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副总编王若水:毛泽东不喜欢周恩来 zt

来源: 2014-11-27 23:49:0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2834 bytes)
人民日报副总编王若水:毛泽东不喜欢周恩来
 
   
【八阕】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org
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org

 

文革中,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王若水上书毛泽东,状告张春桥、姚文元,这一上书竟惹出大祸,周恩来、江青、张春桥、姚文元都主动或被动卷入,周恩来因此受到批判、隐射攻击直至病逝。这件事的导火线是《人民日报》1972年10月14日发表了一整版的批判林彪煽动极“左”思潮和无政府主义的3篇文章,人民日报高级编辑李定中是这3篇文章的责任编辑,亲历了整个事件的全过程,他在《炎黄春秋》2012年第5期上撰文回顾了这段历史。王若水在周恩来、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的奉命召见中,得以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周与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的关系,震惊地发现伟大的毛主席其实并不信任敬爱的周总理,他们几个明显地在压周恩来,而周恩来处于守势,因为他们后面站着毛泽东。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1989年戈扬、刘宾雁、王若水、吴国光在美国旧金山留影

(一)林彪叛逃摔死后的形势回顾

1970年庐山会议后,林彪与毛以及与“四人帮”的矛盾就日益尖锐了。到1971年9月13日,林彪得知毛泽东已平安返京,就在夜间匆忙乘机出逃,并摔死在蒙古国的温都尔汗荒野。当时毛亲自发动与领导,并得到林紧跟配合的“文化大革命”已进行了5年多,各地各单位群众派性对立并未消除,不参与不干活的“逍遥派”却不断增多。整个社会特别是城市无政府主义泛滥,国民经济受到严重影响。为了稳住局面,毛离不开周恩来这个“大管家”。他要周主持政治局的日常工作,并兼管《人民日报》。周利用毛对一大批被打倒的老干部态度有所松动的时机,尽力改善他们的处境,有的从监狱中释放出来,有的病体得到了必要的治疗,有的安排了工作。当时《人民日报》一直在张春桥特别是姚文元的直接控制之下,新的领导班子还未成立。周要当时工作能力很差但主持《人民日报》日常工作的张、姚的亲信鲁瑛报个老中青三结合的“业务领导小组”名单(也叫“看大样名单”)。后来鲁瑛报的名单中除了他自己与报社军宣队负责人外,还有吴冷西(原《人民日报》总编辑,林彪摔死后他写信给毛,表示要改正自己过去的错误,毛批示说:“欢迎进步”。)与王若水。王若水从此分管报社编辑部的理论部、文艺部的业务工作。

“文革”开始后,周恩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断抵制、控制“文革”中的极“左”思潮,减轻无政府主义泛滥的危害。在批林整风中,他反复强调了要批林的极“左”思潮及其重要表现的无政府主义。1972年8月,周对外交部干部讲话中又讲要批极“左”。他强调“极‘左’思潮不批透,右的还会抬头”。9月他又说:“极‘左’思潮不批透,你们就没有勇气贯彻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这些精神传到《人民日报》后,大家都很振奋。当时理论部负责人是胡绩伟同志。他原是《人民日报》第一副总编辑,这时刚解放不久,负责理论部的工作。在他主持下,理论部拟定了一批组稿计划,其中批林彪的极“左”以及无政府主义,就成为重点选题了。

(二)《人民日报》发表一整版批无政府主义的文章

当时我在理论部工作。根据上述精神,我组织了两篇批林彪无政府主义的论文。一篇是约请黑龙江省革委会写作班子写的;另一篇是约请河北省革委会写作班子写的。

1972年3月,国务院业务组负责同志华国锋、李先念、余秋里专门约黑龙江同志汇报有关情况。当时黑龙江无政府主义严重,许多厂矿,特别是一些重要的大厂矿,毫无纪律可言。职工无故缺勤,生产无人管理。华、李、余当场指示要反对无政府主义。因此,黑龙江省革委会写作班子也很乐意写篇反无政府主义的论文。论文写出后,作者署名“龙岩”交给了我。河北省革委会写作班子不久前曾给我们写过稿子,质量不错。这次约请他们就批判无政府主义问题再写一篇,他们也很乐意。不久稿子送来,标题为《坚持无产阶级铁的纪律》。两篇约稿我编好后交给胡绩伟同志,他审阅后同意见报。于是我又将这两篇稿子交给王若水同志审阅处理。

王若水认为龙岩的文章经过再加工修改,可作为头条来用。当时我送去龙岩的文章题目是《无政府主义是假马克思主义骗子的反革命工具》,王若水同意这个尖锐的题目,我对他建议,为了见报顺利,题目也可改得平淡一些。他点点头,表示由他相机处理。不久,王若水将龙岩的文章作了很大的修改,对另一文章改动不多。他通知我上述两篇文章准备拼一整版,但还有约一千字左右的空白,需要马上写出一篇千字文拼成整版。当时他手头有个介绍无政府主义鼻祖巴枯宁的小册子,希望我尽快翻阅一下,写个介绍这个小册子的书评。于是,我抓紧时间将书评写出交给他了。当时,张、姚恰好离京去沪了。王若水抓住这个不用送姚审查的时机,次日即10月14日,整版批无政府主义的文章就见报了。

(三)王若水上书毛泽东,状告张、姚

这个版见报后,马上出现两种相反的反应。一方面有9个省级报纸进行了转载,另有8家省报陆续发表了自己组织的批无政府主义的文章。但另一方面,马上受到上海《文汇报》的攻击。当时先由上海写作班子的重要成员朱永嘉出面打电话给鲁瑛,询问作者是谁?谁组织的?送给什么人看过?他还说:“上海工人对这篇文章反应强烈。”接着上海《文汇报》的《文汇情况》312期于11月4日刊登上海工人座谈会的意见,说工人们纷纷指责这个版特别是龙岩的文章在否定“文化大革命”,在批判工人群众!同时,姚文元给报社看大样小组打招呼,要他们讨论《文汇情况》反映的意见。当问到姚文元自己的意见时,他却谎称自己还没有看龙岩的文章!

报社看大样小组先后讨论了4次,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姚文元又要他们学习中央文件,以提高认识,端正态度。这倒使王若水安下心来仔细翻阅了一批中央文件。他发现由毛泽东批发的批林整风文件就多次提到反无政府主义。仅从1972年算起,就有26、31、38、42号文件提到要反对无政府主义。其中第42号文件是11月4号发出的,比《人民日报》那个版还晚了20天。不仅如此,姚文元当时直接主持的《红旗》杂志,在11月的11期中,也还有批无政府主义的内容。这样,王若水认为“左”的根子就在张、姚身上,他们这样干,也是在与周恩来作对,但周恩来却无法纠正他们的错误。看来只有上书毛泽东才会解决问题了。于是,他决心上书毛泽东反映有关问题。12月5日,他通过《人民日报》机要交通人员把信发了出去。

他当时也感到这事多少有些风险,为不至于连累别人,他这封信并未给任何人看,并且把信的底稿也烧了。后来他回忆信的主要内容如下:

开始我说,现在《人民日报》陷入宣传上的混乱,主要是批林方针问题。总理在8月1日说:批“左”还没有批透。但张、姚在8月8日却说:批“左”不要过头。这就产生一个问题:到底批“左”是还没有批透呢,还是批过了头?我认为总理讲的是对的。他虽然指的是几个单位的运动,但我认为也适用于报纸宣传。

我报告了《文汇情况》对《人民日报》的批评和《文汇报》对林彪路线性质的提法。我说这情况有些像批《海瑞罢官》的局面。到底《文汇报》讲的是不是中央精神?如果不是,《文汇报》怎么有那么大的胆子?但如果是,为什么《人民日报》不知道?我不相信《文汇报》说的是中央精神。因为如是中央精神,不会不向《人民日报》传达。中央文件刚刚说过批林整风中要注意反对无政府主义,无政府主义就是极“左”。中央精神要变也不会这么快。

我表示不同意《文汇报》说的林彪推行的是右倾机会主义,只是在有的时候,有的问题上搞一点形“左”实右的东西。我说,刘少奇有右的表现也有“左”的表现,主要是右;林彪有“左”的表现也有右的表现,主要是“左”。当前实际工作中的主要干扰也是“左”。因此,批林就要批极“左”。

我还引了张、姚的话,表示了不同意见。姚说,林彪反对党的领导,这是右。我说,就其表现形式来说,反对党的领导可以从右的方面来反,也可以从“左”的方面来反。我还摘引《红旗》杂志第11期的话:“刘少奇一类骗子散布无政府主义,是妄图从‘左’的方面否定党的正确路线”,指出姚的话和《红旗》杂志上的话并不一致。张春桥不同意批“精神万能论”和“唯意志论”。我说,我不懂为什么毛主席说了“人是要有点精神的”,就不能批“精神万能论”。我认为这是两回事。林彪既是“唯武器论”,也是“唯意志论”。这两种东西可以在一个人身上兼而有之。如蒋介石和希特勒就是这样。

(四)上书结果,竟惹出一场大祸

王若水上书四天后,于12月9日晚得到通知,要他与看大样小组的鲁瑛、吴冷西及报社军宣队负责人一起去人民大会堂等待首长接见。晚8点半,周恩来、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与汪东兴共同接见了他们,直到凌晨2点,接见才结束。

接见开始时,周恩来先讲话。周态度温和,他说:“收到了王若水同志的信,主席批给政治局办。还有《人民日报》理论部同志的信,都联系到你提出的问题,就是左右问题。”后来,王若水还听说毛说了这样的话:“我认识这个王若水,他写过《桌子的哲学》;他在信里提出批极‘左’思潮,我看也不高明。”看来周这次接见时,就是本着毛这句话的精神,把王若水提出的问题,当作认识问题来对待的。

周接着解释了他8月的讲话,说那是讲外交工作上的一些问题的。至于林的路线,那是右到极点了,不能说还有左的方面。但是,中央报纸上出现过这种提法,我们没有指出,我们也要负责。周还说:“现在批林是要批他的反革命,要揭露他。这是我们的主要矛头。”

周的说法显得缺乏说服力。看来是他言不由衷,讲的不是自己的真心话。他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局面。

周最后说:“我开个头,你们三位讲吧。”张春桥说:“他们讲吧。”于是,王若水接着讲了如下的意思:林彪搞阴谋政变,这是极右。但他欺骗性大,流毒广的是他搞极“左”。这才需要从理论上深入批判,以肃清影响。王还回顾1967年主席曾讲过要批判极“左”思潮,深挖“5·16”反革命集团,也讲过批无政府主义。中央文件上也多次讲到批极“左”。王还念了中央1972年第31号文件说的“‘5·16’反革命阴谋集团的总头子就是林彪,煽动极‘左’思潮的总根子还是林彪。”王还指出,当时形势可以说“左”的干扰是主要的,当然右的也要注意。实际情况是“左”的危害大。只有认真纠正了“左”的错误才能很好地反对右的错误。

王讲话后,江青发言。她说:“你组织的这篇鬼文章矛头是对着群众!林彪的路线是极右。至于某一时期利用形‘左’实右,那同时也是极右。……你这封信客观上起了挑拨作用。拿着总理在某一场合的讲话来利用。好像春桥、文元和总理闹别扭。怎么可以把两个政治局委员和一个政治局常委对立起来呢?”

张春桥接着讲了话。他说:“怎么能设想工农兵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呢?!上海工人对这篇文章的意见可大了!我为了维护党报的威信,一句话都不敢讲。”张在这里公然撒谎。“四人帮”垮台后,上海工人揭发:以《文汇报》名义召开的那个工人座谈会,完全是张授意的,调子也是他定的。

张春桥讲话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张说:“王若水同志的信引用了我说的一大段话。其实那些话也不是我的。……”王听到这句话时非常吃惊,并感到糟了!知道自己批到毛泽东头上了!

江和张的发言显然也出乎周的意料之外。后来王若水了解到就在他上书给毛泽东的第二天,12月6日,毛就约见了江青,要她将王的信转给周、张、姚等,由他们一起找王谈话。12月15日和16日,周主持政治局会议,讨论了王的信。12月17日周和张、姚到毛那里开会。毛说:“王若水那封信我看不对,极‘左’思潮少批一点吧。”

关于林彪路线的实质,毛说:“是极右。修正主义,分裂,阴谋诡计,叛党叛国。”(参见《周恩来年谱》)可是,张春桥所转述的毛的那些话,说到不要批“唯意志论”,“精神万能论”等等,却一直未向周透露过。王若水估计毛有一次对张、姚讲话,时间当在8月8日张、姚去《人民日报》之前,内容涉及他不赞成批林彪的“精神万能论”、“唯意志论”和“空头政治”。毛的这个精神只是江、张、姚对外保密的“独家新闻”,不仅《人民日报》不知道,连周恩来也被蒙在鼓里了。

接见快结束时,江青说:“这个版转移了斗争大方向,在全国起了干扰批林的作用。”她交代《人民日报》“要展开一场大批判,就要从这篇文章入手,从这块版入手,从理论部入手”。张春桥说:“就在批林问题上分清是非。通过这场批判,《人民日报》领导班子可能出来了。”

果然,《人民日报》在鲁瑛主持下,在一位原副总编积极配合下,一场以王若水与理论部为重点的大揭发、大批判猛烈展开了。王若水被免职,被迫到干校一边劳动一边检查交代。胡绩伟也被迫离职,前往当时邓小平主持日常工作的国务院新成立的政治研究室工作了。我被迫离开理论部到干校当工作人员,长期在干校劳动。不仅如此,从此,周恩来也被迫放弃对《人民日报》的领导,使《人民日报》完全掌握在张、姚手中了。

王若水曾概述自己对毛的认识经历了一个从尊敬走向信仰、崇拜,再到怀疑和批判的过程。这次接见可以说是从崇拜到怀疑和批判的转折点。在这次会前,王若水一直把江青与张、姚分开来看,只认为张、姚不好,江青大概是受他们包围了,更重要的是,王还认为毛是信任周的,认为他们之间是完全一致的。会后王认识到自己错了。王若水说:“真正使我震惊和痛苦的是认识到这样一个无情的事实:毛泽东不喜欢周恩来。这是我第一次在近处观察周恩来和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的关系。他们几个明显地在压周恩来,而周恩来处于守势,因为他们后面站着毛泽东。”王若水认识到毛内心是对周不放心的,毛看出周实际上对“文化大革命”是不同意的。因此,毛正想做的事就是找机会整周。这次王若水的上书正好提供了一个整周的机会。王认为“毛直接批评的是我,间接批评的是周恩来”。王若水并预见到毛将进一步整周,周的厄运难免了。果然,不久后毛即批周对美国犯了什么“投降主义”的错误,接着毛又授意江青大搞“评法批儒”批周公,对周极尽影射攻击之能事。直到周含冤去世。

关于毛为什么反对批林彪的极“左”思潮与无政府主义,王若水经过进一步思索也有了新的认识。他说:“后来我才醒悟,批‘左’会产生一连串问题:如果林彪的路线是极‘左’,那么有没有一条与之对立的毛的正确路线呢?这两条路线是如何斗争的呢?‘九大’是哪条路线的胜利呢?这样一来,不仅会批到江、张、姚头上,甚至难免会否定‘文化大革命’,会有损毛泽东这面旗帜。即使主张批‘左’的人(如我们),主观上丝毫没有这种企图,但是事情的发展会有它本身的逻辑,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比如批‘精神万能论’,‘唯意志论’,‘空头政治’,这些错误难道只属于林彪吗?”所以,这样批林,势必会批到毛的头上。这才是毛反对批林的极“左”的原因。

王若水认为真正的悲剧人物是周恩来。这个悲剧是由周的性格和他所受的党的教育造成的。他既要忠于毛,严格遵守党性原则和党的纪律,又真心实意地想为民族为人民做一番事业,实现国家的现代化。这两方面是矛盾的,周却想兼顾。王若水本来想在《新发现的毛泽东》这一巨著中写一章《周恩来的悲剧》,但因癌症精力不济终未写出。直到他弥留之际,还在念叨这个问题。

所有跟帖: 

王若水和王若望是什么关系?是哥俩吗? -走资派还在走- 给 走资派还在走 发送悄悄话 走资派还在走 的博客首页 走资派还在走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4 postreply 06:48:09

研究研究,这水和望之间是什么关系就清楚了。 -多哥- 给 多哥 发送悄悄话 多哥 的博客首页 多哥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4 postreply 07:03:45

还有王若冰, 王若火, 王若雨, 王若云, 还有王若雪。。。, -xyz2001- 给 xyz2001 发送悄悄话 xyz2001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4 postreply 11:30:20

若云和若雨应该是两口子吧 -拔葱妞- 给 拔葱妞 发送悄悄话 拔葱妞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4 postreply 13:27:55

哈…两人可反覆云雨… -LengXiao- 给 LengXiao 发送悄悄话 LengXiao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9/2014 postreply 08:20:30

骂人就是骂己。 -数字证- 给 数字证 发送悄悄话 数字证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4 postreply 15:33:04

毛泽东喜欢的人都让他弄到他那张肮脏丑陋的大木床上去了 -Mon66- 给 Mon66 发送悄悄话 Mon66 的个人群组 (6 bytes) () 11/28/2014 postreply 16:57:48

回复 -ubiavenue1- 给 ubiavenue1 发送悄悄话 ubiavenue1 的个人群组 (64 bytes) () 11/29/2014 postreply 19:13:06

就个人而言毛泽东当然不喜欢周恩来,但是他们合作了一辈子 -Chiyankun- 给 Chiyankun 发送悄悄话 Chiyankun 的博客首页 Chiyankun 的个人群组 (4041 bytes) () 12/05/2014 postreply 11:19:33

周恩来在主观上积极紧跟毛泽东的,但是在他的内心不能完全赞同文革的基本倾向,那就是对一他和刘少奇主导的官僚体制的批判 -Chiyankun- 给 Chiyankun 发送悄悄话 Chiyankun 的博客首页 Chiyanku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07/2016 postreply 19:12:50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