,就在哪里茁壮成长,像极了生命力旺盛的乡下孩子。

回城后,只是偶尔在公路两旁的空地里见过野菊花,梦里的花香渐渐淡了。

我在国内读完大学,工作了几年后,终于下决心去北欧留学。一年后,拿到硕士文凭即将开始又一次远行的我,临离开北欧前特地逛了一趟北极圈。我来到一座不知名的小山上。坡上一片花的海洋,从山脚到山顶,绵延几百米,仿如一片世外仙境。野菊花也夹杂在这些野花中,不张扬,却又自信地开着小小的花朵。

那一刻,忽然觉得,自己的生命力也似野菊花那么顽强。给我一点立身之地,我就使劲地往土里钻,哪怕鲜血淋漓,也要任性地绽放芬芳。

带着这股拼劲,我又漂到了北美,再次见到任性狂放的野菊花。

直到今天,有了足够花草知识的我,才搞明白生长于北极圈和北美的“野菊花”,不是小时候见过的马兰菊。它们是英国雏菊,原产于欧洲至西亚。雏菊在中国没有野生分布,我国引进它用来作为春季绿化点缀,所以不可能有大面积的雏菊地,一般的绿化面积都是呈现小规模零星的,比较大的栽培区只能在苗圃和绿化基地,但是肯定不会有一望无际的特别大的雏菊地。

野地里的英国雏菊是一种入侵性较强的杂草,花瓣单薄,颜色比较单一。园艺师们通过杂交,培育出一系列颜色丰富的重瓣园艺品种,国内引进的多为园艺种,见过野生的英国雏菊的国人应该不多。

舒婷的那句“我说小雏菊都闭上了昏昏欲睡的眼睛,你说夜来香又开放了层层迭迭的心”,应该指的是重瓣园艺品种。她在鼓浪屿海滩上见到的一束扎着红手绢的雏菊,摆在某人热泪盈眶信手写下的“我爱你”这三个字旁边(详见诗歌《我爱你》),估计也是园艺品种。草地上的野雏菊又矮又小,不盈一握,是很难用红手绢扎成一个花团的。

尽管园艺雏菊五彩缤纷耀眼夺目,我更爱素雅的野生英国雏菊。它是席慕容在欧洲留学期间挥笔写下的乡愁,有一种梦中的白。花开时节,海月深深,旅人窒息于湛蓝的乡愁里。

它还是欧洲少年心中的一抹纯粹的相思。“我爱着,什么也不说,只是对着你微笑; 我爱着,只要我心里知觉,不必知晓你心里对我的想法; 我珍惜我的秘密,也珍惜淡淡的忧伤,那不曾化作痛苦的忧伤; 我宣誓:我爱着,不怀抱任何希望,但不是没有幸福 。只要能见到你,就足够心满意足……”

(阿尔弗莱•德•缪塞的诗《雏菊》,原文更美:

I love thee,nothing to say,just smile facing thee.

I love thee,only I know,no need to know what you feel about me.

I cherish my secret,and the tiny depression,the depression which has not turn to sorrow.

I have yet vowed,I am in love.though with no hope.

But that doesn't mean there is no happiness at all.

It is enough to see you,I am satisfied.. )

野雏菊是极其粗贱的,它们通常在夏天开花,花期很长。但是遇到稍微温暖一点的冬天,它们会在最寒冷的季节先于其它的野花开放。初春时节的嫩叶可以用来做凉拌色拉,花蕾和花瓣可以凉拌色拉,或煮汤,或放进三明治。水土湿润的地方,它可以长得丰盈,但同时不惧干旱和狂沙。

有时,它长在大路两边,被汽车碾压着,却兀自灿烂着,带着对生命的热爱,在风中笑弯了腰。

如果不是这回久病初愈,想到户外呼吸新鲜空气,我恐怕会错失了第一拨绽放的野雏菊。我弯下腰靠近它们,嗅着若有若无的淡香,精神仿佛也抖擞了许多。幻想着用它来泡水,看它在杯中慢慢展开,变成一簇温柔的菊花;幻想着用它来做菊花枕,夜夜枕着花香入眠……

但我最终没有舍得将花儿一朵朵摘下。把它们留在草地上,才能创造一个生命与另一个生命相遇的奇迹,才会相信红尘中的分分合合兜兜转转之后,最美好的时光和刹那间的感动都留在了隽永的记忆里(包括黄老师的那句诗在内)。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