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科幻小說《新西遊記》(連載) 3

来源: 2010-09-18 11:09:4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9792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海外逸士 ] 在 2010-09-18 18:55:36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三人邊看邊走﹐不覺來到一家飯店門口。八戒肚子裡的饞蟲鬧起事來﹐忙對悟空說﹕『 哥﹐俺們好久沒吃人間煙火食了﹐今天進去嚐一嚐吧。』悟空聞得一陣燒菜香味﹐亦覺有些饞念欲動﹐又想﹐飯店裡除了吃飯﹐總沒有別的花樣吧。於是三人走了進去﹐找到一張空桌坐下。旁邊一張桌上兩個人剛坐下﹐正在點菜。一個瘦的﹐一個矮的。只聽瘦的說﹕『我看叫個豬八戒踢皮球﹐好嗎﹖』八戒一聽﹐暗想﹕『怎麼俺老朱的名字也上了菜。』又見兩人點了好幾樣菜﹐將桌子邊緣下方帶有數碼的鍵鈕按了幾下。原來每樣菜名前都有編號﹐按鈕上也有數字。要哪樣菜就按這編號數字鈕。在這以前﹐先按下檯號鈕。這樣﹐信息就傳到了廚房裡的點菜屏上﹐顯示出來。廚師一看就知。一會兒菜會自動出來。悟空開始不懂﹐只能坐著先不動﹐看別人怎麼做﹐但隔桌子看不分明。後來別的桌子坐滿了﹐就有人坐到他們一桌上來。那人先看桌子玻璃板底下的一張紙﹐上面寫著字。有些字悟空識的﹐有些不識。還有彎曲的阿拉伯數字。悟空在天書裡也沒有看到過。那人按過鍵鈕後﹐不一會﹐碗碟筷匙﹐帶著菜的盆碗都自動飛了過來﹐輕輕落在桌上。原來碗碟底下﹐筷子上端﹐都按裝著可由廚房電腦控制的微型自動飛行器。哪個桌上要的菜﹐就飛往哪個桌上﹐一點不會錯。降落時恰到好處﹐就像軟著陸一般﹐因為碗盆底圈上附有一塊微型彈性體。那人一看菜來了﹐還以為是悟空他們點的﹐因為他們先坐在桌旁。後來他一看悟空等不動﹐感到奇怪﹐就問﹕『這是你們的菜嗎﹖』八戒說﹕『俺們還沒點過菜。正等店小二來呢。』那人也看過幾本舊小說﹐知道『店小二』就是『侍應生』﹐又叫『企檯』。他想八戒用舊小說中的用語來說笑﹐就說﹕『這裡沒有店小二來的。你們要什麼菜按一下鍵就行了。』悟空怕露馬腳﹐忙說﹕『俺們不知這裡哪些菜好吃。請你代勞幫俺們點幾個菜吧。』那人雖感到奇怪﹐但還是從菜單上報了許多菜名﹐待悟空等點頭認可後﹐就按了按鈕。


        在悟空三人等菜時﹐那人就吃了起來。這時﹐鄰桌瘦子矮子的菜也來了。八戒一看﹐原來『豬八戒踢皮球』是紅燒豬腳爪﹐再加幾個蛋。八戒想﹐真是冤俺老朱﹐以後得想法把這菜名改掉才好。不多時﹐悟空三人桌上的菜也來了。八戒二話不說﹐搭巴搭巴地吃了起來。旁邊桌上矮的與瘦的二人一面吃一面說笑。忽聽矮的說道﹕『你真是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八戒正在一面吃一面聽二人說笑。有的話他沒聽進去﹐有的話聽著也不懂﹐唯獨這句話又聽了進去又懂。八戒只覺得丹田有一股無名之火沖到了泥丸宮裡﹐剛要發作﹐悟空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腳﹐意思叫他別惹禍。八戒只得將這股無名之火從泥丸宮裡壓回丹田裡去﹐自顧低頭悶吃。原來悟空沙僧二人聽了這句話﹐都暗暗好笑。悟空怕八戒不受用﹐發起獃氣來﹐忙踢了他一腳。忽聽那個瘦子在說﹕『我這麼瘦﹐哪像八戒。那邊那個胖子才是八戒呢。』八戒一聽﹐心頭一跳﹐以為自己露了相﹐給人看破了﹐忙想﹐如果有人來抓他﹐馬上變個小蟲飛走﹐後來不見動靜﹐才放下心來。三人吃畢﹐共吃了十斤酒﹐二十八盆菜﹐四十個饅頭。桌上盆子堆得高高的。其他食客都看著他們﹐不知該作如何想像才好﹐又是愕然﹐又是納悶。一會兒﹐三人桌上菜單上方的框內﹐顯出應付的款項。一般顧客看了﹐都到門口賬台去付款。賬台後的智能機器人能按桌號下晶體管所示數目收款﹐並給予收據﹐乃一小硬卡﹐插入門上小孔內始能出門。不付款者無法出門。但悟空三人都不懂﹐見別人到門口賬台上去付錢﹐他們也就站起身來走過去。悟空想﹐多給他們點吧﹐當場好看﹐反正一會兒就收回來的。於是他拔了三十根毫毛﹐變作三十張一千元的鈔票﹐到得店門口﹐往賬台上一放。賬台後的機器人無辨別真偽幣的裝置﹐故收款後﹐退還多餘的錢﹐共吃了二萬六千五百二十元六角三分。悟空三人拿了收據要出去﹐卻推不開門。旁邊的食客告訴他們把收據插入孔中﹐他們才到得外面。


        三人走後﹐店中人就紛紛議論開了。有的說﹐一下子拿出這麼多的錢﹐氣派倒真不小。有的說﹐莫非是歸國遊覽的華僑﹐可衣著又不像。真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最後﹐還是瘦的食客說了句﹕『我看這個胖子就是豬八戒。西遊記上不是說他的食量大嗎﹖不是他﹐誰吃得了這麼多的東西。』於是大家一笑置之。而店裡在晚上結帳時﹐卻少了一筆錢﹐數目正好是三個大胃口顧客付的。店裡的人這下可搞糊塗了﹐因為機器人是不會貪污的。他們只得上報領導調查研究﹐不提。


        再說悟空三人出得店來﹐在街上再兜得幾個圈子﹐漸漸地商店都打烊﹐行人也稀少了。八戒道﹕『師哥﹐俺們再在街上逛下去﹐莫要給巡夜的逮去﹐關進衙門裡﹐那才現眼呢。俺們也找個招商客棧宿一夜吧。』悟空一想這也妥當﹐但找來找去﹐不知招商客棧在哪裡﹐又不見有旗幡挑出。飯店裡面有人在吃飯﹐門口一看就知﹐而現在的招商客棧又不知怎生模樣﹐時間越來越晚﹐最後沒法﹐只得拉了一個過路人問訊。那人聽說招商客棧﹐也不知是什麼東西。悟空只得做出許多表示要睡覺的動作給他看﹐那人才明白﹐就說﹕『我們叫旅館。』並告訴他們過兩條馬路﹐向左轉﹐有家『第三旅館』﹐門上有字﹐很好找﹐說完自去。八戒道﹕『真冤俺老朱。剛才走過﹐俺看著字﹐還不知道這就是旅館呢。』說著﹐三人一逕向旅館而去。


        走進旅館大門﹐只見迎面有一服務台﹐後面坐著一個服務員﹐見人進來就問﹕『過夜嗎﹖』(中國人喜歡講廢話。)悟空等要了一間三人房。另一個服務員帶他們到電梯旁。悟空三人見像個籠子似的東西﹐正猶豫著﹐服務員先走了進去。悟空一看﹐想道﹐他自己都進去了﹐看來是不妨事的﹐於是一起跟了進去。電梯門關上後﹐服務員說個『三樓』﹐電梯自動到三樓停下﹐門開後﹐一起走了出去。服務員領他們到一扇門前﹐用鑰匙開了門﹐告訴他們就是這間﹐說完就走了。三人見裡面黑洞洞的。八戒嚷道﹕『怎麼蠟燭也不點。』忙叫沙僧去要臘燭。沙僧回頭去找那個服務員﹐已乘電梯下去了。沙僧擺弄不來電梯﹐又找扶梯﹐也不知在哪裡﹐忽見走廊那邊有點光﹐就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另一間客房﹐門半開著﹐漏出燈光來。沙僧想現在的蠟燭怎麼這般亮﹐忙走到門口﹐探頭進去問﹐有沒有多餘的蠟燭﹐借支來用用。裡面的一個客人正坐在沙發上看報﹐聽見有人說話﹐忙抬起頭來看。沙僧怕他沒聽見﹐又說了一遍。那人不知他要蠟燭做什麼用﹐就站起來﹐走到沙僧面前﹐說了多時﹐還是弄不明白。沙僧只得用手指指他房裡的電燈。那人更糊塗了﹐於是跟沙僧一起走過這邊來﹐想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剛到門口﹐只見裡面漆黑一團﹐還以為電燈壞了﹐忙把門旁的開關一開﹐卻是好的。悟空見房裡燈亮了﹐就謝了那人﹐說沒有什麼事﹐麻煩他還過來一次。那人就自己回房去了﹐想這麼大的三個人怎麼連燈也開不來﹐真覺滿腹狐疑。


        卻是悟空三人覺得房裡每樣東西都是新鮮的。悟空想趁著沒人得好好查察查察﹐看看下界的人究竟搞了些什麼玩意兒﹐又怕有人來撞見不好﹐把門一關﹐倒是容容易易地關上了。於是悟空就這件那件細看起來﹐動卻不敢動﹐怕弄壞了。而八戒卻像小孩子初進遊藝宮一般﹐床上躺躺﹐沙發上坐坐﹐真比坐在花橋裡還舒服﹐一會兒又起來這裡摸摸﹐那邊動動。沙僧也比較謹慎﹐怕動壞東西出亂子﹐只是東看看﹐西瞧瞧﹐也想看出些名堂來。八戒又坐到寫字桌前的轉椅上﹐看見抽屜上亮亮的銅把手很好玩﹐想拉出來看看﹐不料把抽屜一起拉了出來﹐於是慌了手腳﹐只能用力一推﹐總算關上。他坐在椅子上左右擺動﹐覺得椅子能轉﹐就轉起圈來﹐不知轉到頂不能再轉過去了﹐他還是用力一轉﹐連人帶椅咕咚摔倒。八戒忙爬起來。悟空沙僧也趕過來把梯子扶起放好﹐都怪八戒不該亂動﹐幸好椅子沒壞。八戒一闖禍就心定了﹐坐在沙發上啞口無言﹐可是沒有多久﹐終是好奇心強﹐靜極思動﹐又站起來走到床邊﹐床邊櫃上有隻扁盒子樣的東西﹐嵌著塊玻璃﹐玻璃兩旁的面板上有許多小孔﹐盒子頂上有一紅一綠兩粒突出來的東西。八戒手癢﹐又去摸弄﹐不料按動了綠色電鈕﹐突然玻璃亮了起來﹐顯出一個人來。盒子裡出來了聲音﹐問打什麼號碼。原來這是一架電話機﹐聽筒話筒都在盒子裡﹐電視屏上能看到對方。企業裡的電話分機﹐因為打出去是通過總機的﹐所以頂上沒有數字鍵﹐只有紅綠兩個按鈕。現在屏上顯出來的是接線員﹐所以問客人打什麼外線號碼。八戒見盒子裡有個人影﹐還以為是什麼妖怪躲在裡面﹐就用手去拍打﹐意思是快出來與俺老朱大戰三百回合。剛拍了幾下﹐不覺觸動紅色按鈕﹐於是電視屏上的人影一下子消失了。八戒這下樂不可支﹐還以為妖怪怕他而逃之夭夭﹐因而有些趾高氣揚﹐不可一世之概。悟空沙僧各自在專心觀察一樣裝置﹐沒注意八戒在做什麼。再說接線員見個胖子﹐要了總機卻不報號碼﹐反而拿手拍打電視屏﹐正不知他想作什麼﹐忽然電話機關掉了。接線員想他大概是個瘋子吧﹐一時忙於接線﹐也就擱下此事。(待續)


        回過話頭來﹐再說八戒得意洋洋轉過身來﹐見那邊有扇門開著﹐就進去看看﹐原來是盥洗室。八戒也不懂﹐反正大房間裡的燈光照進去也夠亮了。他就東張西望﹐抬頭見牆上一面鏡子﹐走過去照照﹐比大唐時的銅鏡又大又光滑﹐照出來的人也清晰。鏡子下面有根很亮的管子﹐從牆上伸出來﹐光潔可愛。管子一端向下彎﹐下面有隻洗手盆。八戒想把管子拉出來看看﹐一拉不動﹐再用力一拉﹐管子給拉直了﹐下端對著盆外。原來管子彎頭處有摺皺﹐可調節管子的彎曲角度﹐所以八戒一拉﹐管子沒出來﹐卻拉直了。八戒還以為拉壞了﹐有些慌起來﹐忙用手去推﹐想推好它﹐不料手一滑﹐碰到壁上﹐按動了開鍵﹐水就從管子裡流出來。幸好是冷水﹐若錯按了熱水開鍵﹐滾燙的熱水怕不把八戒的豬皮也燙掉一層。因為水管拉直了﹐對著盆外﹐水都流了一地。八戒這下可大慌起來﹐手忙腳亂﹐不知所措﹐只得叫道﹕『師哥快來看。』悟空正在悶頭研究一架電視機﹐聽得八戒叫﹐忙過來一看﹐也束手無策。地上的水越積越多。沙僧過來一看﹐忙道﹕『這樣下去﹐別把整個屋子都淹了。』悟空也著急起來﹐忽然急中生智﹐倒底是猢猻聰明﹐忙對八戒說﹕『這是你闖的禍。還不快把這些水都喝掉。』(禍兮福所倚。貪嘴的八戒又有水喝了。)但八戒不肯(難得難得)﹐悟空要拿棒打﹐八戒沒法﹐又是自己闖的禍﹐只得爬在地上低頭去喝。但是水在不斷流出來﹐哪裡喝得光。沙僧又忙說道﹕『師哥還是去叫個人來看看吧。他們或許有辦法治的。』悟空一聽也是﹐忙向門口走去﹐不知關門容易開門難﹐拉來拉去拉不開。原來裡面的人只要一轉把手就能開的﹐而外面的人非用鑰匙不可。悟空不敢亂來﹐怕弄壞了門。他抬頭見門上一扇通外面走廊的氣窗有些開著﹐忙變個小蟲飛了出去。這時﹐走廊上正沒人﹐悟空忙變回來。可是電梯門開不來﹐扶梯又一時找不到﹐正不知該怎麼辦﹐忽見一扇房門上的窗透出光來。悟空想﹐這裡面總有人吧﹐且求助一下再說。真是病急亂投醫。悟空不管三七二十一﹐走上前去敲門。裡面的人剛要上床去睡覺﹐忽聽得有敲門之聲﹐就問﹕『誰﹖』悟空道﹕『是俺。』裡面的人不知『俺』是誰﹐且過來開門看看再說。門一開﹐悟空一看﹐原來就是剛才來幫忙開燈的那個人。悟空想﹐一客不煩二主﹐忙說道﹕『勞駕你再幫個忙吧。俺們的屋子快叫水給淹了。』那人一聽﹐覺得難以想像﹐只得過去看看﹐究竟鬧出什麼笑話來。這時﹐沙僧無意中轉動了門把手﹐打開了門。那人跟著悟空走到屋裡洗澡間一看﹐只見滿地是水。八戒等悟空一走﹐忙爬起來﹐與沙僧兩人站在門口﹐呆呆地看著﹐見悟空帶了個人進來﹐忙讓過一邊。那人一見﹐原來如此﹐忙到門邊按了電鈴。一會兒來了個服務員。那人把情況對服務員一說﹐服務員就忙忙走去。頃刻間﹐他又回來了﹐穿上雨靴﹐拿著手提水泵﹐走進洗澡間﹐先把水龍頭關上﹐再把水泵上的兩根管子﹐一根放在浴缸裡﹐一根放在地上水裡﹐開動馬達﹐地上的水漸漸都吸到浴缸裡流掉。不多時﹐水都吸完﹐服務員關掉馬達﹐說聲好了﹐就離房而去。那人也回房自去睡覺。等人走後﹐悟空說﹕『俺們睡覺吧﹐別再鬧出事來。』於是三人各佔一隻單人床﹐也不鋪被﹐也不關燈﹐也不閉門﹐倒下便睡。


        且說這個服務員回到下面﹐對幾個人一說﹐都覺得這三人疑點重重﹐別是外國的間諜吧。於是向領導上如此這般地匯報了情況。領導一聽﹐也覺可疑﹐忙打電話給當地公安局﹐說店裡來了三個人﹐言語支吾﹐形跡可疑。公安局忙派了兩個公安人員來查看。一個服務員領他們上樓﹐到得房門口﹐見三人睡了﹐燈也不關﹐門也不關。公安人員進去把他們叫醒﹐盤問道﹕『你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拿出證件來看看。』


        悟空三人被叫醒後﹐只見兩個穿著特別服裝的人來盤問他們。悟空猜想這兩個大概是衙門裡的差人﹐自己鬧出笑話﹐引起人家的疑心﹐但不知證件是什麼﹐又不能說從天上來考察﹐故答不上話來﹐只能站在那裡一聲不響﹐且看怎樣。八戒沙僧見師哥不則聲﹐也站在那裡悶聲大發財。兩個公安人員見這光景﹐就打電話到局裡說﹕『在第三旅館逮到三個形跡可疑者﹐請速放囚車來押回。』不多時﹐一輛囚車到來﹐跳下五六個公安人員﹐一擁而上﹐進得房來﹐先前二人向他們如此這般說了一會﹐帶隊的人又問了悟空等一些話﹐見他們仍是閉口無言﹐於是一個手勢﹐有三個公安人員分別向悟空三人面前走來﹐將手伸到悟空三人鼻子前。悟空三人正不知他們要做什麼﹐忽然聞得一股香味﹐就人事不知地躺下了。原來現在捉人不用手銬﹐只將一隻微型噴霧器﹐在被捉人鼻端一捏﹐一種麻醉劑吸入後﹐即醉倒熟睡﹐既不費事﹐路上又無逃逸之虞﹐數小時後自然醒來﹐亦不影響健康﹐又無不舒之感。再說三個公安人員就悟空三人跌倒之勢﹐一把扶住﹐又過來三個公安人員﹐兩人抬一個﹐扛起就走﹐送進囚車﹐開往公安局而去。這裡旅館人員自去整理房間。不提。


          悟空三人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睡在另一個房間的軟椅上。悟空想起剛才情況﹐大概是被放進瞌睡蟲﹐就勢捉來的﹐只不知犯了何事﹐要吃官司﹐且看怎樣再說。於是用眼將房間溜看一下﹐見房內無甚傢具﹐一端有隻大長桌﹐桌後坐著幾個人﹐也穿著特別的服裝﹐在低聲交談﹐見悟空三人醒來﹐就叫他們起身坐在長桌前面的椅子上。審問人員問他們姓什麼叫什麼﹐同時按下錄音機上的錄音鍵﹐準備錄下他們的口供。悟空想﹐說叫孫悟空﹐豈不露了相﹐只得胡謅道﹕『俺叫孫爺爺。』八戒一聽﹐知道師哥在逗人﹐也道﹕『俺叫朱老爹。』沙僧也說﹕『俺叫沙爸爸。』審問人員懷疑地問﹕『這是真名實姓嗎﹖』悟空道﹕『據說姓傳之於父母﹐名則隨意拾取兩個字。所以有叫阿狗阿毛的。俺為何不能取名叫爺爺﹖』這是悟空從別的神仙打趣時聽來的。審問人員一拍桌子道﹕『態度惡劣﹐罪加一等。』這句話悟空也不懂。審問人員接著又問﹕『哪裡人氏﹖到此作什麼﹖』悟空想﹐說花果山吧﹐不知現在是何光景﹐別改掉名了﹐且又不知現在有些什麼地名﹐不比名字可以胡謅得來的﹐想來想去總覺不妥﹐還是不說為妙。八戒沙僧也不則一聲。審問人員又問了許多話。悟空或說不知﹐或是不答。總之不得要領。三人又拿不出證件﹐只得暫時扣押起來再說。悟空三人被領進了一個小間裡去﹐厚厚的牆﹐只在靠頂的地方有一扇很小的氣窗﹐略透些光亮﹐但有粗鐵棒攔著。身後的門又被鎖上了。八戒說﹕『好倒霉﹐天上住著不快活﹐到地上來吃冤枉官司。』沙僧也道﹕『師哥﹐俺們走吧。別叫他們大卸八塊﹐才走了倒運呢。』於是三人變作小飛蟲從窗洞裡飛了出去。第二天﹐又來提審﹐卻不見了人。門好好地鎖著﹐牆上又無洞﹐窗又小得鑽不出人﹐不知他們怎麼逃走的﹐總研究不出來﹐只得向上匯報﹐暗暗四處訪捉。不提。


        卻說悟空三人飛出了窗﹐怕給人看見又逮住﹐飛到城外才落下來﹐回復原形。八戒道﹕『俺們現在往哪兒去好﹖』沙僧說﹕『俺們往西走吧。那時跟師父取經﹐西邊倒走過一遭﹐怕還熟悉些﹐好少鬧笑話。』悟空一聽也對﹐於是三人迤邐往西行來。真個是﹕才離天羅地網來﹐又入龍潭虎穴去。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所有跟帖: 

enlarged. OK? -海外逸士- 给 海外逸士 发送悄悄话 海外逸士 的博客首页 海外逸士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8/2010 postreply 11:10:31

多分两行吧,屏幕是可以无限拉长的版面:> -悉采心- 给 悉采心 发送悄悄话 悉采心 的博客首页 悉采心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8/2010 postreply 13:13:45

好看!期待下集!祝周末快乐! -青柏- 给 青柏 发送悄悄话 青柏 的博客首页 青柏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8/2010 postreply 15:05:25

加油!我还是看得眼花花,羞愧 -板板- 给 板板 发送悄悄话 板板 的博客首页 板板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18/2010 postreply 17:27:27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