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大院的那些年 八

来源: 2019-06-24 11:19:2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328 bytes)

部队大院的那些年:八

懵懵懂懂进了中学,学校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师资也不齐,多是下乡的知青。

管理不严,就没记得有啥考试,也考,实行开卷,可以看书,可以交头接耳,相互抄袭老师也不管。黄帅反潮流的事件刚发生,教师们都禁若寒蝉没人敢对学生严格要求。

最兴奋的事莫过于小学毕业有资格参加军训打枪了,那是部队子弟的一项福利。假期有军人把院里的小孩组织起来,学习军事技能和开展文体活动,很小我对部队里的枪械都很熟,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一人十发子弹打靶。记得我有一发子弹打中九环,其余九发跑零。

上学对我来讲真没有什么乐趣可言,那怕天天跟放羊似的没人管也会整出点幺蛾子。

我的坐位临窗,老师上课讲他的,我趴在桌上画我的。受到家属院另外一位同学的影响,我在纸上画了一个男孩,又画了一个女孩。从没学过绘画技巧的我画出来的画可想是如何粗糙,有鼻子有眼,男女的区别就在于女孩子头上画两条辫子,下身画个裙子。

两个并排的,丑陋的人物画毫无美感,我又意想天开的连上一道。忽然教室大门被猛的推开,工宣队长黑着脸冲到我的桌前让我把画交出来。这下坏了,如果我把画交出来岂不成了全校的典型!

“嚓”“嚓”“嚓”似乎想都没想我的手在桌子下面把画撕了个粉碎。
“叭”,黑面队长恼羞成怒,照我脑袋瓜上就是一巴掌。好嘛,你打我,我怒目圆睁盯着他,心里却在思考,你打死我也休想拿到我画的画。

队长让我出教室,跟着他到了他的办公室。撕碎的画摊到桌面根本无法复原,其实我留有一个心眼,交给他的碎纸早已跌落了许多,画是不可能恢复的,除非把遗落的碎片找回来,那要下很大的功夫。

说啥我都用一句话来反驳,“你打我啦”。这个工宣队长脾气暴,没文化,让工人阶级占据讲台,工宣队进驻学校,现有看来就是一个笑话,但那个年代这个笑话却把我打哭了。黑面队长承认他打人不对,我也承认上课没听讲,自始至终都没有讨论所画画的内容。

回到教室我才想明白,这个工宣队长在窗户外已经观看我多时了。那个上课的老师为什么对着黑板讲话不面对学生就是假装没看见工宣队长,也假装他没看见我在开小差。什么人民教师呀,你喊一声注意听课我不就停下来了吗?害得我脑袋挨一巴掌。

工宣队长也够坏的,他观察我画了半天也不进来抓我,就等着我画出最后一道线,弯弯曲曲的把男孩的敏感部连接到女孩的敏感部,他的目的是要把这幅画当作流氓画在学校展示,用心之恶虽然我还不到十二岁但已能察觉,头上挨上一巴掌,心里暗自庆幸,没人知道真情,名誉没有损坏,老师和同学会认为是这个工宣队长大老粗,没人性,随意打人。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